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06章 祭坟

作者:令狐庸

风清扬离开江陵发力疾奔五十余哩,看到山坡上有一座废弃的小庙,心想魔教大概不会再追来了,于是进入庙中休息。风清扬在乾草上盘膝而坐,无相神功在周身转了十二周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风清扬走到前院中,抬头看了看天上,万里无云,一轮明月发出皎洁无瑕的光芒。风清扬心中想到今日之事,不觉得思如潮涌。风清扬想到今日初试神剑,竟然打的魔教长老毫无招架之力,脸上难掩兴奋之情。细想对敌之一招一式,招式之妙,恐怕连师父也没见过。想起师父,心情立时黯淡了下来。今日飘香院一席话,一下把自己打入五里雾中。原本事情看似简单,傅云敖是罪魁祸首。当日那一掌五里穿云,明明可以避过爱妻的,他却一掌打中爱妻,以致于爱妻香消玉殒,分明就是杀人灭口。现在扯上了魔教,一切却又要重头开始了。

想起爱妻,自己好久没到她坟前去了,她一定念着自己,以往恩爱缠绵的景象,一幕幕重现在眼前,泪水不禁沾湿了衣襟。虽然眼前不知谁是主谋,不过总算有了一点线索可以追寻,总比漫无目标来的好。魔教长老重伤,魔教妖人一定紧张起来了。想到今日之战,风清扬心中又迷惘起来。心中明明要使出拳破九州震断他的心脉,出拳时却变成金光盖顶,想补一拳了帐他,偏偏打不下去。还被人责问。想到那欧阳芙蓉,风清扬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容。那个倔姑娘,好心问我,还被我教训了一顿,风清扬心中不禁有点歉然。那又哭又笑的模样,万万让人想不到是出手狠辣的恒山高徒。阮玉绣是饱经风霜的风尘女,外表自然温柔婉约,惹人怜爱。尤其她深爱风清扬,一举一动更是加倍柔媚。风清扬生平就只注意过自己的夫人,以为世间女子应如夫人一般。那欧阳芙蓉刁蛮任性,让风清扬留下深刻的印象。正当风清心绪起伏不定,门外传来马蹄声,风清扬心中一动,看到正殿之中有尊大佛,于是躲在大佛之后。

风清扬听得两人下马走进庙来,一人开口道:“余老弟,总坛飞鸽传书,要咱们马不停蹄到江陵来所为何事?”

风清扬听那声音壮如洪钟,悄悄探头看到一人虎背熊腰的黑脸汉子,手中提了一把大斧,风清扬心想:“这兵器倒也适合你。”另一人背对风清扬,身形细长,却不见他携带兵器,想是善于暗器,短刀之类的小巧功夫。

另一人道:“童大哥,你匆匆而来,不知教中出了大事了。”

那姓童的道:“是什么大事要这么多教中的堂主赶来。”

那姓余的道:“听说范长老被人放倒了。”

那姓童的一呆,随即哈哈大笑道:“活该,那姓范的早该有如此报应。”

那姓余的道:“童大哥你且禁声,小心隔墙有耳。”

那姓童的道:“咱们学武之人,刀上来刀下过,眉头都不皱一下。那姓范的偏偏爱去欺侮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叫报应,想必这次又是去欺侮女子才着了人家的道。”

那姓余的道:“童大哥你我是生死之交不打紧,这话你可别同别人说,毕竟那范松是教中长老,咱们可不能不忌惮点。”

那姓童的道:“我童成海就是这个性,想改也改不了。余老弟,那范松是如何受伤的?”

风清扬听他说的直率,心里不禁对这童成海有点好感。

那姓余的道:“好像是招惹到恒山派的小姑娘。”

童成海道:“恒山派?除了几个老尼姑身手不错外,没听说有什么高手啊!”

那姓余的道:“听说伤了范松的不是恒山派的人,是一个年轻男子。”

童成海道:“一个年轻男子?武林之中有这等高手吗?”

童成海摇头晃脑的想了一下,一掌拍再大腿上道:“是华山派的吗?听说华山派的新掌门是个年轻人,等一等,会不会是那件事,华山派寻仇来了?”

那姓余的道:“不可能,那华山派一向没什么高手,而且五位长老行事乾净俐落,如果是寻仇,早几年华山人才济济时就找来了,现在人才凋零,想送死也不会拣这时候。”

风清扬听那姓余的说到华山,心中黯然。

童成海道:“说不定人家得了什么绝技?”

姓余的道:“说到这儿,听说那家伙剑法通神,范松被打的昏迷醒,神武堂伤了三十多名兄弟,连人家衣边儿也没沾上,这功夫可真邪门。现在总坛鸡飞狗跳,万一没找到这人,听说总坛要派人到恒山派要人。”

童成海奇道:“余老弟,你不是说这人不是恒山派的吗?”

