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07章 丐帮

作者:令狐庸

风清扬运掌如风,正使的如痴如醉时,忽然听得山坡下有人往上走来。

风清扬来不及拾回长剑,跳到树后隐藏起来。

风清扬见到两个人探头探脑的往上瞧。风清扬认得那两人是气宗的师弟。两人看了一会儿没见到人影。蹑手蹑脚的走了上来。

其中一人道:“刚才好强的内劲,震的我耳朵还嗡嗡的响。那人好像走了吧?”

另一人道:“会不会是魔教趁师叔上恒山时,进攻我们华山?”

第一人道:“咦,你看这是……”

第二人也看到了惊道:“是这柄剑切断了这树吗?不好,说不定真的是魔教。”

两人对看一眼,发足狂奔而去。

风清扬见两人狼狈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

拾回长剑,风清扬在墓碑上轻轻一吻道:“我现在要离开你一阵子,过些日子我就会回来陪你一生一世。”说完缓缓的下山而去。

“师姐,师姐”那喊叫之人见对方没反应,走到对方面前大声喊道:“师姐”

欧阳芙蓉一惊回过神来道:“:定逸师妹,你干什么叫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

定逸道:“我刚刚叫你好几声,你都不理我,师姐你想什么事想的那么入神?”

欧阳芙蓉脸上一红道:“没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定逸狐疑的说:“师姐你最近常常一个人静静的发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欧阳芙蓉辩道:“我会有什么心事,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定逸道:“师父要我告诉你,这些天山下聚集一些邪教的人物,师父要你不要出门,免得横生枝节。”

欧阳芙蓉道:“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步也没踏出殿外,闷都闷死了。还要面对那些什么五岳剑派的人。他们上山说好听是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说穿了还不是想问我那个人的事。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他们还不信,我真的快被他们烦死了。”

定逸问道:“师姐,你遇到的那个人真的很厉害吗?”

欧阳芙蓉眼眸中闪耀着敬佩的光芒道:“对啊!他一个人就打的魔教妖人四处窜逃,武功真的深不可测……”

忽然墙外有人道:“真的是这样吗?”

欧阳芙蓉往后一纵,门后一个低沈的声音道:“韩左使既然来到恒山,何不让贫尼作个东道主。”

墙后之人哈哈一笑,像只大鸟一般飞扑进来。

欧阳芙蓉看那出声之人,年约四十多岁,一脸书卷气,身穿黑白相间布袍,手中挥着折扇,神色悠然自得,态度从容不迫。

那人微笑道:“晓月师太好耳力。韩某今日不是来讨教的。只事想请问一下令高徒一个问题而已。不过,在下方才在外边,已经得到我要的答案了。”

晓月师太从门后走出来,两眼凝视着魔教的光明左使,冷冷的道:“贵教欺我徒儿年轻技疏,这笔帐还没算,韩左使却又来騒扰我恒山,究竟意慾为何?”

光明左使打开折扇轻摇道:“师太言重了,贵派召集了五岳剑派的高手在此,韩某怎敢?刚才是师太要韩某进来的,怎可说是我在騒扰贵派。我来此确实是要知道那人的下落,不过绝非寻仇而来,我只是要请教他一些事,若是此人肯屈驾我黑木崖,韩某必定奉为座上宾,决不敢待慢。”

晓月师太哼的一声道:“正派人士岂会与妖邪同流合污?”

光明左使笑道:我日月神教只不过与各派理念不合而已,师太乃方外之人,竟也如那凡夫俗子般执于所见,岂非违背修持本意。”

晓月师太厉声道:“魔教坏事作尽,韩左使在此巧言令色,多说无益,请吧!”

那光明左使见晓月师太态度强硬无理,心中也不禁有气道:“五岳剑派定要插手这件事,我日月神教却之不恭,半年之后,中秋之期,我教必来讨教五岳剑派高招。”

不见光明左使提膝运气,身子陡然拔高,一个转折飞出墙外。

晓月师太见他身手如此高深莫测,叹了口气对欧阳芙蓉道:“没想到五岳剑派高手密布,还是拦不住魔教光明使,不过,魔教下了战书,想必不会再为难你了。

欧阳芙蓉点了点头问道:“那弟子可以下山去了吗?”

晓月师太笑了笑摸摸她的头道:“你就是闲不住。等五岳剑派的师兄弟走后,师父有一样东西要交给昭慧师太,你就跟定静一起去走走吧!不过,你这次要听师姐的话,千万不要再惹事生非了。”

欧阳芙蓉高兴道:“我一定会听师姐话的。”

晓月师太看她高兴的样子道:“江湖风波恶,偏偏你就要往里闯。真是拿你没办法。师父现在要去和各掌门商量事情,夜深了,回自己房间去吧!”

