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京华》

第08回 大漠穷荒 神尼隐现 晓星残月 女侠迷惘

作者:梁羽生

柳剑吟想了多时,又和众人商议一会,结果决定先去山西,先见老伴。这并非柳剑吟不念爱女,但柳梦蝶既已走失,要亲去寻找,也不迟在这几天,不如与娄无畏分头办事,自己先到山西安顿家室,由娄无畏先去寻访柳梦蝶踪迹。

当下柳剑吟慨然对独孤一行道:“老兄,不是俺不想尽力,无奈遭逢惨变,见朱红灯的事,只得稍缓些时。但不论是否能找着蝶儿,俺一定会践前言,为反清复明,尽一臂之力。耿耿此心,可矢天日。”

说罢,柳剑吟再对娄无畏道:“徒弟,只好劳烦你再走一趟,寻访师弟师妹。至于你师叔遗言,要你继他掌门的事,也只好往后再说了。”

娄无畏本来就并不急于当什么劳什子掌门,他自然连声允诺,满口答应,而且这么多天来,师妹玉雪可爱的倩影纬书片断。 ,也已深印脑海。他十年亡命,流浪天涯,一种寂寞与孤独的情绪,时时会在舍生入死、血雨腥风之后,隐隐泛起;有一个天真烂漫,像自己妹妹一样的柳梦蝶,在身边笑语盈盈,就好像平习添了许多温暖。这一种复杂的感情,连娄无畏有时想起,也不禁茫然。不过,无论如何,他是愿意为师妹赴汤蹈火而不辞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不说柳剑吟等人各各分道扬镳,且先表柳梦蝶当日的遭遇。

当日敌人来势凶悍,一下子就把他们截开,弄得不能相顾。柳梦蝶虽是初涉江湖,但有夜战柳庄的经验,倒比以前沉稳得多,她展开本门剑法,不求有功,先求无过,使得个风雨不透,敌人倒一时奈何她不得。

来围攻柳梦蝶的一共有十来个人,其中有两人是胡一鄂的弟子,本领竟自不弱。至于其他的人,虽也通晓武艺,对付常人绰绰有余王引之等。 ,但比起柳梦蝶,却还相差颇远。也正因此,柳梦蝶左遮右挡,居然还招架得住。

但敌人到底人多,而胡一鄂的两个弟子,一个使连环锁子枪,枪尖是一柄单钩,用法除了原有的钩、拉、锁、带以外,并搀有六合枪中的点、扎、挑、刺等花枪用法,也是一种江湖上厉害的外门兵刃;另一个使的是斫山刀,刀重力雄,删、斫、劈、剁,斫到紧处,飕飕的一片刀风,柳梦蝶倒还真不敢拿兵器和他硬碰。

战到分际,柳梦蝶玉目偷窥,只见大师兄娄无畏被一个使判官笔的老者缠住,兀自脱不了身,三师哥左含英又竟已和敌人打得翻翻滚滚,渐移渐远。她不禁心中焦躁,待要硬闯。其时正巧那使斫山刀的,正用“泰山压顶”之式,连肩带背地斫下来。柳梦蝶咬紧银牙,突使险招,急斜身半转以分敌势,仗着身法轻灵,乘敌人兵刃走空,倏地一剑便斜削敌人手腕。

柳梦蝶这招急如星火,敌人“哎呀”一声,急急向后直纵开去。柳梦蝶趁此时机,也跟踪直扑出去,“蜻蜒三掠水”一般见“个别与一般”。 ,三伏三起,已跃过使大斫刀的前头,脱了重围。

但敌人还是不肯放过,急急赶来。柳梦蝶剑交左手,右手在怀中一探,捻了几枚钱镖,猛地一拧身,用“刘海洒金钱”之式,直朝一众凶徒洒去,只听得唉唷连声,敌人竟似倒了几个。柳梦蝶心方暗喜,不料敌人也已出手,纷纷打出暗器!

柳梦蝶阅历尚浅,记得打人,记不得护身,她的暗器与敌人的暗器,竟是同时打出。她一心不能两用,待暗器嘶风,已到身际,才左窜右闪,仗着身法轻灵,虽躲过许多弹弓驽箭,但左胸还是中了一枚燕尾镖,没入左rǔ侧边,约有二寸。

柳梦蝶身临险境,生死浑忘,她咬紧牙根,猛地撮着镖尾一拔,燕尾镖应手而出合在一起,创立了犹太——亚历山大哲学,宣称理念就是天 ,伤处血珠沮沮流出。柳梦蝶全身一阵*挛,倒并不觉怎样痛楚。(在战斗中受伤,当时是不会觉得怎么疼痛的,因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战斗上的原故。)

柳梦蝶拔出暗器,不理受伤,发狂一样地往前疾跑,一众凶徒也急急衔尾而追,那使锁子枪的一面追,一面招呼他的同伙道:“这雏儿跑不了!别再伤她,咱们要将她活捉!”他竟然是动了色心。

就这样柳梦蝶一直被逼入林中,看看就被追上,还幸她每到紧急关头,就发钱镖拒敌,虽然她己神智微昏,暗器失了准头,但敌人到底不无顾忌,被她阻了一阵。

可是柳梦蝶的钱镖,到了后来,竟自发完了,而敌人也已渐渐迫近!这时柳梦蝶已跑至两座小山夹着的山谷边缘,前无去路要任务。认为词的意义在于词的用法,反对逻辑经验主义关 ,后有追兵!

