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塞传烽录》

第04回 情真戏假争权位 李代桃僵脱网罗

作者:梁羽生

妖人出现

只见一块从山顶凭空伸出来的岩石,下面有一片平地,好像张开了的狮子嘴。齐世杰正自奇怪,任何建筑物都没有,丐帮的分舵是在何处?心念未已,只听得皇甫嵩一声长啸,接着禀道:“有远客到!”

啸声尚自山谷回旋,那块硕大无比的岩石,突然在接近地面之处开了一道门,一个老叫化走了出来。

齐世杰曾经听得孟元超说过北丐帮分舵舵主支剑峰的相貌,一见便知这老叫化是支剑峰了。

支剑峰见有陌生人,双袖一摆,阻拦齐世杰向他行礼,问道:“那方来的贵客?”

忽听得有人叫道:“齐师弟,你来了。”是跟在支剑峰后面出来的范魁。方亮和解洪接着也出现了。

支剑峰哈哈大笑:“原来是最近名播江湖的齐少侠来了,这可真是贵客了,齐少侠想必是从柴达木来的吧。”

皇甫蒿笑道:“这两位也是最近做了一桩事情,名震江湖的年少英雄,而且他们也是从柴达木来的。”

解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杨炎一眼,忽道:“你不是那天晚上将我从保定府解救出来的那位英雄吗?恩公,你真是想煞我他!”原来那天晚上,杨炎将他从监牢里劫出来,一直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杨炎笑道:“你和我的两位师兄是平辈,怎能叫我恩公,不乱了辈分么?”

范魁怔了一怔,说道:“你是杨炎师弟。”

杨炎说道:“不错,我就是杨炎。自己人你用不着和我客气。”范魁也是那晚从方豪家中被救出来的,他怕范魁多礼,先行拦阻。

支剑峰消息灵通,早已知道祁连山那桩事情,越发高兴,哈哈笑道:“杨老弟,你在祁连山打败正邪各派的许多名人,我虽然不知道内里原由,但我也不相信那些对你们的谩骂的。嘿嘿,不管你们是好是歹,你们敢做出这桩惊天动地的事,老叫化已是对你们佩服了。这位想必是龙姑娘吧?”

龙灵珠心道:“这老叫化的脾气倒是对我脾胃。”大为欢喜,便即笑道:“不错,我就是被那些人骂为小妖女的龙灵珠。”

支剑峰道:“好,好,请进里面说话。”

坐定之后,齐世杰说明来意。解洪说道:“多谢你们关心,义军所要备办的葯材,我得支舵主之助,倒是已经采购齐全了。只是无法运出去。”

支剑峰道:“义军派人到京城采购葯材之事,鹰爪已经知悉。幸亏我是运用人事关系,早已买下来的。不过要运到数千里外的柴达木,可就难了。近来盘查正紧,听说多买几包葯材,也是受到盘查,大批葯材,如何可以避过鹰爪耳目?即使运得出城,在路上也随时会出事的。”

齐世杰道:“葯材藏在何处?”

支剑峰道:“幸亏我早日运出京城,如今就藏在秘魔崖内。不过山下也还是京郊,一定有鹰爪巡逻的。即使通得过这一关,走这长路,也还得有人保镖。”说至此处,不觉笑道:“这个镖恐怕是没有人敢保了。嗯,逼不得已时,只有我自己亲自出马了。不过,可惜我目前还不能抽身,必须等待司马香主回来。”

解洪说道:“不,不!这件事我们绝不敢麻烦丐帮。贵帮给我们的帮助已经太多,只能到此为止了。”

方亮恐怕杨炎不解其中缘故,加以解释道:“丐帮虽然是和义军暗通声气,但并未和清廷公开作对的。这件事虽然也不能算是小事,但为了此事,就把整个丐帮卷入漩涡,那还是得不偿失的!”

齐世杰忽道:“让我毛遂自荐来保这支镖如何?”

支剑峰道,“老弟,你的本领虽然高,但只凭你一个人……”

他沉吟不语,杨炎已是懂得他没有续说下去的意思,不过他却没有搭腔。

支剑峰好像有点失望,说道:“这件事慢慢再说吧。对啦,说起保镖,我倒想起震远镖局来了。齐少侠,听说令堂现在震远镖局?”

齐世杰道:“不错。我也已经见过家母了,实不相瞒,我们就是因为不便在镖局居住,才想到要来这里暂避两天的。”

支剑峰道:“镖局出了什么事?”

