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 二 章 终南山情侣遭劫

作者:令狐庸

杨过与小龙女自此安安静静地在古墓之中过得一年有余,极是恩爱缠绵。  自离古墓入江湖至重回古墓,历甘年有余,其间生离死别诸多经历都成往事,如今两人终于朝夕相守了。  这时小龙女已有身孕,自是不便再睡那寒玉床,杨过便在洞外搭一茅舍。  这日傍晚,听得林外似有人声,好似在叫,又好似在自言自语。杨过恐生事端、将小龙女送回古墓,让神雕在洞口守了,自己便拔步向发声处奔去。  终南山虽曾遭大火焚烧,十几年过去,却又是林深叶茂。虽近初秋,仍是藤牵枝绊,有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古墓在密林深处,如不是曾有人引路来此,便当真是踏破铁鞋也无觅处。  杨过出得密林,径向发声处奔去,却听得似是有人呼唤自己,待得到了发声之处。却又踪影不见。如此几次,他便站在那里不动,却听发声之处是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想要去前面观看,但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便又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那发声却又在他左面数十丈之外了。似乎是在轻唤:“杨过,扬过,杨兄弟”叫得几声,又到了他身后魅,使杨过不禁感到甚是怪异。  猛然间杨过脑中电光石火般地一闪,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不及多想。纵声长啸。便向古墓入口奔去。  到得墓前。却见那神雕兀自神威凛凛地守在洞口,并无异样。这番心中却是更加奇怪。但转念一想,便懊悔之极。  原来杨过见那声音飘忽不定,初时甚觉奇怪,后来见那发声之人实乃是轻功极高之人,便以为这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小龙女怀有身中,如何是如此强敌之放手?是以不及细想,发声示警奔回古墓,待到了古墓之前,见神雕一无异状,才想到自己这番焦急长啸。实乃引狼入室之为。如何能不懊悔?  这时听到身后风声有异,杨过猛然转身,眼中精光暴射。却那里有什么强敌,眼前笑嘻嘻站着的,却不是老顽童周伯通么?  只见周伯通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左手抱着一个婴儿,右手拎着个枣木匣子,活脱脱是个神仙下凡,满面红润,一副娃娃脸,看衣着又是一副乞丐的讨饭模样。  杨过放下心来道:“原来是我周兄弟到了,却这样装神弄鬼,叫我虚惊一场。  周伯通道:“你这古墓甚是难寻,我跑了大半个终南山也没有找到,若不是你用啸声叫我,只怕这番是白来了。”  杨过叫小龙女出来,哪知周伯通见到小龙女高高挺起的肚子,竟是脸上红红的报过了脸,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模样。  小龙女甚觉好玩,叫道:“周老前辈,你是看我太丑了才扭脸不敢看我吗?”  周伯通更加不好意思。好似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看也不敢看了。小龙女却咯的—声笑了出来。  这—声笑不打紧,周伯通放下孩子和枣木匣子,说声:“孩子给你们送来了,我走了!”竟是头也不回地走厂。  杨过叫了几声见没答应,脚下加力追了出去。却哪里有老顽童的影子。  扬过回来,见小龙女怀中抱了那婴儿,脸上漾出—层柔和的笑意。  小龙女见杨过回来,问道:“他走了么?”  杨过道:“想是走了,不知因何,话也没说就这么去了。”  原来,当初杨过夫妇与老顽童诸人于荒郊上寻得这弃婴之时,扬过夫妇曾有收养这孩子之意,只因见瑛姑对这孩子喜欢得紧,只得作罢。但一灯大师于临别之际曾将这孩子托付给杨过,杨过又作过允诺,是以回到古墓多日之后,曾捎去音信,让老顽童把孩子尽早送到古墓来,以便尽早打好武学根基。眼下老顽童此来,便是送这孩子来了。