《弹指惊雷》

第19回 不辨恩仇成大错 虽非骨肉胜亲生

作者:梁羽生

小妖女的身世

萧逸客被孟华用独门手法点了穴道,此时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知觉早已恢复,但还是未能动弹。

龙灵珠俯身察视,半晌,皱起眉头说道:“杨炎,你快来,我不会解你哥——”蓦地省起杨炎是不肯认孟华做哥哥的,连忙改口说道:“我不会解孟华的点穴。”

扬炎走了来,目光却是首先被萧逸客掌心的一颗葯丸吸住,噫了一声道:“这颗葯丸——”龙灵珠道:“这是孟华在点了萧伯伯的穴道之后留给他的,他说这是少林寺秘制的小还丹,功能培原固本,医治内伤最为有效,却不知是真是假?”

杨炎说道:“他既然这洋说,那就必然是真的了!”龙灵珠笑道:“不错,孟华这个人虽然有点可恶,但不仅你相信他,我也是相信他的。”

萧逸客露出异样神情,龙灵珠心中一动,拿起那颗小还丹。

杨炎一眼就看出了孟华的点穴手法,登时也放下了心上的石头,笑道:“他用的是天山派大须弥式点穴手法,点的乃是丹田隐穴,一般的点穴,对身体总会或多或少有点妨碍,他的这个点穴,却可以帮助真气凝聚丹田,对身体非但无害,而且有益,他用的也不是重手法点穴,即使无人相助,三个时辰之后,亦能自解。”

龙灵珠道:“我可不耐烦再等两个时辰,方能和萧伯伯说话。”

杨炎说道:“当然不能让萧老前辈躺在这儿。你放心,我马上就替他解开穴道。”龙灵珠忽道:“且慢!”把那颗小还丹纳入萧逸客口中。原来她熟悉这位世伯的脾气,只怕他穴道解开之后,不肯吞服孟华所赠的葯物。

果然萧逸客穴道一解,便即苦笑说道:“这颗小还丹一服,我又欠了孟华一份恩情。这份恩情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楚了!”

龙灵珠道:“萧伯伯,你的身体要紧。孟华这个人也还不能算是坏人,虽然他曾经欺负了我。你欠他的人情,我不找他报负,也算是替你还了他了。”

萧逸客笑道:“真是孩子气的说话。不过我要报答也无从报答,只能暂且不去想它了。杨少侠,我应该先多谢!”龙灵珠扑嗤一笑,截断他的话道:“萧伯伯,你用不着和他客气,我帮过他的忙,他这次帮我的忙是应该的。你不必把这份人情又扯到自己头上。”

萧逸客若有所思,看了看他们,微笑说道:“不错,凭着我和你死去的双亲的交情,杨少侠和我也不是外人,我就不客气领他的情啦。”语带双关,龙灵珠不觉羞红了脸。

萧逸客道:“我服了这枚小还丹,明天最少可以恢复三四分功力。除非有孟华这样的人物前来,那些鼠辈纵敢再来也不放在我的心上。杨少侠,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杨炎说道:“请萧老前辈原谅,我是还有点事情要办,准备明天一早就走。”萧逸客道:“灵珠,你若急于为父报仇,那么明天你们一起走吧。用不着等我完全复原了。”

龙灵珠笑道:“萧伯伯请莫为我操心,你养好身体要紧。”萧逸客忽地一折脑袋,说道:“是啊,你看我有多糊涂!”龙灵珠笑道:“萧伯伯,你只知道照料别人,不知道照料自己,的确是有点糊涂!”她只道萧逸客是顺着她的口气说道,萧逸客却哈哈大笑起来。

龙灵珠怔了了怔道:“萧伯伯,你笑什么?”萧逸客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嘿嘿,哈哈,如今已经有人比我更能够帮你的忙了,我还在瞎操心,在不是太糊涂么!”龙灵珠和杨炎都知道他说的是谁,却也不便对他分辩,说明只是“普通朋友”,龙灵珠顾左右而言他:“宁弟不知醒了没有,咱们还是早点回去看看他吧?萧伯伯,我的报仇之事,慢慢再谈,你现在可以走得动吗?”

