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11章 封剑

作者:令狐庸

风清扬持了令牌,一路通过十二个关卡。山道上奇岩怪石,景色荒凉,完全不像是名震江湖的大帮派所在之地。一直走到一处狭道铁闸之前,里面的人问到当日口令,风清扬一怔,心想端木雪没说,是不是早就打算不让我上黑木崖。但是我人已经到了此处,不能无功而返。于是道:“我是风清扬,要见你们教主。

“那人大概吃了一惊,打开铁闸的一个小窗口,看见风清扬只是单身一人,急忙遣人回报总坛。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铁闸打开,一人恭敬的道:“我们教主恭候风公子大驾。”风清扬点头还礼。那人领着风清扬经过两个铁闸,来到一面绝壁之前。风清扬不解的看这领头之人。只见他走到一个大竹篓之前,道:“风公子请坐上着竹篓。上头的人会拉您上去。”风清扬恍然大悟,往前跨进竹篓。那人拿出铜锣敲了三下,竹篓缓缓升起。过了许久,停在一个平台上。平台上有三个魔教教众。风清扬心想”大概是负责绞盘的人吧!”

果然其中一人要风清扬再坐上另一个竹篓,一共换了四次竹篓才上的崖顶。到了崖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风清扬见正前方一座大殿富丽堂皇,心想在这么高的地方建这样一做宫殿可真不容易。

风清扬想往前走,不料从旁边石屋走出两人,其中一人道:“在下日月神教光明左使韩无尘,光明右使段无名恭候大驾。”

风清扬见他相貌堂堂,谈吐文雅,于是双手一拱道:“久闻光明左右使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韩无尘笑道:“风公子请随我来。”说完段无名在前引路,韩无尘在旁与风清扬闲聊。

走过两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看到一间铁制的屋子。

风清扬一愣,道:“你们带我到这儿有何意图?”

韩无尘听到风清扬语气不善,急忙道:“风公子请别误会,我们教主目前居住在此,请公子稍等一下。”

韩无尘走到铁屋前,敲了三下,道:“启禀教主,风公子带到。”

屋内有个低沈的声音道:“很好,你打开铁门吧!”

韩无尘战战兢兢的打开铁门,等门一开,立刻躲的远远的。

风清扬心中对眼前的一切感到不解,尤其是韩无尘的动作,似乎很怕方恨天。

只见铁门内走出一人,此人双鬓银白,长须至胸,只是脸色过于苍白,大概是久居不出的缘故,年纪大约五十多岁。

韩无尘道:“启禀教主,这人便是风清扬。”

方恨天眼睛陡然一亮,两眼睛光直瞧着风清扬。

风清扬生死已经置之度外,也是瞪着方恨天当作回礼。

方恨天道:“你很不错,敢这样看我。若是你将我要的东西交出来,我可以破例让你当上我教长老,你意下如何?”

风清扬道:“今天上来黑木崖,是要领教一下方教主的盖世神功。可不是来送礼的。”

方恨天嘿的一声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不教训你一下,你不知日月神教的利害。”

方恨天话未说完,韩无尘和段无名已经持了兵器围了上来。

风清扬见那韩无尘手持精钢铁扇,段无名则手持半月铲。风清扬长剑出鞘,韩无尘手中折扇落地。韩无尘呆立当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艺成下山以来,从没失过兵器,今天竟然一招就兵器脱手。

段无名见状也是大吃一惊,生怕风清扬追击,一铲横击了过去。风清扬回剑划了个弧形,刺中段无名的手腕。这次换段无名半月铲落地。风清扬上次吃了大亏,所以这次一交手便缴了对方兵器。

方恨天低吼一声,道:“没用的奴才。”说完往前跨一大步,一掌拍向风清扬。

风清扬见两人尚有三丈的距离,没想到方恨天掌力如此可怖,一掌拍来登感气滞。风清扬微侧身子避开掌力,长剑指向方恨天小腹。方恨天往前伸手便去捉拿风清扬的长剑。

风清扬一惊,心想方恨天手上是否穿戴有金丝手套之类的护具,万一被他折断长剑,今天这一仗就算输了。于是长剑往上一挑刺中方恨天的京门穴。没想到长剑竟然刺不进去方恨天的体内,方恨天往前一步,长剑弯成曲尺状。

风清扬心中大骇,往后退了一步,心想长剑刺不入他的身体,或许是方恨天有穿宝衣之类的东西。看着方恨天逼近,忽然心中想到”身上穿着宝甲,刺他眼睛也是一样。于是招招往他眼睛刺去。

