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04回 恩同义父犹藏诈 逼露庐山始识非

作者:梁羽生

无相真人似乎知道他的心思,缓缓地说:“你们用心急,新掌门人的武功,你们用不了多久,一定可以亲眼见到的。现在我先给你们说一个故事。”

用不了多久,究竟是多久一个月?半个月?十天?八天?或者就是今天?

这个答复,好象给了保证,实则甚为空泛。无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思疑掌门师了是为了要封无名接他的位子,才特地为无名用这缓兵计的。

但这是掌门人的保证,即使性格迂直如不波者,也不敢敲钉扳脚,要掌门人确定一个日期的。

掌门人还要给大家讲故事,在这个时候,他怎么还有这样好的心情来讲故事呢?众人都好奇心起猜疑不定。只见无相真人抬头望向远方,似是在回忆一件久远的往事。;这件事情说起来已经是三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真人顿了顿,接着说下去:“那一年昆仑派的玄贞子来到武当山,要求和掌门人比试剑法。跟他一起来的是他的小徒弟,一个只有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孩子,先师接见他们的时候,我是随侍在侧的。”

五十岁以上的道士,许多人隐约还记得是有这么一件事情。但当时比试的结果如何,他们却是知而不详了。他们知道的是:“玄贞子是当时昆仑派的第一剑术高手,名气之大还在昆仑派的掌门人弟兵通于之上。昆仑派和武当3派一样,都是以剑术驰名的。不过一在西北,一在中原,相距万里,彼此极少往来。”

当时武当派的掌门金光真人亦即现任掌门无相真人的师父。那年金光真人已经七十岁,无相是他的大弟子,四十多岁,正当盛年。玄贞子的年纪比无相稍大几岁。论辈份玄贞子介乎金光、无相师徒之间。(因为不同门派,辈份是较难论定的。玄贞子的师兄昆仑掌门玄通子是尊金光真人为前辈的,金光真人则因性情廉和,只允和玄通子平辈论交,因此玄贞子可说比金光真人小了半辈。)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当时都没在场,他们只是在事后听说当时金光真人并没下场,是无相真人替师父下场把玄贞子打败的。但这个听说却并非是听金光或无相亲口说的,而是从一个和聋哑道人接近的香火人口中间接传出来的。

那聋哑道人当时是服侍金光真人的,他口不能言,只能用手势来告诉香火道人,伸出大拇指代表金光真人,伸出小指头代表无相真人,大拇指撇过一边,随即收指,小指头却挺起来,向前一刺,一中发出哎唷一声,面露笑容,跟着拍掌。那香火道人是和他最为接近的朋友,懂得分他的意思。那是说做师父的金光真人没有和对方交手,过一边,做徒弟的无相真人替师父出马,打败了敌人。

但这只是香火道人的演绎而已,详情谁也不知。因此,现在由无相真人一讲当年故事,一众弟子当然都起了好奇之心,听得津津有味了。

地钉真人说道:“先师性情廉和,本来是不想和他比试的,那玄贞子却甚为傲慢,辞锋咄咄逼人。他竟然说口头上的服输不能算输,若是不敢和他比试,就得当众承认,武当派的剑法比不上他们昆仑派。”

“我忍耐不住,只好站出来:“辈份不同,年纪有别,我的师父岂能和你一般见识?你若一定要比试的话,让我来接你的高招好了。”

玄贞子一听,冷笑说:“你这话倒也说得不错。论辈份,你的师父可以说是比我高出半辈,他胜我不足为荣,但年纪老迈,我若侥幸胜了他一招半式,也是胜之不武。不过,我却不知你的师父是否放心让你替他比剑。金光真人,如果你认为他是最适当的人选,那就没话说了,否则,我还可以让你另外选出一个你认为最满意的弟子来和我比剑。”

先师也是真够涵养,他首先责备我一句;不可对客人无礼。跟着才说;我这小徒不懂礼貌,你莫见怪。贵我两派,都是道上同源,也无须一定要他出胜负荣辱。我不想过份费神另挑徒弟了,玄贞道友,你就随意指点我这小徒两招吧。”

