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 四 章 琴棋剑昆仑三圣

作者:令狐庸

有琴闻樱的这番话一出口,险些没把秦方甲气得晕死过去,只见那秦方甲一张白脸已胀成了猪肝色,再也没了初来时的英俊潇洒,竟是硬生生地给僵在了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杨思忘万没想到她说的那位剑术名家便是自己,当下也呆在了那里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有琴闻樱却在暗自得意,心想我便是不说这杨思忘是我所敬佩的剑术名家,你也一样的恨不得他死了才好,索性便把他抬出来羞你一羞,也解了我胸中闷气,也替思忘报那暗算之仇。  只听那秦方中道:“好,好,好,好,那么便请杨公子指点在下剑术罢!”  杨思忘毕竟于人情事故所知甚少,想到有琴闻樱既说自己是剑术名家,哪自己便须对得起这“剑术名家”的称号,不可给闻樱姐姐丢了面子。当下清了清喉咙,挺了挺腰板,这两下做作,险些没让有琴闻樱笑将出来,心中暗想这杨思忘倒是同我配合得好呢,见我作弄这秦坛主有趣,倒也真舍得给我面子。  ,秦方甲的脸色却是紫上加紫,已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了,直是恨不得扑去一掌将他毙了。  杨思忘待得诸事整毕,觉得自己已经象是一个剑术名家了,方始缓缓说道:“秦坛主的剑术我以前是从来没见过的,不知属于哪一门哪一派,但剑术优劣不在于门派,而在于剑术本身,即便是没有任何门派的剑术剑法,只要是高明的,便不愁今后不能发扬光大,成为新的名门大派。”说完了清了清喉咙。  这番话居然说的似模似样,有琴闻樱忍伎了笑,细思这番话,却觉得道理颇深,当下也不去阻拦,任由他说下去。  秦方甲的眼睛已气得快要鼓了出来。  杨思忘的这番话却是模访了杨过说的,那当然的确算得上剑学高论,至理名言了,但往下就要说到这秦坛主的剑术了,卸不知如何说才好,终不能把爸爸的话向这个秦坛主背个不休,那不是变成了“剑论”么?却哪里是什么指点了?自己须得当真的指点这秦坛主一下才好,可不要失了闻樱姐姐的面子,当下沉思起来,再不言语了。  秦方甲呼呼地立在那里直喘粗气。  有琴闻樱道:“秦坛主也不是外人,你不用客气,有什么话就直说便了,不用难为情。”  思忘道:“如此,那我就直说了,这个,这个……这个秦坛主的剑术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剑术中的二流境地,虽较之一流的剑术远远不如,剑招之中尚且留有许多破绽,临敌之际难免受制于人,但能够练到此等境地,确也相当不易了,一般……”  秦方甲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举剑向思忘刺去。  有琴闻樱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只笑得前仰后合,突见秦方甲大叫着挺剑向思忘刺去,慾待相救,却已然不及,脚下刚一挪动,便见一条人影腾空而起,接着便听到呛郎地一阵响。  那条人影斜飘五尺,曼妙之极地一个转身,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却正是杨思忘。  再看地上,正自横着那柄长剑,秦方甲两眼呆果地望着那剑,怔在那里,险上已不是怒极了之后那种紫猪肝色,而是一片死灰,没了一点血色。  从秦方甲的脸色紫红到死灰之间,只有短短的一瞬,这当真是奇迹一般,常人便是如何操练也不会练到这般快法。  思忘也怔在了那里,看了眼地上的长剑,再看一眼自己的手指,好似有诸多事情不明,却又不能不相信面前的事实。最后似乎明白了,脸上微微一笑,抬眼向有琴闻樱望去。  有琴闻樱此时也正自望向思忘,二人目光相接,有琴闻樱虽心中有着无限的疑问,却还是面露危险过后的平安之感,向思忘一笑。  在有琴闻樱此际的心中,思忘活着,比思忘有着上乘的武功剑术更重要。刚才秦方甲那一剑,有琴闻樱心中立刻有一种绝望之极的感觉,直是比那一剑刺向自己还要惊怒和难过,如果思忘因为那一剑死了,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去干什么。  那时候懊悔和赎罪都是没有用的。  