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京华》

第10回 遭暗算 英雄惨死 诉心事 儿女多情

作者:梁羽生

娄无畏见问,微微笑道:“我当然是太极门的,你呢?你的太极掌又是何人传授?”来人见娄无畏果是同门,竟不先答话,急急上前,凝眸注视,猛地拉着娄无畏问道:“柳剑吟柳老拳师是你的什么人?”

娄无畏见他如此激动,不禁心里暗暗纳罕?遂正容答道:“柳老拳师正是俺的恩师!”

此语一出,来人蓦地两行清泪夺目而出:“哦!敢情你就是娄无畏师兄!小弟正待找你,你的师父,你的师父……”他竟哽咽着泣不成声了。

娄无畏大惊!急挣脱他的手,大声问道:“俺的师父怎么样了?你说,你说……”来人双目低垂,挣扎着说道:“你的师父,他被人害死了!”

这话直如晴天霹雷,娄无畏登时像疯了的老虎一样,双眼布满红丝,猛地上前,双手摇着来人的肩膀,双目逼视来人的面门,喝问道:“真的?你怎么知道?”那来人纹丝不动,也定着眼珠,对着娄无畏道:“你的师父是俺亲手埋的!你的师父,正是掩的嫡亲师伯,丁剑鸣就是俺的父亲,俺在师伯处常听他说起师兄,所以俺才想赶到通州找你,哪知在这里误打误撞,就撞上了!”

他一直说,娄无畏的面色一直在变。他尚未说完,娄无畏己咕咚一声,双手撒开,倒在地上,晕过去了!这也难怪,他从七岁起就由柳剑吟抚养,至二十岁才出师门,名虽师徒,实如父子,正是恩深义重,无日或忘,他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宛如铁锤捶心,怎能不当堂晕倒。

列位看官,你道柳剑吟武功如此深湛,怎的会招惨死之祸?说起来这也是柳剑吟轻身入京,警惕不高之过!

前文说过,义和团中原分“反清”“扶清”“保清”三派,柳剑吟是属于“反清”派的,朱红灯、张德成等都是属于“扶清”派的,而在北京城中,却是“保清”派最占势力,保清派是自居满清臣民的地位,愿做满清的奴才,打进义和团来混水摸鱼的。这些人中,包括满清政府阴谋“派进来”的皇宫卫士,江湖恶人,也有“旗人”中的武师与喇嘛的满汉子弟,还有想求功名利禄,混进来的流氓恶霸,更有本来就动摇不定,被清廷“拉出去”的人,北京是满清政府所在之地,因此“派进来”与“拉出去”的活动就格外厉害。

北京的义和团首领王虎子本来不是“保清”派的,但他儒弱无能,唯唯诺诺,非但不能整顿内部,反而弄得“太阿倒持”,被“保清”派把持了在北京的义和团。

柳剑吟奉天津义和团首领之命,赶到北京,不久就生出非常惨变。

原来柳剑吟到了北京之后,住在义和团营中,他一面观察北京的情势,一面和北京“反清灭洋”派的人接触。因他初到北京,人生地疏,义和团中又是龙蛇混杂,他要访求同道,自不能不露了痕迹。

北京的义和团首领王虎子对他倒很不错,待他如同贵宾,时时找他闲谈,也介绍了许多义和团的头目和他相见。那些义和团头目知他是太极名家,武林高手,许多人就缠他指点一二。柳剑吟一向谨守着太极丁要武林团结的师训,和各派武师相处,总是虚心学他人之长,而自己亦不吝传授他人,因此他才很得武林中人的爱戴。而今他来北京,一则是想以技结友,二则是求他指点的人,多是他的晚辈,他最喜欢年轻好学的人,因此竟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

一天,柳剑吟正在闲坐,有几个头目来找他指点,他不知来人心怀不测,如常地招待下来。那几个人客气一番,便说久仰太极掌的精深奥妙,求他“合手”(比试),慢慢解析。

指点新法,当然需要“合手”解析,柳剑吟不虑有他,慨然承诺。起初和两人“合手”,倒没有什么事发生。而第三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自称是五行拳武师桑镜桐的弟子。他非常谦虚地说:“晚辈初习技击,求老师父将架式特别放慢,以便弟子得窥奥妙。”柳剑吟还很客气地对他说:“尊师也是老朽旧交,五行拳中算是高手的了。强将手下无弱兵,老弟何谦虚乃尔。”但柳剑吟还是应他所求,将架式特别放慢了。

