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灵旗》

第12回 解脱尘丝 仗他幻剑 擎开世网 奉我灵旗

作者:梁羽生

一、白驼山主绕室彷徨

楚天舒道:“咱们可以走了吧?”

说话之时,恰好有一头兀鹰飞过,这种兀鹰是吃腐肉的,发现地上有尸体,立即冲下来有偏颇,唯庄子学说立论准确。为研究先秦思想史的重要资 ,把楚天舒吓了一跳。

楚天舒骂道:“畜性!”一记劈空打出,把兀鹰打得晕头转向,但力道仍是不足将它击落,它拍拍翅膀,又扑下来。

卫天元抓起一块坚冰,飞出去打中它的头部,这才把它吓走了。

玉虚子心中不忍,说道:“穆志遥好歹也算得是一位剑术名家,咱们将他的尸体掩埋了吧。”

卫天元道:“好。”目光触及穆志逼右手中指戴的一枚戒指,不觉心念一动,说道:“这枚戒指倒是有点特别,好像是竹做的。”

玉虚子道:“不错,就是用这山上的方竹做的。”别的地方竹子是圆的,白驼山上这种竹于却是方的,色泽斑斓如古玉,甚为美观。卫天元把戒指除下来,藏在怀中,楚天舒道:“你要它做什么?”心想朋友的饰物,可以留作纪念,仇人的饰物,要它作甚?

卫天元道:“以穆志遥的身份,佩戴一枚竹戒指,你不觉得有点特别吗?”

玉虚子道:“对,你留下来,说不定会有用处。”楚天舒跟着一想,也就猜到了几分了。

白驼山上正在为一件意外的事情闹得天翻地覆。白驼山主宇文雷却把自己关在密室里,绕室彷徨。

他需要安静,需要清醒的脑筋才能够对付艰难的局面。

但他却没法子静下来,纵然强摄心神,头脑也还是一片混乱。

这个意外事件,其实是早已发生了的。不过,他知道这件事,却还未到一个时辰。

他也算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但这次的意外事件,给他的打击却是太大了。他无法恢复安宁。

刚刚经过的事情,又在他脑海中浮现。

一个时辰之前,他虽然还未至于绕室仿惶,但亦在焦虑不安,记挂着他的儿子了。

“浩儿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按说在星宿海上,有盖覆天做我们的内应,上官云龙和齐燕然又已斗得两败俱伤了。事情应该可以顺利了结了,为什么他还不回来呢?”

正自焦虑不安,忽地有人前来禀报,他的儿子已经回来了。

但却是给抬回来的。

手下告诉他,他的儿子是在神仙坳被发现的,神仙坳距离总舵不过几里路,是在白驼峰上住的人上下山必经之路,看来那人把宇文浩放在这个地方,倒是有心让白驼山主的门下,容易发现他的。

但那个人是谁,却就不知道了。宇文浩是给单独发现的。

白驼山主无暇多问,赶忙去看儿子。

宇文浩经过初步施救,已开始醒来。但神智还是有点迷糊。

他一醒就叫“妈妈”!这个时候,也正好是白驼山主来到他的身边的时候。

白驼山主眉头一皱,心中又是怜惜,又是怪责儿子没有出息。他抱起儿子,手掌贴着儿子背心,一股真气输送进去,说道:“浩儿醒醒,我是爸爸!”

宇文浩这才恢复清醒,叫道:“爸爸,你要给我报仇,我、我的武功……”

用不着他说下去,白驼山主在给儿子推血过宫的时候,已经知道儿子的武功是业已给人废了。

“是准废了你的武功的?”

“是齐勒铬!”

是齐勒铭!这个仇可难报了。白驼山主咬一咬牙,说道:

“我会尽我的力,为你报仇。武鹰扬和南宫旭呢?他们哪里去了?”他满腹疑团,不知从何问起,只好先问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奉他之命,陪伴亭文浩去星宿海的。

宇文浩脸上突然现出惊悸的神情,浑身直打哆嗦,断断续续说道:“我,我不知道。出、出事的时候,他们本来是和我在一起的,我醒来的时候,只见地上一滩血水,他们、他们却都已不见了。”这两个人是给穆娟娟的姑姑用化骨丹化成一滩血水的,其时宇文浩早已昏迷过去,当然不知道了。

从儿子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推测,这是另一次“出事”,井非齐勒铭废他武功的那次出事。白驼山主越发吃惊了,能够将南有旭和武鹰扬化成血水的人,只怕比齐勒铭还更厉害吧?

