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二十一章 张三丰义护少林

作者:令狐庸

圣主吃惊地看着思忘,这已然是他们的第二次对掌,强弱虽然不明,但圣主已然觉得这个形貌怪异的阴阳人内力强劲之极。这第二次的对掌圣主已然使出了九成力道,只想着要将思志一掌击入火圈之中,却不料被思忘回身匆匆忙忙地一掌就敌住了,而且自己竟自退了一步,比较而言,倒是思忘的功力略略地强出了一筹了。  其实思忘刚才与圣主对了这一掌,几乎已尽了全力,最后却只是使得圣主退了一步,自己却被圣主的那一掌震得胸间气血翻涌,半晌气脉受阻。  好在那圣主看来在这一掌之下也甚是难受,退了一步之后,随之浑身抖了一下,接着屏息调起了呼吸。  思忘趁圣主调息的时机,也调了几口呼吸,待觉得呼吸顺畅了,挥右掌又向那圣主攻了过去。他心下甚是担忧,害伯周伯通和长眉老人也是与黄葯师一般的被困在火圈之中,最后力竭,终至难逃一死。  他想快点打败圣主,好去解救老顽童与长眉老人,因此不待自己呼吸完全顺畅就一掌向圣主拍了过去,只想着趁圣主调息之际一掌将他毙了,然后回身去救两位老人,没料到手掌才刚刚拍出.内力尚自没有吐出去,猛地里左右两边两股巨大的掌力同时攻到。  思忘急忙手掌一翻,将拍向正面的右掌向右面的掌力迎去,同时使出分心二用之术左掌亦同时拍出去。但听得四股掌力相交,发出同一声巨大无比震人心魄的响声,右面那个袭来的黑人被平平地击得飞了出去,摔在二十丈外的一块山石之上,立时便不动了,左面那个黑人则被他一掌震得向火圈中飞出去,撞在两个青衣人身上,三个人同时摔入了火圈。  那黑人显然在摔入火圈之前就已被思忘惊世骇俗的掌力震死了,摔入火圈之中再也没有动。  两个青衣人则是被那黑人撞入火圈的,身上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因此一人火圈之后便即跃了起来。但他们两人浑身上下都已燃了起来。从火圈之中窜出来之时身上尚自只是青衣被燃着了。待跑出几步之后,背后背着的皮袋轰的一声冒出一股浓烟,把两人立时变成了两个高大无比的火人,飞快地在草地山石之间跑着,那情景真是骇人已极。  那三个站在石旁观望的女子都已被骇得呆住了,竞自忘了去观看思忘与圣主那凶险万分的激斗,直把眼眼盯在那两个怪异恐怖的火人身上。  那两个火人直跑出了三十余丈,终于扑地摔倒,在地上滚了几滚便即不动了,身上的火仍自熊熊地燃着。  思忘震飞两个黑人,立即双掌一并,向圣主击了出去。  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立即发出一种怪异的响声,向圣主涌了过去,这是一种空气被重物撕破的响声,刺耳之极,让人全听之下,心都悬了起来。  眼看那圣主就要被思忘惊世骇俗的掌力震死,蓦然之间,那圣主双目齐张,青光进射,两掌一并,亦是当胸推了出来,但听得波的一声,与思忘的掌力胶在了一起。  思忘正自奇怪,何以如此巨大的掌力相撞,竟然一点声息也没有,猛然之间,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传了出来,立即沙飞石走,草木横飞,火圈被这两股巨大的内力一击,立即熄灭了一大片,但随即又燃了起来。,虽只是瞬息之间,思忘已然看得明白,那两个老人在火圈之中已然热得大汗淋漓,正自张惶失措地奋力用双掌扑着火。火困合拢之后,两个老人又被火墙隐住了视线。思忘见两个老人无恙,心下稍安,转回目光之时,眼前地上被两人掌力震出了丈许深的一个大坑,方圆竟达两丈。  圣主第三次与思忘对掌,仍是平分秋色,禁不住心下对他暗生惧意。觉得他如此年轻气盛,这般的与之比拼内力.久战必非其敌。竞然飞身纵跃而起,向思忘伸指攻到。  思忘见圣主指尖上哧哧地响着,点向自己胸前腹中大穴,知道这招之中蕴藏着无穷的后招变化,倘若自己闪向任何一个方向,都必格面临更凶险的处境,当下伸指一弹,指尖上亦是哧地一响,一股内力从左手中指尖上激射而出,撞向那圣主点过来的右手食指上,但听得刺耳的“挣”的一声,如同两柄利剑剑尖撞到了一起,思忘被这一响声震得也是胸中一荡。  