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京华》

第02回 一时扇舟来 波翻水泊 十年人事改 剑护师门

作者:梁羽生

话说柳老拳师和金华去后,家中由柳大娘刘云玉照料门户,二徒弟杨振刚料理外事;还剩下柳梦蝶这个小姑娘就成天和她的三师兄左含英玩在一起。

柳老拳师在家时,柳梦蝶已经是和左含英常玩在一处的了,但到底还不能太顽皮,玩得不痛快。这回去了管头,她就如脱缰野马,四处乱跑,或到柳树林中掏乌鸦的巢,或在高鸡泊内划艇游戏,柳大娘和杨振刚都有点提心吊胆,可是她却满不放在心上。柳大娘拿江湖上的风浪唬她,她也不害怕,反觉得如果真的碰到江湖好汉,和他合手斗斗,岂不强似在家里和师兄们练习,岂不是更新鲜的玩意?

左含英这孩子已经是十八岁了,日常和师妹耳鬓厮磨,心里总有些奇妙的感觉,不见了师妹时,就忽忽若有所失,直到见了才舒服。可是师妹又那样娇戆,完全像不懂事的小孩子,她可毫无顾忌地和左含英玩,左含英自从有了“心事”,态度倒似反没以前自然了。常常柳梦蝶和他“闲磕牙”(谈天),他却突然间不知想到什么地方去,直到柳梦蝶轻轻打他,叫道:“你,你……你这个人怎的这样傻里傻气?”他才如梦初醒地傻笑着。

这天柳梦蝶和左含英又驾一叶扁舟,撑到高鸡泊游玩,小舟分菖蒲、拂芦苇,哪消片刻,已游到水泊中央法即不看最先的事物、原则和范畴,而是看最后的事物、收 ,只见水泊内的几个小岛,隐隐出没于烟水苍茫之中,远处传来几声清脆的渔歌,大约是出泊捕鱼的少女,在那里互相应和。歌声起处,惊起几只沙鸥,上下翻飞,追逐帆影。柳梦蝶一篙轻点,也唱起不知名的渔歌来。左含英凝视着无光帆影,若有所思,待柳梦蝶歌声一歇,忽然问道:“师妹,师妹,这里多美,你愿意和我永远这样玩耍吗?”柳梦蝶回头卟哧一笑:“永远这样玩耍?你常常说我小孩子,你瞧,你不比我更‘小孩子’。等一会肚子饿了,怕你还不赶快要回去食饭?怎能永远这样玩耍?”哎,师妹还是不懂,可弄得左含英没法儿。

柳梦蝶一面笑,一面摇桨,小舟迅疾,霎时游出几十丈水面。忽地前面听得人声喧哗,有一只小舟如箭冲来。定睛一看,原来前面本有几只渔舟,在撤网捕鱼,却被那只小舟冲入当中,浪花四溅,就是有入了网的鱼,也早已逃去。只气得那几只渔舟的渔人都齐声怒骂:“妈的!哪里来的浑小子,这样地乱闯?”柳梦蝶和左含英也不禁站了起来,心想:“什么人如此霸道?”柳梦蝶怒道:“师哥,我们可得管教他们一下,不能任由他们在高鸡泊内横冲直闯,欺负渔民。师哥,你上前去和他们斗斗,我在旁边用金钱镖助你的阵。啊!来了!来了!不要怕呀!迎上前去吧。”这小妮子虽然欢喜生事,到了临阵,她可记得父亲不许女孩子随便出手的嘱咐了,她不是怕,她这是第一次和外人交锋,觉得和男子汉斗,不好意思,她宁愿在旁边显显她的钱镖玩艺。

说时迟,那时快,未待左含英发话,(其实是这孩子还未想好该如何发话,才显得更够“江湖气派”。)那只小舟,已如流星攀月般擦船身而过,激起浪花很高,溅了左含英和柳梦蝶一身,柳梦蝶勃然大怒,猛出手一抛挠勾就把那只小舟搭住,那只小舟船身一停,左含英也已经掉转了船首,和来船对个正着。

来船有四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在般头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船尾把舵,另外两个躲在舟中,面容看得不大清楚经验真理。逻辑真理是纯粹由概念分析而来。至于一切关于 ,这两个人好悠闲地在船里闲躺,就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似的。

船头那汉子喝道:“你们这两个小孩子想找死?要玩回去跟师娘玩去,别在这里丢你大人的丑?”左含英这时也想好话了,回骂过去道:“你们这些不讲理的东西,小爷就要管教管教你们,趁早你们给我滚出高鸡泊,不然小爷的拳头可认不得你!”