小龙女道:“说走就走,此人真有趣。”杨过沉吟道:“他从来都是这么无拘无束得惯了小龙女听出杨过话中似有恋恋之意,知道这些日子的隐居生活,同先前的古墓学艺自不能相比。虽有夫妻情意缱绻,毕竟以杨过绝世武功不能为苍生造福,总免不了心中郁郁。  小龙女道:“过儿,你想到外面定走吗?”  杨过一怔,看定了小龙女缓缓说道:“龙儿,我不瞒你,我学了这一身功夫,居此古墓之中、有时自不免心中常自责备,想苍天有眼终不负我,教我有机缘得此一身绝艺,我却不能以此造福苍生。但能够一生同你朝夕相守,我复又有何求呢?我虽不愿负此一身绝艺,更不愿负我爱妻的一片真情。如果现在让我废去我一身的功夫、叫我同你相守古墓直到终生,龙儿,我是不会皱眉的。”  小龙女悠悠的叹了口气,缓缓地摇了摇头道:“过儿,我知道你的心思,便是你这样常自责备的心思,叫我好生难过,咱们怎生想个法儿,叫你又能用你的功夫给外面做些事情,又能够在我身边快乐地守着就好了。”  杨过心中暗自羞愧,自从绝情谷底重逢至今,虽心中满怀着对龙儿的爱恋,但比起十六年中漫长的刻骨相思,却又别是一番心情了。那时在海边练剑,每每遇有船师客商,总要探问妻子的消息,直到终知不到十六年之期不能相见,那份恋情却是世上任何情感也不能相比的。难道此时我心中对龙儿的爱减少了么?  这样一想,杨过猛然惊觉。其实现下如要他同龙儿分别,待十六年后再相会,那他是无论如何等不到一十六年的,总要因为对龙儿相思而憔悴至死。那么我现下是比之当初更爱龙儿一些了么?  杨过思之不明,想之不透,总是觉得自己没有龙儿便无任何生趣,于是轻轻说道:“龙儿,我没有你终是活不下去的,现下虽然有时想着外面,想着郭伯伯他们,但要是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却是什么也没的想了,只好去死。其实我有时是把自己看得重了,想天下英雄,人才辈出,哪一代没有自己的英侠呢,我这番心思,比之你对我的情来,当真是没有良心啦。”  小龙女笑道:“谁说你没有良心啦,你若没有良心,世上当真就不会有良心这回事了,我倒有个法儿,不知你喜欢不喜欢。”  杨过道:“我爱妻也会卖关子了呢。”  小龙女把婴儿抱到杨过跟前,那婴儿张着两手,似是欢迎扬过去抱他一抱,眼中满是笑意,嘴角一动一动地。  小龙女说道:“你看这孩儿,乃是习武的上上人选,你可尽把你的功夫传了给他,叫他将来代你去江湖上行侠仗义,不是很好么?”  杨过道:“此法好极啦。我便将武功尽都传他,以便安心地同你守在这古墓之中,专生儿子,将来再传武功。我们两个虽然不在江湖上行走,但生出许多的大侠小侠出来,也不枉了。”  小龙女笑了出声来,却又忍佐,伯吵醒了怀中沉睡的婴儿。  自此思忘便于古墓之中同神雕夫妇一起生活习艺。  小龙女生得一女,名杨守。  十年匆匆即过。这年初春。时值嫩绿初发,蓓蕾新上,和风送暖之际,终南山后的一片小树林里,忽而传来了少男少女的嘻笑之声。那少男的声音甚是洪亮,每当少年发声说话之际,群山嗡嗡而鸣,终至回声不绝。那少女的声音却甚是娇嫩,直如树上的嫩叶新蕾。两人甚是亲密无间,在山后林中玩要。一头巨雕站在他们身畔,神威凛凛。那巨雕形象极是不佳,脖子上似已没有什么羽毛,光秃秃的,从脖子直到头顶只有眼周和后颈尚有一些羽毛。头顶上却有一个大大的怪异的肉瘤。翅膀强健却不能飞翔,每每张开别起一阵狂风,那少年男女竟是有些站立不稳,东倒西歪的咯咯娇笑。神雕双足粗壮有力,迈步行走却快捷无伦,少年男女无论怎生闪避终是脱离不开那雕儿五尺之外。  原来这雕是在陪那少年男女玩耍。却听那女孩叫道:“雕公讨厌,爸爸妈妈好不容易叫咱们出得古墓一次,它却总是跟定了咱们,怎么也丢不开。”说完背转了身,对那巨雕竞自撅起小嘴生起气来。  那巨雕竞似听懂了女孩儿的话语一般,双翅扑打两下,好似成年人的无可奈何耸耸肩膀头,头微微一侧又高高地昂了起来。  那少年握住了少女之手道:“守妹,这雕公大有长者风度呢,这须怪它不得,是妈妈让它跟定了咱们的,你生气岂不是叫它为难么?”  巨雕轻轻地鸣了一声,冲少年点了下头,对这番话居然颇为赞许。  少女转过身来,向那神雕打了一躬,那雕竞自不闪不避,坦然受了。少女道:“雕公公,你同我们一起玩不好么?”巨雕把头一扭,神情甚为倔傲。  