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灵旗》

第05回 谣诼纷纭 问谁能解 世途艰险 岂得无愁

作者:梁羽生

近乡情更怯

这一天他们到了金陵(即今南京),金陵曾经是六个朝代的京都,龙盘虎踞,气象不凡。市况繁华,那是更不消说了。卫天元见天色尚早,说道:“咱们不要在市区寻找客店,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包你欢喜。”

上官飞凤道:“我知道金陵是你旧游之地,我当然唯你马首是瞻。只可惜你急着要去扬州,否则我倒想请你做我的向导,在金陵多玩几天。”

卫天元道:“金陵的名胜古迹甚多,的确是值得畅游一番。

待扬州回来,我再陪你玩几天吧。不过咱们现在去的地方,也是金陵名胜之一。”

他们原来乘坐的那辆马车,因为拉车的马是“口外”(张家口外)的名种马匹,马车又是北方的大车,这种马车的形式,南方是少见的。他们恐怕到了江南,会惹人注意,早已在途中抛弃了。

卫天元带路,向水西门走去,在走过一条繁华的街道之际,忽然发现两个汉子勿勿横过街道,到一家文具店买东西,这两个汉子似曾相识。

卫天元低声说道:“这两个汉子,好像就是我们在保定那天晚上,在我的老家的那片瓦砾场上的那两个鹰爪?”那晚卫天元和他们交手,是几乎着了他们的暗算的。

上官飞凤道:“不错,我也认得他们,你要不要趁这机会报仇?”

卫天元道:“不必了,反正咱们已经改容易貌,他们也不认得我,我不想惹事了,任由他们去吧。”

上官飞凤道:“这两个粗汉,却跑到文具店做什么,倒是有点古怪。”她故意从那文具店门口走过,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买的乃是拜帖,此时正在请店子里的掌柜书写。

走过那间文具店,上官飞凤说道:“他们是大内卫士身份,想必不会无缘无故跑来江南。只不知他们要拜会的乃是何人?”

卫天元道:“咱们又不想招惹他们,埋他们拜会什么人干嘛?”

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是走出了水西门,只见有个猢,湖光潋滟,湖中的荷花虽然还没盛开,但荷叶田田,却是更添景色。湖的两旁绿柳成行,湖滨有一家客店。

上官飞凤赞叹道:“这地方真好!湖名叫做什么?”

卫天元道:“说起这个湖名,你一定特别感到兴趣。”

上官飞凤道:“为什么?”

卫天元道:“它是因一个像你这样美貌的少女而得名的。”

上官飞风道“胡扯,她的相貌若是像我这样平平庸,后人那里还会记得她的名字。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你要比也该用你的、你的师妹比才对。”

卫天元道:“齐师妹当然长得不算难看,但也还够不上称作美人。不过,我知道你想说的是谁。”上官飞凤的确想说姜雪君的,话到口边才改。

上官飞凤后悔不该勾起他对姜雪君的思念,忙赔笑道:“不要谈论今人了,还是说说这位古代的大美人吧。”

卫天元道:“这个女子名叫莫愁,据说是南齐时的绝世佳人,她住在这个湖边,艳名远播,引得不少王孙公子来一瞻她的美色,于是也就把这个湖叫做莫愁湖了。”

上官飞凤道:“天色未晚,咱们绕湖走一周吧。”

湖边有座汉白玉(一种质地佳美的石头)牌坊,牌坊两边写有一副对联。

“憾江上石头,抵下住仙流尘梦,柳枝何处,桃叶无踪,转羡他名将美人,燕息能留千古韵;

问湖边月色,照过来多少年华,玉树歌余,金莲舞后,收拾这残山剩水,鸾花犹是六朝春。”

上官飞凤道:“好!情、景、时、地。人都写到了,样样贴切,真是佳联!‘

再过去是一幢古老的建筑,卫天元道:“这座楼名叫胜棋楼,相传是明太祖失元璋和他的大功臣中山王徐达赌棋的所在,那局棋是明太祖输了,便将湖地赐给徐达,并建此楼以垂永念的。”

胜棋楼门口也挂有时联,联道:

“六朝名胜此重经。有美人兮,每当艇泛湖心,呼之慾出:

千古河山同一局)登斯楼也,缅想棋当国手,嗣者其谁?”

