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09回 遍洒虚空无障碍 妙参禅理出重关

作者:梁羽生

她实在不能想象,像慧可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居然会隐姓埋吕,跑到少林寺去做一个烧火和尚!

“如果这都是为了我的缘故,我真是又多了一重罪孽了。”

“时光一晃三十年,当年他愿意为我赴汤蹈火,但如今他已是决意跳出红尘的出家人了。这枚戒指还可以将他重新拉回俗世吗?”

答案是肯定的,她相信慧可纵然已经勘破色空,见了这枚戒洽,也还是会遵守当年的诺言的。

“唉,我其实很不应该再去搅乱地的禅心,但除了他,还有谁能够帮我的忙?”

慧可是对她的前半生经历知道得最多的人,也是她最可信托的朋友。对这位老朋友,她有着一份难以名说的愧怍心请。

三十年事屈指堪惊,她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不知不觉,但见残星明灭,第一线曙光已经透入帘栊了。

第二天一早,西门燕和蓝水灵便即下山。西门夫人目送她们的背影远去之后,方始回过头来,抹干刚才不愿意给她们看的泪水。

这两个女孩子也是心事重重,不过比较来说,还是西门燕好一些,她只是为表哥的可能在断魂谷中被困担心而已,但她相信母亲的朋友一定可以帮得了她的忙的。蓝水灵的心情可复杂得多。有机会可以找得到弟弟,她当然兴奋,但东方亮和牟一羽这两个人,却是她想见又怕见的人。她这心上的结,可是谁也不能帮她解开的了,

她们仍然骑着当日她们从韩翔手下夺来的那两匹坐骑,蓝水灵现在的骑术,已经是差不多和西门燕一样熟练了。

走了七八天,气候渐暖和,路上见到的行人也逐渐多起来了。

这天她们正在山路驰驱,忽听得有金铁交鸣之声从树林里传出来,一听就知道是有人在林中厮杀。

西门燕道:“咦,这些人不知是什么路道,打得好像很激烈呢?晤,好像是两个人打一个人,你信不信?要不要去看一看?”西门燕的经验当然比蓝水灵丰富得多,此时忍不住对她卖弄自己在这方面的见识。

蓝水灵道:“咱们自己有事在身,何必去理会人家的闲事。”

话犹未了,厮杀双方对骂的声音也听得见了。

“我不过是少林寺一个挑水和尚,和江湖朋友从无来往,自问决不至于和你们结有什么梁子,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声音充满惶惑和惊急。

另一个声音冷笑道:“我们没找错人,你也用不着拿出少林寺的招牌来吓我们。莫说你不是在少林寺受戒的和尚,即使你是正牌的少林寺僧人,我们也不怕你!”

又一个人哈哈笑道:“少林寺的武功原来也不见得怎样高明,你死在荒山野岭,来头再大,也没人替你伸冤,你只好自叹命苦吧!”

那少林僧人大叫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因何定要杀我,可以告诉我吗?”

那两个人齐声说道:“对不起,我们只知是奉命追杀你的。你命中要注定做个糊涂鬼,可怪不得我们!”

跟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好像是有人受伤了,

蓝水灵听见被追杀的是少林寺出来的僧人,心头已是不由得陡然一震,此时听得有人受伤呼叫,当然是更加吃惊了。

西门燕反而作出好整以暇的模样笑了:“你听听,受伤的好像正是那个少林僧人呢,咱们管不管这个闲事?”

蓝水灵没有回答,她已经拨转马头,跑入林子去了。

只见果然是和西门燕说的那样,两条大汉夹攻一个僧人。

这两条大汉,一个用铁打的齐眉根,一个则只凭一双肉掌进招。

那用齐眉棍的也还罢了,那个只凭肉掌对敌的家伙却是厉害非常,双掌飞舞,按拍擒拿每一招出手,都是攻向那少林僧人的要害。

那少林僧人把一根禅杖使开,虎虎风生,沙飞石走,威势亦其骇人,但以一致二,形势却是显然不利,他的禅杖可以荡开齐眉棍,但对那个只凭肉掌欺身进逼的汉子,他的禅杖是长兵器,却是甚难遮拦,险招频见。

蓝水灵不觉吃了一惊,“这不正是断魂谷的大擒拿手法吗?”