火圈外的青衣人有两人被这一响声震得摔倒在地,慌慌张张地爬起来,瞪眼看着相斗的圣主和思忘.不明白为何两人手中没拿任何兵刃却发出了这般怪异的声响。  圣主和思忘交换了一指之后,知道遇到了不世强敌,猛然之间清啸连连,向思忘连续拍出了八掌,这八掌如同在瞬息之间同时拍出的一般,刹时之间笼罩了思忘所在的八个方位。无论思忘躲开哪面拍来的一掌,势必会在身上其它部位中掌。  思忘蓦然之间但见漫天掌影八方罩了下来,知道已然退无可退,只得奋起神力,也于瞬息之间拍出了八掌,向那拍来的八个方向迎了上去。  圣主的这一招掌法唤作“八方风雨”,若是寻常江湖英雄好汉见了,定然束手待毙,因为没有谁的内力和速度会快到这种程度,在“八方风雨”的掌力压力之下同时抱出八掌以应敌招八方风雨。  圣主虽在心中暗惊,但掌出之后仍然全力拍了出去,但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两人身旁的巨树被两人的掌风竟然震得断了,向那熊熊燃烧的火圈之中倒了下去,思忘却轻哼了一声向旁边纵了开去。  圣主轻轻地冷笑出声。  思忘的额上滚下了黄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落到地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他已然受了内伤。  他万万没有料到圣主的这招八方风雨竟然只是诈招,名字和掌法虽与八方风雨并无二致,但内力使用上却大不相同。平时武功高手所使的八方风雨确确实实是八掌同出,每掌均具极大的内力,用来对付比自己武功低微之人,常常在一招之间即令对手立毙掌下,无所逃避。但圣主的这招八方风雨,其实有七招是没有内力的虚绍,他把全部内力都用在了正面招出的一掌上.由于内力井非平均分配,这当胸正面击出的一掌实际上相当于他使出了十二分的内力,这实在是冒险一击,孤注一掷的打法。  思忘于匆忙之间没能辨出圣主的这招八方风雨是虚是实,竟然对之信以为真,把十成的内力使了出来。但一旦平均分配到每一掌上,则每掌的内力其实使出了不到五成,其实七掌无疑是没有目的的向空虚发,故尔将身旁的两株巨树登时击得倒了,而当胸的那一掌却是只以五成内力来应付圣主的拼命一击,终至受了极重的内伤。  圣主见思忘已然受伤,冷笑两声,又是挥掌拍了过来。  恩忘咬牙忍住胸间气血翻涌,仍是抬手迎了上去,但内力无论如何也是提不起来。  募然之间,空中一声清啸,两条人影四掌齐出,凌空下击。那圣主眼看着就要将眼前的不世强故毙于掌底,见空中袭来两股凌厉之极的掌力,虽是觉得万分遗憾,却也不能不充求保住自己性命。当下圣主向前略一错步,将向思忘击出的一掌顺势迎向空中击来的两股掌力,但听得又是一声巨响,圣主身子晃了几晃,向后登登登地退了三步。抬眼看那两人时,却原来是一直被困在火圈中的长眉老人和老顽童周伯通。  圣主一见,楞了一楞,回头向那火圈看去,见那火困仍在燃着,青衣人守在周围,那两株大树倒在了火圈之中,已被烧着了,火焰顺着树干,正向树林中爬过来。圣主见了,仍是奇怪怎么这两个老头子居然能从火圈之中逃出来。  他百思不得其解,长眉老人和周伯通已是联手攻了上来,一时之间漫天掌影,罢风激荡,两个老人都是动了真火,毫不容情地全力攻来。圣主只得奋力招架。  原来周伯通与长眉老人只因在思忘呼叫的时候没有跃将出来,被圈在火困之中,立时便见周围火墙高达四丈余,想无论如何也是跃不出去的了。脑中一时之间没了主意。见那火圈虽然高达四丈,却并没有将两人立身之处全都点燃,于是奋力催动两掌,只恐那火圈缩小了,燃到两人身上。  果然投过片刻那火圈竟然真个开始缩小了,两人立时觉得炽热异常、呼吸竞自也有些困难了。那长眉老人的两道长眉立时卷了起来,慌乱之间周伯通挥掌便向那腾腾的火焰拍了下去,立即有一大片火焰被他雄浑无比的掌力击得灭了。  两个老人一见,立时喜出望外,你一掌我一掌的,向那渐渐逼近身前的火焰拍下去,周围的火焰立即全都被两人的掌风击灭了,两人尚没喘过气来,心中正自喜滋滋地觉得求生有望,蓦然之间,那已被扑灭的火焰又腾地一声烧了起来。  