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顽童》

第 七 章 老顽童为师不尊

作者:令狐庸

三人离开险境,这一香心情不同,沉睡方酣,竟是一夜星光流逝。看看阳光又顺着百丈崖壁滑下来,照着那三个沉睡在洞之旁的两少一老身上,那二人身上一暖,又睡了有一个时辰,看看尚自不醒。  周伯通正自沉睡,好似睡梦中又遇到了什么好玩的物事,满面喜容,手舞足蹈。  忽然之间,轰轰之声不绝传来,那声音庞大之极,凶猛之极。有若万钧雷留,强如万马齐奔,竟是怒潮拍岸也有所不如。  三个人同时在梦中惊醒,惊疑不定地相互看看,均想起昨日听到这种声响时的惊恐之情。但昨日三个同处黑暗之中,今日却自不同,三个人身上披着阳光,对这巨声定然不会如昨日那般的惊恐。  思忘对着有琴闻樱坐着,摹见有琴闻樱吃惊之极地看着他的身后,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回头,却见对面石壁之上,从高高的岩洞顶上垂下一条瀑布。那瀑布高三十余文,宽有十七八文,径直跌向那下面的一个二十余丈见方的深潭之中,发出骇人之极的轰轰声响,那响声与山洞中的空间形成一种共鸣,激荡回旋,使声音变得几听不出是那瀑布之声,是以更为惊人。  。老顽童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子作怪,看我不揍你出气!”快速绝伦地奔到潭畔,发掌凌空向瀑布劈去,猛然之间觉得自己的掌力打到了那瀑布之上,那瀑布竟似一个内力深厚的绝顶高手一般,把他的掌震了回来。老顽童猛然之间被震得向后退了七八步之多,方始站定了脚跟。  老顽童怔怔地看着那瀑布,竟而呆在那里,不知世间居然会有此等奇事。  有琴闻樱和思忘更惊,初时,他们以为老顽童在自乐,待见那老顽童被自己掌力震退之后怔在那里半天不语,方始明白他并非做作。  有琴闻樱和思忘都奔到那潭边,思忘亦挥掌向那瀑布击去,摹觉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的涌来,直把他顶撞得飞了出去。  老顽童见思忘飞过来,忙伸手将他接住了。亏得老顽童是站在他身后,也亏得老顽童功力通神,若是老顽童没站在那里,或是有琴闻樱站在那里,当真不知是什么结果。  有琴闻樱见思忘竟然被震飞,顿时惊呼一声,脸色惨白之极地看着他飞出去,竟是束手无策。待见老顽童将他接住了,方始松得一口气,却见那老顽童蓦然之间也是脸色大变,抱着思忘向后登登登地又退了三步。  这当真是奇之又奇了,老顽童接住思忘之时明明脸色平和地已经站定了,却待得片刻又这般地又是退步,又是变脸,让人不解。  有琴闻樱道:“老顽童,你玩什么古怪,你不要这么吓唬我好不好?”  老顽童惊魂甫定,放下了思忘,叫道:“奇怪,奇怪,当真是奇怪之极,这瀑布的里面好似藏着一个绝顶高手,内功怪异之极,且让我来斗他一斗,说毕又是一掌向瀑布击去,这次有了准备,却还是向后退了五退,显是那股反击出来的力量非常之巨。  有琴闻樱好奇之心大盛,也是挥掌拍向那瀑布,但奇怪之极的事情又发生了,有琴面樱但觉心胸舒畅异常,却没有后退半步。  思忘和老顽童都感觉到了那怪异瀑布的反击之力,见有琴闻樱如此,亦是惊得目瞪曰呆。  有琴闻樱见自己这一掌出去,非但没有被震退,反觉身中所受掌伤有所转轻,局身气脉渐有贯通之象,便即又是一掌拍出去,仍是如第一掌那般的非但没有被震退,反觉身心舒畅无比,体内那股被黑风掌毒压迫的烦恶之感明显地减轻了。  有琴闻樱心下一喜,便又高兴之极地挥掌拍过去,却见那瀑布在她这一掌之下,忽然地断了,好似一盆水,泼到最后,盆中竟是一滴也无。此时那山洞壁上没有己任何迹象,再过得片刻,那溅到石壁上的水点也渐渐地干了。  老顽童道:“好端端地一个瀑布,怎地便被你一掌打断了7你赔来!”  思忘和有琴闻樱却都站在那儿出神。过了一会儿,思忘忍不住问道:“闻樱姐姐,怎地那瀑布不震退你,却把我和周伯伯震退了?”  老顽童道:“这还用问,定然这瀑布是男的。