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塞传烽录》

第10回 盟心忍令沾泥絮 情劫应嗟逐彩云

作者:梁羽生

惊世骇俗

段剑青就在他们闹得不可开交之际,猛地提高声音说道:“不错,正是因为石清泉撞破他们的姦情,杨炎才要割了石清泉的‘舌头’,而石清泉在被割舌头之前,逼于无奈,也是非要杀杨炎不可的!”

杨炎唰的拔出剑来,与此同时,甘武维、自坚城、丁兆鸣等人也都纷纷拔出剑来,拦在杨炎与石天行间。丁兆鸣喝道:“杨炎,你若有理,不怕分辩,你先动武,就是你的不对!”杨炎气得几乎爆炸,强忍心头怒火,收剑入鞘。

段剑清得意之极,说道:“杨炎,你想灭口,今天无论如何是办不到的了。我劝你还是认罪了吧!”

杨炎喝道:“我没有罪,有罪的是你。”

段剑青冷笑道:“好,你说你没有罪,那么就是我说假话了。慾知我说的是真是假,那并不难,掌门夫人是冷冰儿的师傅,师徒无须避忌,请掌门夫人把冷冰儿带回私室,用守宫砂一验就知!”

冷冰儿必道:“我可不能给他气死,不能给他气死。”用这个念头支持自己,这才有说话的气力:“石,石长老,我,我可以说,说话了么?我,我要控诉段剑青用,用最卑鄙的手段害、害我……”她强力支持,但声音仍是细如蚊叫,断断续续,话不成声。

石天行故意说道:“冷冰儿,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大声一点。”

试想在这样的情形底下,冷冰儿尚未呈于精神崩溃,已经算得是有勇气的人,如何还能大声说话。

唐夫人怒道:“石师兄,你不见她气得几乎晕死过去吗,你还何忍逼她?”

石天行冷笑道:“我也知道这种丑事难于开口,但案情重大,我若不审个清楚,又如何向同门交待?”

杨炎陡地喝道:“我替冷姊姊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也有权代表她说!”

石天行仍然执着不放,问道:“冷冰儿,你同不同意由杨炎一人来说。”

冷冰儿忍着眼泪,看了杨炎一眼,正好杨炎也在向她望去。见杨炎的目光充满柔情,似乎是在说:“你不要怕,天塌下来。我也要保护你。”冷冰儿本来害怕杨炎的性格太过容易冲动,不知他会说出什么话的。此际在他的目光抚慰与鼓励之下,不知不觉受了他的感染,终于点了点头。

石天行道:“好,冷冰儿同意了。你说吧!”

杨炎狠狠的盯着段剑青,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斥道:“段剑青,你,你这衣冠禽兽,……”

石天行喝道:“不许骂人!”

杨炎怒道:“许只许他口出污言,不许我骂他么?”声音比他更大,震得他的耳鼓嗡嗡作响,胸口也好似给人打了一拳似的,虽然可以支持,已是甚不好受。原来杨炎已经用上了义父所传授的佛门狮子吼功,特地用来镇压他的气焰的。这一暗中较量。别人不知,石天行则是自己明白,杨炎的内功早就胜过他。

唐嘉源轻声说道:“杨炎态度不对,是小事。重要的是明了事实真相,让他说下去吧!声音柔和,但石、杨二人的怒喝声音都掩盖不了。说也奇妙,他这柔和的声音对杨炎的狮子吼功好像有消解作用,听在石天行的耳杂里,有说不出的舒服。他给狮子吼功刺激起的心头烦躁之感,立即大大减轻了。

杨炎恢复平常的语调,不再理会石天行,一口气的径说下去:“段剑青,你这衣冠禽兽,过去你几次三番谋害冷姊姊,我都不说它了。我只告诉大家,这次你用的是什么手段?你,你用的是最卑鄙、最邪恶的手段!你,你是用葯来迷姦冷姊姊,我和冷姊姊都是受你所害的人!亏你还有脸诬蔑我们!”

段剑青冷笑道:“我说你才是诬蔑我,我用葯迷姦有何证据?你敢不敢据实回答,是我和冷冰儿有姦情还是你和冷冰儿有姦情?”

冷冰儿气得晕过去了。

唐夫人怒道:“此事有关本门一个女弟子的清白,我不能容忍我的徒儿在大庭广众之中受辱!事涉隐私,各执一辞,也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中间得清楚的!”