“玄贞子居然居然还不满意,逼紧一步说:你无意分出胜负荣辱,我可是有意的。咱们可得把话说在前头,你这徒弟若然输给了我,你还得当众向我认输。”

先师微笑说道:你若定要如此,那就如此吧。不过,不管比试的结果,我都可以让你有个选择的机会。师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时我听不懂,玄贞子也听不懂。”

台下的一众弟子,听到这里,也都心中想道:“是啊,既然他出胜负,那还选择什么呢?大家都不懂得这句话的什么意思。”

无相真人接着说道:“我心中的疑问,玄贞子替我说出来了。他说:比试若然得出结果,那还有什么选择的机会?金光真人,请你说得清楚一些,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先师这才说道:“你可以把比试的结果当众宣布,但若你想要保守秘密的话,我们也可以守口如瓶。”

“这话的意思如果明白说出来的话,那就是:倘若比试的结果,是我输于玄贞子,先师愿意代表武当派当众向他认输;但倘若是玄贞子输于我,我们为了顾全他的面子,可以替他保守秘密,但是妙就妙在并没点明。”

台下的一众弟子俱想:“师祖这番话说得可真得体,已方占了身份,也没削了对方面子,玄贞子着恼的话,也只能怒在心里,不能说是我们师祖小看了他。”

果然只听得无相真人接下去便即说道“玄贞子听懂了先师的用意,显然是怒在心里,脸色全部变了。他冷笑一声,说道:“输了就是输了,不必隐瞒。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就开始吧。不过——”

我问:“还有什么不过?”

玄子冷笑道:“这是你刚刚说过的,辈份不同,年纪有别,我中算高你半辈,年纪刀比痴长几年,我不想占你便宜。”

我说:“也不见得就是你占便宜。”

先师斥道:“不可无礼。主随客便,玄贞道友,你尽管划出道儿,我们师徒决无异议。”

玄贞子道:“以一百招为限,令徒倘若抵挡了我一百招,不必分出胜负,我也愿意认输。”

我见他如此傲慢,本来想反chún相讥的,但师父在场,我不便和客人斗口,只好说道:“你要自限,那任由你,百招之内,我若胜不了,我也认输就是。”这么一来,变成了我和他都是自说自话了。

玄贞子大概也不想纠缠下去了,哼了一声,便即说道:“好,我让你自说自话,我说的话可是算数的,接招。”我说:“我的话也是算数的,还招。”不到这第一招就出乎双方意料之外。

一众弟子虽然都已知道这场比剑的结果是无相真人赢了,但听到这里,还是禁不住砰然心跳。这一招是怎样出乎双方意料之外呢?

无相真人继续说道:“我知道玄贞子练的那套剑法名为飞鹰剑法,一共八八六十四手,每招都是狠辣无比。不过我只是知道而已,这套剑法我可没有见过。我想本门的太极剑法,最擅于以静制动,以柔克刚,飞鹰剑法既然以刚猛狠辣见长,那么太极剑法可不正好就是它的克星?因此我才充满自信,敢于说出在百招之内我若胜他不了就甘愿认输的话。

果然他出手的第一招就狠辣无比,但若只是狠辣无比,那还在我意料之中,哪知它在狠辣之外,剑势的厅诡,也是我从未见过的。别的剑法,或刺、或削、或圈、或点,都是层次分明,留心观察,不难看出全势的去向,只有他这飞鹰剑法,却是盘旋飞舞,曲直相乘,好象波浪的四面扩张,当真是变化莫测,令人防不胜防。

他第一招就施杀手,身形平地拔起,剑势凌空击下。在他盘旋曲折的剑势之中,我看最少藏有七种不同的变化。这霎那间,我是决算不清怎样同时应付七种变化的,要破他的剑法是不可能了,只能以一招平平无奇的推窑望月,消解对方剑势,力求自保,结果,他这一剑几乎贴着我的额角削过,但毕竟还是伤不着我。我看他噫了一声,脸色由红转青,显然他对我能化解他这一招,也是颇感意外。”