果然方恨天伸手挡住刺向眼睛的剑尖。转眼方恨天和风清扬斗了两百多招,韩无尘和段无名从中夹攻,却被风清扬刺中穴道,倒地不起。

风清扬听方恨天内息渐乱,心中正暗暗高兴,忽然左肩一痛。这一剑毫无征兆,风清扬心中大惊,反手刺出三剑,后方一人咦的一声,风清扬急忙转身,看到一身穿红色锦衣的青年。这人白白净净,不过二十多岁年纪。风清扬想起端木雪的话,道:“你就是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少主人。”那年轻人怒道:“你找死。”

风清扬只感觉眼前人影一闪,身上又中一剑。风清扬终于了解端木雪恐惧的心情,只是现在生死一瞬间。两人交手不过数招,风清扬身上又中四剑。眼见方敬渊招招刺向自己要害,风清扬只能以两败俱伤的打法还击。方敬渊冷笑道:“那些下人说你多厉害,原来不过尔尔。”

风清扬还他一剑,道:“原来擦了胭脂才厉害。”原来打斗中风清扬竟然闻到方敬渊身上有浓浓的脂粉味。

方敬渊咬牙切齿的道:“一剑杀了太便宜你了,我要好好折磨你。”

风清扬正想回骂时,忽然一声大吼,震的风清扬耳朵嗡嗡的响。方敬渊和风清扬不禁转头看向发声处。只见到方恨天满脸通红,眼睛暴睁,忽然一掌打在韩无尘头上。那韩无尘被风清扬点中穴道,无法闪避这一击,登时天灵破碎,死于非命。方敬渊见父亲发起疯来,出手便缓了。风清扬一面抵挡方敬渊的攻击,一边注意方恨天方恨天的动向。

方恨天慢慢走向风清扬,挥出双臂打了过来。风清扬低头闪过,看见方恨天两眼充满血丝,心下骇然。

方恨天一击不中,转而扑向方敬渊。方敬渊一边闪避,一边叫着:“爹,你快醒醒。”

风清扬见他们父子两人打的不亦乐乎,急忙往后跃去,心中只想离开这鬼地方。

风清扬下山遇人阻挡,随手就给他一剑。一直跑到山下,总算松了一口气。

风清扬寻原路想去找端木雪,却见床上人影已杳。

风清扬自言自语道:“今日由生到死,由死到生走了一回,才了解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里。算了,回华山去吧!”

风清扬步上华山,想起黑木崖一战,寻思:“所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那方恨天看来命不久长,为争新教主魔教势必会乱上好一阵子,至于会不会有人再练那吸星大法,还不得而知,自己几番生死相博,凡事已经看的淡了,现在该是履行诺言,隐居后山,伴妻一生一世的最好时机了。”

走到后山,远远的看到妻子墓前有一人影,风清扬心中奇怪,快步的走上前去。

风清扬只见墓旁整理的乾乾净净,周边整整齐齐的种满花花草草。一人跪在墓前,似乎在祈祷着。那人身材苗条,长发垂肩,莫不是那欧阳芙蓉。风清扬悄悄走到她的身后,只听的她道:“玉袖姊姊,我每天都来陪你说话解闷,你高兴吗?希望你在天之灵保佑风大哥平安无事……”

风清扬听的那清柔真诚的语调,心疼欧阳芙蓉多日来为己担心害怕,不禁热泪盈眶,忍不住道:“芙蓉妹子,我回来了。”

欧阳芙蓉听得后方有人,急忙起身向后看去。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欧阳芙蓉纵身入怀,搂抱在一起。

欧阳芙蓉心情激动,低低的哭泣起来。连日的来的忧心受怕,似乎一股脑儿都要发出来。风清扬心下怜惜,轻轻的抚摸她的长发,等她哭声渐轻,柔声道:“妹子,你怎会到这儿来?”欧阳芙蓉抽抽噫亿的道:“人家找不到你,心里很担心。可是你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想你终究是会回到这里,所以两个月前我就来在这儿陪玉袖姊姊,等你回来。你现在终于回来了,我心里好欢喜。”

风清扬见她两颊消瘦,显然饱受相思之苦,心中疼惜,低头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欧阳芙蓉身子一颤,身子渐渐火热起来。风清扬闻着幽幽发香,渐渐往下亲吻。欧阳芙蓉仰头相就,四chún甫接,欧阳芙蓉但觉脑中一片空白,浑身没了力气,任凭风清扬口chún奔驰,恣意品。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离,欧阳芙蓉将头依靠在风清扬的胸前,轻轻的问道:“这些时候你到哪儿去了?”

