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十九章 逞豪气高手大战

作者:令狐庸

杨执言说要到对面茅舍中去看那年轻美貌的女子,思忘心下亦如是想,却听那殷天正言道?“此事容在下去问她一问,她着欢喜两位去时,两位再去,倘若她不喜欢别人去打扰她,我们这般的去了,只怕是会惹得她生气。”  思忘也觉得这样好一些,那殷天正便走过去了,过了许久,才见他从那茅舍之中走了回来,看他脸上神色,便已明白了大中。  果然般天正道:“她言身子不适,不便会客,筒慢之处,她请在下向两位告罪。”  思忘沉默了下来。  杨执理:“她定然不知进来的是两个什么样的人物,否则我猜她定然会见我们的。”她说话之时眼光在思忘脸上扫了一眼,又盯在殷天正的脸上看着。  殷天正的脸红了.杨执的意思是我们来了这么一个美貌少年,那年轻女子岂有拒之不见之理.定然是你殷天正没有向她讲明白。  殷天正虽是险上红了,却正色说道:“我向她言了两位的年龄容貌,想她定然会见两位的。如两位这般的珠联壁合,只怕人间少有。但她一听之下,神色黯然之极,好似有极为伤心的事情被我的一席话勾了起来,遂言身子不适,不便见客。”  杨执缓缓点了点头道:“此事是我莽撞了,人家既然巴巴地躲到这谷中来。那自是不愿见人的啦。我却这般的要求去见人家,当真是愚钝之极。”  殷天正道:“杨姑娘不应这般说。我不是也独居这谷中么,见到两位这样人物,心下也生仰幕相交之心。特意的出去请两位进来,只想着能与两位这样人物说上几句话也是好的。”言语之间流露出坦率真挚之情。  思忘道:“殷兄太也过谦了。你这样的人才,若不是我们有缘。误打误撞的走到了这里,在世间只怕再也无缘见到。”  两个少年人这般的互相恭维。却把一旁的杨执逗得笑了出来。  思忘问,“你笑甚么?”  杨执道:“你们两个这般的英雄惜英雄是好的,这样如老夫子似的相互恭维,便不好啦。咱们三个人的年纪加在一起,只伯也到不了六十岁。你们这样说来说去、却不是好笑么?若真是当真心中相互佩服,便结拜为兄弟,也免了这许多的迂腐废话。”  两人被她这样的一顿挖苦,都觉得面上无光,那殷天正更易觉得不好意思。他与两人相见还不到两个时辰,畅执说话就这样地毫不客气起来,令他即高兴又窘迫。但想她说要两个结拜为兄弟,却也正说到了他的心中,便睁眼看那思忘。  思忘也是与殷天正一般的心思。但他已与杨执处得几日,对勉所作所为已然有了些了解,知她在一言一行之中往往含有深意。她说与这位殷兄结为兄弟,那自是应该结为兄弟,自己独闻江湖这份孤傲的心胸,也就会谈一些,凄凉落寞之感亦自淡了。  于是两人便立香即拜,结为金兰兄弟。  两人拜毕,心中都是溢满了喜悦之情,那杨执亦自替两人高兴。  思忘忽然想起师父还在谷外与那周暮渝玩耍,便要出去看看,殷天正道:“你我即已结为兄弟,从此生死与共,我们便同去将你师父接到这茅舍中来,小酌一杯也好。”  三人于是便沿着那石洞走了过来。刚刚来到那洞的出口,猛然之间,外面传来‘嗡”的一声响。三人都是一震。思忘和殷天正尚自没有什么,杨执险些站立不稳摔在了地上,思忘忙上前扶住了。  接着又是嗡的一声,比之前一声更要响一些。扬执忍受不佳,脑中晕弦,站立不稳,靠在了思忘身上。  殷天正脸现极为严肃的神情,道:“定然是有强敌来谷,我们快些出去看看。”说着从衣内掏出了两枚极为柔软的葯丸,塞变了扬执的耳内,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杨执顿即站稳了,脑中一阵清明,好似一场暴雨之后的天空,明澈之极,好似以前的岁月中都是活在深浑噩噩之中的,现在才真正地清醒过来。她不禁对段天正的葯丸甚为叹服。  思忘道:“你觉得好些了么?”  杨执歪着头看他.好似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思忘又问了一遍,杨执却仍是那般的歪头看她问道:“你说甚么?”  