石天行冷冷说道:“师嫂,那么依你之见,审讯就该中止么?”

唐夫人怒道:“你是执法长老,你喜欢怎样办就怎样办,但我可不能容忍我这无辜受害的徒儿反而要给你当作犯人来审。恕我和冷冰儿可要失陪了。”

石天行道:“师嫂言重了,但审讯尚未结束,你这‘无辜受害’的结论恐怕下得太早吧?”

在唐夫人按摩之下,冷冰儿已经苏醒过来。唐夫人道:“冰儿,咱们走!”杨炎忽地叫道:“冷妹妹,别走!让我和他们说个清楚!理亏的可并不是咱们!”

冷冰儿停下脚步,涩声说道:“好,反正我已经给他毁了,此仇不报,我死不甘休!”

缪长风也走过来扶着冷冰儿道:“冰儿,别这样说。你并没有毁灭,须知蜀犬吠日,无损明月之明。你的名声,不是别人的言语所能毁坏的!”

唐夫人霍然一省,压下心头怒火,想道:“不错,我若与冰儿一走了事,反而显得是我们理亏了。”

石天行当作没有听见他们的说话,扳着脸孔道:“审讯继续!”

段剑青冷冷说道:“好,杨炎,你愿意说个清楚,那是最好不过。冷冰儿是掌门夫人心爱的徒儿,看在天山派掌门夫人的分上,我给你们几分面子,不再用‘姦情’这种难听的字眼。我只问你,我亲耳听见你要求和冷冰儿结为夫妻,你是说决意娶她为妻的,这些话你说过没有?”

杨炎大声说道:“一点不错,我是决意娶冷冰儿为妻!”

此言一出,段剑青自是洋洋得意,但天山派一众弟子,包括掌门人唐嘉源夫妇在内,可都大吃一惊了!

唐嘉源夫妇从双方对骂之中,对事情的经过已经略知概梗,他们亦已猜想得到,杨炎冷冰儿可能已经有了不寻常的关系,但他们是受了段剑青的葯力所述,迷失了理性的,纵然做了错事。不过错也不在他们身上。

正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过杨炎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冷冰儿结合的,听到杨炎决意要娶冷冰儿的活,自是不免有石破天惊之感了。

段剑青得意之极,哈哈一笑,说道:“你既然承认,那我就不必再说下去!”

杨炎昂然说道:“我承认了什么?我与冷冰儿同意结为夫妇是一回事,你用*葯害我们又是另一回事!”

石天行喝声道:“住口,亏你还好意思把丑事说下去!”

杨炎亢声道:“我们没做丑事,做出丑事的是段剑青,还有你那宝贝的儿子!”

石天行喝道:“现在是审问你,另外的人做什么错事,以后我自会秉公审讯,用不着你现在就扯在一起。我问你,纵然我相信你的话,你是给*葯迷失本性,但你既已早就有了娶冷冰儿为妻之心,亦即是说,罪恶的念头你是早就有了,你还能把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

杨炎怒道:“我说你才是缠夹不清,我要娶冷冰儿为妻,怎能说是罪恶的念头?”

石天行挥袖说道:“你既已招认,那就不必多说了。反正是非自有公论,你做的事是否罪恶,待会儿我自会秉公判断,用不着你现在就浇晓置辩。”

他端起执法长老的架子,喝令杨炎站过一边,回过头来,便即向冷冰儿喝道:“冰儿,据杨炎招供,他曾亲口向你求婚,此事是真是假?”

冷冰儿低声说道:“是真的!”

石天行森然问道:“你答应了没有?”

冷冰儿道:“我,我还没有答应……”

杨炎叫道:“冷姊姊,你不是这样说的。虽然你最初没有答应,但后来你……”

话犹未了,石大行已是斥责他道:“杨炎,不许你打扰冷冰儿作供!你再捣乱,我只有依法制裁你了!”冷冰儿也道:“炎弟,你让我先说。”

杨炎不怕石天行的“依法制裁”,但他不能不听冷冰儿说话,他充满气恼的眼神望着冷冰儿,慢慢的退过一边。

石天行继续问道:“如此说来,他是强逼你的,是吗?哼!我早已知道,这件事情自始自终,只是杨炎的错!你是知书识礼的人,怎可以答应做他的妻子?”用意十分明显,是要诱导冷冰儿把过错都推在杨炎一个人头上。

冷冰儿本来是低着头说话的,此时忽然抬起头来,神色端庄,毅然说道:“他没有强逼我,自始自终,他对我也没有错。他是光明正大向我求婚的!”

