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尘丝》

第16回 仗势欺人 膏粱劫美 佯狂玩世 侠士惩凶

作者:梁羽生

中途截美

卫天元已经下了西山,走向京城。

卫天元的心里也是充满疑团,如今他就是去寻求答案。

谁是当年出卖他父亲的那个人,以徐中岳的嫌疑最大。卫天元这次前来京师,也就是为了要查究他父亲当年被害的真相的。

“想不到我还没有机会去找徐中岳算帐,却先是见着了他的女儿。”

但最令他诧异的还是碰上了扬州大侠楚劲松。

“奇怪,楚大侠怎的会当上了穆志遥的打手?他的女儿又和徐中岳的女儿同游西山?难道他已经和徐中岳同流合污?”

但他也知道这样的猜疑是不合情理的。他运了口气,把挡路的一块石头踢得飞了起来,在半空中裂成八块。他对自己这一踢的力道颇为满意。心里想道:“楚劲松的确是没有用上阴力,嗯,昨天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我焉能还踢得碎这块石头,恐怕走也走不动了。”

昨天他和楚劲松对掌之后,虽然早已察觉楚劲松是无意伤他,未用全力,但多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的。因为上乘的武功中,有一种是用阴劲伤人,要过了十二个时辰之后方始发作,这时才知道是否受到内伤的。现在已过了十二个时辰,他的功力丝毫不减,当然知道是没受内伤了。

不错,昨天的对掌他也是未用全力,但虽然如此,他还是感激楚劲松的,楚劲松非但没有把他当作无恶不作的“小魔头”,而且敢于在彭大遒的眼皮底下对他手下留情,彭大遒可是御林军统领穆志遥的总护院啊。虽说以彭大遒那点道行,未必就能看得出来,但最少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楚劲松是并未堕落成为鹰爪孙的了。

“穆志遥和徐中岳不知还找些什么人来对付我?楚劲松若不是他们找来的人,怎的又会跟彭大道混在一起呢?穆志遥那两个宝贝儿子也好像是把他当作了自己人?”

卫天元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他倒是想冒险去见一见楚劲松,问个究竟了。

不过,吸引他去找楚劲松的还不仅是这个原因。

由于碰上了楚劲松,他自是不免想起了楚劲松的儿子。在洛阳徐家,曾经一度与他交过手的楚天舒。

楚天舒虽然还不能说是他的朋友,但最少他已是可以相信他不是敌人了。

他曾经误会楚天舒和姜雪君要好,如今虽然早已经过了姜雪君的解释,这误会也还是未能完全消除的。他曾经看见姜雪君称楚天舒同一条船,而且并肩坐在船头,形状颇为亲热。他也知道姜雪君和楚天舒都已来了京师。

可惜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错,姜雪君和楚天舒都己来了京师,但他们并不是结伴同来的。

要找寻楚劲松并不困难,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楚劲松是震远镖局的客人。他依理推测,楚天舒若然到了京师,即使不是和父亲同住,他的父亲也必定知道他的住址。

卫天元相信姜雪君不会对他变心,无论如何,他也要见到姜雪君一面。

“其实楚天舒也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即使不是为了打听姜雪君的下落,我也应去找他的。”他想。

此际他已打扮成一个样貌十分平庸的普通人,在他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什么特点,这样的普通人是不会有人注意的。他在山涧旁边临流照影,心里想道:“在这个世界上,要是还有人认得我的话,最多也只有两个,一个是我的爷爷,一个是我的师妹。除了他们二人,即使是姜雪君,恐怕也未必认得我了。”他对自己的化装,很感满意。只是在想起师妹之时,心情不觉有点波动。

“师妹如今不知是在哪里,那天她虽然称雪君、天舒同在一条船上,但想必不会跟他们一起同来京师的吧?她以为我会回家,想必如今在家中等我。”

想到还有一个在痴心等待他的师妹,他自是不免有点内疚于心。但虽然如此,他还是没有放弃去找姜雪君的念头。姜雪君的影子渐渐遮盖了师妹的影子,他加快了脚步。

       ※        ※         ※

楚劲松和玉虚子已经由汤怀远命人把他们抬到震远镖局去了,在震远镖局养伤当然安全得多。楚天舒也到镖局随侍父亲去了。

不过在这幢房子内还有两个人留下,是楚天虹和徐锦瑶。

人已散,庭院飘香,她们就燕肩坐在梅花树林。

徐锦瑶不知从何说起,先来一段“引子”:“你家里刚刚出了事情,我就来麻烦你,请你原谅我这不情之情。”

楚天虹道:“反正已经有哥哥替我服侍爹爹了,我乐得松一口气。不过,徐姐姐,你却又是因何不愿到镖局去呢?”

