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05回 离合无常欣巧遇 恩仇剖析破愚蒙

作者:梁羽生

真假杨炎

唐不知道:“如此说来,这种说法是假的了。但何以会有这种假的说法呢?”

齐世杰长叹一声,说道:“家丑本来不便外扬,但唐兄既然和我的表弟相识,这件事情迟早也说的,那也就不妨告诉唐兄了。杨炎的母亲,她,她……”

唐不知道:“她怎么样?”声调急促,关心的程度,显然已超过普通的朋友。

齐世杰心想:“看来此人和炎弟不仅只是相识,可能是有很深厚的交情的。”

“她在未婚我的舅舅之前,曾经和孟元超有过一段私情。后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和我的舅舅离婚的。也许因此,盂元超要认他做儿子吧?”齐世杰考虑再三,终于说出来了。

唐不知呆了片刻,说道:“杨炎是孟元超的私生子吗?”齐世杰道:“这倒不是。他是云紫萝与我的舅舅结婚之后生的,确实是我舅舅的嫡亲骨肉。但孟华可就真的是私生子了,他是云紫萝婚前就怀六甲的。云紫萝是我那位离了婚的舅母的名字。”

唐不知不觉变了面色,半晌说道:“如此说来,那位名满天下的孟元超孟大侠岂非是个坏人?”

齐世杰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在大的事情方面,孟元超还是可以当得上大侠的称号的。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当然他是私德有亏了。”

要知齐世杰的母亲“辣手观音”杨大姑在他弟弟婚变这件事情上,是极为偏袒弟弟的,在她的心目之中,云紫萝是败坏杨家门风的“婬妇”,孟元超则是弄得她的弟弟家破人亡的“姦夫”。云紫萝已死,她对孟元超自是更加痛恨。齐世杰受母亲的影响,对盂元超能够有这祥的“评价”,已经算是好的了。

唐不知道:“那么你的舅舅现在何处?”齐世杰道:“我不知道。有人说他已经死了,但还不知是真是假。”

说至此处,似乎觉得对杨炎的身世已经谈得太多,便道:“唐兄,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唐不知颓然说道:“没有了。多谢你相信我,初相识就告诉了这许多事情。”意态殊为萧索。

孟元超是名满天下的大侠,武林中人提起他十九都是表示尊敬的。齐世杰只道他是因为知道了盂元超的“丑事”以致神态有异,并没想到其他原因。

齐世杰道:“唐兄既然没有别的要问,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有关杨炎的消息了吧。”

唐不知没有立即回答,他凝视远方,似乎是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方始说道:“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只是从前的杨炎。如今是否还有杨炎这个人,我都想找别人告诉我呢!”一副心神不属的样子。

齐世杰大为失望,心想:“你既然不知道,何必问我这许多有关杨炎的事情!”

不过他虽然觉得唐不知有点怪,但还是对他有几分好感的,心里埋怨他的话里是不愿说出口来。当下说道:“他失踪了七年,据我所知,天山派有位冷女侠在这七年中从没间断的在寻找他,也没打听到他的下落。难怪唐兄不知道了。唐兄,你要上那儿?”

唐不知似乎很注意听他这番说话,听了之后,苦笑说道:“我自号不知,你问我到那里去,我也只能用我的名字作回答: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齐世杰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只好就此分手了。”

唐不知忽道:“且慢!”齐世杰道:“唐兄有何指教?”唐不知道:“我也要向你打听一个人的消息。”齐世杰道:“是谁?”唐不知笑道:“还是杨炎。你刚才说你相信他还在人间,何所据而云然?”

齐世杰道:“我这只是猜测而已。”

唐不知道:“猜测也得有点根据,齐兄要是认为我还配做你的朋友的话,请恕我多问一句,你是否找到了什么有关寻找杨炎的线索?”

齐世杰暗自想道:“看来他也是很想找到杨炎的,要是他愿意和我作伴前往鲁特安,那就更有把握对付段剑青这小子了。”

“不错,我是找到了一条线索。你知道段剑青这个人吗?”齐世杰道。

唐不知道:“我知道他和杨炎一同到过天山习艺的,他怎么样?”

