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11回 身陷囚牢成绝学 客奇蒙面创新招

作者:梁羽生

蓝玉京惊疑不定:“这人的太极剑法似乎比东方大哥还要高明。”忽然发现,这个人的身材和东方亮的好像差不多。不过,他当然不会疑心这个蒙面人就是东方亮的。

他把曾经得过东方亮指点的八招剑法逐一施展出来,蒙面人也都轻描淡写的—一破解,破解的手法也是和东方亮的手法大同小异。不过,蓝玉京仍然是一点也没起疑。因为剑理既然一样,“大同”就无足为怪,“小异”,则是由各人的领悟不同造成的,从不同的角度去领悟剑理,也就有了各自不同的创意了。

不知不觉,蓝玉京已经使到了第六招,这一招名叫“三转法轮”,接连三个剑圈,威力一浪高于一浪。蓝玉京转到第三个剑关圈时,那蒙面人好像有心卖个破绽,剑圈突然缩小让蓝玉京剑的剑圈将它套着,剑圈缩小,反击的力量却加强了。一个“抽撤连环”,蓝玉京的剑几乎被他绞得脱出手去,而且双剑还未相交,令得蓝玉京的宝剑几乎脱手的,只是对方顺着剥势的那股牵引之力。

那蒙面客绞不脱蓝玉京的剑,也是好像有些诧异;微“咦”了一声。

慧可盘膝坐在地上观战,忽地说道:“欺负人家的功力不足,那也算不得怎样高明。”不过,蓝玉东却是心里明白,对方其实也只是用上少许内力的。要是对方用上全力,见面的第一招,他的剑只怕就要给对方打落了。

那蒙面人并不分辩,只哼了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蓝玉京已经使到了第七招,这一招名为“颠倒阴阳”,一招之中,藏着几个变化,那蒙面人一个椭圆形的剑圈罩下来,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双剑相交,这次蓝玉京的剑是给他绞得脱手坠地了。

但令得蓝玉京惊异的还不仅是宝剑脱手,而是在双剑相交之际,他发觉对方用的竟然是把木剑!

对方的用意显然可知,他是恐防误伤了蓝玉京,这才不用真刀真剑的。

殊不知蓝玉京固然惊诧,对方的惊诧也是不在他下,原来蓝玉京在和东方亮分手之后,在这一招剑法上又凭着自己的悟性,创造了新的变化。

那蒙面人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心里想道:“他的悟性的确是我之上,这一招变化的奇特连我都意想不到,认真说来,我还不能算得是太极剑法上胜了他。

原来他对蓝玉京这一招“颠倒阴阳”的变化,熟悉已极,他本来以为可以不必让蓝玉京的剑碰上,只凭剑势的牵引,就可以把蓝玉京的剑绞脱手的,哪知蓝玉京突然来了一个新的变化,结果还是避免不了双剑相交。不过,他用的内力仍是拿捏得恰到好处,恰好和蓝玉京目前所能发挥的内力相当。倘若稍为“过份”的话,蓝玉京也就难免受伤了。

这刹那间,两人都是不觉呆了一呆。

在山洞上面的韩翔哈哈笑道:“小子,你服了吧?”

蓝玉京心念一动,亢声说道:“我的太极剑法才不过使了七招,而且我这后最一招,最多也只能说是输了一半。”

韩翔道:“此话怎讲?”

蓝玉京笑道:“你不懂吗?你不懂可以问他!嗯,对啦,你好像说过他是你的手下的,怎的你却会反而不懂?”

那蒙面人自从地进人牢房之后,一直没有作声,此际他已是给蓝玉京逼得非要说话不可的了?(假如他真的是韩翔手下的话),但他仍然默不作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韩翔倒也似乎颇有涵养,哈哈一笑,说道:“你不服那也无妨,明天他还可以再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蒙面人走后,蓝玉京对慧可道:“奇怪,断魂谷里怎的会有一个精通太极剑法的人物?我想,他决不是韩翔的手下。”

慧可若有所思,半晌方给张开眼睛说道:“我也觉得奇怪。”

蓝玉京道:“慧可大师,你见多识广,看得出这人是什么来历?”