晓月师太转身入殿后,欧阳芙蓉高兴的在原地又跳又叫。她拉着定逸的手兴奋的道:“师妹,我可以下山了。”

定逸道:“师姐,你可以求师父让我跟你一起去吗?”

欧阳芙蓉奇道:“你要跟我们一起下山?你不是不想出远门吗?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定逸道:“我是猜想,说不定这次下山会遇见你说的那个人,听你说的那么神奇,我也想见识见识这种绝世武功。”

欧阳芙蓉喜道:“你想跟我一起下山,求师父没什么用,我们去找定静师姐,如果她同意,那就没问题了。走,我们去找师姐。”

说完欧阳芙蓉拉着定逸的手,往内堂走去。

光明左使韩无尘一路直奔下山,中途偶遇五岳剑派也是侧身闪过,显然是无心恋战。韩无尘回到日月神教堂口,一人急步上前问道:“大哥,可有消息?”

韩无尘摇头道:“那小姑娘想来真的不知道那人下落,段兄弟,那范兄弟醒转了吗?”

那姓段的道:“总坛尚未有信息捎来。”

韩无尘叹道:“人海茫茫,时间上可来得及吗?”

那姓段的待要答话,一名仆役匆匆而入道:“少夫人来了?”

韩无尘和那姓段之人一惊,同时站起身来。

只见到一女子走了进来。大刺刺的往厅中太师椅一坐道:“韩左使,段右使,事情进行的如何?”

韩无尘看着眼前的女子,长发及腰,容貌秀丽,暗想:“若不是你生的这付绝色容颜,也不会成为少主夫人。今日我韩无尘听你的命令,那是教主吩咐,否则……

哼哼……”

那姓段的道:“启禀少夫人,那恒山派的小姑娘确实不知那人下落,属下以为……

那女子打断他的话道:“我是要你们把她捉来谁要你们多事。”

韩无尘道:“那女子既不知那人下落,何必把时间,人力浪费在五岳剑派上。”

那女子冷笑道:“原来左右光明使怕了五岳剑派。”

韩无尘脸色一变,即刻便要发作。那姓段之人见韩无尘脸色不对,急忙道:“少夫人有所不知?此刻我教大变在即,岂可再另生事端,我等已向五岳剑派下了帖,目前寻那人事急,待此事完结,我等便铲平五岳剑派。属下忠心为教,苍天可。”

那女子见韩无尘怒气上冲心中也是不安,于是道:“你们忠心耿耿,教主也知道。那范松虽已醒来,但尚不能言语,你们回总坛看看他吧!”

韩无尘等心中大喜,心想范松醒来对事情大有帮助。于是便道:“属下等即刻回总坛。”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

韩无尘走到门口,心中一动回头道:“少夫人,属下已向五岳剑派下了战书,请少夫人不要为难那小姑娘。”

那女子哼的一声道:“韩左使好会做人。”

韩无尘道:“属下只是不想堕了神教威名而已。”

那女子挥手道:“知道了,我自有分寸。”

韩无尘双手一揖,回身和那姓段的一同出去。

那女子显然不理会韩无尘的话,心中暗自盘算如何将欧阳芙蓉捉来。

风清扬到了恒山山下,见到五岳剑派的人下山,急忙躲到树林中去。风清扬听到魔教之人离去,心中一喜一忧。喜的是恒山无恙,忧的是魔教行事一向隐密,这次没拦上,不知要上何处去找。

待五岳剑派离去后,风清扬心想:“或许魔教的人不会这么快离去。”于是往城里去碰碰运气。

风清扬离城尚有三十余里,看到一群乞丐急急而行,心念一动,于是在群众之后,偷偷点倒了一名丐帮弟子,换上乞丐服装,跟着大伙儿来到一个树林子。

林子里聚集了大约六十多人。群丐席地而坐,正前方两个老乞丐正在交代事情。

风清扬见那二丐一高瘦一矮胖,心中蓦然想道:“难道是天地尊者?”