思忘大声道:“现在你觉得好些了么?”  扬执仍是拐头道:“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思忘猛然醒起,定是殷天正怕杨执抗不住那巨大的嗡声,用哪葯将她的耳朵塞住了,便不再问,向她摇了摇手。拉着她奔了出去。一出那石洞,响声更大.思忘亦觉得那响声刺耳之极。  转过那块大石,猛然之间,思忘惊得呆在那里,杨执更是花容失色。  但见老顽童盘膝坐在地上,周暮助手持短铜棒守在旁边。那场中相斗的两人却是一个也不相识。  其中一个是个灰袍长眉老人,眉毛尽白,几慾长过嘴角,使得那老人更显得道骨仙风,一派仙家风范。长眉老人的两掌之中,竟然放射出灿灿的五色光来。那光成长长的一束,老人两掌一碰.两掌中的五色剑光一撞,竟然发出金属撞击也似的“嗡”的一声。  杨执只看得惊心动魄,却原来适才震得自己站立不稳的,便是这两掌之中剑光相交的声响。  那与长盾老人朝斗的,更是让人一见生惧。但见他一身黑衣,从上到下,无有不黑。甚至脸上也是黑如漆墨,只有两只眼睛的眼白是白的,在一片全黑之中越发地显得白,衬着那翼翼闪光的黑色潼红,使他的眼白显得明亮面诡异。  杨执一见那黑人,禁不住浑身一震,显些便又摔倒。  那男人一见扬执,也是一懈,险险被长眉老人的剑掌击中。  但听得“哧”的一声响,竟然仍是那金属也似的声音。黑人的黑衣被长眉老人撤破了一幅,但那黑衣之内仍是黑黑的,好似是缎子般的黑色的内衣。  那黑人被长眉老人的一掌打得怒火上涌,猛然之间向长眉老人也是快捷之极地拍出了八掌,这八掌一气呵成,一拿重似一掌,每一掌击出之时都携着隐隐的风声,带着空气被斯碎的啸声,涌向长眉老人。  长眉老人在那黑人的进攻之下,竟然是小心之极地将两掌的剑光交错到一起,抵挡那凶猛霸道的掌力。哓是如此,他还是在哪黑人的进攻之下退了八步,直到那黑人的八掌打完了,他才站稳了身形,思忘只看得触目惊心.他只道师父老顽童的功夫是世上最高的功夫了,都不料眼前这两个相斗之人的功夫都是这般的惊世骇俗,比之老顽童只怕也要略胜半筹。  杨执伸手扶在了思忘的肩上,思忘回头看她,见她脸色惨白如纸,又已陷入了适才将出洞口之时的境地之中。他急忙扶住了她。  殷天正此时也走了过来。他看见杨执如此,检查了塞在她两耳中的葯丸,见那葯丸好好地还在她耳中,迷惑不解地看着她,当下虽然心中着急,却也没了主意。  长眉老人喘一口气,挥起两只剑掌便又攻了上去。  那黑人被长眉老人的剑掌撕破了衣服,再也不敢稳馒,两掌尽力地展开,封住了那长眉老人的所有招式。  殷天正关切地看着那长眉老人,目光中流露出不尽的爱和尊敬来。  杨执此时已是平得了许多,但仍是浑身微微抖着,好似场中两人相斗,关系着她这个不相干的女子的命运一般。  思忘看着场中相斗的两人,觉得两人的招式都是一般的古怪而又质朴无华,在纯朴之中透着一种少有的霸道,他们的招式都是在中原之上绝少见过的。无论是杨过还是周伯通,都没有讲过眼前两人所使用的招式。  但见他们出掌和踢腿都是极为别扭的。  一般武学之士,于武功上造诣越深越是接近自然。而眼前两人却都是怪异,虽然武功高强之极,却好似不会半分武功一般的别扭。当出左掌之时,偏偏击出的是右掌,当出右掌之时偏偏击出的是左掌。两只脚在进退之间亦是好似毫无章法,没有中原武功那般的守着一定规矩,趋避进退,都踩着八卦方位。  如此一来,弄得两人都是歪歪扭扭,洋相百出。  思忘最初只是惊佩这两人的内力,看了这两人的招式动作,禁不住心下暗暗吃惊,想道:“倘若自己不是先在这里看他们相斗,了解了他们的武功中诸多怪异变化,那么淬然之间出手与他们相斗,只怕数招之间便会被对方打到了,他们的武功好似专门与中原武功为敌的。每一招一式,不但古怪之极,离经叛道,更是凶险毒辣,慾置对方死地而后快。”  那长眉老人于古怪之中隐有大将之风,不若那黑人之毒,但亦是于大开大磕之中藏不有尽的微细变化。显是出自中原武林又有所借鉴,终是有可寻之根,可循之迹。