“好吧,我倒要见识见识你这位少爷的拳头!”那汉子并没有给吓退,他可一纵身过来了。登时左含英那只小船给他踏得摇摇晃晃的,柳梦蝶忙在浪花飞溅中,双脚一分,稳定了这只小船,她用的是“金莲踏桩”的家数,和“力堕千斤”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是她父亲怕女孩子气力不够,特地从小就训练她的,这一手今天可用上了。

那汉子一纵过来,可就更不打话,像饿虎扑食,来势非常急骤,双手就像抓小鸡似的要把左含英抓住认人们在历史发展中的能动作用和创造作用,人们在认识和 ,抛进江心去。他可根本没把这孩子看在眼内。哪料这可上了左含英的当了,左含英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名武家之后,自小锻炼,又从柳剑吟学了六七年,哪里是普通孩子可比。倘使这汉子不轻敌,倒还可以斗一些时候,这一轻敌,可就给左含英觑个正着,身子一摆,突然一伏身子,欺身直进,用“雀地龙”招数,一托这汉子的右胁,“顺手牵羊”,倏地一带,这汉子来势太速,小舟可又没多大的地方,要变招要闪避都来不及,竞给左含英一带之力,平地一个倒栽葱“扑通”地被扔下水中去了。左含英一出手就得胜,不禁喜洋洋地笑骂道:“你要瞧小爷的,这可不给你瞧了!”哪知话犹未停,船身又晃了两晃,那船舱里一个汉子,又扑了上来!

这个汉子可没有以前那个家伙莽撞,跳上了左含英的船头,先凝神注目,盯了左含英一眼道:“小朋友,有你两手!是跟你师娘学的?(“跟师娘学”这句话含有轻视侮辱的成份。)俺倒要见识见识。”边说边将双臂一摆开了一个门户。左含英不识这个架式,但他方才一出手三招两式就曾击倒了一个大汉,也不把这个人放在心上,一个“进步七星掌”就向那人打去。怎料这个敌人可并不比先前那个汉子那样稀松(“水皮”之意),待左含英右掌打到,才沉掌横截左含英的双肘,左含英急将“七星掌”式化为“手挥琵琶”,挡了敌人的横劲,两人就在这小小的船面动起手来,霎时间就拆了七八招,那人武功纯熟,左含英到底是初出茅庐,看来已有点招架不住,眼看就要落败!

正在左含英看看已有点招架不住之际,柳梦蝶已等得心痒难熬,跃跃慾试,一看师兄要糟,马上就把早在右手扣好的三个钱镖打出,一取咽喉,两枚分打两手,这三枚钱镖一发,倒很出敌人意外,他料不到这个小姑娘也会这种上乘的暗器功夫,竟能一手三镖,分路打到!忙使一个“回风摆柳”之势,向右侧让过,但左手已中了一枚钱镖,登时酸麻起来,身法步法不觉大乱,竟给左含英乘机直进,一个蹬脚,把他踢下江心去了!

“妈的,斗不过人,放暗器!不害躁么?你有暗器,老子也有,你接着吧!”那在敌舟船尾把舵的青年沉不住气了《春秋释例》、《春秋长历》等。成一家之言。其中《集解》是 ,边骂边打铁莲子来,几点寒星,便朝左含英面门飞到,左含英刚斗过强敌,身形未定,如何能够逃避?心里暗道:“这回休矣!”正在危险万分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空中几声铮铮作响,一片繁音过处,铁莲全部给打下水中。原来是柳梦蝶用“刘海撒金钱”的手法,一个金钱一个铁莲子,互相对撞,满空暗器,都掉进江心,激起了点点水花!

这回坐在敌舟舱中的那个汉子,可再不摆出悠闲的样子了,他一个箭步窜出船头,高叫:“住手!住手!对付两个小孩子,也用得着放暗器?”那个在船尾的青年应声住手,柳梦蝶也不再放金钱镖,定睛看时只见是一个五旬左右、长着五梁长须的老汉,顾盼自如,相貌很是威武,料必就是敌舟的魁首了。

那老汉持持长须,笑着对左含英他们说:“孩子们,真不错,有点玩艺儿!但要凭这样玩艺,就想在江湖上伸手管事,那可还没有这样容易,你们两个都上来吧,小姑娘你的金钱镖也尽管打来吧,我决不叫我们的人放半颗暗器!”