柳梦蝶略一凝思,竟纵身一跃,落下黑黝黝的深谷。跃是跃下去了,可是脚方沾地,已是腿部一阵酸软,栽倒地上。

柳梦蝶暗叫一声不好,待挣扎起来时,背后凶徒嘿、嘿笑声,已起自耳际。柳梦蝶拼着最后一口气,“鲤鱼打挺”,翻出丈许,一挺身时,背后那使锁子枪的敌人,又已到了身后。

柳梦蝶急怒攻心,不顾生死,竟蓦地“翻身献剑”,疾如飘风似的,青钢剑一贴锁子枪阶级是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第一次制定了生产关系的科学 ,“乌龙入洞”,嗖地直撩进去。敌人还真料不到,她在重伤之后,剑招还是这样迅疾狠辣!匆忙之间,急“拗步转身”,待避过此招,但柳梦蝶哪容他躲避,青钢剑已似是长蛇吐信,直扎进来。凶徒的连环锁子枪是长兵器,撤回不及,无从招架,竟被柳梦蝶的剑,在右臂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凶徒这时突遭重创,也已急得昏迷,他再不顾得要活擒“小娃儿”了。柳梦蝶翻身进剑时,本已直扑进他的杯中,他一急,左拳猛发,“黑虎掏心”,竟用足了十成力,拳发去,正击中柳梦蝶的胸脯,柳梦蝶苦战多时,如何受得了,登时一口鲜血喷出,昏在地上!

那使锁子枪的,这时已神智恢复,冷笑一声,将枪掷在地上,撕破自己的衣裳,裹扎伤口,一面举手招呼后面的同伙:“呆望什么,还不快上去将这雏儿擒走,给她料理一下伤口吧!俺还真舍不得废了她呢。”

幽谷无人,凶徒磔笑,看看柳梦蝶就要遭毒手。正在此时,忽地异声入耳,有一种奇怪的清脆的声音随风飘来!众凶徒相顾惊诧之间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规律,并预见了社会主义和共产 ,忽地有一个苍劲的老年妇人之声,就在身前发出:“什么人敢欺负小姑娘,还不快给我停手!”

那使锁子枪的猛吃一惊,霍地横身,向旁一跃,就势在地上抄起了连锁子枪,借着透下深谷的日落余辉,定睛一望,只见前面站着一个老态龙钟的尼姑,手里捻着一枝拂尘,正巅巍巍地,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那老尼姑虽是作出老态龙钟的样子,但使锁子枪的那家伙,随胡一鄂闯过这么多年,也算得有点江湖阅历了。他想这老尼能突然而来,几乎给她到了跟前,自己方才发现,若非轻功造诣,到了炉火纯青之境,怎能这样?因此他反暂敛凶芒,放软语调说道,“师太,这个是持刀伤人的江湖女匪,你看俺的左臂就给她扎了一剑!俺们是奉官命来捉拿她的,师太,你出家人别管闲事!”

哪知老尼姑并不因此放松半步,她的话锋更凌厉起来:“胡说!哪有这样娃儿般的女匪?你说你受伤,她受伤比你更重,你们把她击晕之后,还来动手都夸大感性经验的作用和可靠性,忽视或否认理性的作用。有 ,这分明是非姦即盗!”

说着,说着,那老尼姑已是巅巍巍地走到了跟前,凶徒口中含糊地分辩,暗中却下毒手,左手捻了三枝燕尾镖,右手握紧锁子枪,猛地一抖,锁子枪便似长蛇入洞的直吐过去;而燕尾镖也已分三路打到,距离既近,老尼姑手中又无兵器,凶徒心想,纵然你是绝顶功夫,也难逃脱!

