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灵旗》

第09回 误会重重 双雄决斗 危机处处 外货齐来

作者:梁羽生

一、风中传来的秘密

“针迷驼失怕昆仑,穴处巢居何足论?手把黑纹藤竹杖,灵山顶上叩天门。”这是古人吟咏昆仑的诗句、昆仑之险,是自古以来的旅人都视为畏途的。

此际却有一对年青男女,好像把这艰险的行程,当作赏心乐事。他们踏碎了昆仑山上的千年冰雪,驰目骋怀,迎风迈步。

这对年青的男女,就是卫天元和上官飞凤了。

卫天元赞道:“啊,真是奇景!”上官飞凤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山上冰川交错,俨如银龙飞舞,还有许许多多的冰塔群,在阳光下幻出七彩虹霓。

上官飞凤道:“你刚刚游遍江南,想不到你也会喜欢此地。”

卫天元道:“杏花春雨江南,固然很美,骏马西风冀北,又何尝不美?”

上官飞凤道:“骏马西风冀北,还有人赞美,这个地方,却少人赞美了。”

卫天元道:“少人赞美;那也是因为很少人来过的缘故。依我说,还得加上一句。”

上官飞凤道:“加上一句什么?”

卫天元道:“骏马西风冀北是阳刚之美,杏花春雨江南是阴柔之美,冰川玉树昆仑则是高洁之美!”

上官飞凤道:“你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初来或者会觉得景物新奇,住下去只怕就不惯了。”

卫天元道:“要是让我选择的话,我倒愿在昆仑过这一生。”

上官飞凤道:“为什么?”

卫天元道,“江南虽然很好,但江南大过繁华,许多天然美景,都给俗人玷污了,不如这里乃是世外桃源。而且江南水软山温,容易消磨意志,而在这琉璃世界之中,则能令人心胸明净。当然各人有各人的喜爱,对我来说,我喜欢这里多些。”

上官飞凤笑道:“这我就放心了。”

卫天元道:“哦,你本来担心什么?”

上官飞凤道:“我是在这里长大,将来也要终老此地,假如你不喜欢这个地方,……”

卫天元笑道:“你真傻,我喜欢你,当然也会喜欢你所喜欢的任何事物。何况我又的确是喜欢这个地方呢?”

两人情话绵绵,风却越刮越大了。

许多奇奇怪怪的声音随风吹来,如猿啼、如虎啸;如万马奔腾,如千军赴敌;如鲛人夜泣,如狂士高吟……

卫天元道:“咦,这里的风声也与别处不同,怎的会夹有这么多怪声?”

上官飞凤道:“你看看山壁。”只见山壁上无数小孔,就像蜂巢一般。

上官飞凤道:“怪声的来源,就是因为风从这些不同形状的洞孔穿过造成的。”

卫天元道:“咦,好像还有人声?”

上官飞凤凝神细听,说道:“不是好像,是真的有人在大山壁那边说话。”

卫天元和她一样,是练过听风辨器之术的,在风声和各种怪声之中辨别人声,他们都可以做得到。

只听得有个人说道:“昆仑山上,幻剑灵旗。不奉灵旗,幻剑诛之。嘿嘿,真是好霸道呀!”

卫天元道:“咦,你听,他们说的不是你的爹爹吗?”

上宫飞凤道:“我听见了。暂且不要拦阻他们,让他们说下去。”

另一个笑道:“上官云龙的霸道不会长久的。我敢打赌,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的……”

第三个人喝道:“老二,你忘记了禁令么?不可说出那人名字!”那“老二”笑道:“在这个地方,还怕有人听见么?而且风刮得这样大,即使有人在近处,也听不见。”

第一个人大约是他们的首领,说道:“老三的话是对的。不管有没有人听见,咱们答应过人家的就不能犯禁。”

“老三”道:“那么,我说宇文夫人,可不可以?”

“老大”道:“她也算得是咱们半个主人,不过她和上官云龙作对,那已是公开了的,倒是少些顾忌,不知你要说她什么?”

“老三”道:“我劝你们当心她一些,这个婆娘的手段非常阴险的。”

“老大”道:“她的‘德行’我比你清楚,但这也是彼此利用利用嘛。”

“老三”道:“你还记得上次她要咱们帮她母子做戏的事吗?

