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灵旗》

第06回 好戏连场 灵堂混战 玲珑布局 妙手解危

作者:梁羽生

假戏真做

卫天元和上官飞凤来到瘦西湖的时候,楚天舒也正在带领齐漱玉游览扬州的另一处名胜。

齐漱玉在楚家的地位甚为微妙,既是楚家的女儿,又像是楚家的客人。童年失去的母爱,如今已经得到了加借的补偿。

她不但得回失去的母爱,也开始尝了异性的友谊滋味。这些日子,她常常拿楚天舒来和卫天元比较,说也奇怪,反而是没有兄妹名份的卫天元令她觉得更像是她的哥哥。而这个有着“兄妹”名份的楚天舒修齐治平儒家政治伦理思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 ,倒变得像是她的知心朋友了。

这一天,楚天舒见她秀眉似蹙,说道,“玉妹,你好像闷闷不乐,是还在想着你的元哥吗?”

齐漱玉摇了摇头,说道:“他是无须我挂虑的。我有时会想到他,也只希望知道他的下落而已。但现在我并不是想他。”

楚天舒道:“那你是在思念爷爷吧?”

齐漱玉道:“不错,我的确是有点思家了。”

楚天舒笑道:“思家?这里不就是你的家么?”

齐漱玉道:“你不要挑剔字眼上的毛病,我说的是老家。妈妈在这里和你们过得很好,但爷爷却是个孤独的老人。”

楚天舒道:“你来了还来到半个月呢,要回老家,也得过了年才回去吧。扬州的名胜古迹很多,对啦,有一个地方你还没有去过的,我带你去游玩。”

齐漱玉兴致不高,说道:“那地方比得上瘦西湖吗?”

楚天舒道:“那个地方不是以风景著名的,但来到扬州的游客,假如时间只是容许他选择一个地方的话,恐怕大多数人宁愿不去游湖,那个地方却是非去不可!”

齐漱玉的好奇心给他勾起了,说道:“哦,那是什么地方?”

楚天舒道:“史公祠。”

齐漱玉道:“史公是谁?”

楚天舒道:“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你总会知道吧?”

齐漱玉道:“啊,敢情你说的这位史公,就是明末在扬州殉难的那位大忠臣史可法?”

楚天舒道:“不是这位大忠臣,扬州人怎会为他立祠?”

齐漱玉道:“我自小就听得爷爷说过史可法死守扬州抵抗清兵的英雄事迹,想不到扬州有他的祠堂,那是非去不可了。但我却有点觉得奇怪,他是大明的忠臣,清廷为何容许扬州为他立祠?”

楚天舒叹道:“这就正是鞑子聪明之处了,他们在扬州大杀十天,扬州的老百姓还是杀不完的。杀人越多,老百姓就越恨他们。但建了这座祠堂,倒是有许多人甘愿做他们的顺民了。”(按:清代到了乾隆年间,改用高压与怀柔的双管齐下政策。清兵入关之初,扬州嘉定二地屠戮最惨,乾隆为了缓和民愤,是以准许扬州为史可法立祠。)

史公祠离他们家不很远,大约半个时辰多一点就来到了。

他们踏进史公祠,刚好听见有两个游人在议论那悬挂在正殿当中的对联。

胖的那个道:“这副对联写得好,明朝气数已尽,那是非亡不可的,大清天子仍然准许亡国之臣有专祠祭祀,享受千秋香火,真是皇恩浩荡令人感涕!”

齐漱玉抬眼望去,原来那副对联写的是:

一代兴亡关气数

千秋庙貌傍江山

那瘦的道:“吾兄高论,可惜吾兄不能生与史可法同时。”

那胖的道:“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瘦的道:“你们若是生在同时,你就可以把这番顺逆之理说给他听了。依小弟之见,其实吏可法懂得不能逆天行事,不如向真命天子归顺更好!”

那胖的连连点头,说道:“吾兄议论更见透辟,佩服,佩服!”

齐漱王心里骂道:“放屁,放屁!”只见楚天舒也皱起眉头。

齐漱玉把他拉过一边,悄悄说道:“这两个甘愿做鞑子奴才的家伙,咱们给他们吃一点苦头如何?”

