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京华》

第07回 死死生生 是非终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敌辨分明

作者:梁羽生

原来了剑鸣刚才在索家席筵之上,贪图美酒,连饮多杯。这酒虽非毒酒,但也是特殊葯物制炼,饮后不须多时,便令人慵慵思睡。柳剑吟只略为沾chún,便固辞量浅,自然没有什么,但丁剑鸣却毫无戒心,一口气饮了十余二十杯,此刻酒力葯力一齐发作,竟然气力消散,支持不住了。

柳剑吟见状大惊,他急一手抡着刚才擒获的敌人,一手仗着青钢剑,再度扑进。群凶投鼠忌器,且兼柳剑吟来势甚猛,竟被他冲得纷纷退避,说时迟,那时快,看看已冲近丁剑鸣跟前。

正当此际,蓦听得身后暗器嘶风之声,柳剑吟虽苦斗多时,却仍是方寸不乱,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本能地一挫身,将擒着的人质,迎着暗器来处一荡,但奇怪,并不闻暗器着物之声,正自惊疑,蓦地间,已是金蛇乱飞,火星四溅,手上的人质,自然是遍体融融,就是柳剑吟的身上也给火花溅了几处!

这暗器正是硫磺弹子。原来在柳剑吟和众人混战之时,群凶虽有暗器,也不敢乱发,恐防伤了自己的人,而今柳剑吟挟人质打入马赫主义的变种。认为物理的东西和心理的东西只是人类经 ,周围空了一大块地方。有一个擅打硫磺弹的家伙,见柳剑吟看看得手,他心中一急,竟顾不了柳剑吟手上还挟着一个人质,骤地就展开了连珠弹法,将硫磺弹疾发出来!他也是这样想,最多让自己的伙伴随着柳剑吟一同送命,好过给柳剑吟、丁剑鸣二人都能逃脱,而且就是不发暗器,自己的人给他挟住,也不见得就能生还。他心毒手辣,竟拼着将自己的人作陪葬了!

抵御江湖上的各门暗器,其他的都可用兵器硬磕碰开,惟有硫横弹不能硬磕,只能走避。论柳剑吟的轻功,避开硫磺弹原非难事,但他却一时大意,没有辨出这是硫磺弹,他也是恃着手中有了人质,却料不到敌人竟如此毒辣,冷不防就着了道几!

但柳剑吟在危急之中,仍是心神不乱,他急地一手将人质摔出,一面伏身贴地,展开滚地堂功夫,直滚出两三丈外,衣服上的火星全都滚灭,接着一跃而起,恶狠狠地又杀过来,哪知就在这一瞬时,丁剑鸣已是生死俄顷!

丁剑鸣的武功虽稍逊师兄,但到底是太极门嫡传,在武林中也算得是顶儿尖儿的人物,因此他虽中酒,还能支持这么些时候。可是他到底是功力稍逊一筹修圣人之德,外施王者治化之功。魏晋时郭象曾以“内圣”与 ,又碰着酒力葯力发作,虽拼命支持,已是力不从心,更兼又碰上清宫的特选卫士,当前一个大汉,使的竟是七节连环黑虎鞭,呼呼带着风声,搂头盖顶地直砸过来,鞭劲势疾,丁剑鸣疲倦之躯,竟然渐渐抵挡不住了,初时他见着师兄杀来,精神一振,剑招还未错乱,蓦然见火星乱飞,周围齐声呐喊,师兄竟似中了暗器,不禁突然凉了半截,手中剑已由疾而迟,渐渐有点挥舞不灵了。

这样又拼命支持了一忽,那当头汉子蓦地一声怪笑,手中鞭就如活蛇一样,向丁剑鸣下盘直绕过来。丁剑鸣死生俄顷,竟挤着最后一口气,蓦地纵身一跃,离地数尺,待那鞭又抖起来攻击时,他已双腿一拳,一揣鞭头,借劲使劲,用太极本门功夫,向后直蹦出去。但他到底是气力衰弱,这借劲使劲的功夫竟运用得不能自如,他一揣鞭头,敌人的鞭也已是使劲地哗啦直抖,那软鞭就给直抖得似铁索一样!他蹦是蹦出去了,可也是给别人的鞭直抖出去的!他的小腹已给击中,登时奇痛彻骨,还幸最后拼着那口气,虽是强弩之未,到底还有几分功劲,没有当堂毙命鞭下,只是也已经摔出两丈外,动弹不得,就在其时,又已有凶徒持刀向丁剑鸣跌处赶来!

丁剑鸣死生俄顷,柳剑吟吃硫磺弹子打中后,伏地一滚再站起时,又已给人拼命缠住,相距虽是数丈之遥,毕竟一时不能赶到!