思忘亦向有琴闻樱一笑,却听得一声叹息,那秦方甲竞自转身奔去了,连地上的长剑也没拾起来。  有琴闻樱过来拉住了恩忘之手,神情中充满了欣悦,问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你是怎么打掉他的长剑的?”  思忘道:“我是用中指弹的。”  有琴闻樱睁大了眼睛,惊奇之极地看着思忘,把他的右手举起来看那中指,却并无异样。思忘把左手举起来,中指做了一个弹的动作,微徽一笑。  有琴闻樱再看思忘左手,也没有什么两样,抬起眼来看着思忘。  思忘道:“爸爸教我的,叫做弹指神通功夫,以前我也试过,却没有今天这么灵验,看来我内功自从这秦坛主给我疗伤之后大长呢,好似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般,刚才一跳,我也没料到会跳得这么高。”  有琴闻樱道:“是了,一则你的内力修为比之刚来之时大有进境了,二来这秦坛主现下已经没有什么内力厂,居然经不起你的—指头。”说完了咯咯而笑。  思忘道:“这秦坛主脾气太也不好,我好意指点他武功,父说得这样客气,生伯惹得他不高兴,故意把他的剑术说得高明了一些,他反倒用剑来刺我,其实他的剑术哪有什么二流了,便是排在了三流也有所不及。”  有琴闻樱睁大厂惊奇之极的眼睛看了他‘会,旋即又哈哈地大笑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把眼泪也都笑了出来。  思忘看到她笑个不住,不知她笑什么,只道她是笑那秦坛主狠狈而去的样子,当下也陪着她微微笑了。  他这一笑不打紧,有琴闻樱却笑得更加重了,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口中哺哺地道:“思忘……你……你当真的……便是……便是使剑的……大……大行家么?”  思忘道:“你既说我是使剑的大行家,我便是使剑的大行家,总不成让你丢了面子。再说那秦坛主的剑法成也糟糕,破绽百出,虽不能把他的破绽全都一一指出来,他逼得急了,随便找几处破绽出来指点他一下也就是了。”  有琴闻樱本来已止住了笑,挺认真地听思忘在说,听到最后一句,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等得笑够了,才用衣袖抹了笑出的眼泪道:“今天真是开心死了。那秦坛主的剑法中当真有好多的破绽么?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思忘倒是一下怔住了:“你不是对他说了你看出他剑法中的破绽么?难道你是骗他么?”  有琴闻樱道:“我可没说他的剑法中有许多破绽,只是说,倘若临敌之际把内力注入创中,补足了剑招中的缺点’,这和我说‘你的剑招之中尚有许多破绽’可是大不相同呢。”  思忘道:“横竖是你看出了他剑招中有缺点,缺点便是破绽,破绽也定然是缺点,那还不是一样的么?”  有琴闻樱笑了,道:“我哪里看得出他剑招中的缺点啦,这秦坛主总管内坛,母亲对他甚是看重呢,武功上当然更有过人之处了。我武功远不及他,只是猜想他剑招中定然有着许多缺点,是以这样说丁气他,但要我指点,可也是难死我也,气气他还可以,指点我是指点不来的。”  思忘道:“你怎么会猜出来呢?”  有琴闻樱道:“这还不容易得很么,那秦坛主向来自负内力深厚,剑招之中也尽是霸道之极的进手招式,没受内伤之际,他的剑上内力激荡,甚是了得,自然的剑法不精妙也该精炒了,现下他的剑中一点内力也无,只是一些空空架子,尽是做来好看的,便必然会有缺点了。”  思忘道:“只是你这一猜不打紧,若不是我当真的看出他剑中有许多破绽,那一剑还不是刺死了我么?”  有琴闻樱把思忘的手抓紧了,放在胸前,柔声道:“现在想起来,尚自害怕呢,我真是有些对你不住。”  思忘道:“我不怪你的,我只是想跟你开玩笑逗你笑的,刚才你笑起来很有风度呢,好象是古书上说的如风摆椰。”  有琴闻樱道:“我只道你当真一派朴实,却没想到你这样顽皮,看我不打你!”说完了一掌向思忘肩上打去,思忘哈哈大笑,脚下一动便早已躲了开去。有琴闻樱脚下不动也随后跟来,仍是一掌拍向思忘肩头。  两人瞎闹着,浑忘了时间已逝。此时天已暗了,只影影绰绰地见得潭边的两条人影。这时又有一条人影急速向潭边奔去,到得两人近前了叫道:“小姐,小姐,快别闹了,出大事了!”原来是叶儿。  有琴闻樱道:“出什么大事了,把你急的样子。”  