慧可道:“我不懂太极剑法的奥妙,也看不出他是什么来历,只看得出一点,他对你似乎并无恶意。”

蓝玉京道:“不错,他本来可以伤我的,但他用的只是一把木剑。”

慧可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你倒是不妨真的请他指点了。”

蓝玉京道:“有一点我可是猜想不透,为什么韩翔要找这样一个人来和我比剑?”

慧可道:“你是不是怀疑这个人的用意乃是要偷学你的剑法?”

蓝玉京道:“但他的太极剑法其实比我还要高明。”

慧可过了一会,忽地问道:“你觉得他的剑法比东方亮怎样?”

蓝玉京道:“好像比东方亮还要高明一点。”

慧可道:“那么你也可以从和他的比剑当中得到益处的了?”

蓝玉京道:“我想是的。如果他是真心愿意指点我的话。”

慧可道:“既然能够得益处,那你也不必多费功夫去胡猜了,反正这件事情总有一天要水落石出的。”说罢,他就盘膝静坐,状如老僧入定了。

第二天那个蒙面人果然又再来了。

这一次蓝玉京在使到“颠倒阴阳”那一招的时候,他的宝剑可就不能碰上蒙面人的木剑了,那蒙面人改了手法,剑出如矢,从蓝玉京的剑圈中穿出来,一下子就点中蓝玉京的脉门,“当”的一声,蓝玉京的宝剑落地了。

蓝玉京最得意的一招本来是“白鹤亮翅”,自从和东方亮分手之后,他在这一招上又已悟出了三种颇具创意的变化,本来他准备用这一招看那蒙面人如何破解的,但此时他却忽地有了新的想法,把原来的主意改了。

蒙面人露出一对眼睛,双眸炯炯地注视他,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蓝玉京忽地感觉这种眼光好似有点“似曾相识”,但随即便在心中哑笑:“我真的胡思乱想了,怎可能是我想要见的人呢?”

他拾起了宝剑,说道:“你的剑法是比我高明,但韩翔说过你是可以指点我的,你是否愿意指点我?”

蒙面人不作声。

蓝玉京道:“好,那就请你指点我吧。”一招“星海浮搓”使出,这一招是他未曾和东方亮拆解过的。

这一招乃是他的义父不歧所授,其实是抽去了太极剑法的精髓,似是而非的。蒙面人破他这招易如反掌,一个照面,就把他的剑打落了。

蒙面人等待蓝玉京拾起宝剑,使即依样画葫芦的使出这招“星海浮搓”,手法和蓝玉京刚才所用的完全一样。

蓝玉京怔了一怔,登时醒悟:“敢情他是在教我如何修改错!”念动招发,就用蒙面人刚才破他这一招的手法应付。

果然不出所料,到了紧要关头,蒙面人的剑势稍为改变,剑锋弹起三个圈圈,圈里套圈,一下子就把蓝玉京的宝剑绞脱了手。

如是者攻守互易,反复拆解,待到牢房里连微弱的光线也消失了,蒙面人方始出去。他出去不久,外面的人就把晚饭送进来了。蓝玉京这才知道,这一招,已经是足足练了半天。

蓝玉京在脑子里重温刚才练这一招的各种变化,拿着筷子比划,连饭也忘记吃了。

慧可道:“怎么样?”

蓝玉京道:“得益不少。”

慧可笑道:“我虽然不想学太极剑法,但在旁观看,也是得益不少。不过,却无须弄到废寝忘餐的地步,反正他明天还会再来的。”说罢,举起筷子把蓝玉京正在拿来比划的筷子按下,蓝玉京全神浸注于剑法之中,不知不觉地生出了本能反应,筷子反手一圈,把慧可的筷子夺了过来。

慧可笑道:“恭喜你自己悟出了新的变化。可以吃饭了。”

第二天那蒙面人来得更早,他们刚刚吃过早饭,他就来了。”

蓝玉京仍然和他练这一招,把昨天所悟的变化使出,蒙面人“咦”了一声,这次他是只能“化解”蓝玉京的招数,不能把蓝玉京的剑夺出手了。

蒙面人点了点头,表示他这一招大致已是可算得练成功了。跟着练第二招“三环套月”,这一招的变化比“星海浮搓”更加繁复,练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蓝玉京还是未能尽悉其中奥妙。蒙面人退出去了。

