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尘丝》

第08回 梦幻尘缘 三生冤孽 飘零蓬梗 两代情仇

作者:梁羽生

假戏真做

她轻轻唤道:“漱妹,漱妹。”齐漱玉心想:要是她知道我还未睡着,只怕她就不好意思单独出去陪她的楚师哥了,于是也假装熟睡,没有作声。哪知姜雪君早已看破她的伪装,心中暗暗好笑。原来她们二人互斗机心,姜雪君正是想让她知道,但却故意装作瞒着她的模样,出去与楚天舒私会的。

楚天舒正自倚舷看月,浮想连翩,忽见姜雪君走到他的跟前,不觉一怔。

姜雪君白衣如雪,悄立船头,江风轻拂,衣袂飘飘,在月色朦胧之下确切的涵义,每个句子都遵循严格的逻辑规则,如果用它取 ,更显得清丽绝俗,且还有着几分“神秘”的美感。给楚天舒的感觉,就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洛水女神,踏着凌波微步而来。

楚天舒呆了一呆,说道:“师妹,怎的你还没睡?”

姜雪君道:“我已经睡过一觉了。师哥,我听得有人在吟诗,敢情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楚天舒道:“对不住,我把你吵醒了。”对姜雪君问他有何心事,避而不答。

姜雪君道:“我早已醒了,我听见你念的诗,好像有怀念扬州的句子,你是在思乡么?”

楚天舒笑道:“我哪懂做诗。我念的是宋代词人张元干所写的‘贺新郎’一词,那句是‘十年一觉扬州路’,脱胎自杜牧的诗句‘十年一觉扬州梦’的。不过杜牧的诗意和张元干的词意却是大不相同,一个写的是儿女之情,一个写的是故国之思。”

姜雪君笑道:“我不懂诗词,你和我解释,我也还是不懂的。师哥,你别笑我误解,只因我常听人说扬州是个风景十分幽美的地方,因此我一听到歌词中有扬州二字,我就以为你是在思乡了。”

楚天舒道:“你也猜得不错,我的确是有点思乡。师妹!这次我能够找到你,回去可以告慰于家父了。”

差雪君道:“你离家不过一个月多点!这样快就要回去么?”

楚天舒道:“我这次出来,是奉家父之命,打探姜师叔的消息的。姜师叔不幸业已去世,本来我应该接你回扬州的,但师妹你已有安身立命之所,所以、所以……”

姜雪君眉头一皱,说道:“原来你以为我已有安身立命之所,所以就不理我了?”

楚天舒心头一跳,说道:“师妹,言重了。我不是不理你,是因为我已经知道,有个本领胜我十倍的人,他必定帮忙你的,用不着我了。”

姜雪君笑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卫天元,怎么,你的气还没消吗?”

楚天舒淡淡说道:“他的武功比我好,和你的交情也比我深,我怎敢生他的气?”

姜雪君噗哧笑道:“还说不生气呢?你不仅生他的气,恐怕连我的气也生了。唉,师哥,不是我说你,你可真是有点糊涂!”

楚天舒心神一荡,呆了片刻说道:“我怎样糊涂了?请教!”

姜雪君道:“不错,那天晚上,他没来由的误会你,是他不对。但这点小事,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你更不能因为有他帮忙我,你就不理我!”

楚天舒低声道:“我不是不想帮你的忙,我只是怕他瞧着我不顺眼!”

姜雪君笑道:“你不是打算在齐家长住的吧?”

楚天舒怔了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雪君道:“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

楚天舒道:“我已经说过我要回家的了。我准备将你送到齐家,最多住三两天,我就要和你分手了。”

姜雪君道:“如此说来咱们就未必能够在齐家见得着卫大元了。又即使他此刻已经回到齐家,咱们最多也不过和他相处三两天而已,对吗?”

她接连说了两次“咱们”,楚天舒不禁有点猜疑不定,说道:“对我而言,实是如此。但对你……”

差雪君立即接下去道:“对我而言,也是这样。”

楚天舒诧道:“难道你打算即使是见不着卫天元,你也要走么?”