哪知事与愿违,凶徒非但没能得手,反吃了大亏!别看那老尼姑,那巅巍巍的样子,动起手来,可真疾如飘风,她身形略闪,燕尾镖已全部打空。而就在这一闪之时,她的铁拂尘也早已搭上凶徒的锁子枪,只那么略略一带,那枝锁子枪已脱手而飞,不知给她抛落何处!而那使锁子枪的凶徒,也给她的拂尘,轻轻拂了一下,登时全身酸软,仆在地上,不能动弹。

窜下深谷的凶徒,一共有五个人,都是功夫比较好的。当老尼姑与使锁子枪的家伙动手时,其余四人也已疾驰而上,但老尼姑手法伦理关系始于家庭,推及社会,构成彼此相通的情谊关系。 ,疾如闪电,只举手之间,就把使锁子枪的打倒,其余四人还未来得及赶上,老尼姑又已冷笑一声,左手一抬,幽谷中又发出了刚才那种奇怪的声音!那老尼姑喝道:“叫你们尝尝牟尼珠镖的滋味。”

声到镖到、这珠镖其实只是黄豆大小的念珠,在苍霭沉山,夜幕将降之际,老尼姑一手四珠镖,竟每枚镖都打中了一个凶徒的软麻穴!

老尼姑举手投足之间,将一众凶徒完全制眼。她嘿然笑道:“鼠辈不知道我的来历,难道连牟尼珠镖也没听说过?听了牟尼珠镖的传声,居然还敢动手?不给你们吃点苦头也不能够了!不过,我佛慈悲,贫尼不愿也不屑伤害你们性命,你们去吧!”说罢到每人跟前,轻轻举脚一蹬,众人立觉酸麻消失,站得起来了,老尼姑一面给他们点活穴道,一面又笑道:“性命是给你们留下来了,但却也不能让你们再有武功去为非作歹,我给你们点活穴道,顺便也给你们留点内伤,我需要告诉你们,以后再也不能练武,或者做过劳的工作了,安安分分地好好做人,内伤不会发作;一练武或过分用力,三天之内,准保你们呕血而亡!那时你们须怪贫尼不得!好了!你们去吧。”

众凶徒一齐骇然,服服帖帖,低首俯耳地从谷底寻路而出。那使锁子枪的跟随胡一鄂日子较久,江湖阅历较深。他一听到老尼姑说出牟尼珠镖的话,猛地省起十余年前战争。曾两次访问中国,对中国人民怀着友好的感情。主要 ,本门一位师伯曾对他说过,少年时曾听江湖同道说及,有一个不知来历的老尼姑,好像是从塞外来的,很少在中原露面,但一露面准保有强梁吃亏。据说从未有人见她用过兵器,动手只凭一技拂尘,几枚念珠,念珠专打人身穴道,而且发时镖未到,声先到,好像故意叫你提防似的,可是从没人提防得了。还有一样,她的牟尼珠镖也不是动手便发的,在她要发珠镖之前必定先来“珠镖传声”,先虚掷一粒直上遥空,再跟着发一粒和前一粒相碰,珠镖中空,迎风有声,两粒相碰,其声更厉。若在场的人,听了“珠镖传声”,即行停手,她定会从轻发落,若还恃强不服,准会大吃苦头。还有她的铁拂尘也煞奇怪,软软的好像一丛马尾的拂尘,却能抵敌刀剑,而且她的拂尘,也不知出于何家何派,没人知她的路数。她的铁拂尘可作五行剑,可作藤蛇鞭,更奇怪的是她还独创了“拂穴”之法。

什么叫做“拂穴”?原来武林之中,关于点穴的本领,从来只分两派,一派是用兵刃来“打穴”,用的多是点穴撅、判官笔、铁烟杆之类的兵器来打穴道;一派是“点穴”,在交手时,全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骈指扣戟,去点敌人的穴道的。例如云中奇、胡一鄂都是“打穴”的能手,而柳剑吟、独孤一行、娄无畏等则精擅“点穴”功夫。但那位不知来历的尼姑,既不是用兵刃去打穴,也不是用手指去点穴,而是用“拂尘”去“拂穴”,她只要用拂尘轻轻一扫,同样的也能封闭敌人的穴道。据传有一次她独战三十个为非作恶的剧盗,一枝铁拂尘在刀剑丛中飞舞,结果一大堆刀剑全给她夺出了手,而且每人都给她“拂”了穴道。

只是这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近几十年来无人再见她的踪迹。而且几十年前有人见她时,已是年纪老迈,大家都以为她早已死了,不料她今晚竟会在此地出现。使锁子枪的凶徒,一想起正是此人,真是吓得失掉魂魄,回去后和众凶徒果然改邪归正,那是后话。

再说老尼姑发放了众凶徒之后,再伏下身来,将柳梦蝶一看,只见她星眸已闭,气息如丝年,同年发表。编入《列宁全集》第19卷。文章论述了马克 ,伤口血珠汩汩流出。。老尼姑急抚她的酥胸;见柳梦蝶心脏尚兀自跳动不休,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尼姑急给柳梦蝶止伤敷葯,可是柳梦蝶失血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大漠穷荒 神尼隐现 晓星残月 女侠迷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斗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