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塞传烽录》

第11回 何当重订三生约 只是难堪七载爵

作者:梁羽生

七年之约

孟华默然,说道:“钟长老可以无憾,我却不能无憾。”

唐嘉源含泪点头,说道:“不错,此仇当然是必须报的!”

两人走出天一阁,唐嘉源向门人报告这一不幸消息之后,便即当众宣布:“谁要是能够替钟长老报仇,除掉宇文博这魔头,谁就是继任的天山派掌门!”

孟华因一念慈悲,放过了白驼山主,心中内疚殊深,首先领旨,说道:“钟长老被妖人所害,凡属本门弟子都有责任替他报仇,但掌门一职,我以为还须慎重选择,不必用作此事的报酬。”

唐嘉源道:“此事乃本门奇耻大辱,能够替钟长老报得了仇,就是为本门立了大功。慎重选择,亦是以功德为标准的。我的决定和你的意见其实并不违背。”

原来唐嘉源这一决定,正是想要孟华无可推辞,非做天山派掌门不可的。要知孟华只是天山派的“记名弟子”,若然认真论起师门关系,他和丹丘生所属的崆峒派关系更深。唐嘉源知道丹丘生是想立孟华做崆峒派的掌门,当然不愿把孟华放走。

长老之仇不能不报,掌门之命不可不遵,孟华也不便再有异议了。

会散之后,杨炎才有工夫去找唐夫人。

唐夫人一见他就道:“炎儿,我正要告诉你,那把冰魄寒光剑是冰儿托我给你的,当时我无暇多问,猜测她的意思,大概是怕你受白驼山主伤害,给你这把宝剑护身。刚才我借给你的哥哥,还没工夫和你说。现在就由你拿回去交给你的冷姐姐吧。”原来唐夫人见冷冰儿身世堪怜,又见杨炎对她那样痴情,已经改变主意,心想除了年纪不大登对之外,杨炎和冷冰儿结合倒是可以令她放下一重心事的,这把剑已经由孟华交还给她,因而她就叫杨炎亲自拿回去给冷冰儿。

杨炎连忙问道:“冷姐姐的好意我是感激不尽的,她现在怎么样了?”

唐夫人道:“她在解严精舍歇息,如今想必已经恢复如常了。不过她今日所受的刺激太深,你可不能令她再受激动。钟长老不幸去世的消息,暂且也不要告诉她。”

杨炎说道:“是,我懂得的。”

解严精舍是在刚才用作会场的那块草坪旁边,杨炎立即飞快的跑回去。那知到了解严精舍,却已不见了冷冰儿!

冷冰儿早已走了,只留下一封信给杨炎。

信上写的是:“炎弟,你此次为龙姑娘而来,虽然犯禁约,我不怪你。但你我七年之约仍须执行,龙姑娘已走,你也必须找到了她,七年之后,方许你和她一同见我。冰魄寒光剑代赠齐世杰,他已经练成冰川剑法,此剑可助冰川剑法威力,理合归他所有也。”

杨炎呆了片刻,激动得嘶声叫道:“冷姊姊,你怎能这样对我?我这次回来,固然是为了龙姑娘,但更是为了你啊!为什么还要我再等七年?”

一个温柔的声音忽地接下去说道:“对,不应让她再等七年,炎儿,你去找她回来吧。她若怪你,我替你作主。我是她的师父,她总得听我的话。”原未是唐夫人跟着来了。

杨炎茫然说道:“我到那里找她?”

又一个熟悉的声音接下去说道:“傻孩子,你的冷姊姊当然不会藏在山上让你寻找的。她能够去那里呢?你用点脑筋想想吧。”

说话的这个人是缪长风,他挂虑义子,也跟着唐夫人来了。杨炎说道:“义父,依你推测,她是不是会回到柴达木那儿,跟她叔叔?”

缪长风道:“目前清军正在攻打回疆,据我所知,柴达木义军已经出动,来帮回人抵御清兵了。你先到鲁特安旗去吧。”

唐夫人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嘉源本来已经和我商量,想选派门人去助罗海打仗的。只因目前他刚接任掌门,又出了石长老这件事情,恐怕还须整顿门户,才能出行,你先去最好。”

杨炎接过了冰魄寒光剑,说道:“那我马上就走!”

第三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且慢!”

孟华也来了。

孟华说道:“这颗小还丹是我刚向无碍大师讨的,给你!”