齐世杰道:“他曾经收买杀手,两次三番要暗杀我,刚才和大吉法师一起的那个连甘沛,就是受他指使,要来杀我的人之一。”

唐不知道:“原来大吉法师与你为难,由来乃是如此。但段剑青为何要暗杀你呢?”

齐世杰道:“他是怕我找到杨炎。”

唐不知道:“你怎么知道?”

齐世杰道:“有一个和他们同谋害我的人,名叫窦健刚,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我救了他的性命,是他告诉我的。”当下将自己在魔鬼城的遭遇,简单扼要的说给唐不知知道。

唐不知道:“这个窦健刚知道杨炎的下落么?”

齐世杰道:“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另一个人的行踪,要是找到了这个人,就等于找到了一条寻觅杨炎的线索了。”

唐不知已经猜到几分,但仍然问道:“这个人是谁?”

齐世杰道:“就是段剑青!”

唐不知道:“段剑青现在何处,你可以告诉我么?”

齐世杰道:“据窦健刚从连甘沛口中得到的消息,段剑青前些时候是在鲁特安旗。只盼现在他尚未离开。我的表弟很可能就是和段剑青同在一起,所以我现在赶着要往鲁特安旗,唐兄,要是你没有别的紧要事情,不如……”

他正想劝说唐不知和他作伴,同往鲁特安腹,话犹未了,唐不知已是再问他道:“段剑青当真是在鲁特安旗,你没听错。”声调急促,显然他比齐世杰还更关心此事。

齐世杰说道:“这个地名是我重复问了窦健刚两遍的,绝对没有听错!”

唐不知道:“好,那么我先走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到一个“走”字,身形疾起,说到最后一个字,声音已是认山坳的那边传来,背影也看不见了。

齐世杰大叫道:“唐兄,你往那儿?”一面叫,一面拔步追踪,可是却已听不见他的回答,山路迂回曲折,拐了几个弯,更不知道他是从那个方向走了。

齐世杰定了定神,心里想道:“这个人真怪,听他一再查问段剑青下落的口气,料想他多半也是要跑去鲁特安旗的。但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作伴呢?”

这个少年走了不打紧,但走了这个少年,还有谁人可以带他走出通古斯峡呢?他不禁大为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有想起先向这今少年问路。

一阵山风吹来,齐世杰忽然想起:“连甘沛的坐骑被我击毙,他受我掌力所震,伤得虽然不重,但料想也走不快的。说不定我还有可能在这峡谷里找得着他。与其在这里后悔,我为什么不去撞一撞运气?”

明知这个希望甚属渺茫,他也只能试一试了。

齐世杰是否能够找到人带他走出通古斯峻,暂且接下不表。先说那个自称唐不知的少年,离开齐世杰之后的遭遇。

他好像发狂似的飞跑,胸中似有一股郁闷之气无从发泄,但却又是一片茫然,不愿意去想任何事情。

他一口气他不知跑了多少路,不知不觉跑到一条山涧旁边,绿阴掩映之下,流水淙淙,他方始有了一点清凉的感觉,回头一看,没有发现齐世杰追来,他也就不知不觉的停下脚步了。

他把脑袋浸入清凉的山泉之中,“热烘烘”的脑袋渐渐冷静下来,重新恢复清醒。洗掉了面上的尘垢,水中的影子可比齐世杰刚才看见他的那个模样年轻多了。

“别人在我这个年纪,恐怕还是一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年。为什么我只有十八岁,就受到这许多命运的折磨。”他看着水中自己的影子不禁讷讷自语。

喝了一口清泉,吐出一股郁闷之气,他不由自己的在心中苦笑道:“我自号‘不知’,要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倒好了!唉,冷姐姐,我的义父,孟华,甚至我的师父,这些人我都是把他们当作亲人的,我知道他们也都是疼爱我的,但为什么,他们都要骗我,都要骗我呢!”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大叫出来。

幸好他没有叫出来。

就在此时,忽听得脚步声响,这少年抬头一看,只见有个人正在向着他走过来,他不觉怔了一怔,这个人他是从未见过的。但不知怎的,却是有几分“似曾相识”之感。

心念一动,他再看一看水中自己的影子,这才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他这几分“似曾相识”之感,是因为这个人的面貌和他约略有两分相似。

由于两分相似,他不觉对这个人有点好感,正想问他,那个人却先开口了。

“请问兄台是否姓齐,大名世杰。”

少年怔了一怔,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齐世杰?”