天地尊者是那丐帮上一任帮主的师兄弟,平常神出鬼没,但是少管帮中之事,今日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

风清扬听到他们谈的不是魔教的事,感到意兴阑珊。好不容易终于散会,正要随众而去。突然背后一股劲风袭身,双足一点,一招飞梭穿月往前一窜五六丈,风清扬转身听到那胖丐道:“好小子,着身手可俊的很,兄弟,我就说嘛,若每个四袋弟子功力都这么高,丐帮在江湖上可大大露脸了。”

风清扬道:“丐帮济弱伏倾,行侠仗义,晚辈素来景仰。”

那胖丐道:“现在拍马屁,不嫌迟了些吗?小子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敢混进丐帮?”

风清扬道:“晚辈以为魔教齐聚恒山,丐帮自然仗义相助,晚辈不才,想出一分力,可惜魔教行踪隐密,晚辈遍寻不着,见丐帮群侠齐聚一堂,必有魔教消息,不当之处,敬请前辈原谅。”

那胖丐见风清扬语气婉转,点了点头道:“听你的口气,好像跟魔教有仇?”

风清扬道:“晚辈授业恩师为魔教所伤,晚辈是要找魔教评个道理。”

那胖丐上下打量风清扬道:“你是何门何派的弟子?”

风清扬道:“在下武功非授业恩师所传,现在不属于任何一派。”

那胖丐以为风清扬故意隐瞒,于是出手道:“试看看就知道。”

风清扬见来势徐缓,想那胖丐要试自己武功,于是左掌拍向他的面部,用的是一套江湖上常见的五行八卦掌。那胖丐见风清扬竟然用一套寻常的掌法和自己过招,心中略为气道:“我怕伤了你,你还以为我只有这点本事,看来不拿出点真本事,反倒被你这小子看轻了。”掌风一变,使出拿手的天地双绝掌拍了过去。

风清扬突然觉得胖丐掌力突增,掌风笼罩周身,心道:“再使用这套五行八卦掌,没两下就被他拿住。反正法陀千叶掌不现于世,想来他也认不出来。”于是一招金针渡劫和胖丐双掌相对,两力相激,只见两个人影在枯叶尘影中穿梭。两人越打越起劲,掌风所及之处渐渐扩大,丐帮弟子看的眼花撩乱又被劲风所逼纷纷后退。

那胖丐见风清扬纯阳内力雄厚,掌法沈稳,显非妖邪一路。又见久战不下,风清扬脸色祥和,显得是游刃有余。自己说不定还拿不下他,万一被这后辈所败,岂不是让丐帮徒子徒孙笑话。于是不敢藏拙,一招天地色变使上七成力道打了过去。风清扬见他掌力渐弱又突然暴增,晓得他的心意,于是与胖丐对掌,藉力向后一跃道:“老前辈神功盖世,另晚辈大开眼界。”

过了一会儿如痴如醉的丐帮帮众才发出如雷的喝采。

那胖丐见风清扬识相,对他敌意尽消。挥手支走丐帮帮众。

那胖丐对风清扬道:“年轻人功夫不错,你可知我二人是谁?”

风清扬道:“前辈武功高强,想必是地灭尊者严正前辈。这位前辈想必是天绝单定前辈。”

那胖丐笑道:“年轻人果然有点见识,你的功夫有点向少林派,可是少林派没这等功夫。”

风清扬心中钦佩不已,双手一揖道:“老前辈好眼力,在下的佛门功夫确实不是源自少林。”

单定忽然走了过来将严正拉到一旁,两人交头接耳的讲了一会儿,似乎在商议什么事?两人交谈完毕,严正清了清喉咙道:“你要找魔教?”

风清扬道:“正是。”

严正续道:“我丐帮耳目甚广,找个魔教堂口什么的,当然没什么问题。不过我们给了你好处,你也要帮我们一个忙。”

风清扬心想没理由要丐帮帮自己,若能条件交换,双方互不相欠也是好事,于是道:“前辈吩咐的,晚辈能力所及,当戮力而为。”

严正点点头:“你同意就好,现在你请我们兄弟两吃饭喝酒,我慢慢说给你听。

风清扬笑道:“晚辈正有此意。前辈请。”

到了城中一家酒楼,风清扬点了一桌酒菜。

严正喝了口酒道:“起走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风清扬随口应了句:“晚辈阮忆风。”

严正道:“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在半年前,江湖上出了个采花贼,别人称他叫暗夜飘香,我呸,婬贼就婬贼,还取了个文雅的名号,等老子捉到你,一脚在你脸上看你还香不香。不好意思阮兄弟,每次我想到这婬贼就一肚子火。”

风清扬兴味盎然的道:“没关系,前辈你继续。”