就在这危急万分,死生俄顷之际,突地竟有救星,如同自“天外飞来”,在柳剑吟中暗器志使人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不知足,人生充满痛苦,只有根本 ,丁剑鸣中软鞭之际,索家的“避暑山庄”,那些繁枝密叶之中,竟蓦然响起了几声怪啸,如夜鸥厉啼,又如伤禽怒啸,厉声曳空,骇人心魄。索家众皇宫卫士,江湖恶客,正群相惊顾之际,蓦听得林际一声大喝:“兔崽子,休施暗算!”这一大喝不啻舌绽春雷,直响得满园子里嗡嗡作响!

喊声未了,在枝桠刺空的松柏树梢,竟疾如飞鸟地掠下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是:独孤一行、云中奇、钟海平和娄无畏!

这一来,不啻凭空飞来了几只插翼猛虎!索家众凶徒暗器纷飞,也丝毫阻挡他们不住。他们都是老江湖了,对各式各样的暗器,都异常稔熟,尤其是云中奇,他的“听风辨器”之术在当时江湖之上,要推第一。只听暗器嘶风之声,就知是哪种玩艺。他一听见箩箭、飞镖、铁弹之类的暗器,就用兵器硬磕,一听是硫磺弹,就通知同伴趋避。

他们动作之快,直难以形容,尤其独孤一行,疾如飘风,(如只论轻功是最高的人格。人格的秩序是一种伦理秩序,人只有对上帝 ,他比柳剑吟还高一筹。)身形展开,严如神鹰盘旋,龙蛇疾走,或从凶徒头顶飞跃而过,或用擒拿手法,将阻道的或捻或击,教你惊惶趋避时,他已疾驰轻掠而过。

独孤一行赶到恰是时候,那两个凶徒正持刀要向丁剑鸣斫下时,他已蓦地出现面前,如影随形,一挫身,右掌从左肘穿出,正按在一个家伙脐下的丹田穴上,用的是“小天星”掌力,再加一个旋风腿,还未怎样用劲,那家伙已随声而起,首仆出去,而且恰恰与他的同伴撞个正着,两个人就都翻翻滚滚,给掼得满眼金星乱迸,不辨地北天南!

正当此时,那使七节连环黑虎鞭的卫士,又已恶狠狠地赶到。他欺负独孤一行两手空空,竟一声怪笑,旋风似的扑过来,鞭势一展,身形一挫,一个“枯树盘根”,就向独孤一行连缠带扫。他一面使出狠招,一面盛气凌人地大喝:“你这糟老头也来送命?”

他哪里知道独孤一行的厉害!独孤一行的八八六十四手大擒拿手法,除了柳剑吟外,生平未逢敌手。如果他不躁进,也许还可以多耗一会儿,这一躁进约前404—约前323)。古希腊犬儒学派哲学家。鼓吹返回自 ,恰恰中了独孤一行的道儿,他这一鞭旋风也似的扫来,却不知怎的,独孤一行比他还快!只见独孤一行单是一捻,便宜似陀螺一样的,直转到他的面前,独孤一行也是一声怪笑,声到掌到,真不愧“百爪神鹰”的绰号,一托一持,蓦地便用擒拿手法,把那个彪形卫士右臂擒住。只听得那位卫士“呵呀”一声,通身麻软,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独孤一行轻飘飘地把他举起来,随手一送,就当做暗器一样,朝那些正在想围来的凶徒掷去,一面哈哈笑道:“兔崽子,看是俺糟老头送命,还是你送命!”

其时云中奇也已跟踪掠到,他那条独门兵器“蚊筋虬龙鞭”,急如风雨地展开,离身二丈之内,都是一片风声,一团鞭影,恰恰给独孤一行把那些想来围攻的凶徒挡住。那站在近处,想来围攻独孤的五六个凶徒,刚才给独孤将他们的同伴当暗器扫来,早已吓得目瞪口呆,哪里禁得云中奇又凶神恶煞地展开了“泼风十八打”的“神鞭招数”,直把他们逼得连连后退,哪里还敢向前!

独孤一行举手投足之间,整治了想伤害丁剑鸣的三个凶徒之后,急一矮身躯,左手一圈,轻轻地待将丁剑鸣背负起来,一边问道:“丁兄,伤势可有妨碍?放心伏一会吧,咱们马上就可以闯出

丁剑鸣给敌人一鞭击在小腹上,而且敌人用的是“摔鞭”的重手法,已经是受了重伤!不过他几十年功力,到底不凡,别人吃了这一鞭主要人物有朱刷韩乐吾、颜钧、何心隐等。 ,早已丧命,而他居然能屏气抵忍,没有哼一声。他虽受重伤,神志可还清醒,一看奋力来救他的,竞是自己心中最痛恨的独孤一行!他这时心头上交织着异常复杂的情绪,也不知是羞愧,是感激,还是忿恨?他微微一声“噫”!“是你?”就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他最初霎地心念一动,正想逞强!还觉得这样给独孤一行当作残废一样的背出去,是栽了天大的筋斗!他微微一撑,想站起来,可是马上便觉得奇痛彻骨!“哎,自己委实是不行了!”他蓦地心中百念俱灰,微噫之后,跟着长叹,他是不能不给自己的“深仇大敌”背负出去了!

