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07回 萍水孽缘难自解 江湖侠骨恐无多

作者:梁羽生

蓝玉京为了他自己的身世起疑而感怅侗,也为了失掉东方亮这个“朋友”而感伤心,心里想道:“师祖叫我到少林寺去找一个叫做慧可的大和尚,料非无因,说不定这个和尚知道我的身世。”当下只好把烦恼暂且抛之脑后,独上少林。

他可不知,还有一个人比他心情更加不好过的,这个人就是刚刚被东方亮赶走的常五娘。她受东方亮所辱,不仅伤心而已,更加羞愧难当。

她翻过一座山头,正想在密林深处更换衣裳,忽听得有个斥道:“贱人,你干的好事!”

常五娘大吃一惊,抬起头来,只见那个人已经出现在她的跟前了。

常五娘一急泪掉了下采,颤声哭道:“二爷,我还指望你给我报仇呢,你也不问情由,就来骂我。”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情夫,天下第一暗器世家四川唐家的老二,在江湖上人家都尊称他为“唐二先生”,而不敢直呼其名的唐仲山。

唐仲山哼了一声说道:“报什么仇,你这个样子,把我的脸都掉光了。”此时她披的是东方亮那件外衣,但外衣只能遮掩上半身,下半身衣掌的裂缝却遮盖不住。

常五娘道:“我被人侮辱,你不替我出气,还来骂我!你知不知道是谁伤辱我?就是你的朋友向天明的徒弟东方亮这小子!”

唐仲山道:“别说我惹不起他的师父,就是惹得起我也不会为你去麻烦。”

常五娘冷笑道:“你是天下第一暗器高手,想不到也会给他师父“剑圣”的名头吓怕!”

唐仲山冷冷笑说道:“怕不怕剑圣是我的事,我问你,东方亮为什么要侮辱你,总有个原故吧!”常五娘道  “这、这个……说来话长…”

唐仲山道:“说来话长,那我就先问你一件事,你跑去武当山做什么?”

常五娘大惊道:“二爷,你不要听人家闲话,我只是偶然动了游兴,到武当山逛逛。”

唐仲山道:“你没是没作出对不住我的事,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听了人家的闲话?”

常五娘道:“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发怒,我想,你一定是……”

唐仲山喝道:“别管我想什么,你只说你自己的做过的事!”

常五娘颤声道:“我真的没做过什么呀!”

唐仲山道:“你不说,我替你说吧,你是上武当山偷会情人!”

常五娘叫起撞天屈来:“我哪来的什么情人?这许多年来,我不是都跟着你吗,你莫听信……”

唐仲山冷笑道:“这个人是你十八年前就勾搭上的,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还要瞒我?”

常五娘道:“你哪里听的谣言,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唐仲山冷冷说道:“你不知道?你一定要我说出来么?好,我就说出来吧!他本是两湖大侠何其武的大弟子,名叫戈振军,十六年前,做了无相真人的关门弟子,道号不歧,你千方百计想要抢到手中的那个孩子,就是你和他的私生子吧?”越说越气。啪地打了常五娘一记耳光。

常五娘在地上打了个滚,披头散发地坐起来叫道:“唐仲山你是我的什么人?”

唐仲山喝道:“无耻贱人,你要不要脸?这样问我,是什么意思?”

常五娘忽地狂笑起来:“我无耻?我不要脸?我问你,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吗?我求你收我为婢为妾,你都不肯让我入你家门!我只不过是你的玩物罢了!你凭什么要我替你守节?莫说我没有情人,就是有,你也管不着!你自己在外面玩女人……”

唐仲山喝道:“住嘴,贱人!越说越不像话,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常五娘道:“你杀我好了!我跟了你这许多年,你高兴就来看我,不高兴就把我抛在一旁。名份没有;气倒是受够了!可怜我还要逆来顺受,唯恐讨不了你的欢心。我受够了。好,你杀我吧!来呀,来呀!为什么不来杀我!”

唐仲山被她一顿又哭又叫的责骂,倒是不觉有点内疚于心,但面子是不能放下的,喝道:“你疯了,这样闹像什么样子?”

