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17回 与今群雄惊诡变 武当一剑灵锋芒

作者:梁羽生

回到紫霄宫,已是将近天亮时分,无名真人自知难以熟睡,便在静室打坐。

他练的是玄门正宗内功心法,平日只要盘膝一坐,便可进入人我两忘之境,此际他心绪不宁,非但未能进入“禅定”境界,反而诸般幻相,纷至沓来,忽而好像置身于云水之间,与殷明珠(西门夫人)泛舟湖上,忽而好像醉卧于碧纱帐里,看常五娘红袖添香。突然浑身浴血的西门牧和暴跳如雷的唐二先生都扑向他,而百媚千娇的常五娘也突然化作了狰狞的女鬼。……好在他灵根未断,听到道观的晨钟敲响,悚然一惊,终于还是能够从幻境中解脱出来。做起吐纳功夫,心情这才渐渐恢复宁静。

朝廷派来册封掌门真人的钦使已经来到了武当山。牟沧浪闻报,立即出来迎接。

正钦使上前说道:“牟兄,认得我吗?我是特地向皇上讨这个差使,来恭驾你当上掌门的啊!”

无名真人道:“原来是褚兄,没想到一别十年,却在这里相见。听说褚兄早已在京中得意,当上了御林军的副统领了,我也应该向褚兄补贺啊?”

正钦使哈哈一笑,说道:“牟兄,你还是像从前一样洒脱。不过,你现在身为掌门,我也应该改个称呼了,赵副使,你上来见过掌门真人吧。”

那“赵副使”道:“掌门真人,我和你虽是初会,但和你的公子却是刚在不久之前在金陵见过面的。”

原来正饮使名褚千石,乃是御林军副统领,赵副使名叫赵太康,也是御林军中的高级军官。

无名真人道:“小儿在金陵多蒙赵大人照顾。不过,大人你的记性似乎不大好!”

赵太康道:“掌门真人指的是哪一桩?”

无名真人道:“五年前贫道五十贱辰,你似乎曾经来过舍下。”

赵太康微笑道:“没想到掌门真人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真是令我受宠若惊了。不过,那次我是随众祝寿,自始至终都未有机会与真人交谈,还未算得是正式相识吧?”原来当无名真人还是中州大侠牟沧浪的时候,由于他交游广阔,他做五十大寿那天,各方前来驾寿的宾客不知多少,驾客每一个都认识他,他却是未必都认识每个驾客的。这个赵太康当时尚未在御林军任职,在江湖上也没什么名气,牟沧浪的确是不认识他的。不过,牟一羽从金陵回来,说起了这个赵太康,而且这个赵太康前来祝寿,又正是牟一羽代表父亲招待他的,牟沧浪开始知道这件事情。

无名真人是武学的大行家,一看赵太康目蕴精光,两边太阳穴微微坟起,便知他是个内家高手。心中暗自责备自己:“怎的我当时竟没注意到此人?”同时也是不觉起了一点思疑:“他与我素没交情,何以当年来给我祝寿?若说他想藉此结交名人,他却又是自甘沉默。”一个念头,蓦地从心中升起:“莫非他这次前来,也是另有目的?”

钦使亲临紫霄宫拜会掌门,表示朝廷对武当派的尊重,但也不过例行公事而已。寒暄已毕,无名真人叫儿子代他送客。

出了紫霄宫,赵太康忽道:“听说公子昨天抓住了一个偷上武当山的人?”这件事发生在紫霄宫前,许多人都在场的,牟一羽自是不能隐瞒,说道:“不错,是有这件事。但我却不知此人是谁。”

赵太康道:“我倒知道。这人名叫连横,是四笔点八脉连家子侄。听说他当场受了暗算而亡,不知公子已查明是哪种暗器了吗?”

牟一羽情知瞒不过他,说道:“有人怀疑是常五娘的青蜂针,其实不是。”

赵太康道:“何以知道不是?”

牟一羽道:“中了青蜂针的毒,脸上呈现青色,连横死时,脸色却是黑的。”

赵太康道:“有没有在他的身上取出暗器?”

