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塞传烽录》

第02回 颠倒是非施诡计 洞穿黑白仗良朋

作者:梁羽生

以德报怨

杨大姑的脾气虽然比少年的时候收敛许多,但吃了自己嫡亲侄儿的亏,这口气还是咽不下的。

为了找寻这个侄儿,她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想不到侄儿非但不肯认她,还点了她的穴道。

但也正因为杨炎是她的亲侄子,是杨家独一无二的继承香烟的人,她对杨炎虽然生气,却还是可以原谅他的。

她对侄儿的气最多不过三分,对“小妖女”的气则最少也在七分以上。

不仅仅是因为“小妖女”曾经冒犯过她,那次几乎打了她的耳光,而是因为她认为杨炎之所以有如此乖谬的行为,都是因为误交了这个“小妖女”之过。是“小妖女”使得她的侄儿变坏了的。

她要把受到的侄儿的气,发泄在这“小妖女”龙灵珠的身上。

等了整整一个白天又半个晚上,现在三更都已过了,还是未见杨炎回来。龙灵珠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非但没法睡觉,而目坐立不安。

“他早已离开震远镖局,怎的现在还不回来?”

这晚无星无月,她独倚窗前,看出去是黑漆一片。她心里疑团莫释,也是有如坠入黑漆的深渊。

杨炎出了什么事呢?

正在她疑虑重重之际,忽听得好似有风吹落叶的声音。

“啊,炎哥,你、你回来……”话未说完,她听出了不是杨炎的轻功身法。

“什么人?”龙灵珠登时警觉起来,解下缠腰的软鞭。

“龙姑娘,你莫慌,我们虽然不是扬炎,都是杨炎派来给你送信的!”

龙灵珠技高胆大,心想:“既使是假冒的我也不怕,好歹问个明白。”便即打开房门。

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一个青衣,一个黄衣。

龙灵珠道:“你们说是杨炎托你们来的,有什么凭据?”

那个青衣汉子压低声音说道:“龙姑娘,你送给杨炎的那件礼物,他已经妥交他的亲生之父了。”

龙灵珠道:“什么礼物?”

青衣汉子声音更低:“姑娘,你是明知故问,我说的就是那封康熙遗诏呀!”

来人说得出这个秘密,龙灵珠不敢疑他说谎,问道:“他的信呢?”

青衣汉子道:“杨公子托我们捎的是口信!”改称“公子”,已是自居于杨炎父亲的僚属之列。遗诏的秘密胜于任何凭证,龙灵珠自是用不着非见到杨炎的亲笔信不可了,何况在这种情况之下,不着文字痕迹,也正是情理之常。

“他怎么说?”龙灵珠道。

“杨公子请姑娘前去与他相会。他让我们捎的只是一个平安口讯,其他事情,见了面他自会告诉你的。”

龙灵珠道:“由你们带路?”

黄衣汉子觉得她问得有点奇怪,说道:“不错,请姑娘立即动身吧。”

龙灵珠忽道:“你们一共来了几个人?”

她暗中留意,这刹那间,只见那两个汉子都是不约而同的怔了一怔的模样,黄衣汉子的面色甚至都有点变了。

青衣汉子答道:“就只我们两个人。”故意装出十分平淡的态度。但正因为他过于做作,龙灵珠不觉又是心头一动。

龙灵珠道:“真的吗?”突然从窗口跃出。

这两个人同声喝道:“小妖女还想逃吗?”一个飞出暗器,一个挥出软鞭。

这么一来,他们冒充是杨炎使者的身分,当然也是立即就暴露了。

其实龙灵珠虽然起了一丝疑心,但还有七八分相信他们的。她也并不是想要逃走。

原来龙灵珠的武学造诣在这些人估计之上,当她和这两个人说话,已经听出了窗外有人埋伏。

初时她还不敢疑心在外面埋伏的这个人是这两个人的同伙,待至见到他们的面色有异,方始起了疑心。

“炎哥叫人接我,何须要两个一起来呢?假如路上有人和我为难,我打发不了的话,多一个也帮不了什么大忙。但我的秘密却是多一个人知道了。”

她对这两个人起了疑心,于是也就不把业已察觉外面有埋伏的事告诉他们。心想管他是友是敌,躲在外面,鬼鬼祟祟就多半不是好东西,且把他揪进来再说。

这两个人却只道是已经给她看破了。

青衣汉子飞出一篷梅花针,黑衣汉子挥出软鞭卷她双足。

幸亏龙灵珠此时亦已有了准备,软鞭早已握在手中。

龙灵珠反手一挥,两条软鞭缠个正着。

与此同时,她左手的衣袖一拂,把那丛梅花针全都荡开了。

本来她的功力是要比那黄衣汉子胜过一筹的,但因一心二用,却给他拉了回来。

龙灵珠喝道:“好呀,你这两个姦细敢来骗我,快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否则可休怪我手下无情!”