那少年大喜道:“啊,你果然是我的表哥,表哥,我找得你好苦!”

少年诧道:“我是你的表哥?你是谁?”

那人说道:“好教表哥得知,我正是杨炎!”

少年定睛看他,半晌说道:“什么,你是杨炎?你真是杨炎!”那个自称杨炎的少年见他如此平静的发问,并没如想像那样露出骤然惊喜的神情,倒是有点感觉意外。但转念一想:“齐世杰曾经上过连甘沛的大当,两年前连甘沛冒充向导,几乎将他害死。他在魔鬼城被困两年,如今方得死里逃生,也难怪他要小心提防了。”

可是他却并没有怀疑眼前这个少年不是齐世杰,虽然他觉得齐世杰似乎比他想像的还更年轻。

由于段剑青并没有见过齐世杰,这个自称杨炎的少年,从段剑青口中听到的有关齐世杰样貌的描绘,乃是间接从连甘沛口中听来的,是以在他心目之中,自是不能塑道出明确的形象。他只知道齐世杰是个长得颇为俊秀的少年,那么看起来比真实的年龄要轻一些,那也不足为怪了。

不过令得他错认了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是在通古斯峡遇上这个少年。

段剑青是得到了齐世杰在通古斯峡出现的消息,才叫他赶来谋害齐世杰的。这条路一向极少人行,这个少年腰恳长剑,而且,一看就知他的内功很有根底,除了齐世杰还能是谁?

他认定了眼前这个少年是齐世杰之后,便大着胆子说道:“表哥,你我从来没有见过面,也难怪你不敢轻易相信我的说法,但我是有凭据的。”

少年说道:“哦,你有什么凭据,证明你是杨炎?”

“杨炎”说道:“我出生之时,有个胎记,我想姑母是应该知道的。姑母叫你来寻找我,想必亦已告诉我你吧?”

少年说道:“什么胎记?”

“杨炎”捋高衣袖,露出左臂一粒红痣。说道:“表哥,你该相信我了吧?”

少年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我知道杨炎左臂是有一粒红痣,但可惜我已经知道了你不是杨炎,而我也不是齐世杰!”

“杨炎”大吃一惊,说道:“那你是谁?”

少年冷冷说道:“你问我是谁?我记得我有个名字,恰巧和你相同!”

“杨炎”呆了一呆,失声叫道:“你说什么?”

少年说道:“我说,我恰巧叫做杨炎,而且我也恰巧有这么一颗红痔!你要不要看看?”只见他左臂上果然也有红痔,比“杨炎”的更为鲜明。

假杨炎大惊之下,倏的跳将起来,伸指便向真杨炎胸口的穴道点去。

他知道杨炎的武功必然不弱,是以一出手就用上了雷神指功夫。雷神指是他家传的绝学,经过和段剑青交换武功,在这门武学上又有所增益,已是更胜前人,是以他虽然只练到四五分火候,出指亦已带起一股热风。

两人面对面的站立,本来伸手就可触及对方。假杨炎心想纵然点不着对方穴道,雷神指的威力亦可伤及对方。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这样情形之下,他当然是不管成败如何,也要和真杨炎一拼的了。

杨炎似乎完全没有防备,胸口的“璇玑穴”竟然给他一指戳个正着。“璇玑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假杨炎想不到这一下如此轻易到手,倒是始料之所不及,这霎那间,不禁大喜如狂。

只听得“咕咚”一声,一个人倒了下去。

但倒下去的却并不是真杨炎!

原来正当假杨炎大喜如狂,忽觉触指之处,如戳败草,他还未曾笑得出声,就给一股突如其来的反弹之力,震得变成了四脚朝天了。

杨炎笑道:“你这门点穴功夫,确也有点邪门。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离合无常欣巧遇 恩仇剖析破愚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