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二十六章 救情人弹指除姦

作者:令狐庸

老方丈天鸣的一番说话.已然使得思忘怀然心功,一股豪侠之情涌了起来。在他正慾说话的当儿,忽听得窗外传来一下极轻微的响动,众人尚自一怔,杨过已然破窗电射而出。  思忘随后跟了出来,紧跟着是紫面老者金通和无相惮师。  众人尽皆怔在那里。  与杨过对面面立的,竟然是—个身穿白衣的与思忘的面孔一模一样的人。  万丈道:“这位施主.你昨夜来寺,打伤了无色.我们正慾找你,你今番既然来了,须得做些解释才好,”他说得甚为客气,那人一声冷笑,道:“小小的少林寺。未必便能留得住谁。”  思念道:“喂,你为何装做我的样子来行凶做恶.我与你有什么冤仇么?”  那人道:“是你装做我的样子在到处杀人.而不是我装做你的样子在做恶,众人在场.我两人谁杀人多些.自有公论,你敢说你没有杀过许多人么?”  思忘冷声道:“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这与你又有什么干系了?”  那人也是嘿哩—阵冷笑道:“我杀的就不是该杀之人么?你兴师动众的来到少林夺,不就是为了杀那无色和尚么?我先行替你将他杀了,有什么不好,你却在这里质问我.恩将仇报:”  思忘一时之间被他说得怔住。  杨过道:“你既然来了,何不光明正大地以本来面目示人?”  那人嘿嘿冷笑道:“神雕大侠便谁都管得么,我又没有到你的古墓去,此地是少林寺,我爱以什么面目示人,与你有什么相干?”  杨过道:“你当我管不得么?”说话间已然一掌轻飘飘地拍了出去。  那人虽然嘴上说得硬朗,见杨过真个出手时倒也识得历害.凝神静气端立不动.待杨过手掌已然拍得实了、方始微一侧身.也是一掌拍了出来.但掌到中途,嘴上咦了一声,猛然问后纵下开去。  杨过并不退避,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刚才那人已是吃了一个暗亏,在场之人都看得出来,但除了杨过自己.谁也不知那人到底因何吃亏。思忘虽然功力通神比起江湖阅历.那可是与杨过相差得太也遥远。  原来扬过在适才那一掌之中.暗藏了三股力道,虽只是平平淡无奇的—掌.实际上却变幻无方.一般江湖高手定然会被这左面看来的平淡无奇所惑.而忘记了那掌力的变化莫测.那人、在应付杨过的这—掌时,正是在这方面吃了亏。  他看到杨过的掌轻飘飘地拍过来,立即看出这是极为妙的一掌、自己若是急于应着。那么从这一掌开始.便会陷入、处处被功的局面,是以并不急于应着,而是等杨过的一掌拍实了.才微—侧身,卸去那一掌之力再行出手反击。他一切都是这么做了。  但当他卸开了扬过的掌力之后.刚一出手反击、猛然之间—股大力当胸压来,立时压得他胸中一滞,急忙收掌跃了开去。  总算他见机得快,若再慢得片刻,此刻只怕已被杨过那一掌之力的第三股力道打得重伤倒地了。  那人吃惊自不必说,杨过也是心下甚惊。  众人提到将无色打得重伤之人与思忘相貌相似,但并没有说出年纪来。扬过只道来人定然已四十五十岁的年纪了、不料一见之下,再听话声,对方年纪决计不会超过三十岁。那么他能将无色打得重伤便有些令人怀疑了,是以扬过试了他一掌,一试之下,才知对方确然武功已达极高境界。  思忘已然跃到了那人的身后,阻任了那人的退路。  那人见了,又是一阵冷笑、道:“你们非要留下我不可么?  那对你们恐怕也没什么好处!这句话说完了,人已然跃了起来、双掌一搅一收,又向前一送,一股大力无声无息地向杨过攻到。  杨过不问不避,衣袖一摆,单掌一挥便迎了上去,但听得闷雷也似的一声响,那人借这一掌之力向后倒纵出去,越过思忘的头顶发足便奔。  杨过已然知道他定然会跑,但不料他会在一招之间便逃,想要追赶时已自不及,禁不住暗中恼恨自己,竞让他这样的在自己父子俩手中全身而进。  猛听得哧的一声响,接着听得那人阿的一声惨叫,与此同时,亦传来一声少女的惊叫之声。  杨过一听那少女的惊叫之声,再也不及细想,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思忘亦随在杨过的身后射了出去。  