徐锦瑶道:“镖局里人多嘴杂,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嗯,楚姐姐,我有麻烦的事情,却找不到人商量,只好不辞冒昧,交浅言深了。”

楚天虹笑道:“我年纪比你小,你叫我一声妹子吧。你我一见投缘,姐姐你又何必客气,有什么事情,尽说无妨。”

徐锦瑶道:“这固然是我的麻烦事情,但和你也有关系的。妹子,你是聪明人,想必也能猜到几分了?”

楚天虹想了一想,说道:“敢情是和昨天在西山上发生的事情有关?”

徐锦瑶道:“正是。穆志遥那两个宝贝儿子调戏咱们,我气愤不过,回去就告诉爹爹,哪知,哪知,当真是爹爹,有,有……”

楚天虹道:“是你爹有意把你许配给穆家的大少爷的?”

徐锦瑶又羞又气,红了脸说道:“也难怪你们看轻我的爹爹,我有这样的爹爹,也觉得羞愧。他,他不但要逼我嫁给穆家的大少爷,还要我来劝你,劝你也嫁给穆家的二不爷。你说这不是要把咱们往火坑上推吗?”气愤之下,把父亲胁诱她的那些话都说出来了。

楚天虹听罢,笑道:“好呀,原来你是奉令尊之命替我做媒的。要是给你爹知道你反而是来找我商量对付他的办法,他一定后悔选错媒人了。”

徐锦瑶道:“你还取笑我呢,我若不是假意答允他,我焉能跑来会你?”

楚天虹道:“但若给你爹知道,你就做不成孝顺的女儿了。”

徐锦瑶怒道:“谁说我还要做他的孝顺女儿?”

楚天虹道:“若呀,既然你不是与他同流合污,那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也不必因他羞愧了。”

徐锦瑶苦着脸道:“话虽如此,但目前我可还是跟着爹爹住在他们穆家的呀。就像住在狼窝一样,我真是有点提心吊胆。要是我不肯依从他们,只怕,只怕!”

楚天虹笑道:“你怕给色狼吞了?”

徐锦瑶道:“亏你还有心情说笑,事情已经找到咱们头上,总得想个法子对付呀。你打算怎样?”

楚天虹道:“我不相信他们敢来抢我,我爹虽然卧病在床,也决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

徐锦瑶苦笑道:“你有好父亲,又有一个好哥哥,我可是没人保护的孤女!”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

楚天虹道:“别急,别急。你把我当作妹妹,我的哥哥也就是你的哥哥,我们不会不理你的。你说吧,你希望我们怎样帮你的忙?”

徐锦瑶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来是希望和你一起逃走的,但如今令尊正在养伤,你怎能还走得开?”

忽听得一个人笑道:“徐姑娘,你说错了,我正是奉了爹爹之命,叫妹妹回家的。”

原来是楚大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

楚天虹喜道:“哥哥,你来得正好。”

楚天舒笑道:“是来得正好,你们说的话我都已听见了。”接着又道:“徐姑娘,你有此心意,那也正是最好不过,有个人还在担心你不肯离开你爹呢。”

徐锦瑶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人?”

楚天舒道:“迟些再告诉你。你们既然决定离开京城,那就事不宜迟,我给你们准备车辆,妹妹!你也得收拾行装了。”

楚天虹道:“且慢,急也不急在这一时,我想知道爹爹为何要我马上离京,难道他也知道了这件事?”要知楚劲松昨日从西山回来。立即就给汤怀远请去镖局,等他回到寓所之时,楚天虹早已给齐勒铭点了穴道了。楚天虹被穆志遥的儿子调戏的事情,一直还没有机会告诉父亲。

