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08章 擒贼

作者:令狐庸

风清扬心中一点头绪都没有,想那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想看到一眼都难,那婬贼如何选定对象?若是道听途说,想来丐帮也应有所准备。这样边走边想,忽然听到前方有人吵架的声音。风清扬往前一看一个中年女子拿着木棍追打一个中年汉子。只听那中年汉子一边跑一边叫道:“你这凶婆娘,老子不过是去酒楼吃点东西,你便冤枉我去喝花酒。”

那女子怒道:“你身上的胭脂味老娘一闻就闻到了,想说谎也要拣点新鲜的。”

那汉子头一低闪过一棒,反手将那木棒握住道:“老婆,那香味是檀香,你怎么老是闻不出来?”

那女子用脚一踢,汉子吃痛放开木棒见那女子一棒打来,吓得发足狂奔。

风清扬见两人跑向自己,侧身一闪。那汉子跑过风清扬身前,风清扬确实闻到一股檀香味之中夹着花香味。

风清扬微笑道:“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风清扬举步正要离去,忽听得路人笑道:“叶老板家里开香铺就以为喝花酒的胭脂味可以消掉,你不知道那女人的鼻子最灵了,什么味道都分的出来。”

风清扬一怔,心中忽然灵光一现:“会不会是……”

于是风清扬转身道:“请问两位兄台,附近最有名的尼姑庵是在哪里?”

那两人一看风清扬身着邋遢,以为他是乞丐,便道:“城西的祥云庵是最灵的,不过现在正值香火最旺的时候,恐怕庵里的师太没时间施舍你。”

风清扬心中一喜道:“多谢两位兄台。”

风清扬心中想到的是,那婬贼身上有香味可能是檀香,或是故意用花香味盖住檀香味。那么婬贼一定是趁姑娘家上庙求福时选定对象,如此一来便可以清楚姑娘的长相。反正现在没线索,试试运气也好。风清扬看了看身上的穿着,住持可能不会让自己进去,于是找了个地方换上乾净的服饰,往城西而行。

定静一行人到了祥云庵,将东西交给了昭慧师太。昭慧师太坚持一定要留她们用斋。定静和定逸跟着昭慧师太去帮忙庵里的事,欧阳芙蓉一人感到无聊,但是定静严词交代欧阳芙蓉,绝对不可以离开祥云庵。欧阳芙蓉不敢违背师姐,一人在庵里晃,见到庵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心里却想着自己的心事,浑然没有感染到热闹的气氛。他走到大殿,看到佛像和蔼庄严的神情,双膝跪在蒲团上默念道:“菩萨大慈大悲,保佑他平安无事……”

风清扬来到祥云庵,见到万头窜动,心想:“没想到人这么多,要从哪里找起呢?”

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一群人挤在一个地方,于是便挤了过去。原来是一群人争相观看尚书府的大小姐。群众之中有人道:“尚书府的明大小姐,是京城第一美人,这次回到家乡省亲,我们可以一赌芳容,真是三生有幸。”风清扬见围观的大部分是年轻男子,心想这么多人根本很难看出那个是婬贼,而且那轿子尚有一段距离。那婬贼必不会在此,于是施展轻功,从后院溜进大殿,躲在柱子后面。

那明大小姐由奴婢搀扶进入大殿,风清扬看见她的容貌如新月清晖,肤白似雪,两片薄薄的樱chún,抹着淡淡的胭脂。年约十八九岁。风清扬心中暗道:“好漂亮的姑娘。”

风清扬看着她慢慢的走入大殿,忽然发现对面门后人影一闪,心中喜道:“没想到一击就中。”看着门后的身影隐去,风清扬见机不可失,从大殿左侧快步走向右侧。风清扬专注在那门后之人,突然被旁边一声惊呼吓了一跳,转头一见。风清扬口中不由自主的也叫了出来:“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芙蓉在菩萨前祈祷,听得尚书府大小姐要参拜,于是起身想进入后殿,没想到一转头竟然看到心中朝思暮想的人,心中一惊,不由的叫出声来。

欧阳芙蓉脸上一阵红晕,心中暗道:“菩萨真灵,我许愿要再见到你,没想到马上就实现了。”

风清扬完全不知道她心里的念头,只想要赶快追上那门后之人,于是道:“欧阳姑娘,好久不见,我现在有要事要办,后会有期。”

欧阳芙蓉尚未答话,风清扬身影一动,一下子就不见踪迹。

欧阳芙蓉见他离去,急道:“喂,你怎么说走就走?”

可是风清扬转眼之间消失在墙后,欧阳芙蓉喃喃自语道:“你怎么每次都这样。

定逸听见欧阳芙蓉的叫声跑了过来问道:“师姐,你干嘛大喊大叫。”

欧阳芙蓉紧紧握住定逸的手道:“师妹,我……我又看到他了。”

定逸喜道:“是你说的那个人吗?在哪里?”