萧逸客也在惦记着儿子,当下提一口气,说道:“小还丹果然是治内伤的圣葯,我不但可以走得动,还可以和你比比轻功。”龙灵珠怕他过劳,笑道:“反正没几步路,也用不着比轻功啦。”

回到家中,只见孩子睡得正酣,面色亦已恢复红润,萧逸客放下了心,说道:“我体内真气鼓荡,看来是小还丹的效力发挥了。我想做一会吐纳功夫,灵珠,你去捡一点柴火回来好不好,顺便猎两只野免招待客人。啊,你一个人恐怕做不了这许多事情,杨少侠,你去帮帮她的忙好不好。你不是外人,我不和你客气。”

龙灵珠知道家中还有柴火,当然明白萧逸客的用心。不过她也委实是想和杨炎单独相处,说一些话,便答应了。杨炎不便以客人自居,在萧逸客说了这样的话后,自是更不能不听他“差遣”。

两人并肩同行,由于刚才一再给萧逸客拿他们取笑,一时之间,两人都不知道从那里说起才好。

不知不觉,两人的眼光碰在一起,杨炎忽地笑了起来。

龙灵珠道:“有什么这样好笑?”

杨炎说道:“那些人都叫你小妖女——”龙灵珠插口道:“那你呢?”杨炎笑道:“说老实话,在我刚刚和你相识的时候,我也觉得你似乎是有点小妖女的味道。”

龙灵珠笑道:“不是‘似乎’,简直‘就是’!不是‘有点’,实在巧得很,你心里其实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杨炎笑道:“你倒很有自知之明,”龙灵珠扳起脸孔道:“既然你也是这样想,你听得那些人说我是小妖女,还有什么好笑?”

杨炎说道:“我是在笑,他们只看见你是“小妖女”的这一半。”龙灵珠愕了一愕,说道:“你的话越说越古怪了,又不懂身外化身,难道还有另外一个我么?”

杨炎说道:“不是身外化身,是你本来就有另外一面。一面是小妖女,是别人眼中的你;另外一面却不是,那才是真正的你。”

龙灵珠道:“哦,那么依你所说,我的另外一面又是什么?”

杨炎说道:“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又活泼、又可爱的小女孩!”龙灵珠啐了一口,说道:“你有多大年纪,也不知羞,说我是小女孩!不过,我倒想问你,你又怎么知道我是这样的?”她听得杨炎说她“活泼可爱”,脸上佯嗔,心里其实是甜丝丝的。

杨炎一本正经的说道:“在别人心目之中,我的“妖气”只怕比你更多,所以我反而是害怕你一旦不是小妖女了,咱们也就不能“臭味相投”了。”

龙灵珠道:“胡说八道,谁和你臭味相投?但你可知道我这小妖女的名头是怎样得来的?”

杨炎笑道:“你小小年纪,就到处惹事,专找武林中成名人物的麻烦,也难怪别人叫你小妖女了。不说别的,我的姑姑号称辣手观昔,也曾给你捉弄得啼笑皆非。”

龙灵珠道:“我捉弄了你的嫡亲姑母,你怨不怨我?”杨炎笑道:“说老实话,这个姑姑我也很想打她十记耳光的,只是看在世杰表哥份上,下不得这个手而已。你捉弄了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对待武林中的其他成名人物,我可不赞成你无缘无故去作弄他们。”

龙灵珠道:“我是有缘故的。”杨炎怔了一征,问道:“什么缘故?”龙灵珠道:“我露出家传武功,作弄成名人物,为的是要引起仇人的注意!”

杨炎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如此,你是因为找不到仇人,所以要让仇人自行跑来找你。”

龙灵珠道:“不错。我爹爹惨遭那白驼山主毒手之时,我已经有十岁了,仇人的面貌我是记得的。但在今日之前,我却不知他是在白驼山。他要斩草除根,我料想他必定要来找我的,谁知也还是只料中了一半,他只派他的弟子前来。”

杨炎说道:“这个结果,依我来看出你倒是更有利,目前,最少你亦已知道了仇人的下落。”

龙灵珠道:“不错。所以不用你规劝我,从令之后,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再去招惹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了。”

说至此处,忽地如有所思,问杨炎道:“你说今日的这个结果对我有利,是什么意思?”

杨炎正自琢磨,怎样说才能不伤她的自尊心,龙灵珠已是笑起来道:“你不必顾着我的面子,我已经知道你的意思了。仇人的弟子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要是白驼山主今日亲自出马,只怕我非但报不了仇,反而要遭他毒手。”说至此处,忽地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问杨炎道:“大言炎炎,井蛙窥天。这八个字是你的杰作吧?”