常五娘道:“不错,我是疯了!你不杀我,我也不想活了!”突然拿出了一枚青蜂针,向着自己的咽喉就刺!

唐仲山中指一弹,一股劲风射过去,把她的手中的青锋针弹飞,喝道:“不许你寻死觅活!”

常五娘趁势倒入他的怀中,哭道:“二爷,你也不念我对你的好处,我是黄花闺女就被你哄上手的,服侍你也服侍了二十年了。你只听了人家几句闲话,就来打我骂我,我还活得下去吗?”

唐仲山道:“好,我不打你,也不骂体,你说真话!”

常五娘道:“我死都不怕,也不怕对你说真话了。不错,我和戈振军是曾经相识的,他好象对我也有点意思,但我们也只是一相识就分手的,其实并没有什么私情。你想想,倘若他真的是我的情人,他在武当山十六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去找过他。这次我在武当山上根本也没有见过他。我知道你在武当山也有朋友,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

唐仲山当然不会相信她说的都是真话,但她是第一次上武当山,这却不假。而且唐仲山宠了她这许多年,也确实是舍不得杀她。只求面子过得去,把她的假话当作真话又有何防?

常五娘见他沉吟不语,又再说道:“至于那个孩子,不错,他的确是私生子,但却不是我的私生子。是戈振军师妹的私生子。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牟沦浪。”

唐仲山诧道:“你怎么知道牟沧浪知道。”

常五娘道:“儿子知道,料想父亲也当知道。不过.据我所知,你好象只是和牟沧浪有交情,和他的儿子大概只是在幼小的时候见过吧?”

唐仲山道:“牟沧浪只有一个儿子,叫做牟一羽。”

“有个道士跟他到半山的。我看见他们就躲起来了。他们没看见我。这件事情,我是无意中从他们的谈话中偷听来的。”她说的倒是实情。那天送牟一羽下山的是无量道人的大弟子不败。不过她以为牟一羽没发现她,这却错了。

唐仲山听她说得有根据,不觉又信几分。

常五娘七窃玲珑,鉴貌辩色,知他已是回心转意,即使趁势撒娇:“是谁造我的谣言,你不说给我知道,我可不依!”

唐仲山道:“那也不全是谣言啊,你自己也承认和戈振军是旧相识的。”

常五娘嗔道:“但那谣言却说我和他生下了私生子,你不给我讨还清白,我还有何面目作人?”

唐仙山心中烦忧,淡淡说道:“你没做过,那就可以问无心愧了,何必追查?”

常五娘道:“我这样说,分明是对我尚有怀疑,我一定要你查个明白?”

唐仲山道:“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不要吵了!”

常五娘道:“你这是敷衍我的,不查明白,你始终还是不能释疑。”

唐仲山道:“叫我向谁去查。”

常五娘娇声道:“哟,你瞧你好没心肝!我刚说过的你就忘了。向你的老朋友牟沧浪去查呀。他的儿子都知道那个私生子的来历,说不定他知道道得更多!”

唐仲山有点奇怪:“她应该见好即收的,为何还要自寻烦恼?”苦笑道:“你知不知道,中州大侠牟沦浪如今已经变成了武当派的新任掌门人无名真人啦!”

常五娘道:“那不正好么,你可以一举两得,去给你的老朋友贺喜。”

唐仲山正色道:“武当派要你的命,我避开他们还恐不及呢,你却要我去见武当派的掌门!”

常五娘道:“就因为我上了一次武当山,那你更应该替我去走这一趟,向他们解释误会。”

唐仲山道:“误会?我也不知你做了什么,如何解释?你不要不识趣了,我告诉你一个确实的消息,武当派的无色长老正要找你算帐呢!而且,听说他如果找不不到你,就要来找我,要着落在我的身上,把你交出来!”

常五娘道:“你怕了无色这个牛鼻子臭道土?”

唐仲山道:“不是怕他,但我们唐家的确也是斗不过整个武当派!”

常五娘道:“听你刚才的口气,你似乎不以为这是他们的误会,你毕竟是相信了他们的那一些鬼话!”