叶儿道:“有人闯到六合谷中来了,大厅上已聚了好多的人呢,谷主怕你出事,叫人到处找你。”  有琴闻樱一惊,二话没说,拉了恩忘就走。  思忘刚走得两步,忽又站住了,道:“等我一下。”回去把秦坛主的剑拾了起来。他想该把剑还给秦坛主,结怨太深终究不妥。转身奔到了有琴闻樱身边,有琴闻樱仍是牵了他的手,快速的向谷中聚豪厅中奔去。  聚豪厅顾名思义,乃在谷之正中,为圣毒教群豪聚会之所。  每遇教中大事,凡教中庄主以上人物,都聚在聚豪厅中商议。一般外来访客,视对中教态度如何再定款待礼数。凡与本教为友之人,不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一般不在聚豪厅中接待,若是平常江湖人物便只接在潭北的精舍之中好生款待;那与本教为敌之人,便必得于聚豪厅中接待了,一则凡是与本教为敌之人很少孤军深入的,非聚豪厅之外之处所能容,二来也是比武较艺之所。  有琴闻樱、杨思忘、叶儿向聚豪厅中奔来,看看距厅中尚有半里,猛地里从路边树丛中跳出四个人来,拦住了三人。  有琴闻樱将扬思忘向身后一拉,挡在了他的身前,也不问青红皂白,挥掌便向对面的两个黑衣人拍去。那两个黑衣人对她的双掌似乎颇为忌惮,急忙向两旁跃开了,不与她的手掌正面相接。  有琴闻樱道:“叶儿,带着我妹妹快走!”  叶儿也不多说,拉了思忘便走。  思忘却左右看了一眼,心想难道闻樱姐姐的妹妹在这附近么只这么想得一想,另外两名黑衣人已抽兵刃扑了上来。叶儿更不答话,右手一扬,但所得哧哧声响,显是向那两人发射了什么暗器。那两个黑衣人却是不待暗器出手,只见叶儿的右手一扬,便已向旁急跃,显是极为害怕叶儿的暗器。待得哧哧声响一过,那两人便又急忙扑了上来,可是叶儿已牵了思忘之手脱出了黑衣人的拦截,急急向聚豪厅中奔去。  有琴闻樱正自同那两个黑衣人相斗,猛觉身后一股急风扑至,面前的两个黑衣人面对着有琴闻樱,似是早已料到了有此变化,分从左右攻至。  危急间不及细想,急忙纵身跃起,那二股力道撞在了—起,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  有琴闻樱脸上变色,她本以为自己虽然不能取胜,但脱身总不成问题的,是以叫叶儿带了思忘先走,哪想到对方所来的偷袭之人,也是这般的武功了得,竟似不下予江湖上成名的高手。  那三个对掌之人可能也没料到有琴闻樱居然武功了得,对得一掌之后各自跃开,显是自挣身份,不愿同一个身在半空的女孩子动手。  有琴闻樱一个转身,向旁边的一棵树旁飘去,这是在她跃起之际就已经想到的。倘若那二人乘她身在半空无从借力之际再行攻击,那她自有应付之策,她轻功极佳,人又聪明,在四个高手围攻之下居然心下不乱。  哪知在她将要落地之际,从那树后猛地有人一掌拍了出来,慾出掌相抵已然不及,想要躲闪却无从借力,这攻击之人显然心思计谋都已不是泛泛之辈,算准厂这种时刻一掌拍来,当真是阴毒险恶到了极点。  危急之间有琴闻樱猛地一个侧身,身子跟着向前一俯,但觉左臂肩上一阵剧痛,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叶儿同思忘向前奔行几步,思忘便回头去看,叶儿道:“你不用耽心,小姐武功好的很,她现下是缠任了敌人,待我们走远了,她自会脱身追上来。”  思忘心下稍宽,但足下仍是不肯加力,只是和不会轻功之人一般无异,叶儿手一抄,想要带起他快行,却听得后面有琴闻樱一声惨呼,叶儿眼前一花,却哪里还有思忘的影子。  有琴闻樱依在树上微微喘息,脸色苍白,显然已经是伤得不轻。那四个黑衣人却将她团团围住了,似对她有所忌惮,并没有扑上前去,却听得一个人阴侧侧地说道:“有琴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你已经中了我的黑风掌,没有本门解葯,最多也只是活到三天的期限。”  有琴闻樱靠在树上,显是在借对方说话的时机稍事休息。  那个黑衣人跨前一步,又道:“你妹妹不会叫得人来救你了v你们教主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  有琴闻樱道:“阁下是何门何源,能否见告?”  那黑衣人嘿嘿一阵冷笑:“这个可是不太方便,总之你去了就会受到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琴棋剑昆仑三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