牟一羽道:“没有,一枚小小的毒针。也不知射入他的身体哪个部份,要是用到解剖尸体的手段,似乎又嫌太过残忍了。不过在场的有一位对毒葯极有研究的泉老先生,认为连横中的不是青蜂针,就是根据他的判断。”

赵太康道:“你说的这位老先生,敢情就是有天下第三使毒高手之称的泉如镜?”“天下第三”和“极有研究”之间,当然还是颇有距离的。

牟一羽心头一凛,但也不便修改刚才所说的话,只好说道:“不错。赵大人是否觉得他的所见有不到之处。”

赵太康不置可否,半晌说道:“连横的尸体呢,可否让我看看?”

牟一羽道:“已经埋葬了。不过,赵大人要看,也不困难,埋葬之处,就在前面山岗,只是薄葬。”要知他虽然有所顾忌,不想别人发掘连的死因。但钦使提出要求,他又怎能拒绝。

武当弟子当然不会给连横筑坟,掩盖棺木的不过是松散的浮士,赵、牟二人合力,很快就扒开了,赵太康揭起棺盖,说道:“我的所料果然不差,你看!”

不必他来提醒,牟一羽亦已注意到了。只见连横的脸上一片蒙蒙的青色,虽然颜色不是十分明显,但经过了一日一夜,青色末褪,可知中毒之深。

牟一羽只好说道:“如此看来,似乎真的是青蜂针了。赵大人,你、你是怎样料到的?”

赵太康没有正面回答,却道:“如此看来,不但常五娘曾经来过,唐先生也曾经来过!”

牟一羽情知他说的是实,但却不能不敌意问道:“赵大人何所见而云然?”

赵太康道:“只有唐二先生有那种可以在瞬息之间改变中毒肤色的葯粉,而且在下葯之际,要令那么多人毫无知觉,恐怕也只有他才有这个手段!”

牟一羽见他变了面色,不由得心中一动,使即故意说道:“谁也知道常五娘是唐二先生的外室,他替这妖妇掩饰,那也不足为奇。”

赵太康道:“恐怕不只是掩饰这样简单。”

牟一羽道:“那么依赵大人之见……”

赵太康道:“杀人灭口!”

牟一羽吃一惊道:“杀人灭口?”

赵太康道:“看来唐二先生和常五娘都是不愿那个连横落在你们的手中的,他们用的手段虽然不同,但同样都是恐怕连横泄漏和他们有关的秘密。”但他所猜想的是什么“秘密”。可没有说出来。牟一羽自也不敢多问。

牟一羽回转紫霄宫,把此事告诉父亲。

无名真人道:“羽儿,你到过辽东,你知道有个黑鲨帮吗?”

牟一羽道:“听说黑鲨帮是贩卖私监的,本来是在江南,后来在江南站不住脚,帮主罗江峰跑到辽东,重建此帮。爹爹,你因何问起黑鲨帮?”

无名真人道:“那个连横,正是罗江峰的副手,你想他们能在辽东建帮,要是背后没有靠山,做得到吗?”

牟一羽道:“你是说他们和满洲人有关系?”

无名真人道:“这点是不用怀疑了,我怀疑的,唐二先生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怕他泄漏秘密,要杀之灭口。”

牟一羽大吃一惊,“如此说来,莫非唐二先生,常五娘、连横他们三人都是一丘之貉?”“

无名真人不置可否,说道:“好了,我要静坐一会,你去墓园替我慰问不歧吧。他昨晚受的伤很重.你顺便带两颗九天琼玉丸给他。”

牟一羽觉得父亲的言辞似乎有点闪烁,不觉又是惊疑,心里想道:“莫非爹爹还有一些什么瞒着我么?”

他应了一声,跟着问道:“爹爹还有什么吩咐?”

无名真人道:“没什么了。啊,对,你出去的时候,叫他们把玄通唤来见我。”玄通是在清虚观中管理杂工的道人。

牟一羽没有猜错,他的父亲的确是有件事情瞒着他。自从那聋哑道人露出本来面目之后,无名真人就已知道牟一羽在辽东所遇那个蒙面人一定是他无疑了。但唐二先生在昨晚又是给他打跑的,不知聋哑道人究竟是友是敌?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无名真人也想不通,那聋哑道人怎能离开武当山一个多月而没人发觉?