楚天舒连忙说道:“千万不可,在这里闹出事来,要连累爹爹的。你知不知道,爹爹这次从京师回来,已经是引起了穆志遥猜疑的了。”

那两个游客只在正殿打了个转,匆匆就走出来。那胖的道“我忽然想起,今晚似乎还有一个宴会。”

那瘦的道:“对啦,这次的诗酒之会是范观察十日前就折柬相邀的,你不说我都几乎忘了。”

楚天舒目送他们离开,如有所思,齐漱玉笑道,“你怎么还不和我进去,是想送这两个家伙一程吗?”

楚天舒低声道:“这两个家伙走得如此匆忙,到是有点奇怪。”

齐漱玉道:“有什么奇怪,他们不是说要赶什么诗酒之会

楚天舒道:“祠堂后面,还有史阁部的衣冠冢的。这两个家伙,即使不以史公为然,但即来到此间,多留片刻又有什么打紧?他们连衣冠冢都不去看一看就走了。”

齐漱玉道:“这只是你的想法。在他们的心目中,或许把那个什么官儿的宴会,看得比去瞻仰史可法的衣冠冢更重要呢。”接着笑道:“这两个无耻的家伙走开,咱们乐得耳根清静,你理他们作甚:难道你怀疑他们是听见咱们在骂他们才走的吗?”

楚天舒懂得齐漱玉的意思,是笑他疑心生暗鬼的。要知他们在外面小声说话,假如那两个人在大殿里也听得见的话,武功上非有过人的造诣不行。齐漱玉当然不相信两个人是懂得武功的。楚天舒却在心里想道,“人不可貌相,这两个人看似庸俗不堪的附穹风雅之辈,但焉知他们不是装出来的?不过,也无谓令玉妹担心了。”于是笑道:“不骂也骂了,管他们听不听见,咱们进去吧。”齐漱玉笑道:“对啦,左也提防,右也顾忌,做人还有什么意思,你这几句话才算有点男儿气概。”

这天游人很少,那两个人走了之后,就只剩下他们了。楚天舒道“正殿这副对联虽然写得不好,但里面有些对联还是写得不错的。咱们进去看看。”

齐漱玉道:“这副对联,岂只写得不好,什么兴亡关气数云云,简直是骗人的鬼话。”

楚天舒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说起鬼话,我倒想起来了,这副对联就是和一段鬼话有关的。”

齐漱玉诧道:“是什么鬼话?”

楚天舒道,“这副对联,据说就是最初奉命修建史阁部祠幕的那个扬州知府谢启昆写的。他捏造一段鬼话,说是梦见史可法,他问史可法公祠中少一联,应作何语,史可法就教他写这副联语。当然这是骗人的鬼话,别有用心。但话说回来,他不这样写又如何落笔?”

齐漱玉想了一想,说道:“是啊,他做清朝的官,却要为抗清的明朝忠臣立祠,这副对联确实难写。”

楚天舒道:“”所以他就只能把兴亡归之气数了。这样,即可以迎合皇帝的意思,叫老百姓不要仇恨异族的皇帝,又不至贬低史可法。倘若他不是这样写,不但乌纱帽保不住,这座史公词也不能建立了。”

齐漱玉叹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许多学问,倒是我错怪他了。”

楚天舒道:“古话说得好:知人论世。议论一个人,要设身处地为他着想,不能太过求全责备的。”

齐漱玉笑道:“多谢老师指教。但刚才那两个家伙的议论,无论如何,我不能赞同。”

楚天舒道:“那两个家伙又怎能和谢启昆相提并论?不过,咱们也不要发太多议论了,还是进去看看对联吧。有些对联,依我看还是写得不错的。大概因为时间过得久了,满清皇帝为了故示宽大,也不理会那么多了。”

齐漱玉在他的指点下,读了两副对联。

(一)

读生前浩气之歌,废书而叹;

结再生孤忠之局,过墓兴悲。

(二)

生有自来文信国

死而后己武乡侯

齐漱玉道:“前一副对联把他比作文天祥,后一副时联更进一步,将文天祥与诸葛亮(武乡侯)都拿出与他并论,更难得了。”

楚天舒道:“生有自来文信国这句上联也有个传说的,相传史可法的母亲是梦见了文天祥(文信国)来投胎。”

齐漱玉道:“这两副对联比正殿当中那副对联是好了好多,但好像总还欠缺一些什么。”

楚天舒道:“你说得是,前一副对联只是伤感,未免令人有灰溜溜的感觉。后一副比拟得当,但文字平庸,而且只加论述。

也缺之感情。”

