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尘丝》

第15回 陷阱自投 甘为宰割 良知未泯 肯作帮凶

作者:梁羽生

误投罗网

天刚亮,镖局的门还未打开。这条街道上的每一户人家,恐怕也还是都在梦乡。

街道上当然也还没有行人,只有四辆马车在巷口。车夫在车上打盹。

车一停下,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了。

车夫闭目养神,心中却是殊不宁静,他不住在想:“天已大亮,那个人也应该出现了。怎的还没出现?”

忽然在这条街道上出现了第一个行人。

但这个人却不是车夫期待的那个人。

这人是个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

她是中州大侠徐中岳的独生女儿徐锦瑶。

徐锦瑶是来找楚天虹的,楚天虹和她相识才不过几天,当然还说不上深交。但此际,楚天虹在她的心目之中,却已是她唯一可以一谈的朋友。

因为她们不但年纪相近,而且有过一个共同的遭遇。昨天在西山上碰上的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些令她气恨不已的事情,同样也是发生在楚天虹身上的。

她没有即将见到好友的喜悦,相反,满肚皮都是闷气。

这一肚皮闷气不仅来自穆家的人,更多的是来自她的父亲。

昨晚她向父亲哭诉日间的遭遇,碰上飞天神龙也还罢了,穆家兄弟对她的侮辱可是令她气愤难消。

她不敢指望爹爹替她出气,但最少也该安慰她几句吧,最少也该对这件事情表示一点愤恨吧?难道背地里骂一骂穆家那两个“小畜生”也不敢吗?

唉,她想得太天真了,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的父亲板起脸孔,首先就问:“听你这样说,你恨穆家的少爷倒好像比恨飞天神龙还更厉害?”

她怔了一怔,说道:“不错,飞天神龙是咱家的仇人,我当然应该恨他的。但昨天他可并没有欺侮我,穆家大少爷调戏我的时候,他还帮了我的忙呢!”

父亲哼了一声,说道:“穆少爷是喜欢你,你怎能当成是侮辱呢?飞天神龙插进一把手,那才是不安好心呢。”

她做梦吐想不到父亲非但不安慰她,反而这样袒护那个欺侮她的人。她噙着眼泪,气得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爹,你不知道他的动作多么下流,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他、他简直是把我当作姘头,(泛指一般出卖色相的女子,不一定是娼妓。例如歌伎、女戏子之类,当时也是俗称粉头的。)玩弄!光天化日之下,将我如此调戏,若还不是侮辱,什么才是侮辱?”

她的父亲板着脸孔不作声,脸色越发铁青了。

她气怒难消,继续说道:“不错,我知道穆家有权有势,他们的老子是御林军统领,你也要靠他庇护。但是,你也别忘了你是中州大侠的身份,你的女儿受了人家调戏,你都不敢作声,那还算是什么大侠?爹,再道一步来说,你不敢和他们理论也罢了,咱们回家去吧,不要在这里受他们的气了!”

她的父亲陡地喝道:“住嘴,不许你哭,再哭,我一巴掌打死你!”

她倒不是害怕给父亲打死,但却给父亲这种暴君似的神气吓住了。父亲从来是疼爱她的,较重的说话也没说过她一句,想不到如今,竟然将她臭骂,还要把她打死!

这霎那间她呆住了,她咬着嘴chún不说话,把愤怒藏在心头,眼泪倒是不知不觉的止了。

她的父亲大发雷霆之后,也不知是否觉得对女儿过份一些,还是想到另外还有利害攸关之处,这才收了震怒,重新“安抚”女儿。

徐中岳柔声说道:“瑶儿,穆家的大少爷看中你,这是你天大的造化。女该子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穆家这样的人家哪里去找?”

徐锦瑶暗暗吃惊,颤声说道:“爹,你,你要将我……”

徐中岳微笑说道:“不错,爹爹是要将你许配给穆家的大少爷,前几天,穆统领已经和我提过了,怪只怪我没有把这桩事情告诉你,要是你早知道的话,你就不会这样生气了。”

徐锦瑶不觉又气起来。说道:“我又没有答应嫁给他,他把我当作粉头,我为何不该生气!”