姓余的道:“话是不错,但是这人救走了一个恒山派的小姑娘,或许从她口中可以问出点线索。”

童成海怒道:“咱们日月神教竟然要劳师动众去欺侮一个小姑娘,那不叫武林同道看笑话。”

姓余的道:“咱们当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去要人。”

风清扬听得魔教要去为难恒山派心中暗道不妙。

童成海大声道:“偷偷摸摸就不是笑话吗?”

那姓余的看他生气,于是陪笑道:“童大哥你别生气,毕竟那是总坛的决定,会不会这样还不知道,说不定这次咱们大举出动,可以捉到这小子。”

童成海正要继续发作,忽然听得门外有动静,于是手按着大斧迅速躲到门后。

一名黑衣男子进得门来喊道:“月夜高飞。”

姓余的接口道:“日行千里。”

那黑衣男子进到内堂向两人行礼道:“小人参见童堂主,余堂主。”

姓余的道:“我们现在就进城去,其他堂主到了吗?”

那男子道:“除了雷火堂游堂主外,其余堂主都到到了。”

姓余的道:“很好,你回去吧!”

那男子道:“小人告辞。”

童成海忽道:“且慢。”

那男子刚回头跨出一步,马上回头站好道:“请问堂主还有什么吩咐?”

童成海道:“你是武英堂的人吗?”

那男子道:“小人正是武英堂的人。”

童成海道:“你回去告诉你们堂主,叫他不要包庇卢全,一切依帮归处理,不然让我找到卢全,我可是会让他死无全。”

那男子犹豫道:“这……小人……”

童成海看他吞吞吐吐,大声喝道:“听不懂老子的话,还不滚。”

那男子吓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姓余的道:“童大哥你干么生这么大的气,不过是个下人而已。”

童成海道:“老子看到武英堂的人就有气。”

姓余的道:“那卢全是怎么回事?”

童成海气愤道:“那卢全是游乾的小舅子,觊觎渤海端木弘的功夫,上门求教不成,想那端木家的功夫向来不传外人,于是仗着他姐夫的名头,硬要娶那端木家的大小姐,端木弘和我向来不合,但是为人一向重义轻利,我老童听到此事马不停蹄赶到端木家,那知还是慢了一步,端木弘一家十五口无一幸存,我几次向那游乾要人,他倒是推的一乾二净,说到没真凭实据,恕难从命。该死,那端木家的惨状我深印脑海,那小孩才不过三岁……”

童成海说到后面语带哽咽,风清扬听的心中也不禁戚戚然。

姓余的道:“没想到那端木弘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童大哥我一定帮你找到卢全那兔崽子,那端木弘亦是神教的人,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处理。童大哥现在不早了,我们进城去吧!”

说完两人上马绝尘而去。

风清扬待他两人离去后,从神像后头跳了出来。

风清扬心想:“魔教目前会在江陵找上好一阵子,暂时不会找恒山派的麻烦。

乘这时候回华山拜祭恩师和夫人。”于是施展轻功向华山奔去。

回到华山,树木蓊郁,秀丽依旧。风清扬来到恩师坟前,涕泪满面。

风清扬泣道:“恩师在上,弟子风清扬不肖,未能遵守师命,致使剑宗一败涂地。弟子本应自刎以谢恩师,但恩师大仇未报,清扬无脸见恩师于九泉之下,待弟子手刃首恶,必至恩师面前请罪。”

说完跪地三拜,起身往后山而去。

风清扬走到爱妻坟前,见到坟上杂草丛生。心中一酸。

风清扬默道:“我许久没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风吹着树林,发出呜呜的声音,好似在回应着他的话。

风清扬道:“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是不是?我最近练了一套剑法,挺厉害的。你身上穿了件红红绿绿的衣裳,差点让我认不出来。”

说完风清扬将坟上的杂草清掉,用手抚摸着墓碑,轻轻的道:“我很想在这里陪你,但你知道我还有事要办。你不用担心我孤身一人,我现在的武功可厉害,什么?你不信啊,我练给你看。”

风清扬长剑在手,独孤九剑一招招使来,剑光凌厉,剑气纵横。

风清扬使的兴起,剑上劲力暴涨,但见落叶纷纷,尘土飞扬。

风清扬越使心越悲,大喝一声长剑脱手而出,一道白光去似流星,快如闪电。

刷的一声将大树拦腰切成两段。

风清扬悲不可抑仰天长啸道:“绝世武功有什么用,我只要想你说一说话而已,我却永远都做不到,我好难过,你知道吗?你若可怜我,为何不到我梦中和我说说话,你是在生我的气吗?你同我说啊!你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为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清扬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