上官飞凤道:“感慨遥深,亦属佳作。”

湖边还有几座供游人休憩的凉亭,每个凉亭内也都有三五副对联不等,上官飞凤对这些对联甚感兴趣,一发现佳联,就不由得停下脚步,摇头晃脑的读出来”

(一)

粉黛江山,亦是英雄亦儿女;

楼台烟雨,半含水色半天光。

红藕花开,打桨人犹夸粉黛;

朱门草没,登楼我自吊英雄。

我独携半卷离騒,藉秋水一湖,来犯牢愁尽浣;

君试读六朝乐府,有美人绝代,与偕名士争传。

(四)

三月鸳花,六朝金粉;

半湖烟水,一局枰棋。

(五)

才经过禅关,却怜桃叶飘零,六代湖山谁作主?

且收入游记,待看荷花开遍,一船书画我重来。

这些对联,或扣奠愁的故事,或扣胜棋楼的故事,辅以金陵曾为六代帝都的主实,情景交融,怀古慨今,虽然不及牌坊那副长联,也都写得甚为贴切。

卫天元笑道:“你这样一副一副联语读下去,天黑了还未能走到前面那问客店呢,明日起个早,再来细读吧。”

上官飞凤道:“啊,这副对联也很好,让我读一遍,记牢了再走。”

“英雄有将相才,浩气钟两朝,可泣可歌,此身合画凌烟阁;

美人无脂粉态,湖光鉴干顷,绘声绘影,斯楼不减郁金堂。”

读罢,上官飞凤说道:“上联写徐达,已经不错,下联写莫愁,更见才情。”

卫天元笑道:“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这一联,美人无脂粉态,那不也是写你吗?”

上官飞凤嗔道:“你又来了!”

卫天元道:“我说的是真心话,美人并不是单凭面貌的。美人固然难得,无脂粉态的美人更加难得!”上官飞凤看他面上并无优郁之色,方始知他是真心夸赞自己。

上官飞凤笑靥如花,忽他说道:“你也别把我想得太好,假如有一天你发现我是坏人,你怎么样?”

卫天元道:“你怎么会是坏人?”

上官飞凤道:“多谢你相信我。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任性行事的,说不定有一天我真会犯了大错,令你也认为是不可侥恕的坏事呢?”

卫天元笑道:“你我之间,根本就用不上饶恕两个字!我的性命都是你给捡回来的,假如你真的犯了滔天大罪,要被罚进地狱,我也陪你同进地狱!”

说话之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那座湖滨旅舍。是一座园林式的旅舍,园中有假山池塘,亭台楼阎。客人住的房间也不是像普通客店那样排在一起,而是一幢幢的小楼房,座落园中各处,自成门户的。客人来开房间,租的就是一幢小楼房,而不是单一的房间。一幢楼房之中,最少也有两间卧房。

卫天元要了一幢雅致的楼房,里面日常用品无不齐备,除了要用饭之外,无需侍者招呼,可以闭上门户,就像一个小家庭一样。

上官飞凤道:“呵,这样的旅舍真好,怪不得你敢担保我一定喜欢了。我岂只喜欢,就是在这里过一世我也情愿。”

卫天元道:“江南还有许多好地方呢,你游遍江南,再说这个话吧。”

上官飞凤道:“咦,你怎的好像是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在想着什么心要么?”

卫天元道:“没有呀。”

上官飞凤道:“你别骗我,我瞧得出来的。是因为碰上那两个鹰爪么?”

卫天元道:“那两个鹰爪我压根儿没放在心上。”

上官飞凤道:“那是为了什么?”

卫天元没口答,半晌方始叹了口气,说道:“不知怎的,我有点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这样的回答当真是有点“不伦不类”,按说卫天元的家乡又不是在江南的,他的“近乡情更怯”之“情”从何说起?