青衣汉子笑道:“小姑娘莫说大话,你就是要逃也逃不出我们的掌心了。不过我倒可以老实告诉你,我们的确是杨炎的朋友,绝不骗你。”

龙灵珠怒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还能相信你的鬼话?好吧,且看是我逃不出你们的掌心,还是你们命丧我的鞭下。嘿嘿,你这家伙也是使鞭的,你先吃我一鞭!”

她用的是银丝软鞭,天矫如龙,不但招数精奇,劲道也在那黄衣汉子之上。黄衣汉子的软鞭已是不敢给她缠上。

青衣汉子横掌如刀,滚斫而进,掌风呼呼,虽然劈不断龙灵珠的软鞭,龙灵珠却也无法缠上他的手腕。看来他的功力要比同伴高得多,而且不仅仅是个暗器高手,在掌法上也有过人造诣。

龙灵珠以一敌二,打得难分难解。

忽听得“叮”的一声,埋伏在外面的那第三个人,虽然没有进来帮手,却把一枚透骨钉从窗外打进来了。

他并不露面,眼睛却能够看穿墙壁似的,暗器打得很准。原来他精于听风辨器之术,虽然他的一个同伴使的也是软鞭,但他这同伴的软鞭比龙灵珠这条银丝软鞭重得多,轻重不同,发出的声音也就两样。至于他另一个同伴的掌风呼呼声,那是更容易分辨了。

龙灵珠以一敌二,堪堪可以打成平手,被那第三个人用的暗器和她捣乱,可就有点应付不下了。那人的暗器功夫也不是很高,不过准头却是十足。龙灵珠一摔衣袖,就可以把他的透骨钉打落,但总是被分了心神。

那个人始终只是在窗外把暗器射进来,龙灵珠的年纪不大,江湖经验却是甚为丰富,一见如此情形,就知道这个人定然是兼有替同伴把风的任务的,倘非逼不得已,他绝计不会进来。

龙成珠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忽地身形好像水蛇游走,觑个正着,呼的一鞭,把房间里唯一的那盏油灯打灭。那两个汉子情知单打独斗,他们是绝是打不过这“小妖女”的,灯火突然熄灭,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吓得不敢动了。

龙灵珠伏在角落里也是屏息呼吸,等待可以突然出手袭击对方的机会。

外面那个汉子在这样的情形下亦是不敢进入屋内。要知他一进来,那就是他在明处,敌在暗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必须避过去的,纵然三人联手,稳操胜算,他也不愿自己首先吃这个亏。

杨大姑来到了龙灵珠的住所。

无星无月,屋子里也没灯光。杨大姑艺高胆大,使出了六阳手的防身招数,踢开房门,闯进屋内。

可惜她只顾防备屋内的敌人,却不知屋子外面也有人埋伏。

她双掌一招“推窗望月”,扫荡青衣汉子射来的一丛梅花针,就在此时忽觉背后微风飒然,知有暗器打来,躲避不及。中了一枚透骨钉。

杨大姑大怒喝道:“好呀,你这小贼敢暗算我!”反身飞扑,外面的那个人给她的掌力震得从屋檐上跌了下来。

这人也好生了得,一个“鲤鱼打挺”站起,立即又飞出了三枚透骨钉。

这一次杨大姑当然不会让他打着,双掌齐飞,掌力突发,透骨钉倒飞回去。

那人连忙叫道:“杨大姑,对不住,我打错你了。咱们是……”

杨大姑冷笑道:“你已听出是我,为何还要再发三枚?你是什么人?”