少林寺的小还丹功能固本培原,是医治内伤最好的灵葯,杨炎中毒伤了元气,目前功力只不过恢复三成,小还丹正合他的需要。

杨炎蕴泪道:“哥哥,你对我太好了!以前都是我的不好。”

孟华笑道:“咱们兄弟还说客气话吗?你见到罗海,请代我向他告罪,我本来要去帮他的忙的,但因我另有紧要的事情,只好暂缓了。”

杨炎知道哥哥说的“另有紧要事情”乃是要为钟展报仇,便道:“那么咱们分头办事吧。我一定替你把话送到。”

孟华与他刚刚兄弟相认,舍不得便即分手,说道:“不错,我是要为钟长老报仇,但也不必忙在今天,我送你一程。”

冷冰儿心如槁木,惘惘前行。忽听得沙沙声响,接着是爆豆也似的冰块碎裂声音震耳慾聋。她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只见沙尘滚滚,白雾迷漫,原来是前面一段陡削的山坡,冰雪正在挟着泥沙倾泻。

在这铺满冰雪的山坡上,稍微受点震动,就会发生“流冰”倾泻的现象,冷冰儿也见得多了,自是不足为奇。她见倾泻的情形不算严重,心神定了下来,想道:“幸好不是雪崩。”

那知心念未已,在密如爆豆的冰块碎裂声中,忽地隐隐听到好像是有人呼救!

倾泻的情形虽然不算严重,但倘若刚好有人碰上的话,也会给滚滚而下的冰雪埋葬的!

冷冰儿生怕是前来观礼的客人遇险,无暇思索,立即施展轻功,避开冰块的正面冲击,跑下去救人。

她的轻功在天山派年青这一代的弟子中首屈一指,只论轻功,她是几乎追得上孟华而胜过杨炎的,在滑不留足的冰坡上飞驰而下,转瞬到了平地。出于倾泻的情形不算严重,到了山腰较为平坦的地方,流冰滚势亦已迟缓甚多停止了。冰碎和泥沙堆积成约有半个人高度的厚厚一堆。

冰块下面果然传出了是人类的呻吟声。那一堆混合碎冰的沙丘正在向上拱起,一看便知那人的武功也是不弱,此时正在奋力挣扎,意图自救。

救人如救火,冷冰儿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让他自行挣扎。她拨开覆盖在那人身上的积雪沉沙,把那拉了出来。

那人的身形一现,冷冰儿却是突然如遇鬼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人面上的泥污未抹干净,身上的沙土冰碎也未抖落,但冷冰儿已经认出他是谁了!

他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冷冰儿恨之刺骨的段剑青!

段剑青趁着她一呆之际,立即跃开,冷冰儿比段剑青慢了半步。

段剑青一跃跃开,笑嘻嘻道:“冰儿,多谢你念在往日情份,救我脱险。”

冷冰儿误救仇人,气得柳眉倒竖,斥道:“姦贼,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斥骂声中,早已拔剑出鞘,一招玉女穿梭,便刺过去。

段剑青险被活埋,喘息未定,无力相抗,只好使个“卸”字诀,衣袖一挥,牵引剑锋,希望能够化解她这一招凌厉的攻势。那知他虽然运用得妙,没有气力相济,这种上乘内功却是难以发挥,只听得“嗤”的一声,衣袖被截去一幅。

段剑青暗暗叫苦,却还是嘻皮笑脸的说道:“冰儿,原来你是想和我做一对同命鸳鸯吗?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也是很好呀!”冷冰儿果然中计,被他气得手腕发抖,第二剑虽然立即就跟着刺出去,却刺歪了。但段剑青避这一招之时,亦是禁不住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冷冰儿刺了个空,头脑反而清醒了,她知道时机难得,把怒气强抑下来,觑个真切,唰的又是一剑。

段剑青跳跃不灵,又无法化解对方攻势,只好硬接一招。使出龙象功,一掌拍出。

他的龙象功本来已经练到第八重,若在平时,冷冰儿的剑非给他击落不可。但此际,他只有第二重的功力,却是连剑尖也荡不歪,冷冰儿一招“玄鸟划砂”,在他的手背划出一道伤痕。要不是他还有两成功力,手掌只怕也要给切了下来。

段剑青叹口气道:“好,请你让我自行了结吧,咱们总算有过一段香火之情,我只求你别让我身首异处!”说罢,仆倒地上,骨碌碌的就沿着斜坡滚下去。

冷冰儿只道他已经气衰力竭,相信他是真的要“自行了结”,心肠不觉软了下来,不忍便去割他首级,心道:“也罢,就让他落个全尸。”