倘是淬然与逢,思忘相信,自己尽可以称得一时半刻,看得清对方武功路数,再行反击。  那黑人的武功路数,却纯然与中原武功没有任何渊源关系。  若有时,那也只为了对付中原武功而创,只这一点算是关系了。  两人相斗,只看得思忘核心动魄,那边的般天正更是把手心也强出汗来。  猛然之间,那黑人于两掌的古怪报式之中更加进了两只脚来。那人本来腿长,脚也是比之寻常之人大得多,这番的将脚当做进攻的武器,融入掌法之中的招式,当真是见所末见,闻所末闻。  长眉老人一时之间被搞得手忙脚乱,迭遇险招,若不是那黑人忌惮他的剑掌,只怕已然被伤了。  殷天正一见,再也按强不住,双掌一挥便向那黑人攻了上去。  哪黑人一见他攻了上来,浑没在意绝挥单掌向他迎去。只听见矗的一响,殷天正退了半步,那黑人却易仍然没事的一般,向长眉老人又是一掌拍去。  但黑人见那殷天正小小年纪受了他的一掌然仍自站着,不自禁地在与长眉老人相斗之间,向他扫了两眼。  殷天正被他一挥掌间震得退了半步,虽是硬挺着没有摔倒,但胸中气血翻涌,难受已极,急忙运功调息。过了片刻,已然恢复过来。双掌一挥又攻了上去。  那黑人见殷天正又是挥掌攻来,猛地向长眉老人发力攻出两掌,只盼将长盾老人逼退,好回身将殷天正毙了。  长盾老人已然看明了那黑人的心思。他没有闪避那黑人的掌力。面是两掌一错,向黑人迎了上去,硬碰硬地将那黑人的两掌接下了。黑人腾不出手来,只得踢出一脚,将殷天正的掌力化开。  但如此一来。长眉老人的招式立即迟缓了许多,显然他在硬接那黑人的掌力之时吃了点暗亏。  武功之道,在于巧,而非在力。长眉老人于迫不得己的情形之下,不得不硬接下了黑人全力击出的两掌,虽然保得了殷天正的安全,但自已内力运行卸出现了些微和阻碍。倘若他使些巧劲御去那黑人的掌力,那自是于已毫无损害,但黑人却是有隙可乘,回身向殷天正发出那致命的一掌。只因长眉老人在接黑人掌力之时也将掌力发了出来,黑人亦是必须以内力相抗,才没有闲暇向殷天正进攻。  黑人被殷天正牵制着,又被长眉老人牵制着,不能全力与那长眉老人相斗,又不能将殷天正毙于掌底。  长眉老人则由于便接黑人那两掌,运气不能自如,虽有般天正相助也暂时不能取胜。  两边一时之间就这样势均力敌地斗着。  忽然那一直盘腰而坐的老顽童一跃而起,叫道:“黑鬼的贼斯鸟,我们再来斗上八百个回合,你的招式怪么,再让我来斗斗你。让你见识见识我老顽童的逍遥掌、逍遥拳和逍遥屁股。你的招式怪,你当我的招式就不怪么?”  老顽童说着一跃面起,身子直直地飞了起来,头上脚下的在空中跨了两步,好似走路的一般走到了那相斗的三人头顶之上,也不用拳也不用掌,竟是直接伸右足向那黑人的头上踏落,这一下变起苍促,不用说那黑人吃惊,便是相斗的长眉老人和殷天正亦一呆。  本来那黑人在三大高手三个方位的围攻之下绝无幸理,但只因那长眉老人和殷天正的这样稍一迟延,黑人立即双掌上举,掌力震得那凌空步行的老顽童升高了丈许,接着那黑人双掌一立,将毕生功力排山倒海一般的向殷天正击去。竟是不顾那长眉老人即将袭体而至的剑掌。  但听得轰地一声巨响。那殷天正被黑人的掌力震得挥了出去,落在三丈之外的一棵树下,而黑人的背上亦是受了长眉老人一掌,将他击得飞了起来,向思忘和杨执站着的地方摔了过来。  思忘一愣之间,那只人已是伸手向杨执的肩上抓去。  杨执竟是被吓得动也不会动地呆在了那里。  那黑人的手掌眼看就抓到了杨执的肩上,猛然之间一般巨大无匹的掌力涌来。黑人顿觉呼吸一窒,脑中一片空白,好似已被海浪裹住的一时小舟一般,内心中充满了绝望之情。但他明知自己的掌力抵挡不了那袭来的巨大无匹的掌力,仍是在最后的关头将抓向杨执的手拿收了回来,双拿运力向后击去。  只听得‘逢”地一声闷响。那男人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逞豪气高手大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