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京华》

第11回 贼垒图书 双英入虎穴 擂台争胜 一女震群雄

作者:梁羽生

夜色沉沉,人语悄悄,斗室之中,一灯如豆,娄无畏和丁晓商量今后大计,柳梦蝶则已进内室换衣休息,她说:“小妹心中方寸已乱,师兄们如何决定,小妹定将仗剑随师兄之后。”她身上穿的还是血迹斑斑的亵衣,在血雨腥风之后,她是不能不赶快去换衣休息了。

柳梦蝶去后,娄无畏长叹一声,神情萧索,问丁晓道:“你刚才说要去北京,你看咱们入北京会济得了事吗?这事情真很复杂,它牵涉着整个义和团呢!不过俺是无论如何,拼着性命不要,也得给师父报仇的。”

丁晓叠着手指道:“柳老伯以前也是不主张义和团入京的,不过目前形势已变,不同往日,咱们入京,不单是为了柳师伯,也为了义和团。”

他缓了一缓,又往下说道:“这是怎么讲呢?第一,据小弟所知,李来中、张德成、曹福田三大头目,都已决定入北京了。他们这次入京法兰西内战马克思写于1871年4—5月。同年6月发表。 ,是非成败,姑且不论,但他们的决定,既非我们所能转移,如果我们不去,事情可能会弄得更糟。我们也去,最少可以提醒他们:内部有变!或者可以使他们听从柳师伯的遗言,先行整顿内部。第二,这次李来中入京,五湖四海的英雄豪杰,必然云集京都,其中抱着‘反清灭洋’,与我们共同目的的人,必然不少。柳老师伯和许多前辈的成名人物,都有‘交情’,我们入京和他们一说,他们必肯帮忙。”

这晚娄无畏和丁晓通宵不寐,阔论高谈,大家都觉得很是投机。丁晓告诉娄无畏道,他曾两入保定城,整顿太极门,丁派的弟子要推他做掌门,他还不曾答应。他笑着对娄无畏道:“这掌门的位子,其实应该是你的。”娄无畏忙正容答道:“晓弟,你还是不要谦让了吧!我一来和师叔的弟子,都很生疏,不能得他们信任;二来我也无意于此。”

这一晚的谈话,使娄无畏有很深的感触,丁晓比他只略小几岁,可是看起来比他充满活力,年轻得多了,他觉得丁晓既精明,人又爽直。丁晓这晚径自指责他以前不关心义和团的不对。还说:“师兄,一个人要经得起成功,也要经得起失败,你受了许多挫折,我是知道的。这次义和团入京,说不定还要受一个大挫败。但这大挫败,却将会是另一个大成功的起点!最少在义和团这次事件中,老百姓已经看出他们自己的力量。他们没有经验,失败了一次就取得一次经验,像小孩子学走路,跌倒了又爬起,终会走路的。”娄无畏听了他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第二天他们埋葬了左含英,就跟随着张德成的大队,大伙儿到北京去了。

北京是中国历史上的名部,自金代中叶建为中都(公元一一五三年),元代改称大都,到明代永乐皇帝以叔篡侄,才从南京迁都于此,正式定名为北京,清仍照旧,还是以北京为首都。算起来,到义和团入北京时,它已经有大约七百四十年的建都历史了,经过七百多年历代皇朝的整修,北京城显得特别雄伟瑰丽!”

娄无畏还是初到北京,他随着浩荡的人流,骑着嘶风的骏马,远远已看见高高的城墙,巍峨的西川,心中不禁十分感慨。不消多时,义和团的洪流已由西直门进入红尘十丈,黄沙滚滚的北京,绕什刹海、北海、中海一路行来,只见紫禁城内的量宫殿字连云,鱼鳞相比,绵亘不绝,娄无畏心想:这些瑰丽巍峨的建筑,不知是多少像他父亲那样的农民的血汗所凝成!但再想一想,又不禁辗然微笑,在今天进入北京的滚滚人流中,就有不少是赤着脚的农民。他放眼一看,但见戈矛蔽日,红巾辉映!这班庄稼汉出身的义和团员,今天正大踏步踏入皇城,把皇帝的权威视为无物!