柳剑吟和他“合手”时,叫他使出五行拳,自己用太极拳法解析。见他果然五行拳也很生疏,敢情真是初学,就把架式放得非常缓慢,真是一手一手地慢慢指点他,从揽雀尾、单鞭、提手,一直至第二十二式“斜飞势”,一面向他解释道(其时他正用到“劈掌”,从右侧来劈柳剑吟右肩。给柳剑吟左手轮转,轻轻格开,但还保持着原式):“这斜飞式看来是中路门户大开,其实暗藏无穷变化。斜飞式是设使敌人自右侧袭来,慾擒拿我方右腕,我却翻手下合,同时用左手轮转,复提于腋下胸前。假若敌方变招,舍右腕而以挂掌急击左肘时,我即松沉左臂,提起右臂,向胯上自左腋间仰掌身敌右颈及喉头‘斜飞’击去,敌人只要稍中掌锋,必定要飞扑出一丈开外!”

柳剑吟说得口沫横飞,很是高兴。那家伙装得凝神静听的样子,连连点头。待柳剑吟说到“敌人必定飞扑一丈开外”时,忽然说道:“果真这样厉害?不见得!”猛地右掌下沉疾如星火地就朝柳剑吟的胸膛猛击!随即急脚尖点地,使个“金鲤穿波”,倒窜出一丈开外,要奔出房子!

这人哪里是什么五行拳弟子?他竟是专门练就的铁砂掌功夫,十几年来就专学一技,功夫甚深,已到骈掌能洞穿牛腹的地步。但若在平时,柳剑吟绝不能叫他击中,就是击中,有了防备,也无大害,偏偏柳剑吟以为这是“合手”,毫不警戒,就这样地给他重重击下一掌!

那人一击而中,马上逃走。哪知柳剑吟一声大喝,身形略栽,随即腾起,他受了一掌,竟不栽倒,双臂一抖,一个“巧燕穿林”,就追到敌人身后。

柳剑吟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下,受了敌人重击,若是常人,怕不当场毙命。只是柳剑吟是何等人也?他仗着几十年的功候,内外功夫,都已到炉火纯青之境,明知内脏已受铁砂掌所震伤,他还能提住了一口气,哼也不哼一声,竟具了玉石俱焚之心,要在临死之前,亲自击毙敌人!

柳剑吟在重伤之下,居然腾跃如飞,好几个同来凶徒,一齐大骇!嗖!嗖!嗖!暗器纷纷出手,柳剑吟抱着玉石俱焚之心,他连躲也不躲,拼着受几枚暗器,也要把伤他的人击毙当场!

身形如箭,势疾招猛,柳剑吟一到敌人身后,脚尖才一着地,右掌便倏地从左掌虎口穿出,“七星掌”照敌人的脊背打去。

那家伙自不甘束手待毙,他也仗着自己十几年铁砂掌的功夫,猛一回头,一掌击去,和柳剑吟掌锋相接,他满以为这一掌之力怕不把柳剑吟手腕打折。哪知掌锋相接,柳剑吟的掌竟是软绵绵的,教他无处发劲,方自惊讶之间,说时迟,那时快!柳剑吟右掌略扬,已一把握住了敌人的脉门,三只指头一扣,敌人早已全身麻软,给他“顺手牵羊”地拉了过来,柳剑吟凄厉的一声长笑,左掌又如闪电一般地吐出,往外一翻,掌心向敌人的“华盖穴”击来,敌人被他捏着脉门,哪里还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半个头颅,都被他用绵掌击得粉碎!

柳剑吟一掌击毙暗算的凶徒,一旋身,又疾如飘风地迎上了追来想胁助同伴的几个凶徒,掌未吐,腿先发,一个“十字摆莲”,跌荡之间,只见声如裂帛,最先的一个凶徒,又已给他一脚扫断了双腿,惨叫一声,血淋淋的,直滚出数丈开外,立即晕死地上!

众凶徒哪料得柳剑吟在受了重伤之后,还能下此毒手!看他如受伤的狮于一般,毛发倒竖,只吓得众人魂消魄散,纷纷飞逃,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柳剑吟还待追击,只是已力不从心,他受了一掌铁砂掌,外加几枚喂毒暗器,纵是金刚之躯,也受不了,他刚才是拼着最后的力气出击,一击成功,一声长笑,已是散了内劲,他方待前追,已蓦地栽倒!

其时,丁晓止在王虎子的帐中闲话,蓦听人报,说是有人在柳剑吟住处”闹事”,不禁诧异;柳剑吟是一代太极名家,怎的有人敢在他那里闹事!他们一听说完,就急急赶到柳剑吟之处访望

待他们赶到时,只见柳剑吟面如金纸,气喘吁吁,已到奄奄一息之时!柳剑吟看了王虎子和丁晓一眼,微把头点了点,就向丁晓说:“你来得正好!”