“那么是谁救你,又将你送回来的?”白驼山主急忙问道。

宇文浩道:“妈妈!”

白驼山主皱眉道:“我问是谁救回你的!”

宇文浩道:“我不是已经说了吗?……”

忽听得一个惶急的声音叫道:“浩儿怎么样了?”宇文浩的妈妈已经来了。

宇文浩心中奇怪之极:“我怎么样了,怎的你会不知?”父亲母亲都在等待他的回答,他惊疑不定,反问母亲:“妈妈,你还没有告诉爸爸吗?”

宇文夫人一怔道:“告诉什么?”

白驼山主此时方始会意,说道:“他说是你救他回来的。”

宇文夫人泪盈于睫,说道:“浩儿,我本来应该陪你去的,你是怪我不在你的身边吗?”他还以为儿子说的乃是反话。

宇文浩大声说道,“妈,原来救我的那个女人不是你吗?”

宇文夫人也吃惊道:“是娟姨吧?”

宇文浩道:“不是娟姨,娟姨是帮他们的。不过那个女人的确也很像你,”

宇文夫人顿时知道是谁了,埋怨丈夫道:“是不是你又去招惹她了?你嫌麻烦还不够多?”

白驼山主心里已是烦乱之极,一挥手道:“你们让我清静一会。浩儿武功已废,好在并无内伤,现在他只是受了风寒,身体虚弱,你做母亲的多操点心,替我好好调治他。”

宇文夫人喃喃道:“唉,儿子的事你也不管了。”不过她也知道,可能有比儿子武功被废更加严重的事到来,她也只能在背后埋怨丈夫了。

白驼山主安静不下来。

他绕室彷徨,心里想道:“慕吝垂、司空昭两位师兄已经死了,武鹰扬、南宫旭现在亦已死了,我已经没有得力的帮手了。

要是上官云龙和齐勒铭来向我报复,我怎样抵挡?”

正自彷徨无策,忽地有个人推门进来。

是谁未经允准,就敢踏入他的密室?他以为必是妻子无疑,头也不抬,便道:“别来烦我!”

那人冷冷道:“这句话,三十年前,你好像已经和我说过一次的了。但这次我是来帮你的!”

白驼山主吃了一惊,说道:“是你?”

来的是个妇人,相貌很似他的妻子,不过年纪却老很多。

白驼山主道:“真想不到是你。你何苦还要来此?”

那妇人冷冷说道:“我不能来吗?”

白驼山主道:“好好不在这里。浩儿给人废了武功,抬回来了。好好正忙于照料浩儿。你是不是要去看她们母子。”

那妇人道,“我是来找你的!”顿了一顿,加重语气道:“正因为我知道好好不在这里,我才特地来找你的!今日我要和你说个清楚!”

白驼山主道:“好,我也正想问你。浩儿是你送回来的吧!”

那妇人道:“我已尽了力了,敌人比我更强。”

白驼山主道:“我知道,废掉浩儿武功的人是齐勒铭。”

那妇人道:“你知道就好。你的儿子能够保全性命,你已是应该满意了。青眉是我唯一的徒弟,她比你的儿子更惨,她已经死了。”

白驼山主吃一惊道:“她怎么死的?”

那妇人道:“我叫她冒充上官飞凤,没想到她碰上真的上官飞凤。我赶不及救她。”

白驼山主道:“那么你们的离间计……”

那妇人道:“早已给人家识破了。齐燕然如今正在星宿海做上官云龙的客人。”

白驼山主道:“他们根本没有中计?”

那妇人道:“他们是曾斗过一场。但是否两败俱伤,伤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上官飞凤和卫天元都敢离开他们的亲人,跑来这里,他们恐怕是伤碍不重的。还有,齐勒铭怕亦已来了。”

白驼山主道:“只齐勒铭一人已经够我们应付的了。如果那两个老家伙伤得不重,这、这,……”

那妇人道:“你也知道局势严重,那么咱们似乎就比较容易谈得拢了。”

白驼山主默然不语,半晌说道:“事已如斯,白驼山的基业都难保得住,咱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那妇人冷笑道:“你还想保住基业吗?我看,你目前应该想的,是怎样才能保全你的性命,雷弟,你和我走吧!”说到最后一句,语调转为温柔。

白驼山主道:“抛下他们不理?”

