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16回 应笑我乱挥宝剑 问何人会解连环

作者:梁羽生

他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对父亲的感情,却已经有了几个变化。小时候他把父亲当作完美的化身,是他崇拜的偶像,后来,他知道父亲在外面另有个“野女人”,母亲受尽委屈,受尽冷落,但却总是把苦痛藏在心里,没有跟他说过父亲半句不是,终于得了心病,郁郁而死。他为母亲感到不值,对父亲的感情也就因而变了。渐渐他又发现他的父亲在其他方面的品行也并不如他想象那样的完美,甚至简直可以说是言行不符的伪君子,他就更加把父亲当作坏人了。由于常五娘曾经和他的父亲有过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而常五娘是几乎可以断定和他本门的几宗血案有关的,他甚至曾经怀疑过父亲就是在幕后包庇常五娘的人。纵然不是主谋,也是有关的了。

这次常五娘要求和他的父亲相会,他也曾经设身处地,为父亲着想,倘若要保全武当派掌门人的声誉,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设个陷阶,把常五娘杀了,但结果却是颇出他的意料之外。

不错,当他的父亲知道此事的时候,最初的反应的确是面色阴暗不定,显露出他内心的愤怒和不安。父亲把茶几的一角捏得碎成片片,问他道:“你相信这妖妇的话?”他口不对心地说道:“我当然不会相信,但这妖妇言之凿凿,还说爹爹有把柄捏在她的手里,她才有恃无恐的。我不相信,但只怕别人……”说到这里,只听得“咔嚓”一声,父亲一个“手刀”把茶几的角削下,说道:“你不相信,别人也不会相信!”他就试探道:“爹爹若有把握,那就不如……”作了一个横刀劈斫的手势。但在他作这个手势的时候,父亲却摇了摇头。

过了好一会子,父亲忽地叹了口气,“我想知道,在你的心目中,爸爸是怎和样一个人?”他不敢立即回答,父亲已是往下说道:“你不必瞒我,我对不起你的母亲,我知道你怎样想的,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过了今晚,我会慢慢告诉你的。”他感到厌恶,说道:“我不想知道。”父亲说道:“这事关系你太大,你不想知道,我也要告诉你。不过,今晚你得替我做一件事情。”他问:“爹爹,你是已经下了决心,要……”父亲截断他的话道:“不,我并不要杀她。她是有该死之处,但不该由我杀她。这,这件事我也有过错的。你替我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去打发她吧。”父亲对他面授机宜,并且把一件东交给了他。

他对父亲和常五娘这段孽缘,本来是一想起就要作呕的,这次他迫于无奈,把常五娘带上山来,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但此际由他代表父亲去见父亲的情妇,他却非但没有尴尬之感,心情反而轻松了,因为现在他才可以说是真正认识他的父亲,父亲并不是头上戴着光圈的“圣者”,但却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他可以理解的人。父亲愿意帮忙常五娘的这件事情,他也认为是属于合情合理的。

他步入林中,一发现常五娘,就迫不及待地说道:“五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常五娘被点哑穴,做声不得,心中卜卜地跳。“什么好消息呢?难道牟沧浪已经愿意要我了?但这样的话,却怎能由儿子来说?”

为什么常五娘不说话?牟一羽开始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了。

他怔了一怔,话只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不过,他语音刚刚停止,就听得常五娘佯嗔说道:“小猴儿,你的老子又没来,有什么好消息呀?”声音稍为沙哑些,但语气却是常五娘平时骂他的语气。

牟一羽哈哈一笑,“五娘,你这样聪明也猜不到吗?好,告诉你吧,爹爹说可以让你得偿心愿.他、他……”

话犹未了,忽听得“常五娘”哼了一声,牟一羽只觉膝盖一麻,突然一条长绳挥过来,将他拦腰卷着,他那么好的武功竟然闪躲不开。

唐仲山妒火如焚。把牟一羽卷过来,根本就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反手一握他的下巴,令得他的嘴巴张开,一颗葯丸就塞了进去。牟一羽看不见他的脸,被他拖住飞跑,经过蓝家,便即被抛了进去。

“我知道他是谁了。”牟一羽说了这句话,就摔倒地上了。

他当然不知道蓝水灵刚刚和西门燕说到那个凶手是谁,蓝水灵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一回事。

“他是谁?”蓝水灵问道。

“啊,牟大哥,你怎么了?”西门燕也在同时叫道。

牟一羽不觉有意外的欢喜,心道:“毕竟还是燕妹关心我,”但嘴里却在答复蓝水灵:“是唐仲山!”

