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惊雷》

第09回 忘情挥泪空遗怨 铸错无心任自伤

作者:梁羽生

父亲尚在人间

杨大姑面色一沉,说道:“你忘记了咱们的家训吗?”齐世杰道:“孩儿没有忘记。”杨大姑道:“念出来给我听听。”

齐世杰道:“专心练武,洁身自好,不当公差,不做强盗。不过——”杨大姑道:“还有什么不过?”这次齐世杰没有给母亲吓倒,仍然继续说道:“不过冷铁樵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强盗啊!”

杨大姑道:“正因为他们不是普通的强盗,所以更加不能沾惹。”

齐世杰道:“孩儿并没违背家训。”杨大姑道:“你还要强辩?”齐世杰道:“家训只说‘不做强盗’,可并没说不许和强盗做朋友。何况认为冷铁樵是强盗的只是清廷,江湖上的英雄豪杰都认为他们是义军的。而且纵然你把冷铁樵当作强盗,他的侄女儿最少现在还不是的。”

杨大姑道:“不管她现在是也好,不是也好,她总是受到嫌疑的了。无论如何,我不能让她做我的媳妇!”

齐世杰道:“我们根本尚未谈婚论嫁,我自问也配不上她,岂敢有此妄念。但只是和她来往也不行吗?”

杨大姑道:“不行!”齐世杰呆若木鸡,咬着嘴chún,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杨大姑柔声说道:“杰儿。我是为你的前程着想,有一件事情你还未知道呢。”

齐世杰茫然道:“什么事情。”杨大姑道:“是有关你舅父的事情,他还活在人间,这次我来回疆之前已经和他见过面了。”

杨炎躲在庙后面那躶大树上偷听,听到这里不觉心头一震,弄得树叶沙沙作响。幸亏刚好有一阵风吹过,杨大姑没有发现。杨炎连忙镇静心神,留心听里面说话。

杨大姑继续说道:“所以我叫你和我回家再说,寻找杨炎事情可以暂搁一搁,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齐世杰道:“妈,你的意思是先把发现表弟的消息告诉舅舅,然后让他亲自去找表弟?”

杨大姑道:“不错,只要做父亲的找到儿子,做儿子的总得听父亲的话。那时就不怕那小妖女迷惑你的表弟了。”

杨炎不禁心中苦笑:“这‘小妖女’非但没有迷惑我,对我稍假辞色她都不肯呢。不过假如我的爹爹真的要我和她断绝往来,我听不听爹爹的话呢?”他自问自答。”当然不听!尽管事实上我盼望与她来往也盼不到,但要我像表哥那‘听话’我是做不到的。”他心潮一阵翻腾,迅即又归平静。因为齐世杰已在说话了。他把自己的事情暂且搁过一边,凝神听表哥说话。

齐世杰听见舅父生存的消息自是感到意外的喜悦。但这意外的喜悦,却抵消不了他心头的愤懑。

他忍不住再问母亲:“舅父还在人间,我当然是高兴的。不过,这和我的前程有什么关系?和冷姑娘又有什么关系?”杨大姑道:“关系大着呢,你知道你的舅舅现在是做什么吗?”

齐世杰道:“我怎能知道,妈,还是你爽快告诉我吧,他做什么?”

杨大姑道:“他现在是大内卫士,是皇帝身边的亲近的人呢!不过,说给你听不打紧,你可千万别泄漏出去。你的舅舅不愿意给江湖人物知道。”齐世杰吃了一惊人说道:“舅舅做了大内卫士?”

杨大姑道:“这有何不好?总比冷铁樵做强盗头子好得多!”齐世杰道:“要是给侠义道知道,只怕连我由要感到面上无光的呢!”杨大姑道:“胡说。谁叫你像那些人一样想法!”

齐世杰好像没有听见母亲的话,仍在这讷讷自语:“他为什么要做大内卫士?他为什么要做大内卫士?”