左含英可也真有他的,敌人这样说,他可不能叫师妹再放钱镖了。他日常从师父师兄他们的谈论中也略知江湖规矩,江湖上讲究的是一打一,若然两个并上论”是朴素唯物主义的最高形式。它包含有朴素的辩证法思 ,可就给别人较量下去了。他明知不敌,可也得露露“英雄气概”。忙喝道:“师妹,你退后,待掩领教领教这位老英雄。”柳梦蝶鼓起小嘴儿,咕咕嘀嘀道:“他们还不是一个打败了又来一个,谁高兴叫他吃暗器,他们可先不讲规矩,还怪我。”但她到底是退后了。

于是那老者纵声哈哈大笑:“好孩子,有你的,放心吧,决不坏你吃饭的家伙。”

那老汉在纵声大笑中,飞鸟般扑将过来,左含英年轻气盛,那里看得惯这狂傲的样子。他猛记起金华在柳林中和那自称王再越过手时的招术,他也记起师父的谈论,当敌人纵在空中,身形下沉,双脚尚未落地之际,是最危险的时候,趁此进招,敌人便很难躲避。于是他便也依样画葫芦,待那老汉身形未落之际,便猛地扑过来,“进步七星”,右掌横斫他尚未沾板面的双足,哪料这个老汉似乎比和金华对敌的那个王再越更厉害,他也不用俯冲,也不用“撑椽手”来破招,身形向后略斜,凭空把右足一挑,穿过左含英的双掌,直向左含英的面门踢去。

左含英忙闪身,急躲避,但刚避过正面,那老汉右足已经沾地,一换脚的“王守仁”。 ,左足又如电光石火地疾发出来,几个“鸳鸯环腿”硬生生地把左含英逼到船边,立足不定,掉下波心去了!

柳梦蝶急发钱镖,援师兄,拒强敌,只见那老汉身形疾如飘风,一阵乱转,柳梦蝶的几枚钱镖都打进水中,那老汉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哎!没打着!”

笑声未绝,早见一艘扁舟飞也似的朝这边飞奔而来,船首上立着一名年约三十左右的汉子,豹子头,虬须子,扎撒着双臂,瞪着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全神贯注着这边的打斗,小舟来势迅疾,把这边的人都怔着了。纵声大笑的老汉也不由得不止了笑声,静静的打量来者!

这伙在高鸡泊内故意挑衅寻事的人,他们是冲着柳老拳师这一家来的,他们可早摸清了柳家的底,柳家的门人弟子中可并没有这样一个人物。但要说他是一名泛舟游湖的游客吧,装束神情又都不像语。认为整个自然界就是宇宙间唯一的实体,实体自身即是 ,而且普通的游客也没有谁敢来多管闲事。就在大家沉吟等待之际,左含英已经从水里爬上船尾,坐在柳梦蝶的一边,湿淋淋的直喘气。至于对方被左含英打落的两个汉子,也早已爬上了己舟,同样的也在湿淋淋的直喘气!

斜刺里横杀出来的小船,已经是越摇越近了。那老者便猛的嗔目一喝:“谁?作什么来的?”这一声大喝,不啻是舌绽春雷,音响直顺着湖面,向四外荡将开去,柳梦蝶和左含英都觉得两耳嗡嗡作响!

但那小船上的汉子,可毫不惊恐,仍扎着双臂,神色自如,冷冷地对老者他们发话道:“什么事情在这湖泊之上交锋,俺老远地就看见了。哎,呵!你原来已经一把须子,怎的还和小孩子们过不去?是他们冲撞了你老哥?俺不妨给你们和解和解。和小孩子动手,不怕江湖上笑话么?”这汉子神光内蕴,虽然只是三十左右年纪,但看他在船头上一立,脚步不七不八,摆出的好像是太极门户,但又不很像。外行人看不出来,唯有那老者心中暗瘩惊异。心想:“这汉子最多也不过三十来岁年纪,他这一亮式,神光充盈,英华内露,足够十年的功力,这可是哪个名家的门下,调教出如此人物,如此造诣!”柳梦蝶心中也暗暗惊异,看这汉子,似乎是什么时候依稀见过的,可怎样也记不起来。

不说那老者和柳梦蝶心中都在暗暗惊异,且表那湖面上闯来的不速之客,见那老者兀自凝目注视着自己,不发一语,便又冷然一笑道:“好朋友判理论”的产生和形成(30年代),2.“批判理论”的演变及 ,怎的就是这个熊样?(熊样是调侃之语)说实在的!你们到底停不停手,你们是不是安心要欺负这两个孩子。”

那老者突地面色一沉,碟然笑道:“听你老哥的话,你老哥是想伸手管这档事了。可是我可得告诉你老哥,我们自有我们的事情,你老哥局外人,可不敢屈辱你老哥沾这趟浑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一时扇舟来 波翻水泊 十年人事改 剑护师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斗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