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京华》

第12回 虎斗龙争 气寒西北何人剑 风流云散 声断东南几处萧

作者:梁羽生

唐万川扬声喝道:“姑娘接镖!”不肯暗袭,先叫一声。回身撤步,以“反臀阴镖”手法,展唐门绝技,铮然一声,直奔柳梦蝶中盘“云台穴”。

相距极近,力大势急,柳梦蝶身回势转,只见镖贴肋旁,倏然穿过。说时迟,那时快,唐万川已急换身形,第二镖、第三镖又劈空打去,一取柳梦蝶的上盘“神庭穴”,一取下盘的“软麻穴”。柳梦蝶一挥利剑,将取上路的镖磕开,顺着用轻功提纵术“一鹤冲天”绝技,身躯凭空拔起,把奔下盘的镖也让过了。

唐万川这三镖不过是探柳梦蝶虚实而已,但已使柳梦蝶悚然动容:这老头儿真得小心对付。原来他也会以暗器打穴。

一退一进,两人又已相隔两三丈之遥。柳梦蝶一抖手,嗤!嗤!嗤!珠镖三粒,连翩打至,怪声摇曳。唐万川一辨破空之声天道中国哲学术语。与“人道”相对称。春秋时,有天 ,便知这三粒珠镖,也是分取自己上中下三处穴道。大喝一声:“好招!”一个“镫里藏身”,让过第一粒,立伸猿臂,接过了第二粒,一抖手,以珠镖还珠镖,把她的第三粒也激射下擂台去了,他接珠镖的左手,戴的是鹿皮手套。

两人这一暗器争锋,擂台较技,大家都知不易轻与。那唐万川是暗器名家,他身上的暗器不止一种,头三枝是普通的飞镖,见打柳梦蝶不着,立刻变换暗器,更换打法。

唐万川左手一抖,往暗器囊中一探,先后取出十颗无毒的蒺藜,分交两手。(唐家的蒺藜有有毒与无毒两种,有毒的见血封喉。唐万川只是较技,因此不愿用喂毒暗器。)唐家的蒺藜,与别家蒺藜不同,打造得特别轻巧,每颗不过四两,但却四周锋利。别人莫说不会打,根本不能紧握。

两人在擂台上疾走轻驰,唐万川的蒺藜忽尔出手,右手一扬,五团寒光,接连飞出学园派“柏拉图学派”的别称。因创始人柏拉图所创建 ,随着身形一晃,左手一扬,又是五团寒光,向柳梦蝶流星般袭到。

柳梦蝶见唐万川一探暗器皮囊,已是严密防备。只见她也右手一扬,珠镖五粒分迎第一批的五颗蒺藜,蒺藜虽小,珠镖更小。五粒珠镖与五颗蒺藜相撞,五团寒光竟给撞得歪歪斜斜,失了准头,向柳梦蝶两旁飞堕下去了。柳梦蝶竟能以暗器打法,使出太极门中的以力打力,以力卸力的功夫。这手绝技,令唐万川大惊失色。

柳梦蝶打歪了敌人第一批蒺藜,第二团寒光又己流星般袭到。

这时,柳梦蝶不能再以珠镖,用前法将敌人暗器打歪了。因为柳梦蝶的牟尼珠镖手法,到底尚及不上心如神尼的炉火纯青。她左手掌心之力,还不能同时发五粒珠镖作《资本论》的第4卷,是他的经济理论的历史批判部分。写 ,都像右手的恰到好处,可以借力打力,碰歪对方暗器的。

但柳梦蝶的达摩剑法,也得自心如真传,她青钢剑展开,一片寒光,呼呼卷舞,只听得一片繁音过处,金铁交鸣,五枚蒺藜都给她打落台上。

唐万川料不到柳梦蝶剑法也如此精湛,心中更是嘀咕,深怕暗器名家的声誉保全不了,他一发急,竟施展了平生对敌,未曾用过的绝技,以蛇焰箭夹子母弹向柳梦蝶射来。那蛇焰箭,一碰硬物,便发出硫磺火焰,绝不能用兵器硬磕;那子母弹则是一个母弹上有九孔,中藏九枚铁莲子,用内劲发射,一捻一掷,飞出之后,“子弹”会被母弹里面所藏的机簧引动,自动弹了出来,直取敌人,如冰雹降落。这两种暗器,一齐运用,端的是相得益彰。

柳梦蝶打落唐万川蒺藜之后,知道敌人暗器奇多,手法厉害,不敢稍存骄贪,更是特别小心朗格(friedrichalbertlange,1828—1875)德国哲学 ,他见唐万川双肩一晃,一抖手,便嗤的一道蓝火,直奔自己冲来,她一闪身,火箭掠过身后,砰的一声,爆炸开来,她吓了一跳,往前纵去,幸没伤着,只见得对面有几个奇形怪状的铁球,发着嘘嘘怪声,又连翩飞到。她一听之下,知道其中必有古怪,不待铁球到,便倏地纵身,“一鹤冲天”,连人带剑,直迎上去,青钢剑轻轻一挑,竟把第一枚子母弹,挑起四五丈高,流星殒石般飞越头顶,径跌下擂台去了。那九枚铁莲子在地下射出,四面激射,好在擂台周围十数丈方圆之地,都不准人近,看擂的不至受了误伤。