杨大姑道:“他非做大内卫士不可,这是给孟元超逼出来的!孟元超抢了他的妻子,还不肯放过他!他武功不及盂元超,除了做大内卫士,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躲避孟元超寻仇。”

这番话说得躲在外面偷听的杨炎一片迷糊。父母当年的恩怨他未悉底蕴,谁是谁非,一时之间实是难以分辨。他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大孩子啊!要是他一直在天山还好一些,但这七年来他却是离群索居,和他的“爷爷”相依为命他的,“爷爷”是个失意的老人,而且本来是个属于邪正之间的人物。“善未易明,理未易察。”他不禁大为惶惑了。

由于未明底蕴,他听了杨大姑的言语,心里虽然觉得父亲做了大内卫士是不好,但也不禁有点同情父亲,暗自想道:“爹爹是给孟元超逼出来的,我给爹爹报了仇,那时再劝地不要当这大内卫士,料想他会听我劝告。”想是这样想,心情的激动却无法平静下来,他手指颤抖,几乎连树枝也抓不牢了。只听得杨大姑继续说道:“我已经和舅舅说好,要是找到你回家里来,他可以给你谋个差事,即使当不上大内卫士,在御林军混个军官总可以的,齐世杰脸上唰的变色,说道:“什么,你要我也做清廷的鹰爪。”杨大姑斥道:“胡说八道,什么鹰爪?练武的人,除了做强盗,只有三种出身:一是做镖师,一是设馆授徒,一是当军官,当军官是正途出身,你不想做军官难道想做强盗?”

齐世杰道:“妈,你要我做官,那不是你自己也违背家训?家训说过:不当公差,不做强盗的!”

杨大姑哼了一声,说道:“你怎的这样糊涂,大内卫士和御林军军官岂是‘公差”可比,公差是捕块之流,比起大内卫士差十万八千里呢。”齐世杰道:“我想‘家训’既然小小的公差都不可以担当,大内卫士当然更是不能做了。”

杨大姑道:“你这是误解‘家训’,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回去问你的爷爷。”齐世杰道:“明天我不会跟你一起回家!”

杨大姑大怒道:“你、你,你,你这不孝畜牲,你三岁死了父亲,找把你抚养成人,如今我这一大把年纪,还亲自出来找你。找到了你,你却不要我这个母亲了!

齐世杰道:“妈,你说得太重了,孩儿并非、并非………”

杨大姑怒气冲冲的抢着说道:“好,你既然并非不认母亲,为何不跟我回家?我替你安排了锦绣前程,为何你却不听我的话?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要你这个儿子!”

宋鹏举道:“师姑,你别气坏了身子,让我劝劝师弟。”杨大姑道:“我早已给他气坏了,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看样子,她是“意犹未尽”,还要再骂儿子的,不知怎的,忽然收了骂声,望向外面,蓦地喝道:“谁躲在外面偷听,给我滚出来!”

原来杨炎禁不住心情的激动,双手牢牢抓着树枝,树叶簇籁摇动。这次树叶是无风自落,当然是瞒不过杨大姑了。

杨炎给她陡然喝破,不觉心头一震,跌下树来。

身体刚刚着地,立即听得暗器破空之声。杨炎一觉脑后风生,反手一弹。

虽然是在心情激荡之际,他那超卓的武功本能的还是发挥了出来。这一弹就像他的背后长着眼睛一样,弹个正着,透骨钉倒飞回去。

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仲杨炎意想不到的事情、

另一棵树上,也突然跳下一个人来。

黑夜之中,又在匆忙之际,杨炎自是无暇去辨认这个人。这个人是背向着他而且是戴着蒙面巾的。

蒙面人如箭离弦,从地上一跳下来,登时窜进破庙。

杨炎此时只有一个心思,赶紧离开此地。

是为了不愿意再见到这个令他讨厌的姑母,还是为了躲避齐世杰呢。”

他不知道,或许两个原因都有。

他是曾想过,反正自己也帮不上表哥的忙了,与其见了表哥不知说些什么话好,不如躲避为佳。

但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原因,他要赶快找寻冷冰儿!

在他心中的位置,比起齐世杰,冷冰儿更是他的”亲人”。

知道了冷冰儿遭遇的不幸,他可以躲避齐世杰,却必须放弃躲避冷冰儿的念头了。

“冷姐姐此际不知心中如何悲苦,除了我还有谁能安慰她?”杨炎心想。

此时他倒是有点庆幸另外有个人打岔了,杨大姑母子要对付这个人总得耽搁片刻吧?那就不怕他们追上自己了。

齐世杰的本领他知道得很清楚,姑母的本领他也曾日睹。他们母子两人联手,除非是碰上了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否则杨炎也不知道当今之世还有何人胜过他们。而这个蒙面人当然不会是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

故此杨炎倒是一点也不为他们母子担心的。

于是他飞快跑下山去,跑了一程,忽觉指头隐隐麻痒!

