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05章 初战

作者:令狐庸

  范松转身取出判官笔,看到一人坐在椅子上心中惊异不定。范松暗道:“此人何时

到我身后我竟不知,瞧他年纪轻轻,不知是何派高手?”

  风清扬见他手下轻薄,暗想那姑娘已受到教训,便轻轻的溜进房中,风清扬轻功虽

非登峰造极,但那范松心有所图竟没发觉屋内多了一人。

  范松道:“阁下是何人?岂不知此处是日月神教所有。”

  风清扬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那倒茶的小说这儿有戏可看,我便来了。

  我还花了五分钱,你们继续啊,不用管我。”

  范松怒道:“让你知道大爷的利害。”

  范松手中判官笔直取风清扬双眼,风清扬剑尖亦取他双眼。范松一惊急忙变招。左

手判官笔点打他右臂,右手判官笔划向他的喉咙。风清扬长剑一抖,范松左右两臂各中

两剑。范松大骇后退了两步眼见风清扬依旧坐在椅子上,心想自己大意着了道儿,幸好

受伤不重,于是运足真气,施展生平所学攻了过去。

  风清扬初试神功,并不急着解决他。心想范松亦是一武林高手,刚好用他来试试神

剑威力。

  欧阳芙蓉只听得判官笔发出凄厉的声响,范松双袖鼓起,显然是出尽全力。那身穿

青衣的人坐在椅子上,一柄长剑东点西指的,范松十余招过后竟然一步也无法向前。范

松脸色越来越青,额头黄豆般的汗水渐渐滴落。

  那范松眼见无法取胜,手中判官笔射向欧阳芙蓉,翻身慾破窗而去。风清扬右手一

招排山倒海拍向欧阳芙蓉,欧阳芙蓉但觉一阵热风袭身,身子往右一倾闪过了判官笔。

  同时风清扬左掌一招金光盖顶击中范松肩膀,范松眼前一黑从半空中摔下昏了过去。

风清扬过去想补他一掌,一招万流归宗使道一半竟然打不下去。连换数招亦是如此。欧

阳芙蓉睁着一双俏眼看他手在半空中挥来挥去,不之所以然。

  风清扬心中亦是不解。

  窗外人声沸腾。欧阳芙蓉急道:“喂,你快来解开我的穴道。”

  风清扬左掌在欧阳芙蓉肩上一拍。欧阳芙蓉觉得身体一热,被封穴道立刻通畅无阻。

  欧阳芙蓉站起身来抱拳道:“多谢……”

  风清扬打断她的话道:“别谢了,快走吧!”

  出得屋外,刚才的打斗引起了注意,许多人抄了家伙围了过来。风清扬拉着欧阳芙

蓉往门口冲去。欧阳芙蓉只见刀剑不断招呼过来,那救命之人剑到之处便有一人倒下。

  好不容易摆脱那些虾兵蟹将来到一座废弃庄院,风清扬在门口查看有无追兵,忽听

的欧阳芙蓉道:“喂,你刚刚为什么不杀了那些妖人。”

  欧阳芙蓉本是询问他为何不杀了范松,但是话中无礼,风清扬误以为欧阳芙蓉在质

问他。

  风清扬听她如此言道,胸中突然一把无名火起,于是回头冷冷道:“你武功高强去

杀个痛快啊,这样不就让恒山派扬名立万了吗。”

  欧阳芙蓉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风清扬道:“若不是看在你师父的的面子上,谁管你的死活。”

  欧阳芙蓉大声道:“我又没求你救我。”

  风清扬轻蔑的笑道:“恒山派欧阳女侠一声令下,群魔束手就擒。”

  欧阳芙蓉气的全身颤抖道:“你是在讥讽我吗?”

  风清扬道:“难得你听的出来。”

  欧阳芙蓉涨红脸道:“你……你,欺人太甚。”说完一掌向风清扬拍了过去。

  风清扬不避不让。欧阳芙蓉一掌结结实实打在风清扬胸口。

  欧阳芙蓉惊道:“你……你怎么不避开?”

  风清扬左手扣住她的脉门向外翻,欧阳芙蓉右手一阵剧痛,眼泪差点流了下来。

  风清扬厉声道:“凭你这点功夫,也敢在江湖上行走,回去多练几年吧!别在外头

丢你恒山派的脸。”

  欧阳芙蓉左手猛风清扬胸口道:“你这恶人,快放开我。”

  风清扬用力的将她的右手甩开,欧阳芙蓉蹬蹬的退了两步。

  欧阳芙蓉一日受到两次挫折,不禁掩面哭了起来。

  欧阳芙蓉哭道:“我又没要你救我,谁叫你多事,还欺负人家,呜……呜。”

  风清扬见她哭了起来,心中的怒火一下就熄了。

  风清扬看她哭个不停,耳中听到远处传来吵杂声,心想追兵转眼便至。于是轻声道:

“魔教的人追来了,我们快走吧!”