西门燕大惊失色,连忙将他抱起来,颤声问道:“大哥,你,你是中了唐门的毒吗?”

忽听得刺耳的笑声,在外面说话的可不正就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的唐二先生!

“西门家的小妞儿,你放心,你的大哥死不了的,我给他吃的是仙丹,不是毒葯,只会令他快活得好似神仙!嘿,嘿,你不相信,是吗?好,那我也可以让你和他一样尝尝这种做神仙的滋味!”

牟一羽叫道:“唐二先生,你恼很家父,害我也就够了,可莫加害西门姑娘!”

唐仲山哪会听他的话,只听得“乓”的一声,卧室的窗门已是给他的掌力震得洞开。

首先是一条长绳飞了进来,迅如闪电的把蓝水灵卷了去。

西门燕抱着牟一羽,还来不及呼叫,跟着又是“嘭”的一声,是弹丸爆裂的声音,这间小小的卧房登时充满烟雾。

唐仲山阴恻恻地冷笑道:“牟一羽,你很机灵,一向也很会对我的喜欢,可惜谁叫你是牟沧浪的独生儿子呢?嘿、嘿!父债子还,天公地道。子女都是一样!”

前面的话容易明白,只最后这句,却是令得连常五娘都要想了好一会子,方始会意,饶她早已习惯干歹毒的行为,也不禁为之震栗。

蓝水灵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我从来不认识你!”

唐仲山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我知道你和耿玉京虽然不是同胞姐弟,但也是如同姐弟一般。”一面说话,一面点了蓝水灵的哑穴。但跟着却把常五娘的哑穴解了。

“看在耿玉京的份上,可不能让这女娃儿受苦,你背着她走吧。”唐仲山道。

常五娘道:“老爷子,这不是给咱们添上麻烦吗?”

唐仲山道:“不错,是会多一点麻烦,但多这一点麻烦,对你却是甚有好处呢!要是碰上那小子的话,纵然我对你照顾不周,你也不用担心那小子一剑将你刺杀。”其实常五娘并非不懂他的用意,只不过想听他亲口说出来,才能更加安心。“啊,他毕竟还是要保护我的。”

常五娘好奇心起,又再问道:“老爷子,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暗器?”

“你以为是什么暗器?”

“我不知道。但看来好像不是雷火弹。”

唐仲山甚为得意,掀须笑道:“这不是暗器,是迷幻葯。你听过这个名称吗?”

常五娘道:“迷幻葯是什么?”

唐仲山道:“迷幻葯就是能令人神智迷糊,产生幻觉的一种葯物。配制迷幻葯的主要葯材名叫大麻,产于喜马拉雅山北面一个名叫尼泊尔的小国。嘿、嘿,我可是得之不易呢,弹丸里藏的是迷幻葯,我只不过加上硫磺,令它爆裂即能燃烧而已。我给牟一羽吞服的那颗葯丸也是迷幻葯,让他直接吞服,效力更大。”

常五娘吃了一惊,“如此说来,眼下了迷幻葯,岂非就会迷失本性?”

唐仲山哈哈大笑,“一点不错,我就是要他们迷失本性,迷失了本性,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牟一羽好像泡在温泉之中,身子软绵绵的,每一根神经都好似松弛下来、但一股热力却从丹田升起。

西门燕还在抱着他,忽地昵声说道:“牟大哥,我越看你越觉得你像妈妈,怪不得妈妈那样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妈妈是当年武林中的第一美人。牟大哥,你也真长得俊俏。”

牟一羽还有几分清醒,听她提到自己像她的母亲,不觉霍然一省,连忙将她推开,喝道:“西门姑娘,你醒醒!”

西门燕道:“你叫我做什么,咱们不是已经结拜了的吗?你是我的好哥哥,我是你的好妹妹。”

牟一羽道:“好,那你就该听我的话,快点跑出这间房子!”他虽然功力较深,比起西门燕稍为清醒一些,但也已经开始有了几分“迷幻”了。他可没有想到,他自己都没有气力跑出去,西门燕如何能够?