墓园的灵房中,内进那间房间,现在就只剩耿玉京和他的义父不歧了。他的姐姐蓝水灵在天亮时候已经回家。

不歧好像是发梦呓,忽地叫道:“不是我,不是我。”呼吸急促,额上都露出青筋。

耿玉京掌压他的风府穴,助他调匀气息,不歧醒过来了。

他一张开眼睛,看见耿玉京坐在他的身旁,好像忘了耿玉京本来就是一直守护着他的,似醒非醒的又在叫道:“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耿玉京轻轻摇了摇他说道:“义父,我当然相信你,昨晚我已经相信。姐姐也都和我说了,杀害我的养父母是那唐二先生,不是你!”

不歧道:“京儿,你,你说什么?”

耿玉京道:“你不是凶手,我已经知道了!”

不歧道:“什么,你都知道了么?”

耿玉京心中酸痛,“义父,怎的你连昨晚的事情都忘记了么?不错,最初我怀疑你是杀我养父母的凶手,但后来不是都说清楚了么?”

不歧道:“我说的不是昨晚之事!”

耿玉京默然说道:“你误杀我爹爹的事情,如今我也不怪你了,别提它吧!”

不歧道:“我说的也不是这一件事情2”

耿玉京不觉一怔,问道:“那你要说的是什么事情?”

不歧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我说的是你的外公,亦即是我的师父两湖大侠何其武被害的那件案子!”

耿玉京知道这件案子关系极大,“啊”了一声,不敢插话。

不歧道:“这件案子,连掌门真人都曾怀疑我是凶手!”

耿王京道:“不,我知道掌门真人的用意,他是恐防你自寻短见,因此要着落在你的身上把那凶手找出来!”

不歧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跟着说道:“我知道,但说老实话,我对掌门真人也不敢十分相信,我只能相信你!”

耿王京道:“好,那你对我说吧!”

不歧道:“掌门人问我当年的真相,有件事情,我是瞒住他的,师父被害那天晚上,其实我曾经回过家里!”

耿玉京“啊”了一声,但随即说道:“义父,你见到什么?我仍然相信你不是凶手!”

不歧面露笑容,说道:“多谢你。”于是说出那天晚上他的所见所闻。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正是那凶手逃出来的时候。师父临终之前骂的那声:“畜牲’!我也听见了。”

耿玉京心头颤栗,“畜牲”二字,通常只是父亲骂儿子,或者师父骂徒弟的啊!那个凶手是谁?既然不是义父,难道,难道

不歧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说道:“怪不得师父要骂畜牲,那个逃出来的凶手,他的面貌简直和我一模一样!而且他的背影又和你的父亲有几分相似!”

耿玉京呆住了,过了一会,方始出得声:“有这等事!”

说到此处,不歧脸上现出非常痛苦的神情,捶胸说道:“我真该死,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却不敢挺身和杀害师父的凶手搏斗,当时我竟然给吓得躲在暗处,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出,生怕给那凶手发现。”

耿玉京道:“那个凶手的武功比你高出许多,当时如果你露面的话,只怕也是白饶一条性命。”

不歧说道:“我不仅贪生怕死,还是个卑鄙小人,在这样重要的关头,我还只是为了本身的利害打算。”

耿王京正想劝他不要太过自责,不歧已在继续说道:“凶手身法快极,转瞬已是越墙而去,我听得老家人何亮的脚步声跑进师父卧房,此时我本来应该进去的,可我还是未敢露面。因为我恐怕师父已是伤重垂危,他把那个凶手当作是我,倘然再见到我的话,一个可能是立即给我气死,一个可能是见面就骂,容不得我辨明,万一他就死了,我的嫌疑岂非更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耿玉京这才知道他刚才的自责乃是指这一件事,心中也是觉得义父私心太重,甚不应该。

不歧苦笑道:“京儿,我把最见不得人的心事都对你说了吧。即使你因此杀我,我也甘死无辞!我一向妒忌你的父亲,尤其在他抢了师妹之后,我更是很他人骨。当时,或许就是由于我的偏疑,我的确是有几分怀疑那个凶手就是你的父亲,也‘希望’那个凶手当真就是你的父亲!”

耿玉京隐隐感到几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味道。当下说道:“事情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当时不管你是有心之错,或无心之错,总之,知错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与今群雄惊诡变 武当一剑灵锋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