她们来得正是时候,西门燕一出手,就打跑那两条大汉。不过,她的坐骑也被对手的飞刀所伤,不能再用了。

西门燕和蓝水灵亦无暇去追赶他手了,那少林僧人倒在地上,已是奄奄一息,救人要紧,只好让那人逃跑。

西门燕经验较丰,一看这少林僧人伤得如此之重,不觉皱起眉头。心想救是救不活的了,只能望他多活片刻吧,当下出指封了他伤口周围的穴道。这是封穴止血之法,可以令他不至于因为失血太多而加速死亡。

蓝水灵却不知如何是好,眼睛望着他,就好像是给吓傻了一般。但她的眼神,她的脸色,却是都表现出她比西门燕更加关心那个少林僧人。

那少林僧人也是有点古怪,忽地说道:“姑娘,你的眼睛真好看。唉,恐怕,没这么巧吧,你们也刚好是两个年轻的姑娘!”

在这个生死关头,他居然还有心情欣赏蓝水灵的美目!

但更加吸引西门燕注意的还是他后面的那一句话,西门燕忙问道:“你说的是什么巧事?”

那少林僧人道:“我是受人之托,要到一遥远的地方,给两位年轻的姑娘送信的。”

西门燕道:“什么地方?”

“念青唐古拉山的圣女峰,峰上的百花谷!”

这个地方可正是西门燕的家所在之处!

西门燕又喜又惊,忙道:“那两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一位叫蓝水灵一位叫西门燕啊!”

当这僧人说到她们名字的时候,他们都是失声叫了起来:“我就是蓝水灵啊”“我就是西门燕啊!”

那僧有似是喜出望外,精神也好了一些,喃喃说道:“真想不到天下竟有这样的巧事!”

西门燕道:“是谁托你给我们送信的?信呢?”她只道必定是她的表哥东方亮无疑。

哪知道僧人却道:“是我的师父,带的是口信,他也只是替人传话!”

西门燕道:“你的师父是哪位上人?”“上人”是对“高僧”的尊称,严格来说,少林寺的和尚,也只是主持和达摩院的几个长老才当得起这个称呼的。不过西门燕用这个称呼,当然没这么讲究,只是当作寻常的客套用语而已。

那僧人道:“我只不过是少林寺的挑水和尚,哪里配作什么上人的徒弟,我的师父在寺中的地位和我一样,他是烧火和尚。”

蓝水灵道:“啊,烧火和尚!那么令师的法号,想必是上慧下可了——

那僧人道:“不错,我的师父正是慧可。姑娘,你怎么知道?”

西门燕道:“令师是有大本领的人,少林寺那些饭桶和尚虽然不知道他,我们却是早就听人说过他的大名的了。”

那僧人听得这两个姑娘早就知道他师父的“大名”,惊奇之中颇感欣悦,“哦”,原来我的师父当真是个大有来历的人吗?其实我还不能算是他的正式弟了,只不过是蒙他平日抽空教我几手功夫而已,唉,只叹我学艺不精……”

西门燕颇不耐烦听他的自怨自艾,说道:“那两个人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名气的人物呢,你以一敌二,居然没死,也是很不容易了。不过咱们恐怕没有功夫细谈了,还是请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她一面说话,一面以右掌贴着他的背心,把真气输进他的体内。她内功指虽然还谈不上“深厚”二字,令那少林僧人苟延残喘却还做得到的。

那僧人一时间好像也不知道从何说起,问道:“姑娘,你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西门燕道:“你刚才说,令师也是受人所托,才叫你来给我们传话的。那个托今师口信的人是谁?”

那僧人道:“我也不知是不是那个少年,师父在那天见过那个少年之后,离开少林寺之前,对我说那些话的。”

西门燕道:“那少年是不是二十来岁年纪,复娃东方,单名一个亮字?”