那人本来想说是“自己人”的,但蓦地想起,如今连杨牧和他的姊妹也不能算是“自己人”了,他如何还敢吐露自己的身分。他在发出那三枚透骨钉之时,其实亦已早就知道是杨大姑,但心里却压根儿没有把杨大姑当作自己人的。

“辣手观音”的厉害江湖上谁人不知?这个人料想自己纵然说出杨牧的关系,杨大姑也不会饶他,只好使出最后一招。

他一面续发透骨钉,一面叫道:“杨大姑,你已经中了我的喂毒暗器,我打错了你,不想取你性命,但你也必须立即静坐运功,否则一动手的话,你的毒就会发作得更快了。”一面叫,一面逃。

岂知杨大姑竟然不理会他的威胁,他话声未了,杨大姑已是飞身掠过假山,拦住他的去路。

“就算我中了毒,也能毙你!”杨大姑喝道。大喝声中,俨如饥鹰扑兔,从假山上飞扑下来。

那人的武功本来不弱,若然他沉着应付,单打独斗,杨大姑在数十招之内,也未必能够胜他。但此际他给杨大姑这股拼了一死的气势所慑,却是一招都抵挡不了。

只听得“喀嚓”一声,双掌相交,那人的左臂登时脱臼,厉声叫道:“你们还不快来,先毙这个……”

杨大姑冷笑道:“你现在才请救兵,已经迟了。看是谁毙谁吧?”双掌齐挥,又是一招六阳手最厉害的杀着,这一招是她平生功力之所聚,那人话犹未了,还是给她打得胸骨碎裂,陡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渗呼,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杨大姑一掌击毙此人,只觉好似大病一场似的,目眩头昏,浑身无力。

气力不继那还罢了,被透骨钉打中那条手臀也麻木不灵了,这麻木之感,片刻之间,蔓延了半个身子。

透骨钉果然是淬了剧毒的!

杨大姑连忙吸一口气,强运内功,抑制毒气的蔓延。但她知道,这只能抵御片时,她的功力如今剩下来的还不到三成,即使没有外敌侵犯,她也无法只凭本身的功力祛毒自疗的。

她是个老江湖,明知此际凶险之极,只好行险以收阻吓之效。

她放弃运功御毒,提一口气,喝道:“还有几个兔崽子,都给我滚出来叫姑奶奶非把你们一个个都杀掉不可!嘿嘿,好、好,你们滚出来啦,有胆的莫逃!”

屋子里那两个汉子听得同伴那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一面固然是吓得魂不附体,一面也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他们自身所处的险境。

他们并不知道龙灵珠和杨大姑之间是有“过节”的,他们只知道龙灵珠是杨炎的情人,而杨炎则是这个“老女魔”辣手观音的亲侄儿。辣手观音料理了他们的“大哥”之后,一进屋内,内外夹攻,他们就要变成了瓮中之鳖。

这两个人只好冒险逃出来了。正是在杨大姑喝令他们出来的时候。

杨大姑拿捏不准他们是否气怯而逃,只能续施恫吓,她作势扑过去,一面喝道:“有胆的你们莫逃!”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气力不继,她飞身一扑,脚尖刚刚沾地,就站立不稳,好似风中杨柳,几乎摔了一跤。

那两个人也是作了死里逃生的打算的,一见这个情形,喜出望外,立即出手。

杨大姑挥掌拍出,掌势变幻苑方,佯攻黄衣汉子,中途一变,却拍到了青衣汉子的胸膛。

青衣汉子沉肩坐马,喝道:“老贼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长拳捣出,他握拳资势,五指参差不齐,生出三片棱角,拳势之威猛,宛如巨斧开山,铁锤击石。

这一招的“五丁开山”乃是不计成败的硬碰硬打法,力强者胜,力弱者败,殊难取巧,要是不知对方虚实,那是终计不敢使用这种打法的。

原来青衣汉子情意拼命,他欺负杨大姑中了毒钉,刚刚又见她险些摔倒,料想她已是气力不加。只盼能够将她一拳未倒,自己便可以逃命。

杨大姑的“六阳手”刚中带柔,若在平时,这青衣汉子用硬功和她硬拼,那是自取灭亡。纵然他的气力较大,只要双掌一交,杨大姑就可以卸去他的一半掌力,然后从容取他性命。

但此际杨大姑业已毒发,剩下来的功力还不到三成、却是毫无把握可以克敌制服。内功运用不灵,要想卸力打力亦是不能。

杨大姑眼见不敌,陡然间自掌化指,倏向前一刺,用的竟是判官笔的刺穴招数,刺那青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颠倒是非施诡计 洞穿黑白仗良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塞传烽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