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塞传烽录》

第08回 浪子伤情寻故侣 边城浴血振军威

作者:梁羽生

戏弄妖人

那小叫化气喘吁吁的走前来,说道:“请两位做做好事,给我一点水喝。”

尔朱荣道:“你为什么不讨食?”

那小叫化道:“要是两位肯给我食物,那更是求之不得。不过渴比饿更难受,我喉咙里已经要冒出火来了,但求能够先喝一口水,润润喉咙。”

穆欣欣道:“我看你已经吃过两个烤山芋,对吗。”

那小叫化心头一凛:“这妖妇的鼻子倒是好灵,居然嗅得出刚吃过的烤山芋的气味。”他那知道穆欣欣是有意试探他的。

“不错,我是在一家没人住的人家偷吃了两个山芋,但找不到水喝,吃了烤山芋更加喉咙冒火。”

穆欣欣格格笑道:“瞧你说得这么可怜,好,我给你水喝。”

说话之时,她已打开盛水的皮袋,把早就藏在指甲缝中的一撮葯粉弹进去,这是立即就能令人筋酥骨软的麻葯。本来对待一个小叫化是无须用到下毒的手段的,只因有尔朱荣的暗示在先,她这才格外谨慎。心里想道:“即使你是一流高手,喝过了老娘的一口水,你也非得乖乖听我摆布不行。”

那小叫化道:“多谢太太。”就在此时,一个突然大叫,一个突然出手。

大叫的是尔朱荣,出手的是小叫化。

尔朱荣叫的是:“这小子乃是杨炎,小心!”

小叫化在他未曾叫出自己的名字之前,已是一抓向穆欣欣的琵琶骨抓下。

杨炎正是追踪龙灵珠而来到这个地方,他在那家人家已经发现了龙灵珠所用的梅花针。地下一堆梅花针粉末,完整的梅花针不过寥寥数根,一看就知龙灵珠是刚刚碰上了劲敌。

他用龙灵珠所授的改容易貌之术扮成小叫化,但一来他学得不精,二来匆匆忙忙也无暇刻意化装,不过扮小叫化却是他做惯了的。这才能暂时间瞒过了尔朱荣,不过也只是瞒得一时而已,终于还是给他看破。

杨炎早有准备,但穆欣欣也是早有准备。

杨炎固然没有上穆欣欣的当,穆欣欣也没有被他所擒。

杨炎一抓之下,指头已经碰上了的肩膊,只觉滑不留手,他想把穆欣欣抓作人质的企图登时落了空了。原来穆欣欣的武功虽然不是很高,但她有一门防身的泥鳅功却是杨炎未曾见过的。

应变双方都是迅速之极,穆欣欣刚刚脱出杨炎的掌握,反手一扬,只听得“波”的一声,一颗弹丸,空中爆裂,烟雾迷漫,而且在烟雾之中,夹杂着无数细如牛毛的梅花针。烟是毒烟,针是毒针,满以为杨炎即使避得开毒针,也会被毒烟昏迷。她暗箭一发,一看杨炎已在毒烟笼罩之下,便即斜身窜出,纵声笑道:“小叫化,你躺下吧?哼,你胆敢暗算老娘,这可真是孔夫子门前卖百家姓了!”

那知杨炎非但没有躺下,连闪避也没闪避。只见牛毛也似的无数光芒四处流散,杨炎一声不响便即冲出烟雾的笼罩。

原来杨炎早已提防她会放毒,在暗器未爆裂之前他已闭了呼吸,至于那一丛毒针,则是被他施展“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内功反弹开去的。

“沾衣十八跌”本来是从摔角中变化出未的绝技,可以令袭击自己的敌人沾衣即跌,有十八种技巧,以内功配合摔角的技巧,故称“沾衣十八跌”。原本“跌”的是人,而不是物。但内功若是练到上乘境界,晴器沾衣也会弹开,无须以摔角的技巧配合。

穆欣欣固然是吓得魂不附体,尔朱荣更是不禁大吃一惊,心里想道:“看来这小子的内功造诣竟似不在我之下,倒是不可小觑他了!”

