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10章 倾心

作者:令狐庸

  欧阳芙蓉心里万般的不想承认那人是风清扬,只是由他亲口说出,不由的不信。如

此残酷的打击,使的欧阳芙蓉梦幻破碎,暗自伤心。

  定逸见欧阳芙蓉整日魂不守舍,心下不忍,却也暗自庆幸自己幼时出家,免受这情

孽之苦。只是这样的情景看在定静的眼里,却颇为不悦。

  定静将师妹叫到跟前,对着欧阳芙蓉道:“那风清扬是武林所不齿的叛徒,今天你

能清白的脱离他的魔掌,真是菩萨保佑。师妹你是恒山派的弟子,保住恒山的名誉你也

有责任,你千万不要忘了。”

  欧阳芙蓉紧咬着下chún点点头却不答话。定逸心里却不服气,这些时候心中的疑问不

吐不快:“师姐,我总觉得那风清扬不像江湖传言那样。他救了师姐,却还是以礼相待,

若是他要骗师姐,随便说个名字不就得了,何必说他真正的姓名呢”

  定静怒道:“若不是你在旁边风点火,事情怎会变的如此复杂,待我们回恒山,看

我不启禀师父好好罚你。”

  定逸待要反chún相讥,却见定闲拉着她的衣袖使了使眼色。定逸不知定闲葫芦里卖什

么葯,强自压下满腔的不满,且看师姐说些什么。

  定静缓了缓气息,道:“芙蓉师妹,那风清扬害你如此,你可怨他?”

  欧阳芙蓉听定静如此问道,强忍多时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滑下来,欧阳芙蓉哽咽道:

“是我自己傻,怪不得旁人。”

  定静看她伤心的样子,慾言又止,考虑半天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师妹,师父飞鸽

传书,要我们……要我们……”

  定逸看定静吞吞吐吐的,忍不住道:“师姐,你把话说清楚嘛。”

  定静支撑了一会儿,还是说不出来。定闲于是接口道:“师父要我们杀了风清扬。”

  欧阳芙蓉和定逸大吃一惊,齐声道:“你说什么?”

  定静缓缓道:“我知道你们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可是师父有命,不可不从。”

  欧阳芙蓉颤声道:“师父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

  定静心中虽然不忍,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这其中缘由我不清楚,但是明天风清

扬要上观日亭赴魔教之约,各大门派数十好手已经守在山下,绝不让那魔教之人和风清

扬活着离去。”

  欧阳芙蓉一听之下,花容失色,整张俏脸变的惨白。

  定静续道:“本来我是不打算让你去,但是我们之中只有你看过风清扬,更何况风

清扬武功非我们所能抵御,但是那风清扬对你似乎没有敌意,万不得已,只好让你涉险

了。”

  定逸听到师姐竟然要欧阳芙蓉用美人计杀风清扬,急道:“师姐,这样是不对的,

你怎么可以要芙蓉师姐做这种事?”

  定静喝道:“你住嘴。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欧阳芙蓉听到定静如此说道,是要自己亲近风清扬然后藉机杀他。两膝一软,跪在

地上。想起师父一向心存善念,如今会不择手段杀一个人,必定事态非常严重。心里不

由的一阵大乱,心中想到”风清扬虽然江湖名声低下,但他对我总是以礼相待。完全不

似传言中的荒婬无耻。就算他真的是这种人,他毕竟救过我,我怎可忘恩负义。又想到

魔教和各大派都要为难他,连师父都狠心下了这种命令,那他处境不是非常危险。”想

到此处,不由的替他着急起来。

  定静看她脸色变换不定,不知她心里想什么,于是道:“风清扬对你施以小恩,只

是骗骗你的手段,好让你死心塌地的跟着他。除魔卫道之路本多艰辛,你可要明白事理

才好。”

  定逸心中不服,但是看到师姐严厉的眼光,一句话刚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欧阳芙蓉抬头看着定静泣道:“师姐,他救过我,我怎么可以狼子野心,反过来害

他呢?”