齐漱玉笑道:“感情太多,你又说它伤感过分,要好可就难了。”

楚天舒道:“感情也不只限于伤感的,咱们看下去。”此时他们已来到史可法的衣冠冢了。墓柱刻的那副对联是:

心痛鼎湖龙,一寸江山双血泪:

魂归华表鹤,二分明月万梅花。

楚天舒道:“上联用的是黄帝在鼎湖仙去,乘龙上天,群臣攀龙须慾追随而不可得的典故。写史可法对皇帝的忠心。下联二分明月万梅花,则是扬州眼前的景物。写的是史可法在扬州殉难的史实。”

齐漱玉道:“史可法当然是个大忠臣,但他在扬州为国捐躯,只是表彰他的一个忠字,似乎还嫌不够。还有更好的吗?”

楚天舒道:“你看这副如何?”

齐漱玉跟着他念道。

殉社稷,只江北孤城,剩水残山,尚留得风中劲草;

葬衣冠,有淮南坯土,冰心铁骨,好伴取岭上梅花。

齐漱玉赞道:“这副对联好!”

楚天舒道:“好在哪里?”

齐漱玉道:“老师,你莫考我。好在哪里,我可说不上来。

还是你给我讲解吧。”

楚天舒道,“这副对联夹叙夹议,有史实,又有感情。江北孤城,淮南坯上,切合史可法死守扬州的故事:风中劲草,岭上梅花,则是赞扬他的品格。大大夫富贵不能婬,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就是劲草和梅花的风格!”

齐漱玉道:“说得好!做人是该做风中劲草,岭上梅花。这佯写是要比只歌颂‘忠臣’镜界更高了。”

楚天舒道:“你的见解也很高啊!”

齐漱玉笑道:“好在这里没有外人,否则给人听见,恐怕要笑咱们兄妹互相吹捧了。”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有人笑道:“我听见了!大哥,你好偏心。”

走进来的是楚天虹。

楚天舒笑道:“你不服气我赞玉妹么?”

楚天虹道:“玉姐武功比我好,读书比我多,见识比我高。

我怎会不眼她呢?我不服气的是你的偏心,姐姐来了,你就好像压根几忘了我这个妹妹了。”

楚天舒笑道:“你是怪我不和你一起来玩,是吗?谁叫你起身晏,我们来的时候,你还未起床呢。而且我知道你会自己找来的。”

楚天虹道:“你以为我是贪玩寸来找你的么?是爹爹叫我找你们回去。”

楚天舒道:“有什么事?”

楚天虹道:“家里来了一个客人。”

楚天舒道:“客人是谁?”

楚天虹道:“是一个你们意想不到的客人。不过这个客人,我相信玉姐一定是很高兴见到他的。”

齐漱玉心一头跳:“难道是元哥?”说道:“别叫我猜哑谜了,打开闷葫芦吧。”

楚天虹笑道:“这闷葫芦的盖子,反正一到家里,就可以打开。你急什么?先猜一猜吧。”

齐漱玉只道是卫天元,却不愿把她的猜想说出来。

她和楚天舒兄妹匆匆赶回家去,回到家中,才知她猜错了。

客人不是卫天元,是丁勃。

丁勃是她家的老仆,但她的爷爷是从来不把他当作仆人看待的。齐漱玉还没出生,他已经是在齐家的了。齐漱玉一直是把他当作家庭的一份子的。丁勃又是江湖上早已成名的人物,和扬州大侠楚劲松也是老朋友的。

齐漱玉又惊又喜,说道:“丁大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爷爷叫你来接我回去的吗?”

丁勃说道:“你的爷爷叫我出来找你,不过你在这里,却是你的爹爹告诉我的。他想知道你的近况,叫我替他来看一看你。”

齐漱玉道:“啊,原来你已经见过爹爹了,他怎么样?”

丁勃道:“他和穆娟娟一起,很、很好。”齐勒铭武功已废,丁勃不愿齐漱玉为父亲担心,是以没说出来。不过,他说齐勒铭过得“很好”,也不算是假话。有穆娟娟伴陪齐勒铭在山中隐居,齐勒铭的日子的确是比在江湖上闯荡的日子逍遥自在得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好戏连场 灵堂混战 玲珑布局 妙手解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灵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