姜雪君道:“不错,我是希望见得着他,也希望他能助我一臂之力,但这是因为我的仇人也是他的仇人之故。但论到亲疏关系,他就不能和你相比了。我总不能一辈子靠着他呀。他若肯帮我的忙,那是因为我与他有同一仇人;他若不肯帮我的忙,我也不会怨他,但对你就不同了,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求你相助,用不着其他理由。”

楚天舒道:“且慢,且慢。咱们是同门兄妹,你的仇人当然也是我的仇人,就这点而言,我和卫天元是一样的,我和他都该帮你的忙。但你另外一句话,我可不大明白。”

姜雪君道:“是哪一句?”

楚天舒道:“你说论亲疏关系,他不能和我相比。难道在你的心目之中,你认为你和我比起你和他更亲么?”

姜雪君缓缓说道:“不错,卫天元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我们可以说得上是青梅竹马之交的。不过,像这样的童年朋友,你大概也有许多吧?但你却是我的师兄,难道你以为同门兄妹还比不上邻居那么亲么?”

她的回答大出楚天舒意料之外,但楚天舒也不能反驳她的说话,暂时间只好不置可否,不作声了。

姜雪君继续说道:“因此,我不管在齐家是否见得着卫天元,我都是要走的。你也不愿意你的同门师妹总是寄人篱下吧?”

楚天舒道:“恐怕也不能说是寄人篱下吧?”

姜雪君道:“找与齐家非亲非故,不错,齐姑娘和我是一见如故,但比起你来,她也只能算是外人吧。”

楚天舒道:“我不是说齐家,我是说卫天元。卫大元和你总不能说是‘外人’吧?不错,他目前是住在齐家,等于齐家的一分子,但总有一天,他要自立门户的。”

姜雪君道:“我已经说过,卫天元纵然不是外人,他也只是我的儿时好友而已。你以为我应该永远倚靠他么?”楚天舒讷讷说道:“我,我以为……”

姜雪君道:“你以为什么?”

楚天舒心想:“不如和她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眉毛一扬,说道:“师妹,我有几句心腹之言,不知你愿不愿听?”

姜雪君道:“你说!”

楚天舒道:“卫天元真心爱你,这我是知道的。你虽然嫁入徐家,但你和徐中岳尚未正式拜堂成亲,夫妻的名份仍未确定,何况徐中岳又已证实了是你的杀父仇人。你当然无须为他守节。你嫁给卫天元那也是合乎情理之事,大可不必理会别人的闲话!更何况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待到徐中岳丧德败行的真面目为天下人所共知之时,也不会有人非议你了!”

姜雪君叹口气道:“你说的话未尝没有理由,我当然不会仍然把自己当作徐中岳的妻子,但有一件事你却完全弄错了!”

楚天舒道:“错在何处?”

姜雪君道:“我只是卫天元儿时的好友,并不是他的旧情人!”

楚天舒道:“我以为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的?”

姜雪君道:“错了!你想我和他分手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未满十岁的小女孩,懂得什么情爱?我喜欢他只是好像喜欢一个大哥哥一样!”

楚天舒心头鹿撞,讷讷说道:“但卫天元,他、他可是真心爱你。”

姜雪君道:“或许他也弄不清楚是爱还是喜欢?”

楚天舒道:“你的意思是说,其实你们之间有的只是兄妹之情?但由于你们两家曾经患难,道溯当初起祸的原因,也许他会认为你之所以弄得家破人亡,完全是受到他家的连累。故此,他对你有一份自咎的心情,久别重逢,对你自是加倍爱怜。”

姜雪君呆了半晌,幽幽叹了口气,说道:“师哥,我见过一副对联,上联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下联是:人情通达即文章。我知道你读过很多书,想不到你对世事人情也能如此明察。”她借题发挥,不言而喻,已是同意楚天舒的见解。

不过她口里这样说,心中却是隐隐作痛,暗自想道:“元哥对我的感情,难道是当真如他所说这样?”

楚天舒注视她的眼睛,缓缓说道:“不过由愧生怜,由怜生爱,日子久了也会变成真爱的。”

姜雪君避开他的目光,说道:“我已经说过,不论在齐家是否见得着卫天元,我都会走的。”说至此处,噗嗤一笑:“所以你也不必顾虑他瞧着你不顺眼啦!你走的时候,我亦已走了!”话说至此,更是无须解释了,既然他们和卫天元不是同在一起,甚至可能见着卫天元便即离开齐家,那又何来卫天元“瞧不顺眼”之事?