杨炎冲出了烟雾的笼罩,这才吐气开声:“你们白驼山的鬼域伎俩我早已见识过了,妖妇,你给我躺下吧!”声出招发,这一掌已是全力施为,有如铁斧开山,巨锤凿石,穆欣欣触到掌风,已是感到呼吸不舒。

刚才杨炎是想抓她作为人质,那一抓手法虽然巧妙,内力却是不足致命的,如今他全力施为,可就不同了。穆欣欣的“泥鳅功”对付这样刚猛的掌力是毫无用处的,莫说给他打个正着,劈空掌力亦足以令她五脏受伤。

不过,她也没有倒下。杨炎掌力刚发,尔朱荣已是飞身扑来,刚好赶得上接上这掌。

双掌相交,声如巨雷,杨炎接连晃了几晃,暗暗吃惊:“怎的这厮也会龙象功?似乎比齐世杰的龙象功还更霸道!不过刚猛有余,精纯却是有所不及。看来尚是未能尽得天竺那烂陀寺的武学精髓。”

原来尔朱荣的母亲是天竺人,父亲是在西藏长大的汉人,他是在那烂陀寺做过几年僧人的,传授他龙象功的师父是那烂陀寺三大高僧之一的奢罗法师,奢罗嗜武成迷,佛学却是未到勘破色空的境界。故此他的龙相功反而不及第三名高僧迦象(齐世杰师父)的糟纯。

尔朱荣占得上风,心头大喜:“这小子虽然自兼两派武功,两个师父都是顶儿尖儿人物,武功却也没有如我想像那么厉害。”当下用了个“粘”字诀,不让杨炎松开手掌,加紧运用龙象功进逼,喝道:“你要逃出我的手掌心那是绝计不能的了,你若还要性命,乖乖投降吧!”一攻一拒,杨炎接连退了三步。

穆欣欣这才稳住身形,胸口还在隐隐作疼。想起刚才遭遇之险,尔朱荣倘若迟来片刻,真是不堪设想。她调匀呼吸,知道自己没有受伤,方始放下心上的石头。余怒未消,叫道:“你别忙着杀这小叫化,留他给我。”尔朱荣笑道:“你要他做什么?”穆欣欣道:“他长相不算太丑,我要把他变作小太监,让他服侍老娘。”尔朱荣哈哈笑道:“原来你看中这个小白脸,我可不能把他留给你了。”

两人一唱一和,把杨炎当作囊中之物、釜底之鱼。要是杨炎被他们激怒,尔朱荣就可以更容易取胜。

杨炎沉住了气,尔朱荣发觉对方的内力似乎越来越弱,但总是攻不破他,心里有点诧异,但也只道杨炎已是势困力穷,在作最后的挣扎,当下缩紧掌力,喝道:“臭小子,还不投降,当真要找死么?”

话犹未了,陡地只觉自己所发的内力有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突然间就给对方化解了。说时迟,那时快,杨炎已是运劲反击,尔朱荣脉门一震,大惊之下,急忙把手松开。杨炎喝道:“且看是谁逃不出谁的掌心!看剑!”他震退尔朱荣,拔剑出鞘,飞身追刺,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攻势的凌厉,比起初交手时永朱荣对他的猛攻,有过之而无不及。

原来他最初的吃亏是吃亏在刚刚闭了呼吸之后,他闭了呼吸可以抵御穆欣欣的毒烟,但有一利亦有一害,真气未能立即流贯全身,内力也就相应打了折扣。幸亏他练的大须弥掌亦有相当的火候,只守不攻,可以支持。此时他已经惭复原状,最后一招是故意先行示弱,这才蓄劲反攻的。

不过在拚了这杨内力之后,杨炎亦已知道论功力他和尔朱荣乃是各有所长,若再硬拼下去,只怕难免两败俱伤,此时他改用兵刃,乃是要用天山派的精妙剑法克敌制胜。

尔朱荣也委实了得,虽惊不乱,霍地转身,月牙弯刀亦已出鞘,喝道:“好大的口气,你以为天山剑法就吓得了我么?”

尔朱荣刀中夹掌,呼呼带风。杨炎剑尖颤抖,似是给对方刚猛的力道所压,兵刃都有点不牢的样子,殊不知却是另有一功。原来他用的是一套龙家独创的醉八仙剑法,这套剑法以变幻莫测见长,在对方掌风的震荡之下,有如银蛇乱掣,更得轻灵翔动之妙。

两人对攻了十数招,尔朱荣丝毫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迭遇险招。杨炎剑剑指向他的要害穴道,只可惜,这套醉八仙剑法变化奇诡有余,威力尚赚不足,尔朱荣给他扰得眼花缭乱,杨炎却还未能伤他。

尔朱荣是个武学的大行家,看出了对方剑法的优劣所在,以一掌护身,单刀应敌,不给对方利用他的掌风反增奇诡之势,情况稍微好了一些。但一时之间,仍是未能洞察这套剑法的奥妙。在穆欣欣的眼中看来,见他只是招架,似乎更加险象环生了。

尔朱荣退了几步,喝道:“你这是什么天山剑法,天山剑法哪有你这么乱七八糟的!”