风清扬道:“我等一下再同你说。”说完拉着欧阳芙蓉的手,跪在墓前,道:“夫人,我今日凡事已了,带着小妹子陪你一生一世,你说好么?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会很高兴的。你要我快快乐乐的活着,我想现在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了。”

欧阳芙蓉一同跪下,道:“玉袖姊姊,多谢你保佑风大哥平安无事,从今以后,我和风大哥都会在这儿陪你,这样一来你就不会寂寞了。”

两人语毕,相对一笑。

风清扬拉着欧阳芙蓉的手,走到一大树荫下,两人并肩坐着。风清扬清清楚楚的将这些日子的经过说给她听。说到惊险处,欧阳芙蓉紧握着风清扬的手,但一听完全部的事后,反而低头不语。风清扬心知她介意端木雪的事,轻轻吻着她的头发,道:“不管今后如何,我们总是在此长居,莫管江湖俗事。”

欧阳芙蓉低头沈思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来,道:“风大哥,我们需得去找那端木姊姊。她对你情深意重,一如于我,怎可让她孤独流浪江湖,这事不只我不肯,想来玉袖姊姊知晓后也不同意。”

风清扬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反应,感到讶异,道:“话虽如此,但是她行踪何处,我的确不知。人海茫茫,一时之间上哪儿去找?”

欧阳芙蓉挽着他的手,道:“我陪你去,不管多久都要找。”

风清扬一时手足无措,被欧阳芙蓉拉着往外走。走了几步,风清扬忽然站立原地不动,欧阳芙蓉转头看他,正想出言斥责,但是风清扬脸色凝重,本来想说的话便说不口。

风清扬疑惑道:“芙蓉妹子,这几日可有人上山来?”

欧阳芙蓉反问道:“有人上山来吗?”

风清扬点点头道:“现在有两人上山来。不知是敌是友?”

欧阳芙蓉凝神观望,果然不久后有一个人影快速的奔上山来。

风清扬待看清来人面貌后,惊呼一声:“端木姑娘。”话未说完,后方又出现一个男子身影,风清扬看他身形,暗道:“糟糕。”原来后方一人竟是方敬渊。

风清扬在回华山途中已经将方敬渊的剑法反覆想过,其实他的剑法只是迅捷诡异,初次交手不识剑招才落了下风,现在克制他的已是剑法胸有成竹,只是风清扬一时间不知道两人有何意图,只有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风清扬听得端木雪口中断断续续道:“风……大哥,我……丈……要来……杀你,你……

快走。”风清扬一听端木雪是来报信的,急忙上前。

端木雪气喘呼呼的道:“风大哥,方敬渊要来杀你,你快走。”说完喘息不已。

风清扬见她脸色惊慌,心想她远来报信,对自己确是一片真心,于是安慰她,道:“你别怕,我不怕他的鬼剑法。”

端木雪急道:“不是的,你不知道方恨天已经死了,他是来找你报仇的。”

风清扬虽然对方恨天的死心中有数,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死了。心念甫动,一条黄色的人影急扑而至。风清扬长剑出鞘,反守为攻,刷刷两剑逼退方敬渊。方敬渊神功既成,从无敌手。当日黑木崖上亦杀的风清扬遍体鳞伤,此时被迫回剑自救,一时之间难以相信风清扬竟能悟出剑招破绽,还以为风清扬两剑恰巧刺在自己破绽处。于是揉身再上。只是风清扬对剑招了若指掌,随意出招,逼的方敬渊每刺一剑便倒退一步。

欧阳芙蓉扶着端木雪,两人注视着前方生死格斗。两人都不曾见过风清扬和方敬渊的真功夫。只见黄影憧憧好似鬼魅,风清扬不动如山,出剑潇自如。这一来一往,欧阳芙蓉和端木雪已知风清扬的功夫远在方敬渊之上,不禁心头一松,脸上渐渐露出微笑。

方敬渊不信自己的功夫会如此不堪一击,只是事实摆在眼前,面对风清扬的咄咄逼近,方敬渊雪白的脸变的越来越青。风清扬有心让他使完剑招,所以并不急着了结他。方敬渊久攻不下,忽然绕着风清扬跑了起来,方敬渊偶而刺一剑,风清扬随手还击。原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封剑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