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

第08回 幽谷寄情收义女 金盆洗手斥强梁

作者:梁羽生

东方亮道:“我是奉了师父之命到武当山去的。”

那女子道:“这条路可不是到武当山去的啊!”

东方亮道:“武当山我已经过了。”那女子道:“那为什么还不回家?”渐渐有点声厉了。

东方亮道:“因为还有一点事情。”

那女子道:“什么别的事情,不可以对我说的吗?”

东方亮好像对她有点害怕,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到少林寺去找一位朋友。”

那女子冷笑道:“你哪里来的少林寺朋友?我也从没听说过你的师父和少林寺有甚交情,那班自命是领袖武林的大和尚会把你这小子放在眼内?

东方亮道:“我这位朋友不是少林派的弟子,他只是在少林寺作客的。”

那女子道:“你这朋友是谁,他因何到少林寺作客?”东方亮道:“对不住,朋友的私事,我是从来不多问的。”言下之意,已是嫌那女子好管闲事了。

那女子似乎没想到他会反chún相讥,冷笑一声,半晌说道:“昨晚你是一个人在这林子里过夜么?”

东方亮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那女子道:“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亮道:“我是有另一外一位朋友,昨晚也在这个树林里面。不过,并不是同一个地方。这个林子大得很呢。”那女子本来不知道他的“朋友”是男是女,但一听他的话语隐隐似有“避嫌”之意,登时反而起了疑心了。她眼珠一转,提高声音道:“你这朋友是不敢见人的么?把他叫出来,我想看看你交的猪朋狗友是什么模样。”

蓝水灵一听,不觉心中有气,立即走出山洞,朗声说道:“我就是他的朋友,我不是猪,也不是狗,我瞧你呀,倒像是一只母老虎!”那女子怒道:“好呀,你说我是母老虎,我就让你尝尝我这母老虎的厉害!”身形一起,疾如一飞鸟,倏地就到了蓝水灵面前,一掌向她掴去。

东方亮喝道:“表妹,不可胡来!”

蓝水灵使出武当派功夫,一招“三环套月”,反扣她的手腕。那女子掌锋一偏,手法快到极点,蓝水灵只觉头皮一凉,不但帽子给她拿了下来,发髻的方巾也给她撕破了。

那女子道:“哈,原来是个妞儿,东方亮,你怎么说?”

东方亮道:“表妹,你莫误会……”

刚说得半句,便给那个女子截断:“什么误会?小狐狸精露出了尾巴,你才说误会!”

蓝水灵怒道:“你怎么一张嘴就骂人,我喜欢女扮男装,你管得着吗?”

那女子喝道:“不许你多嘴!”中指一伸,点了蓝水灵的穴道。

东方亮道:“表妹,我和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为人,你若瞎起疑心,这就是对我的侮辱!”说罢衣袖一甩。

他的衣服昨晚是给大雨湿透了的,此时尚未全干,衣袖一甩,溅出几点水珠。

那女子一看蓝水灵的干净衣裳,顿时懂得了表哥这个“不落言诠”的解释,但她既不甘心认错,也不放心让表哥和另外的女子同行同宿,当下一言不发,抓起了蓝水灵就走。

东方亮亢声道:“表妹,你太胡闹,你要将她怎样?”

那女子哼了一声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难道在你的心目中,她比我更加重要么?”

东方亮道:“话不是这么说,她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许你伤害她!”

那女子嘿嘿冷笑:“我还未动她一根毫发呢,你这么说,我倒是要——”

东方亮深知表妹素来任性,连忙说道:“你若是伤了她,我……”

那女子道:“你怎么样?”

东方亮:“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说罢,心里叹了口气,对付这个任性的表妹,他能够施展出来的最大的“阻吓”也只能是如此了。

那女子道:“我才不稀罕你呢!”但跟着却就是“噗嗤”一笑,说道:“你别害怕,我只不过是帮你招呼朋友。我带她回家去,将她当做贵客款待,你满意了吧?”

东方亮啼笑皆非,说道:“你怎知她愿意做你的客人?”

那女子道:“她不愿意也得愿意?你为什么定要和她作伴?”

