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20回 慾道心魔求棒喝 难挥慧剑令钮分

作者:梁羽生

亲情不假、热泪盈眶

杨炎心头一酸,热泪夺眶而出,几乎忍不住叫出声来:“干爹,你知不知道,我也是在想念你呀!”

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听到了第三个人的声音。这个人是邵鹤年。

邵鹤年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一见着孟元超便即叫道:“不好了!”

孟元超道:“邵兄何事大惊小怪?”

邵鹤年喘过口气,说道:“那小子已经跑了!我还以为他跑来行刺你呢,幸好你没遭他毒手。”

孟元超笑道:“他已经行刺过了,是我放他走的!”

邵鹤年道:“你为什么将他放了?你知道他是谁没有?”

孟元超道:“我已经知道他是冒充的炎儿!”

邵鹤年道:“不,他是真的杨炎!”

缪长风旁观者清,笑道:“你们说的恐怕不是同一个人吧?”

两人不约而同的问道:“你说的是谁?”

孟元超道:“我说的是那个冒充炎儿的欧阳承,他是雷神掌欧阳伯和的侄孙。”

邵鹤年道:“我说的是那个在外面门房等候你召见的小子,他虽然已改容易貌,但我认得他确是杨炎无疑!”

孟元超道:“你怎么知道他是炎儿,或者他是因为等得不耐烦先走了呢?”

邵鹤年道:“不是的。他是点了封大哥的穴道才逃跑的,这分明是作贼心虚!”

孟元超道:“如果这小子是要来行刺我,他就不会是真的炎儿。”

邵鹤年道:“孟大哥,你还是这样相信杨炎这小子。俗语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孟元超沉着脸道:“邵兄,你别忘了炎儿也是云紫萝的亲生儿子!”

邵鹤年道:“可惜他不是肖母而是肖父!孟大哥,我知道你爱屋及乌,但你可不能太过姑息他了。李务实的信说得分明,他和那小妖女在祁连山上几乎伤了孟华,他不认哥哥,心目中自也不会有你这个父亲!他改容易貌来此,不是为了行刺是为了什么?李务实托丐帮飞鸽传书叫你提防,你怎可完全当作耳边风?”

杨炎心里想道:“原来那封信还说了这许多事情,他、他不把这些事情告诉干爹,恐怕不仅仅是为了避免干爹伤心吧?”

孟元超叹口气道:“我负紫萝太多,他是紫萝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儿子。我不相信他会行刺我。”这几句话出于肺腑,说得诚挚之极。

杨炎心里也禁不住为之感动,但随即想道:“听他的口气,似乎真的曾与我娘……”他不愿意想下去,但杨牧对他说过的那些中伤孟元超的话,却又像毒蛇一洋,从阴暗角落里钻出来啮他的心了。虽然他不敢想下去,但他已经知道孟元超和他母亲有过私情的事是真的。

但谁才是真正爱护他的人吧?是他的生父还是孟元超?这答案他也是不用想就知道的了。他知道孟元超对他的爱护决不在他的义父之下。

心乱如麻,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已是一片茫然。不过混沌之中也有两分清醒,他知道这个时候还不是他和孟元超可以相见的时候,即使他不再把孟元超当作仇人。“纵然他和义父都相信我,旁人是不会相信我的,何况、我其实也真的想过行刺孟元超。”心乱如麻,不知不觉又捏断了一根树枝。

邵鹤年喝道:“谁在外面!”立即就跑出去。

只见一条黑影已经掠上瓦面。转瞬就飞过墙头。邵鹤年自知轻功不及此人,但一看之下,亦已知道此人是杨炎了。

“谬大侠,孟大侠,你们快出来!”

孟元超道:“什么事?”

邵鹤年道:“杨炎这小子刚才还躲在这里,你该相信他是图谋行刺你了吧?”

