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 十 章 遇浪女意乱情迷

作者:令狐庸

苍松子看见地上被杨恩忘刺得千疮百孔的盾牌,竟自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隔了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道:“世上居然有如此剑法!”  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什么剑法,我到要见识见识!”  四人推头望去,竟是那八个腰束白带的青衣人去而复返。在他们前面站着两人,一人是那执法闰王,乃适才与恩忘对了两掌后来不知去向的那人,腰束红带。在他身旁战着一位神情冷漠,面貌清瘤之人,虽一样的身穿青衣,但那青衣穿在他的身上却甚是潇洒宽松,与众不同之处不是他的腰带颜色,而是他的左胸上绣着一只白色骷髅。  苍氏三奇一见那人相貌,再见那人的左胸上所绣的白骷髅,竟然都是不约丽同地低呼出声:“索命左使!”  那人冷声道:“正是在下。”缓步走到前面来,指着苍氏三奇道:“你们三个者儿为什么不同执法闰王到总舵去,并且伤了勾魂八鬼?难道非要我来才肯去吗?现下我来了,你们自然知道规矩,请自了断吧。”  这几句话说得思忘背心一片冰凉。看那苍氏三奇,都是一个个的脸如自纸,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索命左使道:“你们可听说过索命左使手下留过活曰么?我想你们不会愚蠢到了想同我动手的地步罢?”  苍氏三奇对望一眼,竟然是一样的心思,之后那苍松子道:“我苍氏三奇自知决不是左使的对手,因此情愿自行了断,我们有个请求望左使允可。如若不允,我们是拼了二条老命也要拼上一拼的。如若左使允可,不须左使动手,我们自焚二奇庄,遣散庄丁,随后到总舵去自裁谢罪。”  索命左使嘿嘿一阵冷笑:“你却说说是什么请求罢。”  苍松子道:“此事与这孩子无关,他是无意之中闯进庄中,请左使将他放了罢、我们就此一个请求。”  那索命左使把目光向思忘瞧去。恩忘见他盯向自己的目光,浑身都觉不自在,机伶伶地打了‘—个冷战。索命左使上上下下看完了之后道:“你们为他求情,你们可知他的来历吗?”  苍松子道:“他是神雕大侠杨过之子,老顽童周伯通的徒儿,望左使念那神雕侠为国出力抗御强敌,击毙蒙古皇帝蒙哥的份儿上,放他一条生路!”  索命左使向思忘脸上瞧了半天,才道:“原来如此,嘱,原来如此,怪不得他小小年纪,出道不到两天,江湖上便传得沸沸扬扬。”转头向苍松子道:“若是只为他是杨过之子,或那老顽童周伯通之徒,我定然会放过他,但现下却是不能放!”  此言一出,苍氏三奇固然吃惊,思忘也是大为吃惊。但他从一开始就没动声色,此时亦不动声色。  苍松子道:“却是为何放他不得?”  索命左使冷冷地道:“他已杀了青衣帮中近百位帮众,我今日正是为他而来,却如何能够放得!”  苍氏三奇楞了半响,那苍岩子猛地里横腿在地下一扫,那地下文时被他的铁腿犁出一道深沟,尘土抄砾哗地一下扑向那索命左使,人也跃将起来,大叫一声,“那我就跟你拼命算了!”  双腿连踢,呼呼风响,苍松子和苍云子慾待上前相助,只听得“啊”地一声惨呼,那苍岩子已是摔到地上,撑着上身,却是再也爬不起来,显是腿断了。  这一下连思忘也是惊惧万分。他适才见过那苍岩子的腿功,那八个青衣人与他相斗之际连靠前都不敢,而却在那索命左使的面前连一招都没有走上便即断了,那自是让他惊惧之极了。  苍松子和苍云子更是惊惧,他们适才还在想,如若索命左使不肯放思忘的话,那么二人联手,就是胜不了他,也自会拖他一时半刻,那么思忘就会乘机远逃,那也算他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不料才只一招之间,他们之中武功最好的一个,又号称是铁腿的苍岩子,便被人家打断了腿。  索命左使道:“二位也要展露一下绝艺么?”  那苍松子也是大叫一声跃身而前,呼的一拳击了出去。这一拳并无出奇之处,中宫直进,直捣黄庭,却是任何武功门派中都有的一招。虽然各派所起的名称不同,但内容却是一般的无二。