我们已经帮她骗得齐勒铭的女儿上了她的当,但结果怎的,她答应我们的好处我们现在都没得到,白白捱了她的儿子一顿打。”

“老大”道:“那是因为她只能使齐漱玉这小妞儿上当一时,但这小妞儿毕竟没有去做他们宇文家的媳妇。”

“老二”道:“那就是她的事了,我们只答应帮她做戏,可并没有给她写下包单,包保她一定可以娶成功媳妇的。”

“老大”道:“我并不是说她有理,但她目前正在图谋大事,咱们也不能将她逼得太紧。她已经说过,待这次事成,前次加倍奉还。”

一向喜欢和“老二”抬杠的“老三”此时亦已站在“老二”一边,说道:“宇文夫人是有名的狐狸,大哥,你也不能太过相信她的活,须得当心重蹈上次覆辙。”

“老大”道:“这次和上次不同,这次的事情,是以那个人为主的。”

“老三”道:“那个人我们是相信得过的,但我们卖了气力,倘若只得到半数报酬,也是不值。!

“老大”道:“相信这一次她不会拖赖的了,因为倘若事成,她得到的好处实在非常之大。”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但你们也不能胃口太大,要知道咱们这次不过是帮他们摇旗呐喊。”

“老二”道:“大哥,咱们也不可妄自菲薄。不错,和上官云龙、宇文山主这些顶儿尖的人物相比,咱们是微不足道。但若是和上官云龙手下那十三家头目相比,咱们也不见得差到哪里。”

“老三”忽道:“事若不成,那又如何?”

“老大”苦笑道:“不奉灵旗,幻剑诛之。事若不成,咱们只怕已是性命难保了。”

“老二”道:“是呀,咱们虽不过是摇旗呐喊,但同样是卖命的勾当!”

“老大”笑道:“你放心,正如你刚才说过,上官云龙恐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一定会成功的。”

此时卫天元和上官飞凤已经转出那个山坳,风势也渐渐小了。

上官飞凤道:“他们是秦岭三英。老大秦兆阳、老二骆宏、老三卢志高。”

卫天元道:“我知道这三个人。什么三英,是三头卑鄙的畜牲!”

上官飞凤道:“他们帮金狐欺骗你的师妹,当然是要给他们一点惩戒的,但请你让我来。”

卫天元道:“你要留下活口,盘问口供?”

上官飞凤道:“不错。他们不属于西域十三家,但以往也是遵从我家号令的。听他们的口气,似乎不但已经和金狐勾结,而且还和我们这边一个重要的人物正在进行一项阴谋。他们三方面所做的买卖,不用说是要对付我的爹爹的了。我非查个清楚不可。”

风已停了。

卫天元道:“好,那就去吧。”

风声停止,“秦岭三英”听得见后面有人来了。他们回头一看,看见追上来的是上官飞凤,不禁大吃一惊。

“老大”秦兆阳连忙强摄心神,领先施札,躬身说道:“大小姐,你回来了!”

上官飞凤笑吟吟说道:“不敢当。你们连我的爹爹都不放在眼内,我怎受得起你们的礼?”

秦兆阳暗暗吃惊,说道:“大小姐,这是哪里来的话?请你别信谣言。”

上官飞凤道:“你要知道是哪里来的吗?好,你听着。”当下模仿他刚才的口气说道:“昆仑山上,幻剑灵旗。不奉灵旗,幻剑诛之。嘿嘿,真是好霸道呀!”

这一下令得他们全部呆了。

“老二”骆宏首先发难,一扬手就是三柄飞刀,喝道:“妖女,老子与你拼了!”

“老大”秦兆阳却不声不响,突然把他的独门兵器折铁扇一张,向上官飞凤立施杀手。

“老三”卢志高胆小狡猾,他是练地堂刀的,擅长翻滚,立即卧倒,滚下山坡。

只听得一片断金碎玉之声,三柄飞刀给上官飞凤一剑削成六截。

剑光一发即收,秦兆阳的折铁扇只剩下扇柄,精钢打成的扇骨则已碎成片片。

卫天元喝道:“回来!”他并不追上前去,在距离十步之外,只是伸手一抓,卢志高就好像给人抓着似的,还未曾滚下斜坡,就身不由己的给横拖直曳拖回几步。

谁都不敢妄动了。

上官飞凤冷冷说道:“你们若想免受幻剑之诛,快快从实招来。那个人是谁?”