在天津的义和团进北京前,坐驻通州的李来中,已早两天率大队来了。所以娄无畏等进北京时,已是见得处处“神坛”香火缭绕,先到北京的义和团弟兄,亲亲热热地涌来欢迎,娄无畏、丁晓等自也有一班相识的头目,跑来招呼。至于张德成、曹福田等大头目,自去拜见总头目李来中,这且按下不表。

且说娄、丁二人和柳梦蝶、姜凤琼(丁晓的妻子)等、在义和团设在东单牌楼的一间宾馆中歇息下来,不过一个时辰,就听得门外弟兄通报,说是有三位老者来找,娄无畏方想不知是谁,已听得人未到,声先到,一个苍劲的声音,已从门外传来:“无畏,你刚来,想不到咱们又在京城见面。”这是谁?正是娄无畏另一位恩师,威震关外的百爪神鹰独孤一行,同他来的是以前匕首会开山三老之一的云中奇,和形意门掌门钟海平!他们也是早两天来的。

师徒重逢出如隔世,娄无畏心中欢喜,自不消说。但在一谈到柳剑吟身遭暗算,死在无名小卒之手时,大家又不禁相对唏嘘!独孤一行是已经知道柳剑吟的死讯的,他赶来北京,也为的是一来想看义和团的势力,能否干出一番大事;二来也为的是替柳剑吟复仇。他到北京两天,仗着云中奇和义和团中一些秘密会党的头目认识,也很快就清楚了义和团中复杂的情况!

当下娄无畏又把丁晓夫妻与柳梦蝶介绍见这江湖上成名的三位前辈,三老看儿女英雄,一个赛似一个,心中也自欣慰。独孤一行问知柳梦蝶曾在心如门下受业,还笑着道:“想不到这位神尼会在晚年收徒,俺和她也曾在四十年前见过一面,亲见过她铁拂尘拂穴的工夫!”说罢他又把眼光移向丁晓。

独孤一行看到丁晓神采飞扬,自也非常欣慰。他心中突然浮起丁剑鸣的影子来,他想起丁剑鸣的浮躁骄傲,再对比一下目前这位年轻人,心中不禁暗暗感叹:到底是一代胜过一代。他又看到姜凤琼容光焕发,含笑站在丁晓身边,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暨人,他不禁含笑说道:“你们这班年轻人,真是一个赛似一个,教我这老头子越看越爱。晓侄,恕老朽不客气地说,你比你爸爸强多了。听说你八九年前离家远走,除了本门丁派的太极功夫外,又学了陈派的太极功夫,把太极两派的武功合一起来,可是?”他略缓一缓又笑着说道:“听你爸爸说,你当日离家远走,是为了婚事不如心愿。现在你到底是如了心愿了。你有空时,倒应和娄无畏说说你怎样追姜姑娘的经过,好让他借鉴借鉴。娄无畏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的婚事太不留意了,哈!哈!”

独孤一行这老头子是太高兴了,说话就像连珠炮似的滔滔不绝。他却料不到无畏受了很大的感触,只勉强地露出笑容道:“有空一定要向师弟请教。”而柳梦蝶也颇为尴尬。可是独孤一行却看不出来。

丁晓曾学陈派太极的事,经过颇为复杂,武林中人也没几个知道。原来当时丁、陈二派都负天下重名,丁派就是丁剑鸣祖先传下这一支,陈派却是河南陈家沟陈清平这一支,两派都只传儿孙,很少把真功夫传外人。(只有柳剑吟因得太极丁特别欢喜,那是例外。到丁剑鸣开派时,才打破家规,广授弟子。所以江湖上谈论起丁剑鸣时,虽觉此人有许多不是,这点倒是值得称赞的。)两派虽都是太极源流,武功深浅也不相上下,可是其中的架式大小,掌法变化,却又各有奥妙,在相同之中,也有相异之处。陈派也是不愿传给外人的,在过去只有一个杨露禅曾到陈家沟偷拳成功,在北京打败数十武师,闯出“万字”(名头)。丁晓以丁派嫡传而兼学陈派,在江湖上门户之见甚深的人看来,是不可理解的事。因为像这种情形,莫说学的人不愿学,(因同是一派名家,不能“降低”身份。)教的人若知道来人历史也不愿教的。所以丁晓兼学陈派,虽不如杨露禅偷拳之艰难,也经过不少辛苦。

丁晓因学技经过很为复杂,无暇细说,只约约略略谈了几句。钟海平和云中奇也约略谈了一下形意派和匕首会的情形。形意派年来倒是有很大进展,只是匕首会的组织却已完全瓦解了。