楚天舒心彼摇摇,几乎所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连忙镇慑心神,有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这是不是太忍心了吗?不管卫天元对你是‘爱’还是喜欢,他总还是舍不得让你离开的吧?”

姜雪君道:“你又错了。难道你不知道有一个真正爱他的人?这个人他更是舍不得离开的。他找不着我,初时或者会有点难过,假日子一久,就没事了。他得到真心爱侣,慢慢就会忘记我的。”

楚天舒道:“这个人是谁?”

姜雪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楚天舒道:“不,是近在舱中吧?”

姜雪君笑道:“是呀,原来你是明知故问!”

楚天舒道:“但他目前是不是已经爱上这个人呢?”

姜雪君道:“我认为是的。我和他相处那两天,他常常提起他的师妹。而且由于知道他的师妹尚未离开洛阳,十分担忧。这不是爱是什么?不过他没有对我明说而已。”

齐漱玉听得心里甜丝丝的,暗自想道:“原来元哥还是惦记我的,他并没有骗我!”

她又一次想起了卫天元和她说过的话,那天晚上,卫天元要回洛阳找姜雪君,叫她独自回家。她不愿意,并且责备他不该迷恋一个负心的女子。当时卫天元苦笑说道:“小妹,你不懂的,她是我小时候最要好的朋友,我只是不愿意她嫁给我讨厌的徐中岳。”当时他还未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徐中岳也是他的杀父仇人之一,但已知道徐中岳是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但却说明了他必须和姜雪君见面的原因,是为了要查明徐中岳是否和他父亲当年被害的案子有关。

如今她偷听了姜雪君和楚天舒的对话,姜雪君说的和卫天元说的不谋面合,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总是喜欢从好处着想的,她也相信她的元哥真正爱的人是她了。

不过她还是有点患得患失,心里想道:“看来姜姐姐似乎已经是爱上她的师兄,要是楚天舒也同样爱她,那就最好不过了。”

心念未已,只听楚天舒说道:“我只道过两天就要和你分手,却不知道你也并不打算在齐家长住的,如此说来,或许咱们不会这样快分手了。”原来他本想邀请姜雪君和他一起回家的,但又怕过于唐突,心中患得患失,是以先用试探的口吻。

姜雪君似笑非笑的说道:“那就要看你是否害怕被我牵累了?”

楚天舒道:“这是什么话,你说过的,咱们是同门兄妹,可不是外人!”

姜雪君道:“我所说的牵累,并不仅仅是指害怕徐中岳与你为难的灾祸,而是指你的声名,你不怕流言蜚语?”

楚大舒道:“哦,原来你是怕徐中岳诬捏我拐带他妻子?”

姜雪君道:“那天晚上,他已经这样说了。”

楚天舒道:“我不怕。那天晚上,最后你是给卫天元救了出去的。”

姜雪君道:“我知道他们也会怀疑我与卫天元有私情,但我倒不用害怕连累了卫天元的声名。因为事不符实,一到他与他的师妹成婚之时,有关他的谣言自然就会平息了。”

楚天舒道:“我也不怕!”

姜雪君柔声问道:“你家里有什么人?”

楚天舒道:“爹妈之外,我只有一个异母妹妹。”

差雪君道:“哦,你现在这位妈妈不是你的亲娘?”

楚天舒道:“我的娘亲早已去世了。不过,继母对我也好像亲生一样。”

姜雪君叹道:“那你的运气比我好得多了。嗯,另外还有什么人吗?”

楚天舒道:“就只是一家四口。”

姜雪君道:“如此说来,你是尚未成亲的了?”

楚天舒心头一热,说道:“你莫笑我自视过高,给我说亲的人虽多,但、但我未到洛阳之前,还没有碰见过一个我看得上眼的女子!”弦外之音,在他这次来到洛阳之后,他已经是碰上了足以令他倾心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梦幻尘缘 三生冤孽 飘零蓬梗 两代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网尘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