徐中岳皱眉道:“阿瑶,别说得这样难听好不好,儿女的婚事,是由父母作主的。”说至此处停下来看一看女儿面色(徐锦瑶也正在思量今后如何自处,脸上毫无表情。)见女儿并没有吵闹,接着便笑道:“所以,假如是别的人对你不规不矩,我一定替你出头,不取他的性命也要把他要个半死。但穆家的大少爷已是我心目中的女婿,那自是另当别论了。依我猜想,他爹爹与我议婚之事,想必他已知道,故而他是把你当作未婚妻看待的,对未婚妻亲热一些,又怎能算是过分?”

徐锦瑶对父亲的失望已是到了极点,她也不想和父亲吵架了。吵架是无济于事的。当务之急,只有先弄清楚事实,自己设法对付。

“爹,你说的是议婚,那么,这亲事到底是说定了没有?”

徐中岳只道女儿已经回心转意,笑道:“这几天大家都给飞天神龙闹得神魂不定,穆统领只是和我提过一下,尚未有空按照他们官宦人家的礼仪,托媒、纳聘、办理正式的走婚手续。不过,你也不用心急,穆统领既是有意和咱们结为亲家,这门亲事就跑不了。”

徐锦瑶冷冷说道:“我倒是听得另一种说法。”

徐中岳道:“什么说法?”

徐锦瑶道:“那位穆大少爷说,你想高攀他们穆家,托剪大先生做媒。穆统领提出一个条件,他要同时替两个儿子订亲,但首先是希望和扬州楚大侠结为亲家,他知道你和剪大先生和楚劲松的交情不错,因此他想借你们替他说成这门亲事。楚家的亲事说成功了,他才要你的女儿做大媳妇。”尽管她已不想为父亲吵闹,但说至此,仍是禁不住心中愤激,冷笑说道:“爹,怪不得人家看轻咱们,你,你,你这不是自己作贱自己么?”

饶是徐中岳脸皮粗厚,也不禁大感尴尬,他干咳两声,掩饰窘态,说道:“年轻人吵起架来,说话失了分寸,也是有的。只要他真心欢喜你就行了,你不要把他一时的气话放在个上。”

徐锦瑶高声道:“谁要他喜欢我,我只要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事实?”

徐中岳道:“不错,穆统领是想和楚劲松结成亲家,我和剪大先生也乐意替他说成这门亲事。但这可不就主说是什么条件呀,这件事是对咱们也有好处的!”

徐锦瑶冷笑道:“对你或者是有好处,对我和那位楚家妹子可就是给推入火坑了!”

徐中岳道:“你怎能这样说,穆家的少爷有哪点配不上你们,即使他们脾气大一点,但只要你们过门之后,肯顺从丈夫,他们也会对你好的。”

徐锦瑶道:“爹爹,你把穆家当作天堂,在我眼中只是火坑。老实告诉你吧,楚家妹子科我也是同一心思,我们宁愿嫁猪嫁狗,也不愿意嫁给穆家的少爷!”

徐中岳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寻思只有动以父女之情,才能挽回这个僵局。他忽然站了起来,说道:“瑶儿,你不是不要爹爹向你磕头?”

徐锦瑶吃了一惊,屈半膝拦住父亲,说道:“爹,你这话孩儿可担当不起!”

徐中岳当然不会真的向女儿磕头,趁势让女儿扶他坐下,叹了口气,说道:“我只道你不把我当作了父亲了呢,你既然还叫我爹爹,那我问你,爹爹平时疼不疼你,你愿不愿意帮爹爹的忙?”

徐锦瑶道:“爹爹,你是疼我。你要我粉身碎骨我也愿意。但……”

她想说的是“但你若要把我的终身大事当作买卖,那可万万不能。”但她刚说到一个“但”字,徐中岳就截断她的话道:“这件事你粉身碎骨也帮不了我的忙的!你不会不知道吧,爹爹目前就有性命之忧!”

徐锦瑶知道他说的是“飞天神龙”一事,心里想道:“飞天神龙抢走爹爹的新夫人,这冤仇的确是很难化解。我也的确没有本领帮他的忙。”

徐中岳继续说道:“飞天神龙与我仇深似海,我知道他不杀我就决不肯罢休。并非只为了和我争夺姜雪君的。”

“飞天神龙的本领你已经见过,我是打不过他的。要不是为了怕他寻仇,我也不用逃到京师避难,弄成今日寄人篱下的局面。”

徐锦瑶心乱如麻,她无法再劝父亲,只是感到惶惑。”假如换了是我,我是宁愿挺身而起,宁愿战死在仇人手下呢?还是宁愿托庇豪门,甘心受人家的气呢?”她是宁愿挑选前者的,但她可不能劝父亲跟从她的选择。

徐中岳继续说道:“飞天神龙如今已经出现京师,你还劝我搬出穆府与你回家,那怎么可以了这样做只是把我的性命交给飞天神龙罢了!”