杨炎笑道:“你还不配我使用天山剑法呢,你想向我讨教,可得先向我磕头拜师,否则我为什么要收你这样愚蠢的弟子!”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龙门鼓浪”、“白虹贯日”,“客星犯月”,一连几招,可把尔朱荣逼退三步。

穆欣欣看得心惊胆战,掏出了三枚蝴蝶镖向杨炎打去。心想杨炎纵然有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但只要他为了抵挡暗器心神略分。尔朱荣就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她这三枚蝴蝶镖,两枚打左右耳门的“天聪穴”、一枚打脑后的玉枕穴,这三个地方乃是内功很难练到的地方。

那知这次暗器未曾沾衣已跌落了。只听得叮叮叮三声清脆的响声、三枚蝴蝶镖反射回来,还幸穆欣欣闪避得决,否则几乎给自己的暗器所伤。原来在方圆数丈之内,由于交手双方都以全力厮拼,尔朱荣的龙象功固然刚猛,杨炎的剑尖上也附上内力,这方圆数丈之内就像有暗流汹涌一般。穆欣欣的内力远远不及他们,发出的暗器在距离他们三丈开外,就给反弹回来了。

尔未荣连忙叫道:“你不用出手,这小子我对付得了。你若是不放心,你先回营报讯。”

穆欣欣道:“你一个人……”尔朱荣道:“你放心,我纵然杀不了这小子,也绝不会败在他的手下。说不定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将他掏了。”

杨炎冷笑道:“我不用天山剑法已经杀得你手忙脚乱,还敢胡吹大气!”冷笑声中,欺身逼进,一剑指向尔朱荣咽喉。

尔朱荣正在踏步向前,和他抢攻,突然给他欺身逼进,眼看这一剑尔朱荣绝难闪避,站在一旁观战的穆欣欣已是禁不住失声惊呼。

杨炎也想不到这么容易得手,心念方动。尔朱荣霍的一个凤点头,杨炎忽觉剑尖一滑,似乎是触及他的肩头,却给滑了开去。说时迟,那时快,尔朱荣的月牙弯刀竟然伸过他的背后,反勾他的颈背。按常理来说,尔朱荣的月牙弯刀比杨炎的青铜剑还短三寸,扬炎的剑尖才不过触及他的肩头,他的月牙弯刀是绝计不能伸得这样长的,这一下实是大出杨炎意料之外。

原来尔朱荣的武功异于中土,他练过印度的瑜伽术功,全身柔若无骨,各部分肌肉,都可以随意扭曲变形。就在这瞬息之间,他吞胸吸腹,身形已是挪后半寸,避开了刺向咽喉的要害,而他的手臂关节松开,却突然暴长数寸。

尔朱荣是在摸熟了杨炎这一套醉八仙剑法的路道之后,才突然使出看家本领的。他满以为这一下奇袭必然得手无疑,一刀削出,便即哈哈笑道:“我早就说这小子不是我的对手,你看……”

那知出人意外的变比接踵而来,尔朱荣也不过只能得意片刻,笑声就好停给冰雪覆盖,突然冻结了。

原来尔朱荣的瑜伽功夫虽然是杨炎始料之所不及,但杨炎也并不是毫无警惕的,他心念一动,中途立即变招。尔朱荣的手臂虽然能够暴长数寸,他的出剑却是更快半分,而且是从尔朱荣绝计料想不到的方位刺来。

“好,你要见识天山剑法,那就让你见识吧!”杨炎喝道。原来他已从醉八仙剑法一变而为天山剑法中的追风剑式,追风剑式,名不虚传,杨炎运剑如风,大喝声中已是刺出了三招二十一式!

尔朱荣一掌护身,右臂忽屈忽伸,把龙象功与瑜伽术配合,出招之怪,与杨炎各有千秋。化解了杨炎这三招二十一式。

两人吝显神通,尽展平生所学,打得难分难解。不过尔朱荣的龙象功较耗内力。他自己心里明白,久战下去,终须还是自己吃亏。

正在他们斗得最紧张的时候,忽听得蹄声得得,一骑快马奔来。骑者“咦”了一声叩道=朱荣兄,你在和谁打架?”

尔朱荣忙于出招,分不出心神回答。穆欣欣大叫道:“段公子,你来得正好,你看看这小叫化是谁?你应该认得他吧?”

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段剑青。穆欣欣和段剑青也是早就相识的,知道他和杨炎过去的关系。

段剑青听得他这么说,开头一惊,定睛瞧去,只见这小叫化果然似曾相识,登时心中有数,知道这小叫化是谁了。

要知杨炎在天山的时候,段剑青为了讨掌门人的欢心,他知道掌门人最疼这个关门弟子,因此曾经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浪子伤情寻故侣 边城浴血振军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塞传烽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