楚天舒道:“爹爹要咱们回家,不是为这件事情。他是不想咱们留在这是非之地。爹爹的病有汤伯伯照料,用不着咱们操心。所以他认为咱们还是早日回家的好。”

楚天虹喜道:“既然爹爹有命,那我马上准备行装。”

徐锦瑶思疑不定,说道:“楚大哥,你说这许多话都有时候,为何不能现在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只要知道他的名字。”

楚大舒笑道:“最多半枝香时刻,他就可以来到你的跟前,我先让你猜猜,看你是否猜得着。”说罢就走了。

果然不到半枝香时刻,楚天舒就回来了,而且多了一个人与他回来。

徐锦瑶一见此人,不觉又惊又喜,失声叫道:“郭师哥,真想不到是你!”

原来和楚大舒一起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心上人郭元宰。

郭元宰道:“我也想不到在这里能碰上你,我到震远镖局打听消息的时候,还以为你是和师父住在穆府的呢。”

徐锦瑶道:“我是称爹爹住在穆家的,如今正是为了不想在穆家住下去才要离开的。我的事情,楚大哥已经告诉了你吧?”

郭元宰道:“已经告诉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去见师父了,马上就和你离开!”

三人上了马车,楚天舒道:“郭兄多多拜托你了。”

楚天虹怔了一怔,说道:“哥哥你不走么?”

楚天舒道:“有郭大哥送你们回去,我想留下来服侍爹爹。”

楚天虹道:“这样也好,那么我称徐姐姐先走一步,只盼爹爹早点用葯,你们也能够赶快回来。”

徐锦瑶道:“家父不见我回去,恐怕会来找我的。还有穆家那两个少爷,恐怕也会来找麻烦,楚大哥,你最好避开他们。”

楚天舒道:“我理会得,你们走吧。”

送走妹妹,他就立即回镖局等候消息了。汤怀远答应过他,为他侦查齐漱玉的下落的。要知他之所以要冒险留在京师,固然是为了看护伤还未愈的父亲,但另外一个原因,则正是为了放心不下齐漱玉的。

       ※        ※         ※

郭元宰等三人从西门出城,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前面出现一条岔路,郭元宰打开一份地图,说道:“咱们是走官道还是走小路,官道是去怀柔的,小路是去涿鹿。”

楚天虹笑道:“怪不得你好像熟悉道路,原来你早已准备了一份地图的。但我可是人生地不熟,连地图都不懂得看的。何必问我,那可真是应了一句俗话:问道于盲了。”

郭元宰道:“这份地图,是一位热心的老镖师给我的。他们镖局绘制的地图,比市面出售的一般地图详细得多。”

走上山道,马车虽然有点颠簸,徐锦瑶却是开心得很,笑靥如花。

“来了京城大半个月,除了天虹妹子之外,我每天见着的都是令我讨厌的人,住在穆家,也好像被关在鸟笼里一样。哈,今天才算透一口气。”

郭元宰趁她高兴,说道:“对啦,你和师父来到京师之后的遭遇如何,我还没有问你呢,你可以告诉我么?”

徐锦瑶笑道:“发生的事情那可多了,我真不知从何说起。”

她说了几桩在穆家的所见所闻,虽然她不会说自己父亲的坏话,但从她所说的那些事情中,郭元宰已是知道外间所传不虚,他的师父,有中州大侠之称的徐中岳,即使还不能说是“卖身投靠”,最少也可说得是以巴结权贵为荣了。

他的心里暗暗叹息:“在洛阳之内,鲍老伯曾经骂过我的师父是伪君子,我几乎和他反脸。想不到师父的行为,比鲍老怕骂的更恶劣!”

还有一样令他感到遗憾的是,从徐锦瑶的口中,听不到姜雪君的消息,他怕师妹多心,又不敢问她。

徐锦瑶忽地笑道:“有一件事,你一定猜不到,飞天神龙原来并不像爹爹说的那么坏,他还曾经帮过我和天虹妹子的忙呢……”

郭元宰吃了一惊,说道:“你们碰上了他了?”

徐锦瑶道:“是呀,就是前天在西山碰上的。”

郭元宰道:“就只他一个人么?”

徐锦瑶一怔说道:“你以为还有谁?”随即恍然大悟,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想知道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仗势欺人 膏粱劫美 佯狂玩世 侠士惩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网尘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