东方亮道:“我是有事要和她一起去少林寺。”

那女子听了,不住冷笑。

东方亮心中不悦,说道:“我讲的都是真话,你笑什么?”

那女子道:“我听得人说,少林寺像有个臭规矩,不许女人进去的,不知是真是假?”

东方亮道:“这倒不假。不过……”但内里因由,一时间怎能说得清楚,他也不愿对表妹和盘托出,因此说到一半,就停止了。

那女子却不容他思索,便即冷笑说道:“谅这小丫头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你要去少林寺你自己去。”说罢,挟着蓝水灵就走。

东方亮道:“表妹,你太过不讲理了!”

那女子嘿嘿冷笑:“我已经对你特别客气,你竟然还不知足。我假如是当真不讲理的话,嘿嘿……”

东方亮叹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你要带她走,也任由你。但你可别忘记,我说过的话,是从来算数的!”

那女子笑道:“我记得,你放心吧。你几时回来,我就几时放她走,决不伤她一根毫发!”

蓝水灵被她挟在胁下,不能动弹,只觉风声呼呼,两旁树木迅速退后,就像腾云驾雾一般,不由得对这女子也是暗暗佩服:“她挟着我跑路,居然也路得这样快。我的轻功是曾得过师父夸奖的,但比起她来,可真是差得太远。”

不多一会,那个女子已经跑到山下。山下有辆骡车在等着她,驾车的是个老头,对她躬身行礼,却不说话。

那女子抱着蓝水灵坐上骡车,落下车帘,跟着解开她的穴道。

“这老头又聋又哑,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知道。喂,我先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蓝水灵赌气不答。

那女子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拿出一条丝巾,帮蓝水灵抹净脸蛋,笑道:“好漂亮的小美人儿!”蓝水灵自知打架打不过她,吵架也未必是她的对乎,索性动也不动,心里想道:“不管你怎样作弄我,我只当你是个死人。”

那女子柔声道:“我复姓西门,单名一个燕字。东方亮是我表哥,我有个环脾气,从小就不喜欢表哥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的,刚才得罪了你,你别生气。”

这女子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前后判若两人。

蓝水灵本来是个秉性纯良的女孩子,见这女子说话坦白,又向自己赔了礼,心中的气,不觉消了几分。

“我在你的眼中不是像猪狗一般么,怎敢当你的赔礼?”蓝水灵道。

西门燕笑道:“我骂了你,你也骂了我,我已经向你赔了礼,还不能扯直吗?你倘若心中还是有气,不妨再骂我几声母老虎。不过,我其实并没有你所想的那样凶,你和我相处下去,以后你就知道。现在你肯告诉我你的芳名了吧?”

蓝水灵道:“你已经把名说给我听,我若不告诉你,那就是我占你的便宜了。好吧,礼尚往来,我告诉你,我姓蓝,叫水灵。”

西门燕道:“蓝水灵,嗯,你的名字很好啊!”

蓝水灵道:“有什么好?”

西门燕道:“你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好看得很。叫做蓝水灵,可不正是名如其人吗。”

女孩子总喜欢别人赞她美丽的,蓝水灵道:“其实你也长得很美,你的表哥没告诉你吗?”

西门燕道:“表哥是曾赞过我的。不过我当他只是要奉承我,所以我不大相信他说的是真。”

蓝不灵道:“现在是我说的,你总该相信了吧。不过……”西门燕忙道:“不过怎样?”

蓝不灵道:“你在发脾气的时候,就好像没有现在这么美了。我说的是真话。”西门燕道:“多谢你说真话。”蓝水灵又道:“你的名字也很好啊!”

西门燕道:“好在哪里?

蓝水灵道:“你姓西门,他姓东方,一东一西,不正是一对吗?”

西门燕不觉笑了起来,说道:“一东一西,那岂不是永远不能够在一起了?”

蓝水灵道:“地方不会移动,人是会移动的。你在西边,他就会从东边走过来相会的。”

西门燕笑道:“你这张小嘴儿倒很会说话。”

蓝水灵道:“姐姐,你放了我好不好?”