石天行道:“你不是说没答应他吗?”

冷冰儿道:“我答不答应那是另一回事,但我不认为他向我求婚是错!”

杨炎欢然说道:“对呀!我当然有权向你求婚!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都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旁人无权议论!”

石天行怒道:“掌门,若不制裁杨炎,这件案我无法审下去了!”

杨炎立即说道:“禀掌门,我并没有打断冷姊姊作供呀,你听见的,我是等她说完一段话才插口的。”

唐嘉源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杨炎,你是应该遵守执法长老所定的规矩的。审问案件,第一步是要弄清楚事实,你有什么道理要说,应该留待执法长老听完各方面的证供才说。”他虽然斥责了杨炎,但他也是用道理来说服杨炎的,并不同意对杨炎立即“制裁”。

杨炎说道:“好,好,不看僧面看佛面。掌门,你说得有理,我听你的。”再次退过一边。

石天行面色十分难看,说道:“冷冰儿,你说清楚,杨炎向你求婚,你究竟答应了没有?”须知冷冰儿第三次的供辞是说“还没有答应的。”多了一个“还”字,那就表示还有“下文”。石天行刚才是想断章取义,把“过错”都推给杨炎。那知冷冰儿却不“领情”,他只好“秉公”再行审问了。

冷冰儿道:“我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

石天行冷冷说道:“这是怎么讲?”

冷冰儿道:“我要他在七年之内,不许见我。求婚之事,七年之后再说。”

杨炎忍耐不住,就道:“掌门,我现在不是要讲道理,只是要补充一点事实,行不行?”

唐嘉源道:“你问执法长老!”

根据一般的审案规矩,正反两方面的口供,都是容许当事人对证的。石天行只得说道:“好,你说吧,但只许你用事实来对口供。”

杨炎说道:“冷姊妹,我记得你是这样说的,七年之后,倘若我还是决意娶你为妻,你就答应嫁给我!”

冷冰儿粉脸泛红说道:“那与七年之后再说,不是一样吗?”

杨炎说道:“不,不一样!前一种说法是模棱两可,后一种说法则是你必须答应做我的妻子的,怎能一样?冷姊姊,我还要和你讲清楚,这次我是为了替自己申辩,也是为了不想连累你,才跑回天山自行‘投案’的,今日我与你见了面,可不能算是我犯禁!”

石天行喝道:“对证口供这一部分,你早已说完了。我不想听你这种无耻的说话,住口!等我判案!”

杨炎大声道:“掌门刚才说过的,听取证供完毕,我有权讲出我的道理。你既已宣布听完了口供,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石天行道:“你怎知我一定断你有罪,待我断了,你再分辩不迟。”

杨炎怔了一怔,说道:“我不相信你会不给我加上罪名?”

石天行冷笑道:“算你有自知之明,或者更正确的说,你是自知理亏。不错,我是要判你有罪的。先说第一部分,你和冷冰儿不顾廉洁,私订婚约,你和冷冰儿都有罪!”

杨炎大怒道:“你这是什么道理?”

石大行道:“第一、你们二人无媒苟合,犯了婬戒!”

杨炎气往上冲,喝道:“胡说八道,这是段剑青污蔑我们的说话,你为什么只相信他的说话,不相信我们的证供!”

石天行面色一阵青一阵红,喝道:“你对执法长老如此无礼,就该问罪!”

杨炎喝道:“你断案不公,焉能责我无礼!”

唐夫人亦已忍耐不住,站出来道:“杨炎无礼,是应该受罚的。但如何处罚,似乎应该等待本案审结之后,作为附加罪状,再行议处。如今先论本案,不是我维护自己的徒弟,你给她定下的‘无媒苟合’罪名,似乎是有点过分了。是否有苟合之事,先且不说,段剑青用*葯意图将她迷姦在先,你因何不加追究?”

石天行强辩道:“师嫂明鉴,这种事情,双方各执一辞,是很难追究明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盟心忍令沾泥絮 情劫应嗟逐彩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塞传烽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