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二十八章 老玩童误饮疯血

作者:令狐庸

三个黑人立即跃了过来,看到圣主与思忘手中握着的钢杖已然红得到了那种程度,惊悟得张大了嘴巴,但马上明白了他们所处的境地,三个黑人竟是不约而同地挥掌向思忘击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三个黑人的掌力非但没有将思忘击倒,反被思忘身体震得飞了起来,如同风筝似的远远地飘了开去。  圣主惊悟万分,看那思忘时,见他的脸上那般怪异的阴阳之相奇迹般的消失了,现出原来的英俊和漂亮。紧接着,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排山倒海一般的涌了过来,立即把他的内力也同时卷回,他于猝不及防之下被震得倒退了四五步,胸间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好容易压下了没有吐出来。  思忘与圣主比拼内力之际,已然觉出自己情绪稍喜,内力便大减,自己绝望之时,内力反倒大增。他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想到自己受内伤改变容貌之际是听了有琴闻樱的一番话之后面起;那时他的情绪绝望已极,是以暗中猜测,定然是自己的内力涨落强弱,皆与那次的受伤情绪有关。  想明了此节,他便尽力的控制自己情绪,使自己尽想那些伤心之事。  他心中伤心的事情属实不少,但当此之际却无论如何也伤心不起来,所以只能勉强撑持着与圣主僵在了那里。  及料到圣主定要将他除去,于是清啸一声叫那些黑人前来相助。  思忘也听得了圣主的清啸之声,听得了那三个黑人走来约脚步声。他的心中顿然真的绝望了。  猛然觉得背后掌风袭体而至,思忘心下立时万念俱灰,再也没有了任何生望。  可是就在他这样的心情到来的时候,他的体内顿然一片通明,这片明亮之极的强光把他从里到外的全都照亮了,他通身好似得到了纯然的解脱,立感舒坦无比。  适于此时,那三个黑人的掌力刚好在他的背上击实。  少林方丈天鸣所说的,除了易筋经之外的能够治好他的病的,绝难遇到的机缘让他碰上了。  少林方丈在说这机缘的时候,想到了两点,这两点是平常之人甚至武功绝高之人都很难碰上的。第一点是他须得回复到他生病时的那种使他受伤生病的心境。这已经是绝难遇到的,纵是遇到了、也不能与第二点机缘同时遇到。第二点便是他必须遇到一个内力绝顶的高手.这个高手练的内功又不能是混合型,必须是纯阳或者纯阴。有了这两个机缘之后.须得懂得施治,具体的办法是思忘回复到那种第一点机缘要求的心态,然后由那位至阴或者至阳的内家高手将思忘的中边阴气或是半边阳气快速化掉。  这一切千载难逢的机缘都被思忘在这一瞬间遇上了。  思忘一发觉自己内力大增,有如长江大河奔涌不息,抑制不住,立即睁开眼来,运起无上神功将圣主震退了。  那圣主吃惊万分地看着他,脸上神色古怪已极,口中叫着:“你,你,你是……”却终究没有说出来你是什么,转身轻啸一声奔射而去,倾刻之间消失了踪影。  那些黑人听到啸声也立时散去,都随在圣主身后去了。  思忘心中恼恨这些爪牙和打手,宝剑一挥,便向那些黑人和青衣人杀了过去。  但听得惨号之声此起彼伏,那些跑得稍馒些的,倾刻之间便都做了他剑下之鬼。  片刻之间,谷中只剩下熊熊大火和思忘自己,那些青衣人与黑人逃的逃了,没有逃掉的,就都永远地留在这谷中了。  思忘看那桃林时,已然全都着了起来。他们所居的那几间茅屋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到处都笼在红色的火光之中,烟雾腾起有十余丈高,甚是壮观,也甚是惨烈。  思忘满面泪水,大叫一声,挥起那口碧潭宝剑便向火中扑了过去。  那口碧潭宝剑被他无上的内力催动,已然重到了五百余斤,思忘没有挥动,也没有伸手去弹,那剑竟自发出鸣呜的响声。  思忘冲入桃林之中,将那碧潭宝剑舞成了一片强大之极的剑幕,径向桃林之中那片烈焰熊熊的茅屋之前冲了过去。  但见桃枝桃干带着火焰不佳地四散飞开,在一片熊熊的大火里,轰轰不绝的响声之中,那些青衣人布下的酷烈之极的火圈竟然被思忘凶猛地冲开了一道豁口。  冲到茅屋之前,但见那些茅屋已然被烧得倒了。