又见她长得好看,是以不震退她,倒把你我震了,不知他还来不来,倘若再来,我定然用七十二路空明掌打他一顿,这等重色轻友之辈不打显然是不行的,不打不行,不打不消我心头之气,不打不成交。”  思忘听他说得有趣便想笑,见有琴闻樱脸上苦苦思索之状,忍住了笑问道:“那当真是为了你是女的么?”  有琴闻樱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可能跟我身上所中的黑风掌有关,我只打得那两掌便觉身上伤似已好些了,再打时,哪知却断了。”  思忘大喜道:“当真么,如此,你的伤有救了!”眼见欣喜之极,竟已流得满脸的泪水。  有琴闻樱缓缓走到思忘跟前,便想吻他,但现下竟是白天,不比洞中黑暗,强自忍住了。  忽听得老顽童听道:“咦,这洞中也有一头怪物,待我去打它屁股。”  有琴闻樱和思忘两人急忙回头,却见果然深潭之中爬上来一头怪物,正自冲着老顽童扣拜点头,那老顽童已是高兴得手舞足蹈。  这边有琴闻樱和思忘亦惊诧之极,思忘拉有琴闻樱道:“咱们过去看看。”  有琴闻樱却不动,忽然之间好似想起了一件非常非常难过的事情一般,脸色阴沉下来,随即抬头看看高大的山洞,又看看那二十丈见方的深潭,再看看老顽童及那个巨大的怪物,然后似是宣布一桩极其庄重的事物一般,向思忘道:“忘儿,这个山洞就是昨日咱们出去的那个山洞!”  思忘不解地望着有琴闻樱。不明白何以三人走了这么远的路来到这个山洞,她却说这是昨天那个山洞,又何以是昨天那个山洞她便如此的脸色庄重难看。  有琴闻樱却不再言语,让他自己去解这个结果的来龙去脉。  她舒了一日长气,脸色便不似先前的那般庄重,歪着头看思忘解这难题,好似一个人出了一道难题让别人去解,自己便成了上帝似的审视着这一切。  猛地思忘想起了昨日在千魔洞中三人走了一圈之后又回到原来出发的地方时的情景,顿然明白过来,这外面的山林和百丈悬崖,便如那千魔洞一般的,是个巨大的圆桶。  他心下一惊,已知道了二人的处境,便抬头向有琴闻樱看去,只见她脸色明丽开朗之极,竟是浑然没有了刚才的愁郁苦闷不说,反倒脸露调皮之极的微笑,向自己做了个鬼脸,想是自己内心的绝望沉重之感流露到脸上,她便以此来取笑自己。  转念又想,即便此生此世众不出这石洞山谷之中,同她相守一生一世,岂不更好,岂不强如在世上所历的那许多的凶险。  这样想着,便即拾眼向她望去,见她竟是调皮之极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轻轻地眨了下眼睛,自己这一番心思好似全被她猜到,又好似她早知自己会这样想的样子,当下脸上腾地红了。  却听有琴闻樱哈哈地笑起来,甚是开心,接着收敛了笑容,但脸上仍是明丽之极地对思忘道:“忘儿,不是我笑你,我刚一知道这洞就是我们出去的那个山洞,我的心思和你的心思没丁点儿分别,后来的心思就更是一模一样了。”言辞恳切真挚,满怀深情。  思忘蓦然之间好似长大了几岁,明白了人世间的好多道理。  他想起了爸爸杨过和妈妈小龙女,想起他们终日在那古墓之中相亲相爱的好多往事。这往事他记得清清楚楚,但却没有现下回忆起来时的这般心思。  他轻轻地走过来揽住了有琴闻樱的纤腰。  他们那里相互倾诉爱心之时,这边老顽童却是已经闹翻了天。  只见他已脱下了全身衣物,甚至腰间连块遮羞布也没有,骑在了那怪物的颈上,两手握紧了那怪物的两只角,在那深谭之中上下翻腾地玩乐,笑得开心之极。  那怪物甚是听老顽童摆布,在潭中钻上钻下的,翻腾起伏,带着老顽童一会儿钻入水中许久不出,一会儿又跃起在空中,当真是有若水中蚊龙,灵似兽中之王。  有琴闻樱和思忘听得那边闹声,转头看去没了老顽童的踪影,只在岸边放着那一堆破烂衣物,心中一惊,便向水边奔去。  思忘更是握紧了宝剑。  将到潭边,猛然之间那怪物泼刺刺地从水中起来,腾身于空中,接着便是一个转身,又向水中钻去,只传来老顽童的几声大笑,便是“扑通”一声又已踪影不见。  只这一瞬间,两人均已看清,那老顽童竟然一丝不挂地骑在那怪物的背上。思忘倒不觉怎样,心中痒痒的,只想也去骑上一骑,有琴闻樱却满脸通红地一拉思忘的衣袖:“走,我们不来看这老顽童胡闹,去到洞外采些果子来吃。”  