齐世杰叹了口气,把眼望向杨炎。

杨炎说道:“你尽管说吧,我不怕家丑外扬!”

支剑峰一听便已明白,说道:“齐少侠,你不必说了,想必是今舅要和震远镖局为难。”

齐世杰点了点头,说道:“后天就是韩总镖头闭门封刀的日子,所以我也必须等待过了后天,才能做别的事情。”

支剑峰道:“我早已收到了韩老镖头的请帖,后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齐世杰喜出望外,说道:“那好极了!”

支剑峰忽地面向龙灵珠,说道:“二十年前,有一位外号玉龙太子的展大侠,不知与姑娘可有渊源?”

龙灵珠怔了一怔,心想:“他怎么知道我的来历?”当下也不隐瞒,说道:“正是家父。我是跟母亲姓的,但不知舵主何以有此一问?”

支剑峰道:“令尊生前我与他曾见一面。白驼山主与他结仇之事,我也稍稍知道一些。最近我才知道,姑娘在祁连山所遭遇的事情,其实是白驼山主在背后主谋的。”

龙灵珠这才知道他是从这件事情猜到自己的身世的。不禁问道:“家父与白驼山之事,可是家父生前亲口和你说的么?”心想:此事父亲最好的朋友萧逸客也是后来方始知道,这个支剑峰的名字,她的父母生前从未提过,似乎纵有一点交情,也不在好友之列,何以他又得知?”支剑峰道:“不是。我是从别的地方听来的。”接着问道:“白驼山主要搜捕姑娘,此事并不奇怪。但另一件事情,可是令我想不通了。听说天山派的弟子也曾参与搜捕姑娘之事,何以天山派竟与白驼山合流呢?”

龙灵珠道:“天山派与我为难,那是为了另外一桩事情,与白驼山不相干的。”她见支剑峰没有说出何以得知秘密,她也不想和支剑峰详言了。

这晚三更时分,杨炎由于心事重重,尚在辗转反侧,未曾入梦,忽听一声长啸,好像在远处隐隐传来。

杨炎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人的传音入密功夫,可是不弱!”

他披衣而起,只见支剑峰已经开了那道暗门。

啸声远来,传到石窟之中,声音不过有如微风之吹落叶,杨炎是由于内功深湛,听觉特别灵敏,才听得见的。龙灵珠可没有惊醒。齐世杰则是刚刚醒来。

杨炎悄声说道:“舵主,我和你一起出去。”

支剑峰点了点头,却对齐世杰道:“齐少侠,请你替我看守老家吧。”

出了秘魔崖,支剑峰迈开大步,杨炎的轻功虽然不输于他,也要费相当气力才跟得上。见他无须纵跃,就走得飞快,一点不费气力的模样,心里暗暗佩服。

杨炎追上了他,问道:“这对头是谁?”

支剑峰道:“是自己人。”听得此言,杨炎倒是颇感出乎意料了。

杨炎问道:“这人是谁?”心想此人莫非也是和我一样,只知丐帮的分舵设在西山,却不知是在秘魔崖内,故而藉啸声通报。

支剑峰道:“他是敝帮香主司马玄。”这一回答又是大出杨炎意料之外。

本帮的香主回来,何须用啸声通报?支剑峰听得啸声,又何以如临大敌,神情这样紧张呢?何况这几天风声正紧,深夜长啸,不怕有鹰爪窥伺在旁,泄露了丐帮分舵的秘密么?

正自起疑,只听得啸声又起,这一次是听得更加清楚了。

支剑峰似乎吃了一惊,说道:“不好!”

杨炎莫名其妙,说道:“什么不好!”

支剑峰道:“司马玄碰上强敌,受了伤了!”

杨炎不禁吃了一惊,说道:“你怎么知道?”

支剑峰道:“他的第一次啸声,我已听出中气有点不足,这次啸声更弱,恐怕已是受伤!”