但上官飞凤却是一听就懂了。近乡情更怯,“怯”的是怕见人事变更,而并非害怕重回故里。

从金陵到扬州,不过两日路程。不错,扬州不是卫天元的家乡,但在扬州,却有他的“亲人”。一死一生,死了的是姜雪君,活着的是齐漱玉。

“即使他确信雪君包经死了,雪君姐姐也还是活在他的心中的。他们曾经海誓山盟,情谊之深,恐怕还在一般的‘亲情’之上。何况还有一个真的是如与他情同兄妹的亲人齐漱玉?死者已矣,生者何堪,到了扬州,他在哀悼雪君姐姐之余,恐怕也难免有对不住小师妹之感吧?他现在尚未知道我的安排,也难怪他会近乡情更怯了。”

吃过晚饭,上官飞凤见他还是心神恍馏的样子,便道:“今晚月色很好。一早就寝,未免可惜,不如咱们同去游湖,领略‘艇泛湖心’,遥想‘有美人兮,呼之慾出’的情味。””

卫天元笑道:“我的‘莫愁’就在身旁,‘美人’是不侍‘呼之’已经出现了。”

他不愿扫上官飞凤之兴,笑话说过,就陪她去了。

两人雇了一艘画舫,刚刚离岸,只见又有一对少年男女,来到湖边租艇。

那男的对个船娘说道:“我会使船,只须把船租给我就行,不用你来撑了。”

他给的船租比别人多了几倍,船娘接过白花花的银子,眉开眼笑,诺诺连声,心里想道:“你们在船上打情骂俏,嫌我碍手碍脚,我也乐得清闲。”

少年扶女伴上船,船头晃了两晃。少女道:“哎,小心点儿,我可有点信不过你的撑船本领?”

少年笑道:“你怕掉在水里变王八?”

少女道:“呸,我变了王八你好光彩么?”

上官飞凤一看那少年的身法,再听他落下船头的声音,看得出那少年是练过轻功,却又故意在脚踏船头时用重身法使得船儿摇晃,吓那少女一跳的。心里想道:“看来他们是一对在热恋中的男女,但他们不要船娘,是不是也因有些私话不愿给第三者听见呢?”

卫天元忽地低声说道:“我知道这两个人。”

上官飞凤道:“是朋友还是仇敌?”

卫天元道:“说不上是朋友,但大概也不算是敌人。最少在我这方面是这样想的。”

上官飞凤道:“如此说来,你是和他们结过一段不大不小的梁子的了?”

卫天元道:“不错,这男的名叫孟仲强,是昆仑派的弟子。”

上官飞凤道:“孟仲强,这名字倒似乎有点熟。哦,对了,他是昆仑四秀中的人物。”昆仑四秀,乃是昆仑派第二代弟子最杰出的四位。

卫天元道:“你知道他?”

上官飞凤道:“只是听人说过他的名字。昆仑山绵延数千里。

西起于同(新疆境内〕,东接秦岭(陕西境内),我们是在西昆仑绝顶的星宿海,他们是在东昆仑与秦岭相连的山上,平素从无往来,不过他大概也会知道西昆仑有我们这一家。”

卫天元接着说下去:“那女的名叫凌玉燕,是青城派的门徒。

前年八月,我在前往洛阳的途中,与他们路上相逢,是曾结下一点不大不小的梁子。”

上官飞凤道:“哦,前年八月,赴洛阳的途中?”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原来前年八月,正是洛阳的“中州大侠”徐中岳迎娶洛阳第一美人姜雪君那个月份。孟凌二人那次和崆峒派的名宿游扬一起,去喝徐家的喜酒,而卫天元则是因为要拆散徐姜的婚事而赶往洛阳的。

上官飞凤没有问下去,但卫天元想起那天的事情、却是不免又触动了心上的创伤了。

那天他赶去阻止姜雪君与徐中岳成婚,而齐漱玉却赶来阻他前往。那次路上相逢,齐揪玉抢了凌玉燕的坐骑,卫天元则打落了凌玉燕的宝剑,又把孟仲强摔下马背。

卫天元心里叹了口气,想道:“那天我心绪不宁,火气也实在是大了一些。但现在徐中岳和姜雪君都己死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纵然他们还记在心上,我也没有心情旧事重提,去向他们道歉了。要记恨就由得他们记恨吧。”

孟仲强并没吹牛,使船的本领倒是真的不错。此时已经划到前面去了。

忽地隐隐听得孟仲强叹了口气,凌玉燕道:“孟师兄,你好像心烦意乱?”

孟仲强道:“我不应该相信那种说话才对?”

凌玉燕道:“这么说,敢情你还不相信卫天元这小子是个大坏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谣诼纷纭 问谁能解 世途艰险 岂得无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灵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