孟元超知道杨炎已经逃走,这才说道:“我早就知道他躲在这棵树上了。”

“那你为何——”邵鹤年说到一半已然省悟,“哦,原来你是想以至诚来感化他。不过——”

孟元超道:“不错,我们还是应该将他追回来,不过我去不大合道。缪兄,你走一趟吧,不要太着痕迹。”

缪长风笑道:“炎儿的脾气我最熟悉,我懂得的。”大袖一展,话犹未了,已是疾如鹰隼般的掠过墙头。

他自命对杨炎最为熟悉,但有一件事却颇出他的意料之外。杨炎的武功已经远远超乎他的估计了。

他以为很快就会追上杨炎,结果追了一程,还未发现杨炎的踪迹。

杨炎提一口气,飞快的跑回那家农家,他是想取回坐骑,便即离开此地。义父会来找他,他亦是早已料想得的了。

义父、生父、孟元超的影子,走马灯似的在他心头流转,他情绪混乱到无以复加,终于咬了咬牙作了一个决定:“义父,不是我狠心舍得离开你,我必须去办一件事情,还个心愿如愿以偿,那时我才能够心安理得的和你会面。”

他知道自己的轻功是赛不过义父的,目前虽然未见义父追来,但时间一长,必定会给义父追上。他的坐骑是夺自彭大遒手中的大宛名驹,只有跨上坐骑,才能摆脱义父的追踪。

相隔不过一个山坳,没有多久,他就回到那家农家了。此时已是曙光初现的时分。

刚到门前,便听见马嘶,似是欢迎他的回来。

他的那匹坐骑是关在柴房中的,柴房里有新鲜的稻草?可以当作饲料,杨炎不打算惊动主人,径自便进柴房。

那匹马一声长嘶刚刚停止,杨炎忽地心头一动:“奇怪,它的叫声好像是受到什么惊吓的模样?”

推开柴房的板门,一股血腥气味扑鼻而来。杨炎定睛一瞧,不禁吓得呆了。

他不想惊动主人,主人却躺在稻草堆上。脚旁一束尚在燃烧着的松枝,火光摇曳不定,幸好没有烧着稻草。

杨炎失声叫道:“老伯!”只是那老农夫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可是动也不会一动。显然是在临死之前受到过度的惊恐。他的头颅开了个洞,鲜血尚在汩汩流出。杨炎是个武学的行家,一看就知是受到铁砂掌、金刚手之类的刚猛掌力所伤。

杨料无暇思索,连忙弯腰俯视,想看是否还可救治。虽然明知希望甚属渺茫,但在未曾证实这老农夫确已气绝之前,心里总存着一线希望。

就在此时,突然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变化。

那满面血污的老农夫突然跃起,就像民间传说中的“尸变”一样,双手平伸,双脚也是直挺挺的跳弹而起,向他扑下。

杨炎一掌拍出,陡然间只觉掌心、眉心、左肩的肩井穴同时好像被利针所刺。农夫的尸体“扑通”倒下,另外一个人却己出现在他的面前。

原来这个人是利用农夫的尸体作为掩盖,向杨炎偷施暗算的。

杨炎中了三枚细如牛毛的梅花针。梅花针虽小,却是畏了剧毒的。

那人侧身一闪,冷笑说道:“杨炎,你睁大眼睛瞧瞧,看我是谁?嘿、嘿,你这小子终须还是落在我的手上!”

天色虽然尚未大亮,杨炎已经认出这个人了。

八年前,冷冰儿带他下山,当时孟元超正率领一支义军,在回疆与清军作战。冷冰儿是想把他送往义军之中,好让他们“父子”团圆的。

不料还未见到孟元超,在途中忽然碰到一股溃逃的清军,杨炎被一个军官捉了去(事详拙着《牧野流星》)。后来幸亏碰上了龙灵珠的外公,方始将他从这个军官手中,救了出来。

这次意外,可说是改变了杨炎一生的命运。倘若没有这次的意外事情发生,恐怕他早已认盂元超为父,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来困扰他了。

他也不知这件意外事情对他是祸是福,但对这个折磨过他的清军军官,却当然是恨之入骨的。只可惜对他的姓名来历,一点都不知道,想要报仇,也不知往那里寻找。

杨炎做梦也想不到,他所痛恨的仇人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自己又一次的遭了他的暗算。

杨炎又惊又怒,喝道:“恶贼,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他中了三枚毒针,不敢多说,扑上前去,呼呼便是三掌!

这三掌是他“爷爷”所传的龙爪手绝招,掌力刚猛,变化奇幻,只听得“卜”的一声,饶是这军官武功不弱,肩头也着了他的一掌。

可惜他中了毒针,内力不济,那军官只是幌了一幌,便即哈哈笑道:“小子,你想和我拼命,那是决不可能的了,不如求我饶命吧!”