思忘正自绝望伤心,以为老顽童等人尽已遇难,猛然听得左近传来呼呼轰轰的响声、其间杂着女子的惊叫声和老顽童的喝喊声。  思忘惊喜万分,忙挥动宝剑、向那响声之处冲了过去,尚自没有冲到近前,已然传来了老顽童声嘶力竭的喊叫之声:“好徒儿,乖徒儿.我们在这水潭里.快快,快快.火就要烧过来啦!”显然他已然从腾飞的桃干桃枝中看出思忘冲了进来、是以出声呼喝。  思忘循声冲到潭边。  但见老顽童双手拉着一块巨大无比的布在挥舞着,站在齐腰深的水中,他身边站着汪碧寒;周暮渝,杨执和有琴闻樱。  四个女子一见思忘冲到潭边,尽皆惊喜之极,欢呼出声。  显然她们不仅仅因为思忘冲到了谭边来救她们而欢呼。她们的欢呼声中充满的惊喜说明,她们是因为看到思忘的脸孔恢复了昔日的英俊和神采而欢呼。  思忘站在潭边,仍自舞剑阻挡着扑来的火焰。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顽童及四位女子,却无法救她们出来。  那些黑色的物事已然从树上流了下来,流入了潭中,竟然在潭中的水面上继续烧着。  若不是老顽童不停地挥着那块巨布,将火焰四散驱开,尽管他们都站在齐腰深的潭中,此刻只怕已然葬身火海。  老顽童内力深厚之极,那块巨布被水浸湿之后,只怕少说也有百余斤,被老顽童用手拉着不住地挥舞,发出轰轰哗哗的响声,带起一阵阵风来,将那浮在水面上的火焰四散吹开。  思忘正自彷徨无计,见老顽童内力到处,那火焰便被吹开。  心念动处,忙将内力运于碧潭宝剑之上,那柄剑立时好似重谊千钩。  思忘猛然之间用力将剑向那谭中斩去,但听得轰然一声巨响,有如巨浪拍击岩石,立时水花四溅。那剑击起的两股巨浪升起了有两丈余高,当真是骇人之极。  那潭中之火立时熄了大半,思忘趁此跃入水中,伸手抓起一个女子就纵了出来,他的脚刚刚踏上潭边,那被他击灭的火焰立时又燃了起来。  思忘不及细想,先把从潭中救出的女子送到了桃林之外,低头看时,原来这第一个被他救了出来的女子竟是周暮渝。  周暮渝此时亦是正疯痴地看着他,用力抱住他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  思忘不及细想,忙用力挣脱了她,又冲回到桃林之中,来到潭边,如法炮制,又运力将火击灭,再救出一个女子。  如此数次,到最后与老顽童一起冲出桃林之时,已然累得骨软身疲,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周暮渝忙过来,伸手为他抹去额头上的汗水。  汪碧寒眼看着思忘,定到他的面前,什么话也没有说,亦在他的身边坐下了,偎在他身上”  杨执道:“你的脸怎么奇迹似的又变得这么漂亮了呢?只怕是又要生出许多的麻烦。”  几个女子中,也只有她,会在这惊险万分的一幕之后仍自忘不了说笑。  老顽童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待他回来之时,那块大布又不见了,他的背又驼了起来。  思忘总算知道他的追逐背法是怎么一回事了。  太阳已然高高地升了起来。  几人弄干了衣服,想找些吃的,已自有些困难。  老顽童把那烧得焦糊的桃子捡了几个来,拿起一个咬了一日,立即愁眉苦脸地吐了出来,随手把那桃子扔得远远的。  思忘道:“我要去追那圣主,你们怎么办?”  扬执道:“我自然跟着你。”  周暮渝看了眼老顽童,道:“我爸爸上哪去,我定然跟着上哪去。”她知道老顽童定然会跟着思忘去追那圣主,是以这么说。  虽然同样的想要跟着思忘,却把人情卖给了老顽童。  汪碧寒看着思忘,见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轻声说道:“我跟着你只会给你添麻烦,你让我到哪里,我就到哪里等着你,—直等到你回来。”  思忘知道汪碧寒是真心爱着自己的,轻轻地搂了她一下道:“我会活着回来的,不会让你守一辈子寡。”  汪碧寒笑了,她知道这是思忘那日记住了她与向智开的对话,是以拿她开玩笑。但虽说是玩笑,却表达了他的一番真情。  有琴闻樱一直默声不语。  思忘问道:“姑姑,你到哪里?”声音充满了酸楚,微微有点颤抖。  有琴闻樱道:“我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声音平静但有着一种谈淡忧伤。