但这一平庸之极的无奇之招在铁拳使来却是手中有奇,或是奇中之奇了,但见那拳在击出之时竟带出一股风声,接着,拳到中途速度忽然加快,并且颤动起来,好似中宫直进,却又在窥视其他穴位,霎时之间,把那索命左使的上身正面各大穴位全都笼在了他的拳风之中。  思忘见了,惊奇万分,万料不到他的一拳之中兼有掌之威和指之灵。  但见那索命左使见了这一拳亦是脸上微微变色,可他既不退也不闪,亦是一样的挥拳击出,与那铁拳苍松子便如对掌一样的对起拳来。  思忘一怔,随即明白,索命左使除此之外恐怕已没有更好的应招了。  哪知那索命左使拳到中途却忽地变而为掌,苍松子那拳击在他的掌心之中便如击在了烧红的铁块上一般,滋地一声响,接着便听得也是“啊”地一声惨呼,那手便垂了下来,已是鲜血淋漓。  苍云子正慾纵身扑上去和索命左使拼命,猛地觉得肩上一重,似有千钧之力压在身上一般的,一动也动不了,回头看去,却是思忘伸右手按在他的肩上。  思忘仰天大笑,声传数里,同来的八个青衣人都是浑身一抖,险些站都站不稳了,那个腰束红带的执法闰王亦是一惊,强自镇定心神。  只有那索命左使,动也不动,面容仍是那么冷漠,待思忘笑毕,便问:“你笑什么,有什么事使你觉得好笑?”  思忘道:“你使我觉得好笑!”  索命左使道:“我什么地方使你好笑?”  恩忘道:“你处处使我好笑!好了,你爷爷时间有限的很,现在你神也装得差不多了,鬼也弄得差不多了,该亮出兵刃来跟你爷爷动手了!”  索命左使道:“我爷爷?我爷爷早死了,如何能够跟我动手?”  思忘又是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道:“你这人大也不诚实,你爷爷明明地站在这里呢,却怎么说他早死了?”  索命左使的脸上终于现出一层怒意来,道:“你这是骂我么?”  思忘:“我骂你那是瞧得起你,我杀的那些青衣帮的人,不用骂他们,便是一句话也没同他们说过便送他们上了西天,好罢,别耽误功夫了,天快亮了,本来我不想杀你,现下我来了兴致,想杀你了!你可知道魔衣王子剑下从没有逃生的人么?”  苍氏三奇终于明白思忘在同索命左使作心灵战呢!  开始索命左使来时并没有动手,三奇老人听了他的名头先自心中怯了,是以在索命左使那里一招也没有走完便伤了两人,那原因是再也明白不过,那就是无论苍岩子还是苍松子,都没有想到“胜”这个字,而在出手之时却只想那一个“死”宇。人无必胜之心必败,武功打了折扣不说,心思也已不甚灵活,招式势必单调平庸,那就先有了失败之机。  三奇老人想到此节都是心中暗侮,却在心中暗赞思忘了得,不但武功精强,兼之心思周密,胆大敢为。念及此处,真是对他佩服到五体投地。  那思忘果是作如此想。最初苍岩子受伤之时,他见那索命左使只是平淡无奇的一招横切,而苍岩子竟是不闪不避,硬是让那索命左使切到了腿上。他百思不得其解,只道那索命左使的武功果真到了深不可测之境。是以他没敢轻举妄动,只是呆呆地看着。哪知苍松子败的方式竟是和其弟苍岩子一模——样,如此一来,他再无怀疑,便仰天而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再说。  他的这番心思缘出于有琴闻樱临别之际的那一句提醒。他的生命是他们俩人的,因此他要加倍珍惜。她要他不拼命、多动脑筋.他便多动脑筋。  如今他这—番气势压人的大话说完了,再看那索命左使,果然脸上已不似先前的那般平静冷漠,而是亦同样泛起一层不安之色来。  恩忘道:“有点害怕了?是罢?你放心,我会比杀那些青衣人还要快的杀了你,不会让你感受到痛苦的。你用什么兵刃,拿出来吧!”  索命左使的脸上那层不安之色消失了,又代之以自信,平静和冷漠,冷冷地道:“索命左使人道江湖以来,还不曾使用过兵刃,对你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更不应该破例,你进招吧!”  思忘又是大笑了一阵,从背上抽出长剑,随便之极地拎在了手里道:“我这人和你不一样,没什么规矩,自然也就无所谓破例一说。我但求目的达到了事,我现在的目的就是将你杀了,我不会因为你空手不用兵刃我就亦是空手不用兵刃,那样会费去我几个时辰。你空手也好,用什么兵刃也好,我全是用这把剑的了。这是一把古剑,已经有了灵性,见血非饮不可。