第三天却是个下雨天。石壁的缝隙没有光亮透进来,牢房里只听到雨声浙沥。

蓝玉京担心那蒙面人不来,但他还是来了。

黑暗中看不见对方的剑势如何变化,那蒙面人把木刻刺出,嗤嗤有声。

蓝玉京瞿然一省,大喜过望,说道:“你是在教我剑法的同时,兼且教我听声辨器之术?”蒙面人没有回答,招数已经使出,继续和蓝玉京练昨天未曾练好的那一招“三环套月”。蓝玉京对这一招已是熟极而流,一听风声,便知对方的剑势是如何变化。终于在吃晚饭之前,把这一招也练成了。

自此,那蒙面人不论是晴天雨天,差不多都是按时来到,越练到后来,蓝玉京领悟得越快。练了差不多一个月光景,一套太极剑法,差不多都已和那蒙面人拆解过了。

这一日在晚饭过后,蓝玉京喜孜孜的和慧可说道:“太极剑法我只有一招白鹤亮翅不曾请他指点了。”

慧可道:“白鹤亮翅这招在太极剑法中似乎是在前十招之内的。何以你迟到现在还未请他指点?”

蓝玉京道:“这一招是我自认为最得意的一招,无色长老和东方大哥都曾经指点过我这一招的。自从上次和东方大哥分手之后,我在这一招上面也悟出一些奥妙,因此,我想留到最后才向他求教。”

慧可缓缓说道:“老和尚不懂太极剑法,不过看你们练了这么多天,多少也看出了一点因由。”

蓝玉京道:“恕我不大懂得这句话的意思,请大师明以教我。”

慧可说道:“依我看来,你的聪明才智决不在那蒙面人之下,他固然是指点了你,但你也指点了他!”

蓝玉京一愕,说道:“每一招都是他帮我修改错误,能说我指点了他?”

慧可笑道:“你没听过教学相长这句话么,他帮你修改错误,他自己在这一招上面也有了更深的领会了。”

蓝玉京道:“那也不能说是我指点了他啊。”

慧可道:“其实谁也不能说是指点谁,只能说是相互切磋。你使出来的剑法未必就是他本来就会了的,但他的武学造诣比你高,却可以看出你的破绽。所以说,他帮你练太极剑法,你固然得益不少,他得益却恐怕更大!”

蓝玉京默然不语,心里想道:“咦,这些话好熟。啊,对了,是东方大哥也曾说过相似的说话。”

慧可也不说话了,低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慧可抬起头来,问道:“这一个月来,你的功力恢复得如何?”

蓝玉京道:“恢复得很慢,似乎不到三成。”

慧可道:“那也不算太慢了。”

蓝玉京道:“大师,你呢。”

慧可微喟道:“我……”突然只听得“啪”的一声,他手中的筷子跃了下来。

“我老了,不中用了。”慧可叹道。声音也好像有点抖颤。

蓝玉京吃了一惊,心道:“那也不至于连筷子也拿不稳啊?”他抬起筷子,说道:“慧可大师,你不会是生病吧?”

慧可道:“是有点不大舒服,大概还不至于是生病吧。我胸口作闷,不想吃了。”

蓝玉京叫道:“韩谷主!”

慧可道:“不要惊动他们,何况就算我有病,他们也不会真心给我治病的。你不必担心,我歇一歇,过了今晚或者就会好起来。你继续用功,琢磨你那一招白鹤亮翅吧。”

谁知过了一晚,慧可的病情似乎更加重了。

牢房里的光线虽然黯淡,但只凭触觉和听觉,也可知道慧可的病情委实不轻,甚至可说是差不多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早饭送来了,慧可连一杯水都没喝。

慧可不许他向韩翔求助,而他又是个完全不懂医术的少年,连应变的经验也都欠缺。

正当他束手无策的时候,那蒙面人倒是依时来了。

蒙面人拔出木剑,见他动也不动,似乎颇为奇怪,那人把剑虚点四下,好像在问:“你怎么啦?”这四下虚点,其实也是一招高明的剑法,不过蓝玉京却是没有心思去参详了。

蓝玉京心烦意乱,站了起来,说道:“老和尚今天生病,我没心请和你练剑了。”

蒙面人好像呆了一呆,忽地走过去把慧可扶起来在他的嘴上一捏。

蓝玉京吃一惊道:“你干什么?”

蒙面人一掌将他推开,慧可的嘴巴已经在他一捏之下张开了,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身陷囚牢成绝学 客奇蒙面创新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