那僧人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他好像只有十五六岁。”

蓝水灵道:“啊,那一定是我的弟弟了。那天,只是他一个人进少林寺吗?”那僧人道:“他有个朋友在寺外等他,不过,我也是店来才听得人家说的,听说因为他是武当派的弟子,达摩院首座亲自出去,问了他几句话,才让他进来的。至于为什么不让他的朋友进来,那我就不知道了。”

西门燕松了口气:“这个少年自必是水灵的弟弟无疑,他的那个朋友,料想也一定是我的表哥了。”她无暇多问,说道:“好,那么请把那个人经由令师转托你给我们带来的口信说给我们知道吧。”

那僧人道:“姑娘是……”他虽然听过他们自报姓名,但他已经有点迷糊,要记的事情又太多,恐怕记错,故此再问一遍,

西门燕道:“我是西门燕。”

那僧人道:“这个口信要我告诉你,你的表哥另外有事,要到别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叫你不要等他。天鹅的蛋,倘若你要放在另一个篮子,他也不会怪你。”

西门燕眉头一皱,问道:“还有别的话吗?”

那僧人道:“有。你的表哥要你好好待客,但客人要走,你也不能强留!”

西门燕苦笑道:“灵妹,我的表哥对你倒是颇为关心呢,他生怕我欺负你呢!”

蓝水灵道:“这几句话并不是由东方亮直接告诉慧可大师的。说不定是我的弟弟假传‘圣旨’。”

西门燕道:“但若不是表哥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弟弟,你的弟弟也不会知道。”

蓝水灵点了点头,想道:“如此看来,京弟和东方大哥的交情的确是不比寻常了。怪不得小师叔会有猜疑。”心中一则似喜,一则似惧。

那僧人道:“蓝姑娘,给你的口信则似乎是令弟所托的了。”

蓝水灵道:“他怎样说?”

那僧人道:“令弟叫你不必惧怕,要回家尽可回家。还说他感激爹娘特别疼他,要你替他侍奉爹娘,他恐怕要等到可以回去的时候才能回去。”

西门燕道:“咦,你的弟弟对自己父母的说话怎的也这样客气?”

蓝水灵心里也是惶惑不安:“莫非弟弟已经知道他自己的身世之隐?”她回过头来,问那僧人:“他有没有说他去了什么地方?”

那僧人道:“令弟和慧可师父说话的时候,我并不在场,他有没有说,我不知道。师父托我替他稍的口信,却是没有说的。”

蓝水灵问道:“他们是一起离开少林寺的吗?”

那僧人道:“不是。今弟离开了大约半个时辰,我的师父才离开。因为他虽然是个挂单和尚,也得禀明了管香积厨的和尚,方能离开。”

西门燕道:“那么你呢?你是不是和师父一起离开——

那僧人道:“也不是。因为、因为……在我辞工的时候,还有一位协管戒律院的大和尚要我去问话,这,这,这可……”说至此处,他已经是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西门燕心思灵敏,猜想他要说的大概是“这可说来话长”之类的话。

西门燕也不耐烦听他细说原因,赶忙问道:“在寺门外等待的那个少年,是不是和他们一起走的——

那僧人道:“我,我怎么知道。”

西门燕道:“你有没有听别人说。”

那僧人道:“我没想起要问这件事。我不知道。”

西门燕最相知道的是关于她的表哥的消息,听得他这样说,便道:“多谢你告诉我这许多事情,我没什么要问的了。”贴着僧人的手掌亦已松开。

她的手掌一松开,僧人更加支持不住,面色变得好像死灰,蓝水灵忙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有什么未了之事要我们替你办么?”

那僧人道:“我是个无父母的孤儿,无名无姓,来去也无牵挂,你们想起我的时候,就称我做挑水和尚好了。”

蓝水灵含泪道:“你舍己为人,你的恩德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僧人似是回光返照,含笑说道:“我本来是个庸庸碌碌的人,如今最少在江湖上亦已有人知道我这个挑水和尚了。我、我死而无憾。”脱罢,含笑而逝。

蓝水灵眼中含泪,对这僧人的尸体磕了个头。西门燕却是呆呆的站在一旁,并没随她行礼。

蓝水灵有点不满,说道:“燕姐,你在想些什么?”

西门燕道:“我是在想,我若碰到了生死关头,是不是能够像他这般洒脱?唉,别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遍洒虚空无障碍 妙参禅理出重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