西门燕道:“我要陪住你,你干么要赶我走?呀,你瞧见没有?那许许多多花朵,紫色的,黄色的,红色的,橙色的,青色的,还有蓝色的,七彩缤纷,真美,真美!咱们是已经到了神仙的洞府了吧?”

牟一羽不觉睁大了眼睛,叫道:“啊,我瞧见了,真奇妙!”但他的心头毕竟还有一点清醒,忽地觉得“不对”,急忙一咬舌头,叫道:“那是幻相,你快点咬自己舌头!”

西门燕媚眼如丝,娇声说道:“咬舌头,很痛,我不干!大哥,你不是说过你很喜欢我的吗?你可别捉弄我!”

牟一羽急道:“我不是捉弄你,你听我说……”可怎样向她解说呢?稍一拖延,迷幻葯的葯力在他身上已经扩散,发作得更重了。饶他内功的根基深厚,渐渐亦已无法保持定力。

西门燕凑近来道:“咬舌头有什么滋味,大哥,你亲亲我吧!”

牟一羽喝道:“胡说!走开!”使劲推她。只是全身软绵绵的,竟然推之不动了。

西门燕哭道:“东方大哥不肯亲近我。你也不肯亲我一亲。我生得像丑八怪吗?”

牵一羽用力再咬舌头,说道:“别哭,别哭!我答应你,一定给你把东方亮找来!”

西门燕道:“我不要东方亮了,他并不是真心喜欢我的,我知道,大哥,你一路保护我,你才是真正疼爱我的。我知道!”

牟一羽叫道:“别这样,你,你……”“误会”这两个字还未说得出来,西门燕已是像依人小鸟一样,偎倚着他。

西门燕忽地唱起小调:“飘、飘、飘,我像在云里飘!啊,好舒服啊!啊,天鹅蛋不可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东方亮说的,你懂不懂!”

牟一羽道:“我不懂。”

西门燕道:“你不懂。我懂了。咦,你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睛看我,我真的长得很丑吗?”突然又哭起来了。

牟一羽见她哭得似梨花带雨,定力再也无法保持,不知不觉搂着了她,说道:“别哭,别哭!你长得很美,我疼你!”

西门燕道:“那你亲亲我吧,你亲我,我就相信你!好,你不肯亲我?我亲你!”突然把樱桃小嘴印在他的脸上。

牟一羽是直接吞服了迷幻葯的,被她樱chún一印,定力登时崩溃,不觉也把嘴chún印在她的脸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有个人走进房间。

噼啪噼啪两记清脆的耳光,打他们耳光的正是西门夫人。

“你们怎可这样?”西门夫人喝道。

西门燕睁大布满红丝的眼睛,忽地骂道:“你这妖妇,你背人偷汉,我都不理会你,我跟什么人要好,与你有什么相干?”

西门夫人怔了一怔,喝道:“燕儿,你胡说什么?你看清楚,看我是谁?”

西门燕怪声喝道:“飘、飘、飘,我在云里飘!我是神仙,你是女妖!”

西门地人毕竟是老于江湖经验的大行家,看出他们是着了“道儿”,心道:“好在他们还没做出丑事。”茶几上有一壶早已凉了的茶,西门夫人含了一口茶朝女儿脸上一喷,跟着出掌按在她胸口的膻中穴上。对牟一羽也是如法炮制。

她以上乘的内功心法替他们约束体中流窜的真气,过了半住香时刻,牟一羽汗出如雨,目光已转柔和,并且令人感觉到他是在表示谢意了。西门夫人知道他的理智已经恢复,当下移开按在他胸口的手掌,让他自行运动。

她无须兼顾之后,全力救治女儿,过了不多一会,西门燕只觉遍体生凉,倒是比牟一羽更早一些清醒过来了。

西门燕恢复清醒之后,不觉吃了一惊,说道:“妈,这是怎么回事?”

西门夫人道:“我正要问你是怎么回事?”

西门燕苦苦思索,西门夫人提醒她道:“你曾经痛骂一个妖妇,你仔细想想,在你昏迷之前,是不是曾经碰上……”

西门燕霍然一省,说道:“不错,我记起了,是那妖妇青蜂常五娘,但我并没有碰上她,唉,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记起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应笑我乱挥宝剑 问何人会解连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