  定静看她的神情,知道她绝不会出卖风清扬,于是叹道:“我是说万一,不过各派

高手人数众多,希望不用我们出手。免得背上忘恩负义之名,好吧!我该说的都说了,

你们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这一仗可凶险的紧。”说完起身,看到欧阳芙蓉依旧跪着

流眼泪,心中不忍,却也无可奈何,长叹一声走了出去。

  定闲道:“芙蓉师姐,你不如先回恒山吧!相信师父不会怪你的。”

  定逸也道:“我们帮不上忙,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欧阳芙蓉摇摇头,心中想到”那风清扬处处躲着我,原是为我好。如今他有难,我

怎么可以舍他而去。明日如果能帮他逃脱大难,也算还他一个人情。虽然自己武艺低微,

总是要尽力一试。若是因此丧命,也乐的不用再受那无穷无尽的相思之苦。”欧阳芙蓉

自从知道风清扬身份后,以恒山的清规戒律,便知此生与风清扬无缘。若是能为了保护

他而命丧黄泉,那此生也不枉了。

  想道此处,欧阳芙蓉站起身来道:“师妹,我想通了。师父既然下了这种指示,作

弟子的只好遵从师命。”

  定闲喜道:“师姐明白就好了,那定静师姐就不用再烦恼了。”

  定逸知道欧阳芙蓉不是这样的人,只是她神情坚定,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虽然

心中不解,却也不敢多问。

  风清扬从桌上拿起青刚剑,反手绑在身后。拿些银两要小二去买了匹马,骑着马直

奔城北而去。

  到了观日亭山下,抬头望去,只见那观日亭隐约在半山腰,从山下到观日亭只有一

条通路,虽然路旁野草高长,但是左侧是笔直的悬崖。右侧是一大片草原。风清扬见那

处虽然风光明媚,自己却是赴那生死之约。两旁均无障庇之所。风清扬一路走来,两旁

草丛人影瞳瞳,虽然来人呼吸声压的极低,但是风清扬依旧听的清清楚楚。风清扬听人

数不少,心想一场死斗已免不了,索性放开喉咙,大声唱起歌来。

  本来在草丛中蠢动的人,见他有恃无恐,反倒畏缩了起来。

  到了一处小斜坡,陡势笔直,马匹无法上去,于是弃马步行,走了一会儿终于看到

观日亭。只见亭内高矮共有八人,三人持剑,一人持刀,两人持棍,一人手持钢骨纸扇,

想来那是他的随身兵器。最后一人腰间缠着一条鞭子。

  当中一人上前道:“风公子果是信人,老夫张乘云,久仰大名。”

  此人年纪约莫四十多,方脸大眼,皮肤黝黑,颇有威武之势。

  风清扬心想身处险地,越早说明越好。于是道:“我知道你们要什么,不过我没有

看过这东西,也不知道何处可以找的到?”

  张乘云楞了一下,笑道:“风公子快人快语,真乃性情中人。不知是否可以为在下

引见传授公子武艺之人,那么日月神教感念公子大德,以后水里来火里去,任凭公子差

遣。”

  风清扬心想魔教人多势众,这老狐狸先礼后兵,倒不可小看他。

  风清扬冷冷的道:“我说没有这东西,你听不懂啊!”

  张乘云听风清扬说话无理,脸上杀气暗现,待要答话,后方一人大声道:“大哥和

这小子说什劳子,捉住了小的,还怕大的不来吗?”

  风清扬喝道:“我正要找你们兴师问罪,你们说话倒比我大声。怕什么,一起上

啊!”

  亭中一人大吼一声,一条黑影扑了出来。风清扬见那人满脸胡子,使的一支铜棍,

人未到,棍子便向胸前撞来。风清扬身子一侧,右手反手抽出长剑,剑尖一抖指向那人

喉头。张乘云大吃一惊,眼看四弟身在半空无法闪避,不及取兵刃便一掌拍向风清扬,

张乘云料想风清扬必定要回剑自救,没想到风清扬长剑往下一滑,剑尖朝着自己手掌,

急忙一个千斤坠定住身子。虽然那使铜棍的没送了性命,不过剑尖还是伤了手腕,鲜血

从手腕流到棍上再滴到黄土上。

  风清扬见张乘云变招快速,也不禁暗道来者功夫个个非同小可,自己是否太托大了

一点。

  张乘云见风清扬傲慢无理,对着那手持折扇的人一点头。那人知意,往前走到风清

扬前面道:“风公子请勿动怒,我四哥脾气急了点,公子请勿见怪。”

  风清扬哼的一声道:“你们之中有人伤了我师父,自己心里有数,快快自刎谢罪

吧!”