在独孤一行和娄、丁等会见之后,各人部分头进行联络北京义和团中“反清灭洋”派的人,以及来到京华的五湖四海豪杰。在几天中到的各路英雄真是不少,只拿一些重要的人物来说,就有山西万胜门的掌门刘云英(柳大娘之弟。杨振刚随侍师母不能同来),江苏的“铁面书生”上官谨,少林派的宏真和尚,四川打穴名家罗焕先,云南大侠孙尚明,蝴蝶掌前辈翦二先生,两湖名武师韩季龙等等。真是八方豪杰会京华,十分热闹!北京城中,成为义和团的天下。清廷九门提督辖下的官兵,和宫廷的御林军,也不敢去触犯拳民。只是他们也奉了密令,一个个都是箭上弦,刀出鞘,在严密警戒。

另一方面,由岳君雄出面的义和团中的“保清灭洋”派也在加紧活动,他们也在大量搜罗人材。除原有的皇宫卫士,收买的江湖大盗外,还有来自蒙藏的喇嘛僧,各省封疆大吏密保送来的名捕头、名武士等等。因此岳君雄虽只是北京的义和团副头领,可是总头目李来中也不敢轻易触犯他。

李来中其人,虽也颇有本领,颇具魄力,可是却远不及开创义和团的朱红灯,他还存着和清廷合作之心;还以一见西太后为荣,与王公大臣“并起并坐”为幸。他曾在西太后面前表演过一次“义和团能御枪炮”的把戏,西太后也没有什么赞赏,反而借口其中有一个小头目嚣张跋扈,把他杀了。李来中也不敢反抗,愿意受西太后的利用。

在这样情形下,他当然是不愿正式和岳君雄决裂,不敢整肃内部,改“保清灭洋”为“反清灭洋”的。因此仅管独孤一行等成名前辈,以岳君雄谋杀柳剑吟,分裂义和团的话来提醒他,警告他,他也斤斤于在这个时候,不能内部自起冲突为念,用这些话来拒绝一群英雄请他整肃内部的要求。

这时,情势也真严重。在天津,俄国著名的哥隆克马队已与独流镇(天津城郊)拳民发生格斗,跟着俄、法、日登陆水兵又在天津城外和拳民开战,再跟着美、英联军二千余人又由西摩尔率领,携带大炮机关枪向北京进发。拳民破坏铁路,随处拦击,联军第一天走了三十英里,第二天只走了十英里。义和团用刀矛原始武器,英勇阻击,联军兵士阵亡六十二人,受伤三百一十二人,攻势颊挫。西摩尔也不得不承认义和团的勇敢,他曾说:“义和团所用,设为西式枪炮,则所率联军必全体覆没!”

可是联军虽然受挫,更大的八国联军(英、俄、法、德、美、奥、意、日的联军)已计划开来,而且尤其令人痛心的是,在天津与联军交战时!拳民自动给清军聂士成部作先锋,聂军却在后面枪杀拳民,以至后来,天津终被联军攻入。

八国联军虽还未到,北京城已是风声鹤唤。在这情形下,独孤一行、娄无畏、丁晓等是主张赶快解决内部的隐优——岳君雄一些人,然后集中力量对付外人,而李来中等却认为在这时候,内部不应“摩擦”。

一夜,独孤一行、云中奇、钟海平、翦二先生等几位老前辈,又来找娄无畏等商量大计。一见面,独孤一行就问娄无畏、丁晓二人道:“贤侄,你们可有胆量夜入岳君雄的大营,寄柬留刀么?可是话先说明,却不许杀他!”

娄、丁二人觉得很奇怪,同声问道:“就是虎穴龙潭,小侄们也敢前往,只是却为何不准伤他?”

独孤一行道:“这已经不是个人间的报仇问题了。”于是他对娄无畏和丁晓二人说出为什么不准伤害岳君雄的道理。

原来他们见李来中不肯正式和岳君雄反面,而义和团又在危险中,于是他们想出了一条计策,命娄无畏和丁晓二人,揭明要为柳剑吟复仇,按照江湖规矩,向岳君雄索斗。江湖上的寻仇殴斗,照例双方都可以请“助拳”的人,这样就可以分清界限,把岳君雄的集团,划分到敌对方面。而寄柬留刀,则是先给岳君雄一个没面,使他不能不起而应战。独孤一行本来想亲自去的,但再想一想,自己去是以外人出头,有好事之嫌。照正理是应该由娄无畏和丁晓二人去挑大梁,出面和岳君雄索斗的。因为娄无畏是柳剑吟的大弟子,丁晓是太极派的掌门,按照武林规矩,应由他们出面。

因此,这不单是私人报仇,而是关系着整个义和团的大事。如果只暗杀了岳君雄,并不能达到消灭他这一集团的目的。再者江湖上报仇,讲究明打明斗,暗地里掷一镖,扎一刀,是很不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贼垒图书 双英入虎穴 擂台争胜 一女震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斗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