两人奔到近前,那人已然逃得没了踪影,月光映照之下,只见一个白衣少女怔怔地站在当地,腰悬宝剑,脸上神色仍是惊疑不定。  杨过道:“守儿,你没事吧?”  思念一听,立即惊喜交集.奔到了那少女跟前问:“是守妹么?我好想你!”  不料那少女一见思忘,立即警觉地向后退了—步,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  思忘一怔、禁不住心下一阵刺痛,当真是难过已极。他只道是自己的脸变得丑了使杨守厌烦,并没有想到别的。  杨过道:“守儿,他是你哥哥思忘,并非刚才那人。”  思忘猛然明白过来,原来是杨守误以为自己是适才逃走之人了。  扬守听了扬过的话,泪水立即流了出来,嘎咽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一去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我们,你把我们忘了么?”  思忘与杨过再次回到方丈的惮房已是三更时分了。  思忘仍自沉浸在与杨守相会的喜悦之中。  杨守虽被杨过干说万说地去了郭襄和局暮渝的掸房,但临别之际仍是那么依依不舍地看着思忘。思忘看着杨守,好似忽然之间明白了好多的事情。  他明白何以郭襄对他爸爸杨过那般的钟情了,也明白何以杨过故作听不懂郭襄的话却回到掸房难以成眠了。  不待众人询问,思忘道:“我已然想得清楚了。只要于武林同道有利,只要是爸爸让我去做的事情,我定当去做。”  方丈喜道:“此乃江湖同道之福。少侠此番行事,须得小心慎重,若没有把握,万不可鲁莽行事,以免打草惊蛇,让那圣主有了防备。”  思忘已然从方丈的话中隐隐约约地听明白了那方丈要自己去做的事情。回想那日百花谷中一战,至今仍觉得惊心动魄,能不能胜那圣主,他心下实在是没有把握。  杨过道:“现下只伯是那圣主已然有了防备了。”  达句话说完了,人们立即想到那逃走的伪装成思忘模样的白衣人。  思忘道:“他定然走不远的、虽然在黑夜之中我没有打中他的穴道,但他的那条右腿恐怕半月之内不会很灵便的。”  杨过一听,心下稍宽,禁不住暗暗地替思忘高兴。适才他听得思忘弹指之声,那石于破空之声强劲已极,又是那般短促,比之自己从黄葯师那里学得的此项功夫显然要高明许多了。他知道那定然是黄葯师近年的所悟所得又融入他的弹指功夫的结果,禁不住心下对黄葯师涌起一股思念之情。  他不知黄葯师已然故去了。  方丈细致地小声地与思忘说了他要做的事情.并告诉他只可暗暗进行。  思忘一一点头答应,最后,天鸣方丈凝视着思忘的脸道,“你的脸上情状,证明你在练功之际受到了干扰,或是在行气疗伤期问为情事所牵,心伤不与肾合.因此造成阴阳分立各行其政。若是修练我寺镇寺之宝易筋经.当可得到医治,只可惜那易筋经非短时可以见效。待你大事一了.便可再到敝寺中来,把这固疾根治,不但面容可复旧貌,功力更将大进。你眼下的功力与你实际应有的功力相比,只怕还不到七成。”  思忘一听自己的脸貌还能恢复.说不上是一种什么心情。又是惊喜又是招优,好似还有一种淡淡的失落之感.倒好似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然成了自己身体心灵的—部分,如若改变了就丢失了某种东西一般。  杨过问道:“除了修习易肋经,便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医治么?”  方丈想了一下道:“有倒是有,那可是看机缘了,若能碰到如此机缘,少侠只怕可算得上世间最为有福之人。但那太是渺茫,须得种种情由合到一起,方能汇成这种机缘,所以说若说世间并无医治少侠之法那也不能算是过份。”  杨过本想问问都要哪些情由合到一起,但听得方丈说得如此高深莫测,知道那机缘定是非人力之所能及的,问了也是待增一份烦恼,便住口不再问了,转头看思忘时,见他好似对自己的病能不能够治得好并不十分关心,禁不住心下略感奇怪。  孩子大了,就有了自己的心思,杨过想。  次日清晨,合寺僧众集结在寺后山坡上,将那无色禅师火化了。  思忘在心中生出许多的感慨。  杨过想起与无色的交往,又想起了襄阳城中殉难的郭靖,竟是神情郁郁,半日无语。  