思忘有些不舍地看了那深潭一眼,同有琴闻樱走了出来。  二人出得山洞,走到洞外的树林之中,见那树林之间到处是桃树,结得桃子似巴掌大小。思忘便是只摘巨大的桃子来吃,满满地用衣巾兜丁一些回来。  有琴闻樱却是除了桃子之外又采了一些山植,又在地下拾了些蘑菇之类,一同用衣巾兜了。  二人进得山洞,却见周伯通浑身湿湿地站在那里,眼中满含着惊喜看着二人,腰上随便地扎了那件袍子,两只手却是背在身后。  待得二人走到近前,便笑嘻嘻地问道:“你们只采得一些野果回来,真是没味之极,没味之极!猜我弄到了什么?”  有琴闻樱一撇嘴,把头扭了开去,心中只骂:“你还知道把那破袍子围在了腰间,总算多少比孩子大了几岁。”  恩忘道:“我猜定然是鱼!”  周伯通道:“咦,你怎么知道,定然是你偷看来着!”  思忘道:“这也须用不着偷看,你在那潭中玩耍,总不成从水里捞几只山鸡来让我们吃。”  有琴闻樱满含爱意地看了思忘一眼,思忘报以微微一笑。  有琴闻樱心下甜蜜之极。  老顽童把手从背后拿到前面来,果然是两尾鱼。那鱼甚是怪异,形同鲤鱼,色是鲜红。  有琴闻樱惊喜地看着老顽童和那红色的鲤鱼,口中叫道,‘红鲤,是红鲤。!世上当真的有这种鱼么?”  老顽童道:“你这话问得太是没有学问,没有水平,世上如果没有这红鲤鱼,我老顽童又怎能把它抓了来,我不把它抓来,你又怎么能够看见,你如果不看见,又怎么能够这样的大惊小怪。”神情得意之极。  有琴闻樱道:“我只是听母亲说,这红鲤鱼能解得百毒,若是同一种叫做‘渊龙’的动物同居一潭,那不但这红鲤鱼可解百毒,那潭水也是好多极难配制的葯物葯引。只道这只是传说而已,却不料今日真地见了呢。”  老顽童大笑:“能解百毒,我老顽童本就不怕什么百毒,这下便更是不怕,大大地不怕了。”忽然停住,问道:“你说那怪物的叫做甚么?渊龙?”  有琴闻樱顿然喜道:“只怕是了,没想到这等旷古奇缘,老顽童也能碰得上,你肯让我们分食你的鱼么?”  老顽童喜极,叫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不是当然可以,乃是大大的可以,那潭中这鱼所在多有,我再去抓来就是。”  有琴闻樱道:“今天就不用了,我们每天每人吃一条足矣,这种鱼能解百毒不假,若是多吃,定然有害无益。”  老顽童听得她如此说,便把鱼给了有琴闻樱道:“你们吃鱼,我吃桃子。”也不待别人说什么,只去思忘那里拿了桃子便吃。  有琴闻樱道:“让忘儿吃一条,这一条我与你分丽食之吧!”  她亦不待老顽童说什么,两手一撕,已把那鱼撕作两半,自己那一半放在口中咬了一日,却把另一半递给老顽童。  这一下把老顽童和思忘都看得呆了。  思忘问道:“生吃么?”  有琴闻樱道:“定然是生吃,你可见过哪种有毒的动物或是解毒的动物是煮熟了来吃的?”  思忘默然,他从小就没见过什么有毒的或是解毒的动物,只是被毒蛇咬过一次,那已是终生难忘的经历了。  老顽童试着咬一口那半条鱼,接着又咬一口,紧接着就是口口狼吞虎咽地将那半条鱼吃完了,巴几着嘴巴叫“好香”,用眼角扫了一眼思忘手中那条鱼,接着装做若无其事似地走到有琴闻樱那拿一只桃子咬了一日,但脸上表情显是说明,桃子同那里美味的红鲤鱼相比只怕是远远不及。  思忘亦试探着咬了一曰那红鲤鱼,那知却出乎意外地极苦无比,当下便吐了出来。  只见有琴闻樱已是笑做了一团,直不起腰来。  老顽童则和思忘一样莫名其妙地看看思忘,又看看有琴闻樱,不知何故。那思忘把这么好吃的东西也吐了出采,而那女孩儿却大笑不止。  思忘却看了有琴闻樱又看老顽童,不知他二人为何都是只吃了这么苦味的半条鱼就这么个怪法,一个大笑不止,一个疑惑重重。  有琴闻樱本已笑够了,直起腰来,见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老顽童为师不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老顽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