柳梦蝶打落第一个子母弹之后,跟着又避开第二枝蛇焰箭,再闪过正面来路,回转剑来,横里一拍,把第二颗子母弹,打得横飞出去,“子弹”尚未发出,母弹已跌落地上。

柳梦蝶连打两颗子母弹时,第三颗又已飞到,距离柳梦蝶不到一丈,突然叮当一声,九枚铁莲子同时飞出,柳梦蝶早有防备,将预藏在手中的一把牟尼珠以“天女散花”手法,向上洒去,只见满空暗器,如天花乱坠,流星四溅,互相碰击,都向四周飞射出去了。

柳梦蝶连躲开两枝蛇焰箭,击落三枚子母弹,她竟是很在行,子母弹敢碰,蛇焰箭则避。饶是唐万川展尽平生绝技四因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用语。认为事物产生和存 ,竟是奈她不何。

但柳梦蝶也已心惊,她不知这老家伙到底还有什么刁钻暗器。她急改守为攻,变换镖路,将牟尼珠流星打出,越打越狠。那唐方川也真不愧“飞天神猿”的称号,只见他轻飘飘闪来闪去,快若讯风,捷似灵猿,手中还挥舞一枝奇形怪状的兵刃,(这是唐家特制的兵器,擅接暗器的“灵犀撅”。)饶是柳梦蝶珠镖纷纷攒击,可也奈何他不得。

柳梦蝶虽奈何他不得,但也把他打得手忙脚乱,无暇还击,当此时也,忽听柳梦蝶一声娇叱,施展出牟尼珠镖的绝技。

只见柳梦蝶把手一扬,将一大把牟尼珠射上半空,跟着又是一大把牟尼珠直撒上去。唐万川非常奇怪:这小姑娘弄什么把戏?不向人打来,却射向空际。

唐万川方在奇怪,只见满空珠镖,互相碰击,有的斜飞,有的直射,有的碰了第一颗之后,再碰第二颗,第三颗,竟是拐弯飞到,满空珠镖,激荡之下,竟纷纷向自己飞来。唐万川这一惊非同小可,平生没见过暗器有这种打法的。一般暗器不论怎样厉害,都是直线飞来;唐万川轻功超卓,又擅“听风辨器”之术,他遥辨敌人手势,再听暗器破空之声,总会测到暗器打来的方位。如今碰到柳梦蝶这样打法,暗器互相碰击,有些竟是走“之字形”来的。他骤出不意,饶是施展尽平生本领,右臂、左肩还是给珠镖碰了两下,受了一点轻伤,擦破一些皮肉。

唐万川这一惊是非同小可,料不到柳梦蝶的珠镖绝技,竟真个神奇,她能使珠镖碰撞之后,力度角度还是恰到好处,这手功夫,确在自己之上。他急扬声喝道:“停!停!姑娘绝技,果是不凡,老朽愿拜下风。”他未被打下擂台,已先自认输了。

柳梦蝶碾然一笑,青钢剑归鞘,牟尼珠停发。也客气地说了一声:“承让。”当下唐万川跃下擂台,杨广达也待鸣钟之后,出来宣判柳梦蝶胜了这场。

台下彩声雷动,岳君雄这边的人尽都胆寒,纵有几个自问武功胜过柳梦蝶的,也因为害怕她的暗器,不敢上台比试。柳梦蝶等了半晌,不见有人挑战,也径自下擂台去了。原来她力战耿卓环,苦斗唐万川,也兀自累得精疲力竭,而且她一串牟尼珠,共七七四十九粒,现在也只剩下了三粒,她自己心里也暗叫“好险”!她虽然有权再打下去,但她也不愿再打下去了。岳君雄见柳梦蝶下了擂台,这才松了口气,因为如果柳梦蝶不肯下去,而自己这边又没有能接得住的话,这场擂台便算输定了。

柳梦蝶一下擂台,岳君雄这边又推出人来,上擂索战。这人是清宫特选卫士的队长达什巴图鲁,以十八路铁琵琶掌法,折服清宫大内的武士,而得慈禧西太后信任的。他也是岳君雄这边的主脑人物之一,他一上台就索战云中奇,要和云中奇比试掌法。他的话说得很难听。他说刚才云中奇窜上擂台,跃跃慾试。现在他不愿教云老前辈失望,要在掌法上讨教三招两式,如果云中奇不愿比掌,要亮兵器的话,他也只是一双肉掌奉陪。原来岳君雄这边的人,既忿云中奇刚才上来打岔,又知他不擅掌法,故意派出琵琶掌高手,向他指名索战。