那妇人道:“我只能和你逃走!我也没有那么大的神通,可以保护你所有的亲朋。”

白驼山主面有为难之色,说道:“别忘了你是好好的姑姑!”

那妇人“哼”了一声,越说越是激愤:“我没有忘记,过去的事,我是寒天饮雪水,点滴在心头,记得太清楚了!就只怕你已经忘记!我问你,当初你是怎样应承我的?为了你,我险些被你的叔叔打死,为了你,我被赶出白驼山,只道老头子一死,你会遵守诺言,娶我为妻。谁知你又和这妖精勾搭上了!那时你可曾想到好好是我的嫡亲侄女?好好可又曾想到这样做是对不起她的姑姑?我受了你们叔侄两代的欺侮,这三十年来,我不敢公开露面,只能像游魂野鬼一样过活!你害得我身败名裂,你欺侮我比你的叔叔更……”

白驼山主喝道:“别说下去了!你当这些丑事张扬出来,是好听的么?”

那妇人道:“你知道是丑事,当初为什么要做?”

白驼山主道:“好了,欣欣,我求你,过去的事大家都不要再提了,好吗?你刚刚自己说的,你这次回来,是要来帮我的。

我不想和你吵架。”

原来这个妇人名叫穆欣欣。本来是前任山主宇文博的妾侍,宇文雷是宇文博的侄儿,为了要取得继承人的地位,和小婶娘私通。他得穆欣欣的帮助,地位日益巩固,最后他们的私通虽然给宇文博发现,但那时他的羽翼已成,宇文博也奈何不了他了,只能把穆欣欣赶走算数,穆好好是在穆欣欣未给赶跑之前,就来白驼山投靠姑姑的。宇文博死的时候。她已长成,正是二八年华,娇媚动人,宇文雷继任山主,就要了侄女,不要姑姑。

穆欣欣见他求饶,不觉心肠软了下来,叹口气道:“按说我是不该再理你的,但谁叫我狠不起心肠呢?好吧,只要你遵守当初的诺言,我也不会重记旧恨。你快说吧,你愿不愿意和我远走高飞?”

白驼山主道:“兹事体大,你让我多想一想好不好?”

穆欣欣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白驼山的基业,我劝你莫再留恋了。至于说到好好,我已经替她救了她的儿子回来,虽然武功已废,总算还有命在,除了不能动武之外,一切如常人,也算对得住她了。”

白驼山主仍然没有作声。

穆欣欣皱盾道:“你到底要想到什么时候?只怕在你作出决定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在外面高声禀报。

“禀山主,穆统领来了!”

白驼山主喜出望外,说道:“穆志遥来了,这就好了!”

穆欣欣冷冷说道:“穆志遥也未必就帮得了你的忙!”

白驼山主道:“最不济我还可以躲到他的御林军中去。”

穆欣欣道:“就只怕天下没有这样凑巧的事,刚在你大难临头的时候,他就来到。”

白驼山主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穆欣欣道:“没什么意思,既然你现在有了靠山,我还能勉强你跟我走吗?好吧,你去倚靠穆志遥吧,但盼你不要回来求我。”

白驼山主走出密室,问那人道:“你怎么知道是穆统领?”

那人道:“他戴着一枚方竹做的戒指,我记得山主好像说过……”

白驼山主道:“对,那枚戒指,正是我给他的信物。他有这戒指,那就不会是假冒的了。”

哪知道这位御林军统领,可正是卫天元假冒的。

不过,白驼山主也是一个十分精细的人,他虽然一厢情愿,盼望是真的穆志遥来到。但因穆欣欣刚才说的那些,隐隐含有怀疑之意,却也提醒了他。因此他口中虽然说这是真的无疑,心里却还是不能不存一点警惕的。

他也是善于改容易貌的行家,走出客厅,仔细一看,果然看出这个穆统领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解脱尘丝 仗他幻剑 擎开世网 奉我灵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