徐锦瑶道:“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年轻识浅,或许思虑不周,但决不是要爹爹送命……”

徐中岳摇手道:“你听我说完再说好不好。我知道你还是不放弃和飞天神龙和解的念头,但这是决计行不通的,你不必再说了。”

“瑶儿,对你我不怕说,我和楚劲松虽然同样是有大侠之称,但我有自知之明,楚劲松的武功何止比我高明十倍!目前虽说我已得到穆头领的庇护,还有剪大先生帮我的忙,但是否就能制服飞天神龙,恐怕也还没有十分把握。能够多一个本领高强的人对付他,我的安全就多一分保障。这样显浅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他又一次看一看女儿的面色,徐锦瑶仍是在咬着嘴chún不说话,于是他又接下去说道:“假如楚劲松和穆统领结成儿女亲家,你和他的女儿将来就是她嫂了。还怕他不帮忙我对付飞天神龙吗?有他这么一个得力的人帮忙,那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徐锦瑶冷冷说道:“爹,你想得很美,但只怕这门亲事你未必说的成功!楚伯伯不比你,他不必依靠穆统领。楚家妹子更不愿意嫁给穆家的人!”

徐中岳道:“是呀,所以我不但希望你嫁给穆家大少爷,也希望你帮我去劝那位楚小姐做穆家的媳妇。”

徐锦瑶正在为着不知如何才能跳出“火坑”而烦恼,想不到父亲还要她做帮凶,把她的好朋友也推入火坑。

她避开父亲恳求的眼光,心中好像塞了一团乱麻。

“千言万语归一句”,父亲见她没有表示,又再说道:“我现在必须依靠穆统领,所以绝对不能和穆家闹翻。即使你不喜欢穆家的大少爷,你也得为了我的缘故,答应嫁给他。我再和你说实话吧,倘若我死在飞天神龙之手,你一样也逃不出穆家的手心,你又何必敬酒不吃吃罚酒?

“还有,我只靠穆家,尚未能保险,最好得到楚劲松的帮忙,你和他的女儿一般年纪,小姑娘彼此谈心,也比大人容易开口。瑶儿,你要不要我教你怎样去劝服楚天虹?”

“不要,不要!”徐锦瑶连连摇手,她只是感到恶心,“要说,我自己会和她去说!”

她的父亲这才面上露出笑容,说道:“乖女儿,我知道你能说会道,相信你能够帮上我这个忙的。那么,事不官迟,明天一早,你就去吧。”

***

徐锦瑶如今已经来到楚劲松客寓所在的这条街道了。她来得比她父亲希望的还早,这镖局的后街冷清的尚未见有行人。

不错,她是有话要和楚天虹说,但却不是打算帮她父亲去说服楚大虹。

她另外有个主意,但必须得到楚天虹的帮助。

正当她思量未定之际,忽地有一件极其意外的事情在她眼前出现!

齐勒铭抱着庄英男从楼上跳下,向停在巷口的那辆马车跑去。

也正是这个时候,徐锦瑶从巷口那边跑过来。

两个人恰巧碰上了。

徐锦谣不认识齐勒铭,但楚天虹的母亲却是她昨天才拜访过的。

她看见有人“跳楼”已是大吃一惊,认出了楚夫人,这一惊就更加非同小可了!

楚夫人怎会被一个丑汉抱在怀中一同跳楼呢?稍稍令她安心一点的是,这丑汉从楼上跳下,立即健步如飞,并不是要和楚夫人一同自杀。

但楚夫人被那丑汉抱在怀中,一声不响,她却不知楚夫人是死是活。

这霎那间,徐锦瑶哪里还有功夫运用心思?如果她有时间去想的话,她应该想得到楚劲松夫妻都是有一流武功的人,假如这丑汉有本领能够活擒楚夫人,连楚劲松都救不了妻子,她又如何能够从这个丑汉的手中把楚夫人抢回来?

事情来得太突然,徐锦瑶大惊之下,无暇思索,立即拔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陷阱自投 甘为宰割 良知未泯 肯作帮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网尘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