杨炎却听不出啸声有什么异样,心中半信半疑。他也曾学过听声辨向的本领,听得出声音来处,距离少说也还在一里开外。从这么远地方传来的啸声,支剑峰居然听得出是什么人,而且还知道他受伤的深浅,实是有点不可思议。

“司马玄与皇甫嵩并驾齐名,在武林中业已算得是一流高手,除非是乌苏台和卫长青等人前来,否则鹰爪之中,只有哪个能够令他受伤?”杨炎心想。而乌苏台与卫长青以大内正副总管之尊,目前又正有事于京师,当然是不会三更半夜,跑到西山来的。

支剑峰已是无暇与杨炎说话,加快脚步,循声觅迹。果然跑了片刻,便听得吆喝之声,听得出是有两个人正在拼斗了。

距离已经在半里之内,支剑峰陡地也发出一声长啸!杨炎暗自想道:“支帮主这一啸功力深厚,只怕吓跑了敌人么?”按照他的想法,是应该不露声息的突如其来,把敌人生擒的。

心念未已,果然便看见一条黑影,出现在那边山坡,向山下逃跑。

与此同时,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呼喊:“帮主,别理我,先擒敌!”声音嘶哑,杨炎也听碍出这个人是受了重伤了。此时他方始恍然大悟,支剑峰的啸声,正是要吓跑敌人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已知道司马玄受了重伤,生怕赶救不及之故。

说时迟,那时快,支剑峰已是迎上那人。

支剑峰喝道:“鹰爪孙往那里走!”一记铁琵琶,迅如闪电的掴那汉子面门。

那汉子霍的一个“凤点头”,闪是闪开了,但脸庞给掌风刮过,也有点感到辣辣的滋味。那汉子大怒喝道:“老叫化,你敢情是支剑峰了?”支剑峰沉声道:“是又怎样?”第二掌跟着拍出。

那汉子冷笑道:“好,那我倒要看你究竟有多少本领,有胆的和我斗百招!”口中说话,身形游走,已是抢进支剑峰左翼的空门还击。

支剑峰掌随身转,好似对方这一记反击早已在他意料之中,掌势迅速移至空门,刚好迎上。

那汉子右掌划弧,轻轻一带,左拳突出,变成肘底看锤。左刚右柔,配合得恰到好处,竟是在间不容发之际,把支剑峰的攻势化解了。

掌风激荡,支剑峰忽觉一缕甜香,沁入鼻观。饶是他功力深湛,在这瞬间,亦是有点懒洋洋的感觉。支剑峰心头一凛,喝道:“原来你是白驼山的妖人!”手背向外一挥,这一记铁琵琶手已是用上了八九分的真力!

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那汉子接连退出了六七步。

但支剑峰却没有乘胜道击,他哼了一声,喝道:“这笔账暂且记下,日后和你再算!”

原来他与那汉子过了三招。自忖若是只凭本身功力,单打独斗,恐怕自己也要在百招开外方能取胜,但那汉子显然是练有毒掌的,久战下去,支剑峰必须同时运功抗毒,那就恐怕三百招也未必能胜对方了。他初时料敌过轻,以为这汉子已经与司马玄恶斗一场,自己一出手便可将他活擒,如今发觉自己的估计完全不对,当然是救朋友要紧,不敢拖迟了。

那汉子领教了三招,亦自有点忌惮,当下哈哈一笑,说道:“支剑峰,你只敢和我斗三招吗?好,那么就照你划出的道儿,你欠的二百九十七招,我日后向你再讨!”扔下了几句门面话,拔步便走。

杨炎喝道:“我和你斗二百九十七招!”那汉子只觉微风飒然,杨炎已是拦在他的面前。

那汉子吃了一惊:“这少年身法好快!”但见杨炎如此年轻,也不怎样放在心上。

“你这娃儿要来送死,我就成全你吧!”那汉子声出招发,拳掌兼施,正是刚才用来攻支剑峰那招。

杨炎双掌盘旋,圈子由大而小,反击之力,则是越来越强。

那汉子刚才用这一招,和支剑峰也差不多可以打成平手,他见杨炎如此年轻,只道此招一发,定能手到擒来,那知结果却是大出他意料之外。

原来杨炎发的这招,乃是把天山剑法中的大须弥剑式化到掌法上来的,大须弥式奥妙无穷,敌强愈强,用以防身,更是最好不过。那汉子功力分明是在杨炎之上,但不知怎的,总是攻不迸杨炎的防御圈内。

那汉子强攻不逞,倏的变招,伸出左手,五指如钩一招“游空探爪”,抓杨炎肩上的琵琶骨。右掌同时加强压力,意图逼使杨炎顾此失彼。

杨炎哈哈一笑,喝道:“好,咱们见个真章!”依样画葫芦的也是一爪抓出,不过他这一招乃是龙则灵所传的“龙爪手”,比那汉子的“游空探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情真戏假争权位 李代桃僵脱网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塞传烽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