唐仲山道:“我还没有听到他们的指控,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否鬼话,但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我总应该自己知道!”

常五娘道:“我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件事情得罪了武当派?听你的口气,你虽然没有听到他们的指控,总有点风闻了吧?”

唐仲山道:“这个……”常五娘和武当派结的是什么梁子,他确实是虽未完全知道,却亦已知道一些的。

常五娘道:“二爷,你是还在怀疑我吧?为何不说下去?”

唐仲山突然喝道:“我岂仅只是怀疑你,你这贱人,竟敢借我的名头招摇,我岂能饶你!”

常五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以为已经把唐仲山哄得服服贴贴了的,怎知又突然变卦了!

她刚刚发觉唐仲山的眼色似乎有点特别,唐仲山“卜”的一掌就打下来了。

就在此时,只听得有人大叫:“唐二先生,手下留人”!

常五娘已经在这个人的大叫声中倒了下去。

这人声到人到,原来是武当派排名第二的长老——无色道长。

无色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可惜,可惜!”

唐仲山板起脸孔道:“无色道兄,我杀这个妖妇,为何你叫可惜?难道你和她也有一手?”

无色道:“唐二先生,你怎能和贫道开这种玩笑,谁不知道她是你的外宠。”

唐仲山叹道:“咱们是老朋友,我也不必瞒你。二十年前,我受这妖妇迷惑,是,是曾经和她相好过一个时期,想不到直到如今,她还在外面借我的名义胡作非为,听说还曾经私上武当山用青蜂针打伤了贵派的不悔师太,有这事么?”

无色道:“有。但不过……”

唐仲山早已截断他的话道:“她这样胆大妄为,你说我怎能饶她?所以我特地找来,把她一掌打杀了!但我不懂,你怎的还要替她求情?

无色摇头道:“唐二先生,你忒也鲁莽了。为何不等我来到才处置她?”

唐仲山翻起双眼道:“哦,你这是怪我擅杀你们的仇人吗?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好歹她曾经是我的人,要处死她也只能由我处死,我可不想经过你们的手?”这等于“清理门户”不容外人插手一样,江湖确是有这条规矩的。

无色道:“贫道并无越俎代庖之意。只不过……”

“不过什么,爽快说吧!”

“实不相瞒,我们找常五娘,并非只为她用青蜂针打伤了不悔一事。”

“还有何事?”

“这十多年来,敝派接连发生了几宗莫名其妙的惨案,我们怀疑与常五娘有关。”

“哪些惨案?”

“敝派以前的首席长老无极道长,俗家弟子两湖大侠何其武,敝师兄丁云鹤,敝师侄不戒等人,都是死于非命的。”无色他只是提几个头面人物,其他人等,如耿京士、何玉燕、何家的老家人等等都不提了。

唐仲山暗暗吃惊:“原来这些传说都是真的。”说道:“这就令人似乎有点不敢置信了,你说的这些人都是贵派有数的高手,常五娘本领再大,恐也伤不了他们吧。”

无色道:“我说的只是‘有关’,并非指控这些案件都是她一手所为,但最近敝师侄不戒的死于非命,却已确实查明,是在受了掌力所伤之外,还中了一枚青峰针的,因此我们希望从她的口中,问出其他的主犯或同犯。”

唐仲山这才装出恍然大悟的神气,“哦,原来你们是要留下活口查询,怪只怪我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复杂的案子。”

无色道:“是呀,那些案子,或者与她有关,或者与她无关,但总得问她一问,只盼找到一点线索也是好的。”

唐仲山道:“可借你来迟一步,我一怒之下,已是将她毙了。”

无色忽然向倒在地上的常五娘走去。

唐仲山道:“你干什么?”

无色道:“我想看一看还有没有得救?敝派的纯阳丹功效不在少林派的小还丹之下,只要能够延长她一口气也是好的。”

唐仲山冷冷道:“你是不相信我已经打死了她吧?”

无色道:“决无此意,贫道只是想尽人事而已。”

唐仲山道:“我若阻止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萍水孽缘难自解 江湖侠骨恐无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