不知他当时有没有流出冷汗,但说至此处,他却不觉停了下来,抹了一抹额上的冷汗。在他身旁伺候的小道士递上一杯参茶,他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下去:“他的剑法有如飞鹰盘旋,即使他没有纵身跃起,那剑势也有如凌空扑击一样,而且每一招所藏的变化也不相同,或是一招三式,是一招五式,最多甚至有一招九式的。每一招的姿势当然也是大不相同。我从没有见过这套剑法,只能守而不功,默记他每一招不同的姿势,留心他的每一种变化之内,有没有破绽可寻。在他施展第一遍的八八六十四手飞鹰剑法的过程中,我只能静观,不可能马上想到如何克制他,他这套剑法也真的几乎达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在六六三十六招之前,一点儿破绽都没有。到了第三七招,我才发现一个破绽,那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了。”

要知以无相真人的武学造诣,寻常剑法,他是不悄一顾的。十招之中,经他法眼鉴定,倘若只有三两个破绽的话,那已经是很不错了。一众弟子心中俱想:“玄贞子的八八六十四手飞鹰剑法,只有三处破绽。掌门给他的这难能可贵四字评语,他的确可以当之无愧了。听到这里,大家也都松了口气。只道无相真人已经发现对方的破绽,取胜自非难事。无相真人接下去说:“我发现了他的三个破绽,心里反而有点儿着慌了。他的第一个破绽是在第三十七招出现的,假如他按次序使第二遍剑法的话,我岂不是要到一百零一招才能胜他?说至此处,不觉又抹了抹额上的冷汗。

站在台前的不波代表同门说出心里的话:“是啊,这一点我倒未曾想到。掌门师伯,你是在第几招才赢了他?”

无相真人说道:“好在他使第二遍剑法之时,是不依次序的。前后招混乱使用,他在第二十七招之时,使出了顺序是第四十九招的剑法。这一招剑法的破绽一出现,我就把预先想好的破剑式使出。一使出我就跃出圈子,可笑他还没发现,居然了顺序喝问:你认输了吗?我笑笑,剑尖指他的胸口。他低头一,登时面红过耳。看那神情,真是巴不得地上有个洞好让他钻进去。

不波听得眉飞色舞,连忙问道:“师伯,你还没有说你是怎样赢他的呢?”无相真人说道:“我并没有伤他,我只是在他的胸口部位,留下一个小小的记号。他低头一看,发现那个部位的衣裳开了一个铜钱般大小的缺口,他这才知道是我手下留情。”

众弟子齐声欢呼,有几个人同时问道:“到了这地步,玄贞子再骄妄也只能认输了吧?”

无相真人说道:“他没有认输。那时候他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见他面色陡变,我并没有伤他,他却似风中之烛似的晃了两晃就往后倒。

不波笑道:“这样的人,气死了他也是活该。”

无相真人却毫无得意的神态,正容说道:“你们不要欢喜得太早,跟他来的那个小徒弟将他扶稳,说道:“我的师父本来是我找你的师父比剑的,你替师父下场赢了一招,我现在年纪小,不能下场,待我学成之后,请你答应和我再比一次。”

我本来不肯答允,哪知玄贞子竟然说道:“我今日比剑输给了你,并不是我的飞鹰剑法比不上你的太极剑法,只是你我的飞鹰剑法没有练好。你若是怕我教好徒弟,找你报复,那你最好今天就杀了我!”

“他那徒弟做得更绝,刷地拔剑出鞘,说道:“不错,我本来不应该求你给我这个机会的。来,来,来,咱们现在就比。”

“我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可惜我还没有收徒,否则我倒可以叫徒弟跟你比。我是不会跟你比的。”

他那徒弟道:“我看还是你跟我比的好。而且最好就在今天。”

我说:“为什么?”他那徒弟道:“你今天和我比例不,要杀我易如反掌,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来找你之时,恐怕你要后悔莫及了。”

先师忽道:“令徒年纪小志气高。很好。很好。”

玄贞子当时怔了一怔,立即说道:“如此说来,你是愿意替令徒答允小徒的不情之请了?”

先师说道:“我对贤师徒也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玄贞子道:“但凭掌门吩咐。先师说道:“今日之事只有你知我知和咱们的徒弟知道。请你莫把今日之事,告诉别人。”

先师重申前议,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恩同义父犹藏诈 逼露庐山始识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