杨炎眼睛发黑,兀自咬牙狠斗。那军官不禁亦是暗暗吃惊。心里想道:“幸亏他中了我的妙计所算,否则只怕我当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杨炎又一掌打着那人,这次力道更弱,那人反手一抓就抓着了杨炎的脉门。杨炎登时晕了过去。

那军官一看天色已经大亮,急忙把杨炎抱起,跨上杨炎那匹坚骑。

他怕路上碰上义军,不敢将杨炎捆缚,这匹马跑的非常快,他用一只手扶着杨炎的腰,只要让他端端正正的坐在马上,不加捆缚,就不会惹人注目。

跑了一程,只觉杨炎的身体逐渐僵冷,这军官心里想道:“这小子可还不能让他送命。”当下把一味葯丸塞入他的口中,这不是解葯,但可以阻止毒气的蔓延,保全他的性命。

过了片刻,只见杨炎身驱颤动,发出低沉的呻吟,军官好生惊异,想道:“这小子的内切委实了得,居然这样快就复醒了。”不过杨炎一醒过来,他可以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了。

正行走间,忽见一骑快马迎面而来,初时只见一团红影,转瞬之间,距离已是不过百步之遥,看得清楚是一匹四蹄雪白,毛色火红的骏马了。

这军官暗喝声采,心道:“好一匹骏马!比我这匹坐骑还好得多,可惜我现在不便惹事,只好放过他吧。”心念未已,那匹红鬃马又近了许多,骑在马背上的人也看得更加清楚了。是个年纪大约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军官不禁又是暗喝采:“好标致的小姑娘!”倘若不是因为他不能放弃杨炎,他早已忍不住要把美人名马都抢过来。

不料他不敢惹事,那小姑娘却来惹他了。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他心里”大呼“可惜”之际,那匹红鬃马已是旋风也似的来到,而且对他竟似视若无睹!这条山路虽然勉强可以容得两匹马并驰,但像她这样扑冲直撞而来,撞上的危险仍是非常大的!

军官喝道:“你这丫头要找死么!”正想提疆闪避!那小姑娘一鞭就向他横扫过来。

这一下事先毫无朕兆,来得当真是快如闪电。臭说这军官并无防备,就算他有提防,也想不到一条短短的马鞭突然就会打到他的面门。

原来小姑娘这条“马鞭”不是普通的马鞭,而是一条银丝软鞭,可以圈成一团的。她圈了一半握在掌心,此时突然将它伸长,刚好够得着缠上那军官的咽喉。

这军官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听鞭声呼响,就知这小姑娘的内力竟是非同小可,而且用的是锁喉鞭的杀手绝招。

若论真实的本领,这个军官虽然不及杨炎,比这小姑娘可要稍胜一筹。但此际冷不及防,却给她闹个手忙脚乱。

百忙中无暇思索,他只好放开杨炎,腾出来赶忙去抓鞭梢。

软鞭活似灵蛇,军官一抓抓空,那条软鞭已是缠上杨炎的身体,在他即将坠马之际,倏的就把他卷了过去。红鬃马已经越过前头,那军官刚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那小姑娘把手一扬,喝道:“让你也尝尝我的暗器滋味!”三枝短箭射了过来!

那军官恐防她射来的乃是毒箭,不敢用手去接,百忙中一个斜挂马鞍,只用足尖勾着马鞍,悬空使出铁板桥功夫,三枝短箭几乎是贴着他的背脊飞过,他的坐骑本来不及小姑娘骑的那匹红鬃马。这么受阻片刻两人的距离又已在百步开外。

他怎舍得到口的馒头给人抢去,当下一声吆喝,拨转马头去追。只盼那匹马驮着两个人,自己或许还有可能追上。

不料不知怎的,那匹马竟然不听使唤,蓦地一头撞在一株大树之上,把军官抛了起来,只听得一声凄厉的嘶鸣,马已倒在地上,头上满是鲜血。原来小姑娘所发的暗器之中,除了那三枝短箭,还有两枚小小的梅花针,她的梅花针是没有毒的,料想即使能够打中那个军官,那他亦是毫无影响,故此用来射瞎他的坐骑。

军官气得七窍生烟,正自不知如何是好,忽听得一声长啸,隔山传来,震得他耳嗡嗡作响,长啸过后,跟着叫道:“炎儿!炎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慾道心魔求棒喝 难挥慧剑令钮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