顿时两人又是觉得炽热袭体,急忙又向那火焰拍下去,猛地里一声巨响,那火焰熄丁大片,一瞬之间,两个老人看见那圣主正自与思忘恶斗,明白那火焰是被两人的内力震得熄了,脑中尚自没有完全明白,那火焰立时又烧了起来。  这下直把老顽童后悔得两脚乱跺,刚要把手背到身后去来回走几步,那火已是烧到了近前,只得挥掌又将那迫近来的火焰拍灭了一大片。  白眉老人亦是对自己没有能够抓住刚才那一次机会甚是懊悔。当下两人都是一样的心思,一面挥掌拍灭那逼到近前的火焰,一面提起精神,眼睛盯紧了圣主与思忘相斗的方向,等待着时机。  也是两人命不该绝,谷中此时无风,那火焰直是腾入高空。两人只要不让那火焰烧到近前,自是没有性命之忧,不似黄葯师被因人火圈中的那时,火助风势,风助火威,直是把个神功超绝的黄葯师累得力竭神疲,终至因此而亡。  终于机会来了,思忘迎向圣主的那一招八方风雨,虽然自己受了内伤,却击倒了两株参天的巨树,那巨树竞自倒入火圈,轰的一声,将大片的火焰压得熄了,两人哪敢稍留片刻,趁此间不容发的瞬间从火圈之中跃了出来,不待身形落地,凌空同时挥掌向圣主的头上拍落,身后的巨树却在两人跃出的刹那腾地一声已经烧了起来。  当下老顽童展开遥遥掌法,只把那些怪异之极的,从所未见的招式向圣主身上招呼,进退趋避,无处不是攻招,浑身上下,处处可以打人,直把那圣主—时间弄得手忙脚乱。  长眉老人见圣主竟使出如此恶毒的火圈战术,将两人陷入其中,险险地化为灰烬,一张老脸气得直是抖动,长长的白眉被烈火烤得已然卷了起来,使他的一张本就愤怒骇人的脸孔更增了几分怪异。他两掌两尽皆吐出近两尺长的五色剑光、硬碰硬地从正面不住地向圣主发动攻击。  纵是圣主功力通神,在两个如此怪异的绝顶高手合斗之下也是险象环生,变得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功了。  思忘见长眉老人和周伯通脱出火圈,心下一宽,登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腿上一软,便即坐下下去。一口鲜血喷出之后,胸间烦恶之气顿时去了不少,稍一用功,又喷出了一日鲜血,听得身旁幽幽地阻了口气,知是有琴闻樱来到了身后。果然,一股她身上特有的香气随后飘了过来,让池觉得心下顿然一片开朗,正慾用功疗伤,却听到二十丈外传来局暮渝与杨执的轻呲之声。  原来周暮渝与杨执见到老顽童与长眉老人被困火圈,早就对那些青衣人恨人了骨髓,但由于担忧两个老人及思忘的安危,竟自忘了自己也是负有武功之人。直到长眉老人与周伯通战住了那个叫做圣主的绿袍青面老者,三个女子才跃入场中,将那些青衣人立时击倒了两名。  扬执和周暮渝一见这些青衣人虽是用起火来恐怖骇人,动起手来却是这么不堪一击,当下更有了信心.挥掌杀人了青衣人群之内,立即将两名青衣人抛入了火圈。  有琴闻樱则已然发现思忘受了重伤,她—直全神贯注地把目光盯在他的身上,他受伤一节自也没能逃过她的眼睛。惟恐再生意外,她直接便来到思忘的身后保护着地,以防那些本领低微的青衣人趁他运功疗伤之际伤害到他。扬执和周暮渝正自杀得兴起,猛地里斜刺里奔过来两个黑人.尚自没到近前,掌风巳然向两个女子攻到。  思忘听到杨执和周暮渝的拼斗轻呲之声,抬头看去,巳然看山两人远非那两个黑人的敌手.当下也顾不得自己己受内伤、从衣袖中模出两枚小石子,放在拇指与食指之间,哧的—声弹了出去。  那两个黑人刚刚将两个女子圈入掌下.正慾伸手将两人擒获,却忽然之间双臂向前一伸,慢慢地扑地倒了,直把杨执和周暮渝吓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由于这一弹石运力.思忘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正慾再行闭目运功疗伤,却见那圣主终了在手忙脚乱之间被老顽童使了一指道遥屁股,一腚撞在腰上。  那圣主在向前扑倒的一瞬间,猛地双掌向地上一拍,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张三丰义护少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