可能是她将头发剃光了,才知道她与人们已经远远地隔开了。那不是寺院的高墙,墙是不能将人隔开的。那隔开她与人们的.是戒律。  老顽童这么长时间一直没言声,他的眼珠一直在转着,这时忽然说道:“我看大家都去百花谷。闻樱姑娘愿意当和尚,我们那百花谷中倒是有个老和尚,功夫又好,大可给闻樱姑娘当师父。那谷中还有许多好玩的物事,还有蜜蜂,翅膀上长得有字的,小姑娘们大可在那百花谷中大乐特乐一番。”  老顽童这一番话说完了,却没有说自己要去什么地方。  思忘沉思半晌,道:“我看百花谷是个安全的地方。你们就去百花谷好了,待我与圣主的事情一了,救出了母亲,定然再去百花谷找你们。”  周暮渝问老顽童道:“爸爸,你去哪里?”  老顽童道:“我么,定然是要去那百花谷。”他的话已然说出毛病来,那百花谷明确是他的百花谷,他不说回百花谷,却说“定然是要去那百花谷”,显然他心中在打着算盘,便随口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周暮渝听了,不信地撇了下嘴。  汪碧寒道:“周妹妹,你愿意我们大家到你的百花谷中去做客么?”  周暮渝只好说道:“你们要去,我自然欢迎。”  思忘道:“师父,就烦你老人家把她们带到百花谷去,待我与那圣主的事一了,我去看望你老人家,咱们说动就动。事不宜迟,我这就走了,你们在后慢慢地走吧。”说完了站起身来。  杨执道:“我可是早就说过要回昆仑山的。”  思忘一愣,道:“那圣主那么凶恶,非要杀你不可,你还要回去么?”  杨执道:“我自然要回去。”  周暮渝道:“百花谷虽然好,却哪里得上人家昆仑山好,你怎么可以勉强人家?”  杨执道:“你不用这么讥讽我。我要回昆仑山去,却不是因为那昆仑山好,我要去帮着公子去杀那圣主。”  周暮渝道:“你的武功未必便比我的武功高多少,真看不出,居然也敢去杀那圣主。”  杨执道:“杀圣主,便非得用武功不可么?”  周暮渝道:“不用武功你用什么?用嘴么?”  杨执道:“便是用嘴也未尝不可。”  周暮渝道:“哇,杨姐姐好本事,那圣主莫不是让你一吹就吹死了?”  杨执道:“用嘴便非得吹不可么?”  周暮渝道:“难道你说大话就能将那圣主吓死了么?”  扬执道:“话我是自然要说的,但不一定说大话。”  周暮渝道:“你说甚么?”  杨执道:“我告诉公子他藏在什么地方,都有些什么人在那里把守,再告诉公子他的母亲在哪里,怎么才能救她出来。”  周暮渝立时傻了眼,再也说不出话来。  思忘急问道:“杨姐姐,你当真能够告诉我么?”  杨执点了点头道:“我在那里呆了八年,自然能够告诉你.只是一路上须得好好照顾我。”  思忘知道她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周暮渝听的,故意气她,但他仍是点头道:“这个自然。”  汪碧寒走上前来,轻轻地吻了吻他道:“我等着你。”  周暮渝见了,牙一咬,也是走上前来,在思忘惊楞之际,已然在他chún上吻了一下,也说道:“我等着你。”  思忘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有琴闻樱道:“忘儿,一切好自为之。”  思忘的眼睛又湿了,他轻声道:“姑姑,我会活着回来看你的。”  老顽童道:“你们这么婆婆妈妈,几时才能说完,我老顽童可是有些不耐烦了,不是不耐烦,是大不耐烦,大大地不耐烦了。”  思忘道:“师父,就拜托你老人家了。”  五天以后,在去往昆仑山途中的古城天水,一家客店里。  外面在飘飘扬扬地下着鹅毛大雪,几个客人围在火炉边闲谈,一通用手抓着吃中肉,一边喝着酒。  一个身穿猎装的客人道:“现在那可是更没有人敢去了.听说那个被圣主打伤的人现下又好了,他与圣主比拼内力,居然斗了有两个时辰,这份内功可说是当世少有。”  一个身穿狗皮大衣的青脸汉子道:“这人内力如此了得,只怕有七八十岁了吧?”  那个身穿猎装的人道:“七八十岁?七八十岁的人能练出那么深厚的内力来么?只怕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岁了,见过他的人说,他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老玩童误饮疯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