定逸左右观望,欧阳芙蓉埋怨道:“我都还没和他说句话,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定逸若有所思的道:“他一定是在暗中跟着我们,那武林中人都要找他,他当然要隐藏自己的行踪罗。”

欧阳芙蓉心中泛起一股甜甜的暖意,心道:“说不定他一直在暗中保护我。”

风清扬浑然不知欧阳芙蓉对自己的爱意,追着门后之人到了大径之上,人群汹涌,风清扬一眼望去,已然找不到那人的踪迹。

风清扬心想:“这人脚程好快,难怪丐帮捉不到他。不过,看他离去的样子,明大小姐可能是他的下一个目标。”风清扬问明了明大小姐的落脚处,回到客栈闭目养神准备夜擒婬贼。

到了灯火渐熄,风清扬着了劲装,从屋顶上直奔明大小姐的居所。

风清扬到了明大小姐的居所,隐身暗处,心想:“那婬贼轻功甚佳,等一会儿如果出现,一定要等到他毫无防备之时才能出手,否则他这一逃,就很难再捉到他了。”

等了一个多时辰,风清扬听到屋顶上有人,暗道:“果然来了。”

一个黑衣人在屋顶上掀起瓦片,向下了一些粉末,过了一会儿,跳下来点倒房门外的两个守卫。然后黑衣人用匕首撑开门闩,摸了进去。

风清扬前进到窗下,用手指戳破一个小洞往内看。

那黑衣人点燃桌上的蜡烛,看了看睡在床上的明大小姐,婬笑道:“今天老子可真走运,这样仙女一般的美人,我可得好好享用享用。”

黑衣人先点了明大小姐的穴道,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黑衣人打开瓶子放在明大小姐的鼻子上。明大小姐嗅了瓶子的味道,”嘤”的一声醒了过来。

明大小姐睁开眼睛一看,床前站了一个黑衣人,想要叫出声,却叫不出来,手脚也酸软无力,她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眼神。

那黑衣人伸手摸了明大小姐脸蛋,狞笑道:“小美人,不用怕。待会儿哥哥就让你享受人间至高无上的乐趣。”

说完手一掀将被褥丢在床下,伸手退去明大小姐的衬衣。明大小姐害怕的眼泪不断的流下来。

那黑衣人看到她身上围着薄薄的肚兜,酥胸似雪,皓臂如玉,婬念大起,连忙脱下自己的衣衫。

明大小姐没看过男人赤胸露体的模样,羞的将眼睛紧紧闭上。

那黑衣人看到她娇羞的模样,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他慢慢走过去,口中婬笑道:“让哥哥好好疼你。”

风清扬见时机成熟,轻轻推开窗子跳了进去。

那黑衣人色令智昏,完全没感觉到后面多了一人。

那黑衣人伸手慾扯掉明大小姐的胸衣,忽然听得后面一人道:“我先陪你玩玩如何?”

那黑衣人一惊,转身双手护在胸前,只见到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站在窗前。

风清扬见那黑衣人生的颇为俊秀,只是身上仅着底裤,神情有些狼狈。

风清扬笑道:“想要偷香,可得选对时机。你不用挣扎了,乖乖跟我走吧!”

明大小姐听到房中多了一人,睁开眼睛一看,见到风清扬神色自若的站在窗前。

再听到风清扬说的话,心中喜道:“他是来救我的。”

那婬贼见风清扬坏了自己的好事,心中大怒。脚一踢,地上的衣服跳了起来,只见他从衣衫中拿出一对判官笔。风清扬见他取兵器的手法,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风清扬问道:“你是范松的徒弟?”

那婬贼笑道:“你知道就好,还不快滚,别坏了老子办事。”

风清扬不禁笑道:“你师父被我打的不省人事,没想到他的徒弟还撞到我手里,你们师徒还真是一个样儿。”

那人一惊道:“你……你……你是……”

风清扬道:“没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那人顿感手足发软,想要翻身破窗而出,无奈双脚不听使唤,两膝一软,趴倒在地昏了过去。

风清扬摇了摇头笑道:“你比你师父差多了。”说完走了过去,点了他身上的重穴,再把他脱下的衣服撕下一段,牢牢的绑住他。

风清扬起身看到明大小姐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便走了过去。

明大小姐看他走了过来,眼中自然流露出恐惧的眼神。

风清扬捡起被褥拍了拍,将被子盖在明大小姐身上。风清扬见她惊魂未定,柔声道:“你别怕,坏人被我捉住了。现在我要解开你的穴道,你千万不要大叫,否则下人见到你的样子,恐怕不太好。若你懂得话,你的眼睛眨两下让我知道。”

明大小姐明亮的眼睛用力眨了两下,眼眶中晶莹的泪珠滚了下来。

风清扬在她肩上一拍,明大小姐感到身上一热,手脚慢慢恢复知觉。

明大小姐低声道:“多谢公子爷相救,小女子万分感激。”

风清扬倒了杯水走到她身旁道:“大小姐你喝杯水,等一会儿那*葯葯力退去,便不会感到身体无力。”

风清扬心想:“那*葯葯力未退,万一被别人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可是前功尽弃,说不得只好等到她可以活动为止。”

明大小姐道:“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风清扬道:“我的名字不能告诉你,因为找我的人太多,你知道反而对你不好。

明大小姐问道:“那这个人他看过你,那怎么办?”