  那受伤之人大怒道:“司徒远那点微末功夫,还不配大爷动手。是我们不想杀他,

可不是他功夫了得。”

  风清扬大怒道:“杀了你们替我师父报仇。”说完剑一扬,往那人腹部刺去。

  忽然一阵微弱的风声逼近,风清扬急忙挥剑打掉那暗器。风清扬看那暗器原来是三

根细长的刚针,针头闪着蓝色光芒,显然有剧毒。风清扬看发毒针者原来是那持扇子的

人,毒针应该是从扇骨中射出。那人一击不种,扇子一合,劲点向风清扬的檀中穴。

  张乘云见双方已经撕破脸了,一声吒喝:“一起上。”

  风清扬见魔教人多,需速战速决,于是独孤九剑不敢藏拙,全力使出。风清扬每出

一剑,便有一人受伤,转眼之间八人身上伤痕累累。风清扬眼见八人浑身是伤,犹自带

伤奋战,心想若是在缠下去,恐怕体力难以对付山下那群人。心念一动,剑尖专往敌人

致命部位刺去。一名青衣老者手腕中剑,当下右臂微屈,猛地一掌拍出,风清扬见掌风

凌厉,长剑往他胸口刺去。长剑穿过手掌,风清扬暗道:“终于撂倒一人。”心念一动,

剑尖刺到胸口反而往左上一挑,刺穿那人左肩。

  风清扬吃了一惊。那人反应奇速,左手一掌打断风清扬长剑。

  张乘云见风清扬失了兵器,一棍往他背后击下。风清扬不得已弃剑往前一跳,俯身

去捡刚才击落的长剑。张乘云忽然想到风清扬或许只是剑招难测,其实手上功夫平平。

于是大声道:“砸了长剑,别让这家伙使剑,”话刚说完,风清扬已经从地上拾起一把

长剑。风清扬心想若失了长剑,今日恐怕难逃一劫。眼见魔教长老招招往自己剑上砸,

不敢怠慢,长剑往前一刺,一人长剑落地,接着刷刷三剑,三人棍,鞭,折扇落地。那

先前偷袭风清扬之人折扇落地,忽的凌空跃下,完全是不顾死活的打法。风清扬见他满

眼红丝,理智已失,长剑刺中他的穴道,那人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倒地不起。其余人见状,

更是杀红了眼,风清扬随手又撤了一人长剑。张乘云大吼一声,弃了铜棍当胸一掌拍来,

风清扬剑尖一指他的喉头,张乘云不避不让图个两败俱伤。风清扬见他视死如归,这一

掌必定是全身功力所聚。手中一抖,剑尖劲力点中张乘云胸前大穴,张乘云只觉得身子

一软,倒地晕了过去。其余人见到张乘云倒地,一齐扑了上来。风清扬出剑点中前面两

人穴道。此时后面一人扑到,风清扬想都没想一剑往后刺向对方心口,那人对长剑恍若

不见,来势不止。风清扬心想这一剑刺中心口便了结他了。心念刚动,剑尖忽地往上一

挑,刺入他的肩膀。来人余势未止,啪的一声长剑断为两截。那人紧抱风清扬腰间,风

清扬弃剑运掌往他身上拍去,其余人见机不可失,一齐跃起拍向风清扬。风清扬见前方

掌风犀利,以指代剑,点中他的京门穴。后面两掌风清扬身子被紧紧抱住闪避不过,运

气硬生生的接了下来。这两掌打的风清扬气血翻涌,身子却也顺势脱出那人怀抱,风清

扬只觉得喉咙一股血慾喷出来。后面掌风又至,风清扬反手点中两人穴道,风清扬怕着

力太轻,指上运上内力。只是这样一来牵动内力,待那两人倒地后,终于忍不住吐出一

口鲜血。

  风清扬见八名长老都倒地不起,喘气道:“魔教好大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

  其中一名神智清醒,听风清扬话锋如此,大声道:“我教山下伏有重兵,你还是乖

乖就擒吧!”

  风清扬笑道:“各大门派也有人在山下,我看他们会先打上一架,等他们死的差不

多了,我再下山去。”说完转身捡起仅剩的一柄长剑,慢慢走下山去。

  风清扬嘴上说说,其实自己受伤很重,一口气在胸前总提不上来。等到这些长老醒

转,自己万万敌不过他们。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风清扬下山走了大约五百多步,

全身筋骨疼痛,双脚一软坐倒在地。风清扬喘着气,眼睛渐渐模糊,心中却异常清醒。

对于自己总是在杀人前一刻大发善心的作为,风清扬不禁苦笑。练了一门杀不死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倾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清扬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