丁晓见自己的师伯已是气息如丝,不禁籁籁泪如雨下,但既事出非常,许多事都要自己料理,只得强忍着悲痛,搀袄他起来,王虎于在一旁也看得呆了。

但王虎子也是世故甚深的江湖儿女,他料想他们师伯师侄必定有一些话要交侍,自己是外人,理应回避,而且这样涡起萧墙,变生俄顷,其中必有蹊跷,自己身为北京义和团首领,碰到这样的事,就先得侦凶,这才对得住生者死者。

王虎子引退,丁晓自然知道其中道理,不便挽留。他待王虎子一走,急忙上前,想给柳剑吟按摩推拿,权且救急,然后再察看伤势,尽人力治疗,那知他刚伏下身躯,扶住柳剑吟时,柳剑吟竟长吁一声,喘吁吁地摇头道:“丁晓,你不用瞎忙了,我怎能生还出北京?连这个时辰恐怕都过不了,我毫无防备,吃了那厮一铁砂掌,还中了两枚喂毒的暗器,纵有灵芝仙草,也难续命了!只是,我死也索到了赔偿,凶徒给我立毙当场,另外还加上了一个利息!”

丁晓一看凶徒伏尸地上,师伯则是面色惨白如纸,身子抖颤,他知道师伯所说的都是实情。便急忙问他出事经过,以便侦查凶徒到底是些什么人,以便对太极同门,也有交待。

柳剑吟喘息半晌,又断断续续地将凶徒冒名学技,暗下毒手的事说了一遍,突然睁开眼,厉声说道:“我死也不足惜,只是这次暗害我的凶徒,竟是义和团中的‘自己人’,你可得提醒王虎子,还要去通州,提醒总头目李来中,叫他们要小心,要注意!”

丁晓听了大骇,再看师伯时,见他汗珠子已像黄豆似的沿面颊流下,急忙扶他一把道:“师伯,你且暂时歇歇再说!”

柳剑吟用力咽一咽气,蓦地把眼皮撩起,把头微摆了一摆,挣扎着再往下说道:“歇歇?等会子我就要永远歇歇了,只现在,我一定要把话说完。丁晓,你要知道这不是私仇!这是公斗!有人不愿义和团走上正道,你知不知?”说到这里,柳剑吟的面色越发难看了,他再挣扎道:“所以你也不必再去寻仇了,再说仇我也亲手报了!我只请你赶到通州去找我的大徒弟娄无畏,与你的师妹柳梦蝶,将这些事告诉他们,叫他们劝李来中不要入北京,若入北京,就先要肃清内部!”

丁晓听了十分难过,他见柳剑吟已渐渐声嘶力竭,急忙问道:“师伯,你还有什么惦记的事?”柳剑吟微微叹息一声道:“没有了!哦,我只是想念着蝶儿,你告诉她,她爸爸希望她好!”说罢,往后一仰头,身子一挺,太极拳一代名家,竟是如此的撤手人衰!

丁晓心伤师怕,切齿凶徒,他慾哭无泪!三年前他师伯代他料理了父亲,而现在则是他给师伯下葬!世事离奇,然而这又是何等惨痛!

柳剑吟死后,丁晓是他的北京唯一亲人,柳剑吟的后事,他自然一手料理,只是在送丧时竟是冷冷清清,就是王虎子也只是派人来代表祭奠。丁晓在难过之中,更有着不安的预感。

原来王虎子当日见柳剑吟遭暗算,受重伤,他本想立即查缉凶手,整顿纪纲。无奈他虽有此心,却无此力。他周围都是“保清”派的人,这次暗害柳剑吟,就是“保清”派的策划。北京“保清”派出面的首领是岳君雄,其人武功颇强,手下复有不少渗进义和团来的皇宫卫士与被清廷收买的江湖大盗,他一听到柳剑吟的死汛,立刻赶来问王虎子如何处理?他的武功比王虎子高,势力比王虎子大,他虽是北京义和团的副头目,但正头目王虎子在他的挟持之下,见他就有几分害怕!

当日他见岳君雄声势汹汹地来追问,不觉慑慑懦懦地说道:“你看该怎么办?柳老英雄是江湖上群流景仰的武林前辈,他死得不明不白,咱们总不能不追究。”

岳君雄见王虎子这么一说,翻着白渗渗的眼珠说:“什么死得不明不白,他分明是空负盛名,与人较技,受误伤死的。俺看他一定是受了点伤,就翻脸使出毒手,先杀害了咱们的两个弟兄,然后才给兄弟们打死的!这老匹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遭暗算 英雄惨死 诉心事 儿女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斗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