当下云中奇很感为难,凭自己威名,断不能以兵刃对他肉掌。但自己擅的是鞭法,而不是掌法,又不愿以己所短,攻人所长,心内正自犹疑不定,正在踌躇,蓦见一人已越众而出,云中奇定睛一看,原来是蝴蝶掌前辈翦二先生,不由得心中暗暗叫声惭愧。独孤一行坐在云中奇旁边,见云中奇面色不大自然,低声笑道:“老兄,等会就有你乐的了,这老头儿准会把他像耍狗熊似的耍个够。”

独孤一行话犹未了,只见那翦二先生大摇大摆地走近台前,把长衫轻轻一捊,便纵上台去,他身躯摇摇摆摆,好像立足不稳的样子,气喘吁吁地说道:“人老了,是不行了。”台下一般人看来,都替翦二先生担忧,可是两方成名人物却暗暗喝彩:这老头儿功夫好纯,他的身法名为“东风戏柳”,是内家的上乘功夫,与“醉八仙”拳的身法步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达什不是不识货的人,他见翦二先生“卖”了这手“东风戏柳”,心中也暗暗吃惊,可是他自恃十八路铁琵琶掌法,骈掌可洞牛腹,江湖之上,罕遇敌手。他迈步迎前,厉喝道:“你想代云中奇作替死鬼?”

翦二先生微微一笑,说道:“是呀,俺这老骨头多年没有挨打了,正想趁这机会松散松散,你若能打俺一掌,俺倒真得多谢你。就只怕你打不着,相好的,你这就发掌吧。”

达什巴图鲁几曾受过人这般蔑视,怒吼一声,“白猿探路”,合着双掌,便照翦二先生的华盖穴劈去。

那翦二先生也煞奇怪,既不接招,也不还掌,身躯霍地一翻,便轻如燕子地翻到达什背后,待达什猛地旋转过来,琵琶掌法连环三掌直劈过来时,他又抱头一窜,说声:“哎呀!没打着!”他绕着擂台乱跑起来了。

达什巴图鲁又怒喝道:“你这糟老头儿,往哪里走?”他边骂边追上来。可是翦二先生,左面一兜,右面一绕,忽而如陀螺旋转,忽而如警箭先冲,直似身不沾地似的。他身法展开,轻灵飘忽,真赛如蝴蝶穿花,孵蝣戏水。

原来他的蝴蝶掌,从小便练习穿花绕树的身法步法,练习时在地上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地植了百数十个柏木桩,人便在柏木桩中练习奔跑,练到可以闭目奔驰,左右穿插,连衣裳都不致沾到柏木桩时,才算功夫告成。因此他和人对敌时,只是这么随意乱绕,便可引得敌人头昏眼花,饶你什么铁琵琶,金钢手如何厉害,只是捞不着他。

达什巴图鲁风驰电掣地在擂台上空自追逐,连翦二先生的衣裳都沾不着。而且更气人的是:达什不追他时,他反而迎上前来,尽情戏侮,待再追时,他又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只在你身边乱绕。

这样不须多少时候,达什巴图鲁已眼冒金星,头昏脑胀,脚步渐渐缓慢下来。说明迟,那时快,翦二先生一个“金鲤穿波”,反踏中宫,直抢过来。达什忙用“摇龙出洞”之势,挥臂一格,但翦二先生只一闪身又已到了达什背后,他双臂前伸,不及遮挡,顿时给翦二先生劈劈拍拍打了两个耳光,只打得达什耳鼓雷鸣,心头火起。他突右脚探前,身子向后倒仰,“卧虎回头”,右拳向后己猛发出去。这是琵琶掌中一个拼命招数,达什救招不及,这才拼着与翦二先生两败俱伤。却谁知剪二先生霍地向后一撤身,冷笑一声,双脚连环飞起,“分花拂柳”,直向达什两胯踢去,只听得砰砰两声,打个正着,登时像抛球一样,把达什水牛般的身躯,抛起一丈多高,跌倒台下,弄了个“四脚朝天”。

翦二先生把达什打下擂台后,在钟声悠然中又缓缓地走下擂台,大摇大摆地回去,只恨得岳君雄耳边的人牙痒痒的,可是他们那边,精于掌法的没有几人,见达什铁琵琶这样厉害,都吃了大亏,如何还敢轻易招惹。

这时已打了五场,方才日午。五场中岳君雄这边竟输了四场,岳君雄心中十分烦躁。正待再选高手攀回场面,只见丁晓这边,云中奇已越众而出,纵上擂台,哗啦啦地解下了蚊筋虬龙鞭,迎风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虎斗龙争 气寒西北何人剑 风流云散 声断东南几处萧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