严正又喝了口酒道:“我们丐帮一向行侠仗义,自然义不容辞的去捉这婬贼。没想到这婬贼的手上功夫不怎样,脚底抹油的功夫倒是武林一绝。好几次被我们堵到了,偏偏又眼睁睁的看这家伙逃走,真是气死我也。”

风清扬笑道:“想当婬贼,飞檐走壁的功夫当然少不了。”

严正道:“话是没错,可是每次他一出现,我就感觉他是冲着我丐帮来的。想那一座大城之中,漂亮的姑娘可真不少。丐帮人再多,也顾不了这么多的姑娘。于是三番两次的被他犯案,真是窝囊。阮兄弟,你怎么只顾听我说话,来,先喝杯酒。”

风清扬道:“我敬两位前辈。”

严正道:“不必客气。”

三人一乾正准备喝下时,忽然后方有人道:“两位前辈,好久不见。”

风清扬一听这声音,吓了一跳酒呛到了鼻子。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引起轩然大波的欧阳芙蓉。

严正笑道:“恒山派的三位女侠,怎么有空到城里来?”

定静道:“贫尼奉家师之命,要去见昭慧师叔,不意遇见两位前辈。前辈来到恒山,怎不到无色庵坐坐,家师见到两位前辈,一定会很高兴的。”

单定道:“我们还有要事在身,等我们事情一了,一定会登门拜访。”

定静道:“恭候前辈大驾。定逸师妹,这两位是丐帮长老,单,严两位前辈?两位前辈,这是我师妹定逸,前辈去年在太湖的英雄会上已经见过芙蓉师妹。”

忽然定静见到坐在一旁的风清扬眼生,于是道:“不知这位英雄尊姓大名?”

风清扬急忙低着头含糊道:“在下乃无名之辈,师太不必多礼。”

严正心想:“去年在英雄会上,这欧阳芙蓉给了丐帮弟子脸色。可惜六袋弟子中没人打的赢她。今天正好阮兄弟在此,刚好可以出出我心中的气。”

于是严正道:“这是我新交的小兄弟,他叫阮忆风。他功夫可了不起,我看同辈之中没人胜的了他。”

定静仔细打量风清扬,看他穿的破烂,以为他是丐帮的弟子。于是道:“丐帮人才辈出,是各大门派有所不及的。”

严正道:“非也,他不是丐帮弟子。若是丐帮有此弟子,那去年的英雄会上就不会输了。”

风清扬听严正如此言道,明明是要逼自己与恒山派动手,心想这时候万万不能漏身份,于是道:“在下武艺低微,是前辈太抬举了。”

欧阳芙蓉突然拉了拉定静的衣袖,定静知道她不想留在这儿,于是道:“晚辈尚有要事在身,恕晚辈先行告退。”

严正有点儿失望,但是不能强留对方,于是道:“小师太请便吧!”

欧阳芙蓉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看了风清扬一眼,风清扬急忙在低下头。

定逸道:“师姐你在看什么?”

欧阳芙蓉道:“没……没什么。”说完快步追上定静离去。

待欧阳芙蓉离去后,风清扬吐了长长的一口气。

严正道:“奇怪,这小姑娘怎地转性了?阮兄弟,你刚才干嘛低声下气的。你的武功高出她们甚多,怕什么?”

风清扬道:“前辈不知,我前些日子吃过那姑娘的亏,不想再招惹她。”

严正奇道:“你怎么吃了他们的亏?”

风清扬脸上一红道:“好男不与女斗。”

严正一怔,笑道:“英雄难过每人关。”

风清扬道:“前辈取笑了,对了,您刚刚还没说完。”

严正道:“对了,刚刚说到被那婬贼脱逃。前些日子我们听说魔教在此聚集,这婬贼想来混水摸鱼,于是调集人马在此守候。”

风清扬道:“前辈的意思是要我去捉那婬贼?”

严正笑道:“本来丐帮人马已经齐备,可是那婬贼上个月杀了少林派的俗家弟子。于是少林派便派了些高手下山捉拿……”

风清扬立刻明白:“万一少林派先捉走婬贼,那丐帮便输了一筹。”

严正续道:“本来维护正义是正道之事,不分彼此。可是那少林派偏偏派了些又迂腐又愚笨的和尚。这样一来你懂了吧!”

风清扬正色道:“捉拿婬贼晚辈义不容辞,如果捉到了,必将他交给丐帮处理。

严正点点头道:“年轻人学的很快嘛!”

风清扬问明婬贼身形长相后起身道:“事不宜迟,晚辈这就去找线索。”

说完又叫了酒菜,付了帐后走出酒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清扬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