西门燕道:“你还是想去少林寺?”

蓝水灵道:“不错。但我不会跟你的表哥一起去了。”西门燕道:“你为什么非去不可?”

蓝不灵道:“我的弟弟在那里。”

西门燕诧道:“你的弟弟是少林寺的和尚。”

蓝水灵道:“不,他是武当派的弟子。”

“他的师父是谁?”

“不歧道长。”

西门燕似乎更加觉得奇怪了,说道:“不歧道长?他不就是前任掌门无相真人的关门弟子吗?听说他新近还升任了武当派的长老。”

“你说得不错。”

“据我所知,无相真人好像只有两个徒弟,大徒弟不戒,但尚未收徒的。”

“不歧道长也只收发了的弟弟一个门徒。”

“如此说来,令弟乃是无相真人唯一的嫡系徒孙了。”

蓝水灵甚为得意,说道:“他也是最得到师祖疼爱的徒孙。”

“这就有点奇怪了,我曾听人说过,武当派和少林派好像是一向有着心病的,令弟是武当派前任掌门的衣钵传人,怎么会跑到少林寺去?”

“我也不知道啊。是你的表兄告诉我的。他和我的弟弟是新近交上朋友的。”

“你呢?你和他又是几时交上朋友的?”

“我与令表兄不过是昨天始相识。”

西门燕似笑非笑说道:“这样说,你倒是很相信他的!”蓝水灵不想与她多言,说道:“你问完没有,可以让我走了吧?”

西门燕道:“你不愿意做我的客人?”

“不是不愿意,但我想先找到我的弟弟。”

“好,你有本领,你就去吧!”

蓝不灵不知她说的乃是“反话”,心想我又不是去找少林寺的和尚打架,走路的本领我全没有吗?于是揭开车帘,就跳下去。

她脚末沾地,忽然微风飒然,腰身一紧,原来是西门燕已经把一条束腰的绸带解下,随手押出,把她卷了回来。蓝水灵跌回原位,车厢铺着锦垫,虽然不觉疼痛,心中也是有气,

“蓝姑娘,你莫生气,我是诚心请你做我的客人。”

蓝水灵哼了一声,说道:“没见过这样请客的法子,只管自己喜欢,不问别人愿不愿意。”西门燕笑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个坏脾气改不掉,所以除非你有本领将我打败,否则你就非做我的客人不可。”

蓝水灵道:“好了,好了,我认命了,碰上了你,算我倒霉。”

西门燕道:“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已经是特别好了,要是换了别人,除了我的表哥之外,他不听我的话,就会把他的双腿打断。”

蓝水灵道:“多谢你的好意!”“好意”二字,声音重浊,显然乃是“反话”。

西门燕道:“其实你做我的客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第一,我不会亏待你,第二,我住的那个地方也很不错,许多人想去都去不到。”蓝水灵道:“就算你的地方是皇宫,我也一点都不稀罕。”西门燕道:“哦,你竟是这样讨厌我吗?”蓝水灵道:“不是讨厌,只是不喜欢和你在一起。”

西门燕眉一皱,忽地冷冷说道:“你只是喜欢跟我的表哥在一起吗?”

蓝水灵存心气她,说道:“你的表哥对我可比你对我好得多,我当然是喜欢跟他,不喜欢跟你了。”

“哦,他对你怎样好法?”

“他对我又温柔,又体贴,哪像你这样凶。比如说昨晚吧,下那么大的雨,他也不怕淋坏身子,站在雨中替我守夜。”

西门燕本来还有一点疑心的,听她这么一说,疑心尽去,笑起来道:“不错,不错,我的表哥对你的确很好只可借你对他却不怎么好。”

蓝水灵心头一跳,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对他不好?”

西门燕道:“表面看来,你是很信任他,其实却是心里对他猜疑。”

蓝水灵道:“何所见而云然?”

西门燕道:“就因为我见到你这样急于要去少林寺!”

西门燕续道:“武当、少林虽有心病,但少林寺的那些大和尚是决计不会加害令弟的,你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幽谷寄情收义女 金盆洗手斥强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当一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