段剑青滚下一段斜坡,又到了较为平坦的地上。他伏在地上,动也不动。雪地平滑,滚下去身体也没受伤。

冷冰儿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方法“自行了结”,走近去看、只见他的头顶上冒出丝丝白气。

他还有两成功力,本来可以自断筋脉而亡的。但冷冰儿看这情形,却又不像是自断经脉模样。冷冰儿霍然一省:“莫非他是使诈?”故意说道:“还是让我成全你吧,只须轻轻一剑,你就可以大解脱了,免得死前受苦!”

话犹未了,果然吓得段剑青就跳起来。

冷冰儿骂道:“无耻姦贼,竞敢诈死骗我!”

段剑青哈哈笑道:“我舍不得你,忽然又不想死了!”说时迟,那时快,冷冰儿的剑尖己是指到了他的咽喉,冷笑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又有何用?”

眼看剑尖一挺,就可洞穿他的咽喉。段剑青突然中指一弹,竟然弹开了她的剑!

“你说错了!”段剑青笑道:“我活着最少还有一样用处,可以和你作伴!依我说,你不如还是嫁给找吧。我以前对不住你,如今已知错了。杨炎这小子比我更靠不住,你不见他在追那小妖女吗?哼,这小子不过是想一箭双雕罢了。”

冷冰儿气怒交加,强自压抑,只当他是放屁,更不打话,一口气就攻了他十七八招。段剑青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双掌盘旋飞舞,竟然化解了她十八招攻势,“冰儿,你现在想杀我已经迟了!”段剑青哈哈笑道。

原来段剑青虽然受活埋之祸,但并未受伤。他的功力之所以大打折扣,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刚才和杨炎交手造成的。最后那一掌,他虽然用毒针伤了杨炎,但本身的功力最少也耗了五成。也正是因此,影响了他的轻功,方始引起流冰的倾泻,失足滚下山坡的。

他练过一门高深的内功,名叫“龟息功”,是天竺高僧伽象当年受他所骗,传授给他的。此时正好派上用场。在他诈死的那段时间,他已经运用龟息功调匀呼吸,恢复了五成的功力了。不过与杨炎对掌所耗损的功力在急切之间,还是未能恢复。

也幸亏他只不过恢复五成功力,冷冰儿还可以稍占上风。

段剑青恐怕天山派的弟子跟着会来,化解了冷冰儿十八招攻势之后,第十九招开始腾出手来,指甲蘸了“神仙散”,向冷冰儿弹去。

那知他不用“神仙散”还好,一用“神仙散”,却引出了冷冰儿的冰魄神弹。

冰魄神弹可辟“神仙散”的毒气,冷冰儿突然感到头晕目眩,登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三十多枚冰魄神弹,于是先来一个“细胸倒翻云”的身法,倒纵出去数丈之外,跟着便发出了冰魄神弹。

冰魄神弹接连发出,段剑青只恢复了五成的功力极难禁受,虽然尚未至于冷僵,已是冻得牙关打战。无可奈何,只好冒险抢攻。

段剑青曾在天山学艺三年,对天山派的剑法极为熟悉,造诣比冷冰儿更高。他咬紧牙关,拼命抢攻,登时主客易势。冷冰儿改用冰川剑法,方始能够勉强抵挡。

可惜冷冰儿的冰川剑法乃是唐夫人所传,井未得窥全貌;更可惜的是她手上拿的不是冰魄寒光剑,否则段剑青根本就无法与她作近身搏斗。

但虽然她给段剑青反夺攻势,但这只是暂时的现象。她明白,段剑青也明白,若是久战下去,段剑青既要对付他所不熟悉的冰川剑法,只要抗御冰魄神弹的奇寒之气,他剩下的五成功力必将逐渐消耗,最后仍是必败无疑。

段剑青急攻不逞,动了杀机。刚才他与杨炎之战,是用毒针暗算杨炎,方始能够败中取胜的。于是还故技重施,把一枚毒针扣在掌心。他知道凭他现在的功力,这一枚毒针若是射出去,一定会给冷冰儿剑风扫落。只有拼着受她一剑不是伤着他的要害,他就可以把毒针直接刺进冷冰儿的身体。

冰川剑法他虽然不熟悉,但冷冰儿是用天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何当重订三生约 只是难堪七载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塞传烽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