独孤一行眉头微微一皱,他已瞧出丁剑鸣伤势不轻!处在丁剑鸣这样境况,屏神凝气,也许还可只落残废,保着余生。他这一噫一叹,没来由地散了功夫,真是死顾面子!

但独孤一行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一把将丁剑鸣背了起来,再凝神一望,只见同来诸人,连同柳剑吟在内是恶行的特征。认为艺术作品在摹仿个别事物时,目的在于 ,正在和索家众武师酣斗,分成了好几堆在厮杀。只见柳剑吟的青钢剑,夭矫如神龙;云中奇的虬龙鞭出没如怪蟒;钟海平的月牙钩吞吐如蟹螫;娄无畏的烂银剑伸缩如狮爪。直打得沙飞石舞,地转天旋。这一来局势全部改观,索家的武师虽多,也早有点缠斗他们不住。但也因为索家的人多,他们也一时还闯不出去。

独孤一行此来,是专诚来接应柳剑吟、丁剑鸣二人的。原来那天在钟海平家中,柳剑吟给丁剑鸣派来的人请去之后,钟海平听得他们的对话,说是要去承德,心中就暗叫不妙。但在当时,他又不能拦阻柳剑吟不去见他的师弟,因此在柳剑吟一走之后,就立刻去找独孤一行。他暗忖承德正是满清皇帝离官所在,不少奇材异能之士,给清廷搜罗作皇宫卫士,他一人怎敢深入龙潭虎穴?但如果邀着独孤一行,他就有恃无恐了。

差幸独孤一行还没有赶回辽东,连云中奇也还没走。钟海平一说情由,独孤一行就慨然答应,他虽然有点不满柳剑吟这样轻易地便随他的师弟去承德,但他到底不能眼看柳剑吟身陷虎穴,他一所钟海平问他去不去之后,立刻捻须大笑道:“去!怎么不去?我们正好趁此机会去见见‘世面’,看看承德那些受清廷供养的卫士,有几个头,几条臂膊?不止我去,云中奇老兄也应该去散散筋骨了。”

说罢众人都一齐大笑,笑独孤一行的豪情胜慨,仍是未减当年!钟海平更是佩服他们二人,几十年来因逃避清廷注目,这才隐居辽东为“上古”、“中古”、“近古”、“当今”,提出“世异则事异” ,而今居然为了初次见面的朋友,便不辞冒这样大的危险。

正在他们便要动身时,恰好娄无畏也赶到“三十六家子”,来找钟海平。他知道柳师父和师叔,必定会到钟家,他虽还不知道独孤师父也会在那里,但他想找到柳师,把事情说明,事情就会解决,何况他还有一件意外之事,必须禀知柳师。不料他赶到时,不见了柳师,却见了独孤一行。

独孤一行见到娄无畏时,自然喜出望外。但他一打量娄无畏,只见他颜容愧恢,若有重忧!不禁连声问他是什么事?钟海平在旁插嘴道:“你大约还不知道他是柳剑吟的得意高足?”

娄无畏是柳剑吟的大弟子,这独孤一行早已知道。他立刻笑着对娄无畏说明已见过柳剑吟,现在就正准备去援助他的师父师叔。

娄无畏听了,心中一宽,但还是愁眉不展。一来新听得他师父正陷入危险之中。二来是他在北来途中,竟发生绝大的风波,祸起中途,变生不测,他的师弟左含英,师妹柳梦蝶正是生死未卜。

他在途中发生什么祸事,且先按下不表。只说他和独孤等互谈经过之后,还是决定不论如何,该先到承德去接应柳、丁二人。

独孤一行这来,恰恰赶上时候,他救起了丁剑鸣,立刻解出了他作腰带用的合金软剑,再杀入群凶之中,会合诸人,往外硬闯。

人影幢幢,刀光闪闪。兵器碰磕之声,与索家武师的呼喊声,交织成一片繁音密响。索家别墅里的楼台院阁,都已紧闭重门;楼台上健仆家丁,高举火把,各待弓箭,乘隙攒射,也防柳剑吟、独孤一行等反扑。

但柳剑吟等却无心恋战,只是想闯出重围,这一来是因为丁剑鸣受了重伤,必须早早设法救治;二来索家人多,他们人少,纵许他们可占上风,但也要苦战许多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死死生生 是非终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敌辨分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斗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