  欧阳芙蓉听到他低声下气的语调,反而越哭越大声。

  风清扬道:“我是说真的,魔教的人已经快到了。”

  欧阳芙蓉哭道:“我不要你管,你自己走好了。”

  风清扬见她不可理喻,于是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走了。”身形一动,闪道一

扇门后。

  欧阳芙蓉感觉眼前人影移动,于是张开双掌。

  风清扬躲在门后听她叫道:“喂,喂,你怎么真的走了。”

  欧阳芙蓉叫了几声,没听见有人回应,一顿足跳上屋顶。

  欧阳芙蓉往客栈方向奔去,路上遇到同行师姐妹。

  欧阳芙蓉道:“定静师姐,魔教大举出动,我们快离开江陵。”

  定静道:“师妹你跑哪里去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你一夜未归,我们还以为你发生

什么事了,师妹,你哭过啊?”

  欧阳芙蓉擦了擦眼泪道:“我没事,我们快走吧!”

  忽然定静看着欧阳芙蓉后方说:“那人是谁?”

  欧阳芙蓉回头一看道:“没有人啊。”

  定静道:“不是,那人身法好快,一下子就不见了。”

  欧阳芙蓉心想:“应该是他吧!”此时欧阳芙蓉心中忽然升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定静道:“不管如何,先离开此地再说吧!”于是一行人出城而去。

  风清扬远远的跟在欧阳芙蓉后面,见她和同门相聚后才转身离去。

  风清扬悄悄的回到飘香院,看见那中年女子走进一个房间换了衣衫,待她离去后跳

入她的房间。过了不久,门呀的一声打开来,那中年女子口中念念有词的道:“都是一

些浑人,打不过人家就找女人出气,真是一群乌龟王八蛋……”

  她将蜡烛放在桌上一抬头看见两个影子,转身想大叫,忽然全身一麻双脚一软倒在

椅子上。

  她看着前面站着一个年轻男子,心中惊恐莫名。

  风清扬看着她道:“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我保

证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中年女子点了点头。风清扬手一挥,一股劲风解开了她的穴道。

  她起身娇滴滴的道:“你要问什么事?若是心情不好,飘香院里的姑娘可以陪你解

解闷,用不着半夜跑到这儿吓奴家。”

  风清扬知道她想拖时间等救兵,于是直接问道:“是谁把阮玉绣赎走的?”

  她的脸色一变,随即笑道:“这位倌人,咱们飘香院姑娘多的是,何况绣儿已经死

了,你何必记挂着一个死人呢?”

  风清扬道:“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是谁就可以了。”

  中年女子道:“你是绣儿的什么人,劝你不要管这档事,你惹不起的。”

  风清扬道:“我是她最亲的人,她死了,我要找出元凶替她报仇。”

  中年女子惊呼道:“你……你是风清扬,你不是死了吗?”

  风清扬道:“大仇未报,想死也死不了。你不用想拖时间了,今天我才伤了你们数

十人,想等人救你,除非方天恨自己来。”

  中年女子道:“罢了,我常想,绣儿嫁人虽然短短时间,她心里一定很快活。

  我们会沦落风尘,大多都是逼不得已。想嫁一好人家学那贤妻良母,那可是机遇难

求。我教那绣儿琴棋书画,把她当摇钱树,可是我也没亏待她。她卖艺不卖身,可是我

飘香楼吸引男人的法宝。每个男人都想和她共渡春宵,偏偏又得不到,想放弃又舍不得,

着实替我赚了不少钱。好吧,反正这飘香院我也不想开了,那缘由就同你说了吧。那一

天院里来了神教的人,我们这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只是没想到来了个神教的大人物。

那个大人物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张乘风张大爷。他要选个姑娘带走,我找了几个他都不

满意,后来他指名要绣儿,我当然不肯。于是他威胁要一把火烧了飘香院。我心底慌了,

问绣儿肯不肯,她说由我做主。于是隔天来了个钱大爷带了绣儿走,后来听说绣儿嫁了

个名门正派的弟子。我心里真的替她高兴。唉,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风清扬听她说的情真,眼眶不禁一红,心想她能知道的大概就这么多了。于是轻轻

一纵跳出窗子,跃上屋顶离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清扬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