少女也不多说,上前一步,轻轻一跃,竟然跨上了雕背,搂定了巨雕丑陋的没有羽毛的脖子,撤起娇来。  那雕任由少女在它颈上撤娇,不动也不怒。少女撤了会儿娇,也就不再纠缠,眼珠转得一转又道:“雕公公,我们给你弄好吃的来,你让我们两个下山去走一转儿不好么?”  巨雕竟自对这番话不加理睬。  那少年说:“守妹,雕公公自然什么都吃过,你用这法儿它自然不理你。”  巨雕又冲少年点了下头,对他的话又是给予嘉许。  少女道:“它当真什么都吃过么?”  少年道:“它武功那么好,要吃什么,自然便能弄到。”  少女道:“我说一样它便弄不到。”  少年道:“你说什么它弄不到?”  少女道:“云彩,云彩它准弄不到。”少年听完这句话笑了起来,笑声很响,山谷为之回声不绝。少女道:“你笑什么,难道它弄得到云彩么?”少年道:“它自弄不到也吃不着。现下它想吃了,你便弄得到么?你若弄得到,我也想吃呢!”少女一时怔住。  少年更加笑得响了。  少女眼珠一转,走到少年身前,伸食指猛然向那少年的笑腰穴上点去,手法竟是与一般武林高手无异。那少年虽在大笑,眼睛看也不看那少女,但足下微动,已滑了开去,好似对这少女的身法手法万般熟悉。少女也犹自不肯干休,一指点不着,又飞足踢过去,仍是那少年的笑腰穴。少年知她恼自己笑她,想点了自己笑腰穴,让自己大笑不止,当下笑得更加响了,脚下徽微一动,笑声不停,又滑了开去。  如此数次,少年男女在林间追逐起来。少女轻填薄怒,脸上的表情总是那般的严厉,却又蕴含无限宽容。虽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少女,脸上表情却与成年女人极为相近。那少年十二岁左右年纪,好似极爱看这少女轻怒的模样,明明脚下轻功甚好,却不远避,稍离那少女远些,便脚下一个踉跄,或跌倒,或撞到树上,引得那少女咯咯而笑又填怒追来。  少年脚下轻功虽佳,两臂却是好似有些别扭。细细看来,原来那少年右臂极不灵便,左臂虽然挥洒自如,但右臂却是呆呆地垂在肩下,或偶而插在腰间,显得极不自然。即便如此,两人在山林中轻轻地奔跑,也是迅捷无伦。  那神雕竟是半步也不落后,待得两人奔到林子边缘,那巨雕呼地一声抢在了前面,双翅张开,拦在了那少男少女的面前。  那少年站定了,少女却犹自不停地向前纵跃而起,要从神雕的翅膀上越过。神雕双翅向前一扇,又轻轻地一纵。生出一股极柔的力道,将女孩向前纵跃的前冲之势缓得一缓,轻轻一跃便拦住了她。女孩撞在雕翅上,虽只轻轻一碰。但神雕巨九惊人,一碰也使那女孩甚觉疼痛。  女孩双足稳稳地站在地上,又是背转了身,撅起了嘴,回复到先前的状态。  神雕亦扑打了一下翅膀,仍是那么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少年上前慾哄那女孩子高兴,哪知这次却是那女孩子使诈而并非真的生气,待少年走近,慾伸手拉她哄她之时,那少女突然迅捷无伦地抬起手来,向那少年的腰上点去。人身上的笑腰穴共有两个,左右各一,分别在腰上两侧,带脉之上。先前少女出手虽快,终是在少年有备之时,这次却是使诈偷袭,一则身近,二则是在那少年右侧,那少年一怔之间,脚下竟没滑开,加之右臂不及左臂灵便,想要抬臂擒那少女手腕之时终究是晚了一步。  那少年咯地一声笑了出来,却强力忍住并不跌倒,腰部不住颤抖,想是麻痒之极。  少女竞自不肯罢休,扑上来又点那少年左侧笑腰穴,少年虽然大笑不止,居然轻轻地脚下滑开,少女竞没点上。  这对少年男女,便是杨过和小龙女那日在荒郊之上捡到的婴儿思忘,和他们的女儿扬守了。  现下思忘显然已学了好多杨过和小龙女的高乘武功,轻功更是佳妙。平日里杨过教思忘武艺之时杨守总是跟在后面,因之两人的功夫居然并差不到哪里去。古墓之中无有他人,只有最近二年扬过下山一次带回了一个满脸疤痕的匪子仆人。因此二人终日胡闹,已经习以为常。却是小龙女怕他二人在山上乱跑惹出事端,向他们交代了势力范围,又带神雕走了一圈,要神雕看住了他们,不得离此势力范围一步。那神雕甚是忠于职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终南山情侣遭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