杨炎这才霍然一省。心道:“想不到姑母还会使用喂毒的暗器,她也不知道我是谁,就用这等狠毒的暗器,怪不得被人称辣手观音。”好在他的指头没破,血液未曾中毒,一发觉后,在山涧洗干净手指,稍为默运玄功,功真气直透指尖,不过片刻,麻痒之感便已止了。

知道了他那个号称“辣手观昔”的姑母还会使用喂毒暗器,他更加不用担心了。

如今他担心的只是找不到冷冰儿。

杨炎可没想到,那枚喂毒的透骨钉,并非他的姑母所发。

刚才发暗器打他的是那个蒙面人。那个蒙面人比杨炎先来,但正当他要暗算齐世杰的时候,杨炎亦已来了。

蒙面人捏了一把冷汗,幸好杨炎不是和他躲在同一棵树上。这晚无星无月,杨炎的全副精神又放在偷听杨大姑母子的对话,根本就没想到,就在他的身边,竟然还躲藏着另一个武功和他相若的高手。

蒙面人未曾见过齐世杰的本领,虽然他亦听得好几个人说过,说是齐世杰的本领甚为了得,但那些人的本领都是远不如他,是以他并不把齐世杰放在心上。

但杨炎的武功他是领教过的,对杨炎却不能不有几分忌惮。也正是因为忌惮杨炎的缘故,他迟迟不敢动手。不过在杨炎的行藏给“辣手观音”喝破之时,他可不能不出手了。这不仅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行藏是否亦已给“辣手观音”识破,而且是因为害怕杨大姑与杨炎姑侄想认,那时自己更加对不了好。

当然他也估计得到,他发的喂毒暗器未必伤得了杨炎,但他还有另外一个如意算盘,趁着杨炎尚在惊惶失措,他先跑进那座破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把杨大姑随便抓一个作为人质。

还有一件杨炎意想不到的事,庙子里面也发生了意外的事情。庙里庙外,两件意外的事情是同时发生的。

正当杨炎发现那蒙面人之际,庙子里的齐世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以齐世杰的内功造诣,本来即使是被铁锤击着胸口也不会吐血的,但此际他被母亲所逼,心头上所受的创伤比任何压力都更难受,泪是流不出来了,血怎能不吐出来。

杨大姑正要出去察看,忽见儿子吐血,这一惊非同小可,忙道:“杰儿,你怎么啦?”

话犹未了,那蒙面人已是出现门前。人未到,暗器先发,两枚喂毒的透骨钉一打扬大姑,一打齐世杰。

母亲保护儿子仍是出于本能,杨大姑虽然是在惊惶之中,应该仍是快如闪电。

她头也不回,反手便是一掌。

她的金刚六阳手功夫乃是武林一绝,这一掌更是她数十年心血之所露,在杨家原有的六阳手基础上精益求精,钻研出来的,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其中奥妙无穷。

只见那两枚透骨针好似陷入漩涡,在半空中停了一停,忽地掉转了头,倒飞回去。原来杨大姑这一掌同时发出两种力道,刚柔并济,互相牵引,又互相激荡。

双方动作都是快到极点,那蒙面人旋风也似的扑进来,正好迎着那两枚掉头倒飞的透骨钉。

杨大姑喝道:“原物奉还,给我躺下!”

那蒙面人居然不接不闪,也没躺下。

两枚透骨钉打在他的身上衣裳也没穿破,就跌下地了。他恍如未觉,脚步丝毫不缓。

杨大姑本以为在她这么刚猛的掌力之下,透骨钉反震回去,不在他的胸口穿出两个窟窿才怪,那知结果竟是如斯!

这一下,那人固然是有点吃惊,心里想道:“辣手观音果然并非浪得虚名,我可不能太过轻敌了!”杨大姑则是吃惊更甚,心里想道:“这人的功夫似乎比那小妖女还更了得,这回我恐怕是要糟糕了!”

她是个识货的大行家,当然知道对方用的是“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内功。这种功夫练到炉火纯青之境,不论是人是物,沾衣即被震开。此人只能令透骨钉跌下,不能反震飞回,距离炉火纯青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忘情挥泪空遗怨 铸错无心任自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弹指惊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