“秦岭三英”对那个人极为忌惮,都想另外的两个人先说,自己却不作声。

上官飞风道:“第一个说的我马上放他!”还是没人说话。

上官飞凤一声冷笑,继续说道:“第二个说的我刺瞎……”这下有反应了。

她话犹未了,卢志高便即叫道:“我……”他刚要说出那人名字,忽觉眼前一片黄,喉咙好像给无形的魔手扼住,迅即眼睛一黑,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碰上同样遭遇的不仅卢志高。这刹那间,每个人都感觉眼前一片黄。

突然有一股凤砂向他们袭来!

风早已停止,这是人为的风砂。有人埋伏在距离他们不远之处的一块岩石后面,用喷筒喷出这股风砂。

上官飞凤应变快极,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翻出数丈开外,身上没有沾着一粒砂子。

卫天元连劈两掌,掌风把朝他喷来的黄砂荡开。

尘雾迷漫中,隐约可见一条人影没入沙塔群中。

卫天元叫道:“啊,是金狐!”

上官飞凤没有说话,走回原来的地方察视。

喷筒喷出的砂子当然不会很多,此时早已恢复精明。

只见“老大”秦兆阳和“老二”骆宏亦已倒在地上了。

“秦岭三英”已是尽遭毒手。

上官飞凤审视片刻,“咦”了一声,说道:“奇怪,果然是穆家的独门暗器之一,夺命神砂!”

卫天元倒是觉得上官飞凤的“奇怪”才是奇怪。

“金狐刚刚逃跑,你没有看见她吗?”卫天元道。

上官飞凤道:“恐怕不是金狐!”

卫天元道:“难道是银狐?但决不可能是银狐的!”

上官飞凤道:“当然更不会是银狐。”

卫天元道:“那么除了金狐,还能有谁?我虽然没有看见她的面貌,但她的身形我是决不会看错的。哼,她分明是怕那三个家伙供出她的阴谋,故此杀人灭口!”

上官飞凤道:“不错,那个女人的身形是很像穆家姐妹,但你难道没有发觉,她的武功比银狐却好得多!”金狐的武功是不及妹妹银狐的,言下之意,金狐更不必说了。

卫天元呆了一呆,说道:“不错,那人的武功的确好像是在银狐之上。”要知那人虽然是用喷筒射出毒砂,但要伤人于百步之外,还得加上强劲的劈空掌力才行。卫天元一想,银狐的武功的确是还未能达到这个造诣。而且那个人的轻功也是银狐比不上的。

上官飞凤道:“还有一点,那人的年纪比金狐大。”

卫天元诧道:“尘雾迷漫,你怎么看得出来?”

上官飞凤道:“从她的轻功身法上可看出来。我问你、年轻人施展轻功,是不是脚尖先行着地的?”

卫天元道:“一般人施展轻功都是如此的,不仅年轻人。”

上官飞凤道:“但你可有注意那个人是脚眼先落地的?”

卫天元道:“啊,这一点我倒没有注意到。”

上官飞风道:“年纪大的人肌肉的弹力较弱,但用脚跟踏地,地面所受的力道较大。不过,弹起的时间则比脚尖着地的时间长。她是将重身法和轻身法混合使用的。”

卫天元懂:“我懂了。她是以功力弥补弹力之不足。由于她功力甚深,脚跟重重一踏,借地面的反弹之力就跳得更高跃得更远。但一般人没有她的功力,此法则不可行了。”

上官飞凤道:“所以表面看来,她的轻功比银狐好,其实只是功力比银狐高而已。”

卫天元道;“轻功是你的专长,这门学问我甘拜下风。我更佩服你的观察入微。”

上官飞凤笑道:“多谢你的夸状。但有一点你是说对了的。”

卫天元道:“是哪一点?”

上官飞凤道:“杀人灭口。”

卫天元笑道:“她杀人的动机是谁都猜得出来的,你不必替我挽回面子了。不过她用来杀人的暗器是穆家独有的夺命神砂,而穆家暗器的传人又只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误会重重 双雄决斗 危机处处 外货齐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灵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