杨炎笑道:“我是气不过白驼山主那两个弟子的大言炎炎,故意在石上刻字嘲笑他们的。你为什么问起这个?”龙灵珠叹口气道:“说起来,我何尝不也是井蛙窥天?以前,我以为练了家传的武功,就可以报得了仇的。如今看了那宇文雷的武功,如要胜过他的师父,只怕再练五年也不能够!”

杨炎默然不语,过了一会,说道:“灵珠,我、我希望你能够谅解……”龙灵珠愕然道:“谅解什么?”杨炎讷讷说道:“很抱歉,我不能帮你的忙。最少是目的还不能够。将来,假如、假如……”

龙灵珠面色倏变,冷冷说道:“谁人要你帮忙?报仇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向你求过……”

杨炎说道:“话不是这样说,父母的大仇,固然应该自己亲手去报。但好朋友从旁助一臂之力,那也无须拒绝。灵珠,你曾经帮过我的大忙,免我受人之辱。这件事情在我的心目之中,是比救我的性命还更值得我的感激的。按说,这次你要报父母之仇,无论如何,我也应当助你一臂之力。不过,目前,我还要寻找一个人,我、我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龙灵珠冷笑说道:“第一,我并不要你帮忙;第二,我也不敢谬托知己,你亦大可不必以我的好朋友自居。第三,你要找什么人与我无关,更用不着告诉我。”

杨炎柔声说道:“灵珠,你生了我的气吗?”龙灵珠淡淡说道:“谁有工夫生你的气。哼,你要找什么人,我早已知道。她才是你的好朋友,也只有她才配生你的气。我那有资格生你的气!”

杨炎呆了一呆,说道:“灵珠,你误会了,你以为我是找谁?”龙灵珠道:“谁理会你去找谁?”

杨炎说道:“你以为我是要去找冷姐姐,对不对?我告诉你,这次我并不是去找她!”

龙灵珠大声说道:“谁管你去找谁?姐姐也好,妹妹也好!冷如冰也好,热如火也好,那都是你的事情!你用不着告诉我,我也不想听!”

她一面说一面跑了。

杨炎追上她,说道:“龙姑娘,你听我说一句话好不好?”龙灵珠掩着耳朵道:“不听,不听!”杨炎说道:“你不听那也不用跑呀!”

龙灵珠道:“杨炎,你真无赖,我跑我的,你跟着我干吗?”杨炎笑道:“我是你的萧伯伯叫我跟你他来的。”

龙灵珠霍然一省,想道:“我心里不高兴,可也不能太过着迹了。”于是语气稍为柔和,说道:“萧伯伯叫咱们做什么,你还记得吗?”

杨炎说道:“记得,记得。他要咱们猎野兔,捡柴火。”龙灵珠道:“这两件事情,咱们分头去做。我猎野兔,你捡柴火。”

杨炎笑道:“我先跟你去猎野兔,回头再捡柴火,不行吗?”龙灵珠道:“不行不行!你再嘻皮笑脸,我不理你了!”

杨炎摇了摇头,说道:“唉,你总是把难的留给我做。”但他知道龙灵珠的脾气,唯有打算待她气平之后,再向她解释了。

杨炎拾了一堆枯枝,龙灵珠亦已猎了两只野兔回来了。可是她似乎还在生杨炎的气,急急忙忙的回家,一句话也不跟他说。

萧逸客的气色倒是好得很,他刚刚做过吐纳功夫,一见他们回来,便即笑道:“小还丹果然是其效如神,如今我已是可以运气如常了,看来明天就可以恢复四、五分功力,咦,你们却怎么啦?为什么都是苦着口脸,没精打彩的!”

龙灵珠只好笑道:“没什么。我只是记挂着你,你好得这样快,我就高兴了。”

“多谢你的关心,你的仇人太强,也难怪你们担忧的,不过。依我看来,假如对方只有白驼山主一人,你们两人联手,也未必斗他们不过。”

龙灵珠道:“谁说我要和他联手。”萧逸客只道是女儿家害羞,笑道:“好,好,你喜欢和谁联手,那是你的事情,也用不着我来多管了。”经过萧逸客一番插科打诨,气氛融洽许多。龙灵珠不想太过着迹,和杨炎恢复谈笑。

吃晚饭时候,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不辨恩仇成大错 虽非骨肉胜亲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