再说,你来的时候也是讲明了要见识见识我的这套无上剑法,我若不用这套剑法杀你,你岂不是就终生见识不到这套剑法了么?那倒显得我杀人无算魔衣王子小气了,你再想一下,用兵刃是不用。这是我一剑刺的!”当的一声,思忘将那面盾牌踢到了索命左使的脚下。  索命左使背后的八个青衣人刚才在思忘剑下逃得性命,现今思之犹自心有余悸,见了那面盾牌,不自禁的希嘘出声。  索命左使终于忍不住也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那被思忘刺成了筛子的盾牌。瞬即,第一次,可能是生平第一次,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因为是惊恐的神色,也成了他生命中最后一次流露在他脸上的神色。  他开始犹豫起来,正在这时,思忘那柄剑开始缓缓上举。  索命左使随便之极地扫了一眼那柄被思忘不停上举的刨,接着把眼光顺着那剑移到了思忘的手上,再接着,脸上的表情便开始变化,由最初的随意,变为注意,再变为惊奇,由惊奇义变为惊恐,最后是恐惧之极以至僵硬。  思忘的剑已举到了位置,左手随便之极地拿着剑柄,剑尖徽颤,乎平地伸出,好似没有指向索命左使的任何部位。  但索命左使明白,他身上便只要任何一个部位只要动得一动,便会在那个部位留下一个透明的窟窿。  思忘此刻已经决定不放过这个被他好不容易降任的青衣帮高手。他知道,这次放走他,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地将他制使了。  恩忘问:“怎么样,见识到了本魔衣王子的无上剑法了么?”  索命左使脸色已是一片死灰,形体也没有了此前的潇洒。听到思忘这么问,嘴chún嚎儒着说不出话来,但好似从思忘的话中听到了一点生的希望。那当真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索命左使极轻微,但很明确地点了点头。  不料见他点头,思忘却说了一句:“那好,你可以死而无怨了!”也不见他如何作势,但见他手腕轻微之极地一抖,或者只是众人眼花,那手腕是抖也投抖的,一片剑光扑向了索命左使,但听见“哗”地一声响。  世上再没有了索命左使,只留下地上的一摊断肢断臂和看不清人形的碎成了几段的躯干。  那位束红色腰带的执法闰王及其座下的勾魂八鬼显是从没有见过如此杀人的,但见他们全都把眼睁得大大地怔在那里,好似木偶人无异,接着不知是哪一位惨号了一声,好似这剑是刺在他身上一般,惨号之声极为森人,接着便是惨号连连,那些青衣人没命的奔了。  思忘的剑上一点血迹都没有,那是一柄宝剑,不沾血迹却饮尽多少英雄之血。思忘把剑插入背上,好似他已杀过千百次人一般,脸上表情平淡之极。  苍云子也是一直怔着,此刻见到了思忘如此表情,声音颤抖地道:你……你……这剑……法……太……太也……凶一残。”  苍松子忍痛将苍岩子从地上扶起来,两人却是看也不看那堆物事,口中只道:“杀得好,杀得好。”  思忘猛地醒起,这许久不见苍青杰,亦不见有琴闻樱和那顶花轿了,忽然心中一急,竟自忘了向苍氏三奇告别,拔足便奔,瞬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先来到庄内,来回奔行了一阵,见没有踪迹,便发足向庄外来路上奔去。  这一路奔行,当真是疾愈闪电,比之刚才来时可不知要快了多少。因为来时有苍云子老英雄一路同行,那自是不好太过逞强,再者也是不知路径。这一次却是心焦火侥,担忧有琴闻樱的安危,是以把劲力提到了十二分。  两旁树木一闪即过。看看到了他们分手之处了,却仍是无人,他不禁心下更为焦燥,竟是作啸长呼起来。  啸声一起,真是有如万马奔腾一般,又似雷声阵阵,海潮滚滚。恩忘但觉自己啸声一发,内力便不由自主地流窜到全身诸穴,又从全身诸穴急速向口中涌动,这一啸便难以止歇,好不容易忍住了,却听得路边草丛之中传来极轻微的呻吟之声。  思忘循声寻去,却见草中之人正是苍青杰。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遇浪女意乱情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