杨守一直跟在思忘身边,看见思忘不语,便乖乖地跟在他身后,也是一句话也不说。  葬礼过后,杨过带同诸人辞别方丈及众僧下山,方丈带同无相,紫面金通及达摩堂的十八名弟子将众人进送到少室山下,方始告别回寺。  郭襄见少林寺僧人都走了,也向众人告别,慾要到四川去漫游。未了笑对老顽童道:“我自先去自在追逐一番,待你帮我寻回那宝剑,我便陪着你玩上一年两年,只盼你要快些帮我找到,不要等我成了老太婆,那可走不动了,既便陪着你,也定然无越之极。”  老顽童尚未回答,杨过先自问道:“怎么,是那柄倚天剑么?  怎么会失了的?”说话之间神色严肃,好似极重大的事情发生了一般。  郭襄见他神情那般严肃,想到倚天剑是父母凭着他赠送的金铁重剑所铸,内中的重大干系想他可能也知晓,便一五一十地将那口客店之中宝剑如何被窃,老顽童如何与那窃剑之人相斗等种种情形说了。  杨过听了郭襄的述说之后,皱紧了眉头,半晌沉默不语。  杨守本来极玩闹的,见了扬过的神情,也变得一声不吭,惯在思忘身边,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看郭襄,又看看杨过。  老顽童道:“杨兄弟,你也不用这般的愁眉苦脸,不就是那柄倚天宝剑么,我看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你的黯然销魂掌那般的出神入化,比之任何宝剑只怕都要略胜一筹半筹。那柄宝剑我看也没什么好,只不过比普通的宝剑略长那么一尺而已,你略胜一筹半筹,那宝剑长一尺半尺,你与那宝剑正好旗鼓相当,打成平手,若加上我老顽童的追逐掌法,脚法腚法,那自是必胜无疑。”  郭襄嚷道:“你这么说,那不是存心不帮我拢那宝剑么?”说完了,故意作出生气的样子。  老顽童道:“非也,非也,我只是不要杨兄弟这么愁眉苦脸,却没有说不帮你我那宝剑。愁眉苦脸同找那宝剑半点干系也没有,著有了干系,只怕那宝剑定然是找不到了。”  杨守听他说得有趣,好奇地问道:“怎么愁眉苦脸跟找那宝剑有了干系便拢不到那宝剑了呢?”  老顽童道:“你想,我若愁眉苦脸的到处去找那宝剑,那偷剑之人一看我的脸就知道我定然是丢了东西,势必就把那柄宝剑好好地藏起来,我便定然是找不到了。但假若我老顽童欢欢乐乐,遥遥自在,那偷剑之人便不会疑心是我丢了东西,就会粗心大意地将那倚天剑拿出来把玩,我便趁机将那宝剑夺了回采,岂不是大大地妙么?”  杨守听了,拍手笑道:“好好,果然是有些干系!”  老顽童道:“还是小姑娘比大人更聪明一些。”  这一句话却把杨守说得口起嘴生起气来。  杨守虽与周暮渝年龄相仿,但终日幽居古墓,绝少涉足江湖,是以当真便如小姑娘一般,不似周募渝那么胆大闯荡,敢做敢为。  这里吵吵闹圃,杨过仍在那里思虑着,忽然问道:“小妹妹,那人是左手用剑的么?”  郭襄于此一节印象至为深刻,听得他问,忙道:“初时他用右手使剑,那剑法好似并不十分高明,但后来到交左手,好似忽然之间换了个人似的,剑法比之先前高明了许多。”  杨过点了点头,再无怀疑。  那郭襄继续提醒道:“他初时用的是全真剑法,后来剑交左手时,用什么剑法,我也没有能够看得出来。”  扬过向思忘道:“你的无招无式剑法练得还好么?可有碰到过敌手没有?”  思忘想了一下道:“我刚被劫到六合谷中之时曾遇到一个叫何足道的,他曾与我斗了许多招,其他我所遇到的人便谁也没有能够与我斗到三招以上了。”  郭襄一听之下,大为惊讶,问道:“便是那昆仑三圣何足道么?他的武功可是相当不错那!”  思忘点头道:“正是,他琴弹得好呢。”  杨过从来没有听过何足道的名头,但听思忘说他居然能够接得下思忘的无招无式刨法,禁不住也暗自佩服他。  杨过轻轻一跃,伸手在树上折了两段树枝,一段交给思忘,一段自己拿在手里,冲思忘点了点头。思忘心中涌起一股温暖之感,童年在古墓之时,每当爸爸要指点自己功夫,便都是这么样的冲他点一点头,那是鼓励他放手进招的意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救情人弹指除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