风清扬笑道:“明天丐帮的人将他提了去,马上便宰了。所以没什么关系。”

明大小姐道:“原来如此。”

风清扬续道:“等大小姐手脚轻便,告诉我一声,我就去丐帮找人来提走这婬贼。”

明大小姐害羞的道:“公子是我的恩人,不用称呼我大小姐。我的名字叫如玉,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明大小姐声音越讲越小声,到后来声如细蚊,若非风清扬内力深厚,耳聪目明,还真听不到她说的话。

风清扬听她的声音柔媚,心中一荡。仔细看她慾语还羞的模样,好似亡故的爱妻,禁不住心中一痛。

明如玉见他不语,抬头见他双目含泪,奇道:“公子你怎么了?”

风清扬心中一震道:“没什么,我看到你的样子,想起我的夫人。”

明如玉登时双颊飞红,心中暗道:“他是在跟我暗示吗?”

明如玉低声道:“公子一表人才,武功卓绝,想必尊夫人必定也是英姿翩翩的侠女。”

风清扬忍住心中的悲痛道:“我夫人不会武功,而且他为了救我已经过逝好多年了。”

明如玉心下歉然道:“公子对不起,我不知……”

风清扬摇了摇头道:“没关系。你可以起身了吧!我将这婬贼提到外头去,过一会儿丐帮的人就会来了。”

明如玉轻声道:“公子爷会再来吗?”风清扬道:“草莽之人不擅与官家打交道,恐怕后会无期。”

风清扬说完打开窗子,提了婬贼跳了出去。

明如玉听到院子内犬吠如雷,整个府内似乎全都惊醒。想到或许从此不再相见,眼泪不禁滑下如玉般的脸颊。

风清扬到了丐帮分舵,那天地双尊上恒山去拜访恒山掌门所以不在。风清扬告诉丐帮弟子婬贼在尚书别馆。那丐帮弟子在林中曾见到风清扬出神入化的功夫,知道他是长老的朋友。于是动员了大批的人,将那婬贼提来。经丐帮弟子指认无误,一刀砍下他的头。后来风清扬从丐帮弟子口中得知,丐帮为了捉拿此人,死了二十多个兄弟。

风清扬和天地双尊的约定一般帮众不知。风清扬告诉丐帮弟子自己住的客栈。一等两位前辈下了恒山,请来通报一声。

欧阳芙蓉自见到风清扬后,一颗心好似漂浮在云雾中,整日魂不守舍。

定逸从食堂走来,看见欧阳芙蓉又在发呆,心中暗暗感到好笑。

定逸拉着欧阳芙蓉的手道:“师姐,用斋了。”

欧阳芙蓉忽然看着定逸问道:“师妹,你想他现在是不是在附近?”

定逸笑道:“师妹我根本不知道他的长相,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欧阳芙蓉心中忽然隐约想到什么重要的事,不禁沈默了一会儿。

定逸见她又在发呆,不禁大声道:“师姐,我们快去用斋好不好,等会儿我还要去照顾门外那群乞丐呢。”

欧阳芙蓉一惊道:“师妹,你刚刚说什么?”

定逸气呼呼的道:“我说师姐用斋了。”

欧阳芙蓉道:“还有呢?”

定逸想了想道:“我说门外有群乞丐。”

欧阳芙蓉心中一亮喊道:“那是他?那真的是他。”

定逸在旁看这欧阳芙蓉欣喜若狂的样子,心中大惑不解。

欧阳芙蓉对着定逸道:“师妹,你记得那日我们在酒楼遇到的丐帮前辈吗?”

定逸点了点头道:“那是武林高人,定静师姐已经说了啊。”

欧阳芙蓉续道:“那你记不记得那桌旁还有一人?”

定逸道:“我没什么印象。”

欧阳芙蓉喜道:“那是因为他一直背对我们,我那时觉得他的声音好熟,一时之间没认出来。不过,我想那是他没错。他怕我认出来,所以故意背对着我们。”

定逸感染了她的喜悦道:“我们去找定静师姐。”

两人携手去找定静。没想到定静道:“这位施主必定有什么原因不能现身,我们这样去拆穿他的身分,恐怕会置他于险地,听我的话,不要去找这位施主。如果他要让我们知道他的身份,他也不用避开我们了。”

两人被泼了一盆冷水,满腔喜悦化为乌有。

定逸道:“定静师姐说的有理,不如等他自己现身。”

欧阳芙蓉幽幽的道:“如果他有意现身,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定逸劝道:“师姐,有缘自会相逢,昨天你不是就遇到了吗?你千万不要一个人行动,这样会挨定静师姐骂的。”

欧阳芙蓉望着天空道:“我真的还会在见到他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清扬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