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扬传》

第09章 真相

作者:令狐庸

采花贼伏法,全城轰动,家家户户酬神谢佛。祥云庵挤满善男信女,鲜花供果堆满

了大殿,庵里的人忙得不可开交。定逸从丐帮口中得知采花贼是丐帮的人擒获的,忽然

灵机一动,跑到前殿拉着欧阳芙蓉到偏殿。

  到了偏殿欧阳芙蓉道:“师妹你拉我到这儿有什么事?你没见到庵里人那么多,我

们动作要快点,否则会来不及祭祀的。”

  定逸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以后轻声道:“师姐,你知不知道采花贼的事?”

  欧阳芙蓉埋怨道:“当然知道啊,不然今天怎么会这么忙。”

  定逸道:“不是啦!我是说你知不知道那贼是丐帮捉到的。”

  欧阳芙蓉看定逸神神秘秘的样子奇道:“是丐帮捉到的又怎样。”

  定逸道:“唉约,师姐你还不懂吗?丐帮捉到采花贼一定会大肆庆祝的,这样一来,

那个人也会去。我们去恭贺,这样一来不就有机会见到那个人了吗?而且又不会暴露他

的身份了。我想这个主意定静师姐应该不会反对了。”

  欧阳芙蓉瞬时顿悟,高兴的拉着定逸的手道:“师妹你真聪明。”

  两人将想法告诉定静,定静沈吟道:“师妹,你们一直要见那个人,那是很危险的

事,你们知道吗?我们自从下得恒山以来,你们自顾着玩乐,岂不知我们一直被盯着。

除了魔教外,正派好手也不少,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意图为何,但是我敢肯定的是若那

人行踪漏了,恐怕后果不是你我可以想像的。”

  欧阳芙蓉急道:“那我们更要赶快去警告他啊!”

  定逸呼应着道:“对啊!”

  定静看欧阳芙蓉着急的样子笑道:“凭我们这身微薄的功夫,只是增加他的麻烦而

已。这位少侠的功夫出神入化,你不用烦恼了。”

  欧阳芙蓉依旧不死心,拉着定静的衣袖不放。

  定静被她缠的烦了,甩开她的手道:“师妹,师父要你听我的话,你怎么这等任性,

下次不带你下山了。”

  欧阳芙蓉红了眼眶道:“师姐……”

  定静喝道:“芙蓉你别说了。还有定逸你,别老是出鬼主意,第一次下山就给我添

麻烦,小心我要师父以后都别让你下山。”

  定逸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

  定静说完转身进入前殿,定逸看着定静的背影道:“师姐今天好凶喔。”

  欧阳芙蓉幽幽的道:“这样也不行,难道我们真的没有缘份?”

  风清扬在客栈里久久都等不到丐帮的人,心想与其再等,不如出去碰碰运气。于是

拿了些银两要小二买了套粗布衣裳,打扮成市井小民出去溜达。

  大街上充满庆祝之声,人人都称赞丐帮擒获采花贼的义举。丐帮个个都好似大英雄,

连酒楼都摆出酒菜招待这些餐风露宿之人。

  风清扬随兴来到一家酒楼,横扁上挂着”五湖四海”。客栈内还真是坐了很多人,

各种人都有。风清扬见有一桌坐了四个大汉,那大汉的眼睛直直的瞧像一个方向,风清

扬顺着眼光望去,见有三个服饰奇怪的女子正在嘻嘻哈哈的饮酒作乐。

  那三个女子着短衣薄裙,雪白的手臂露在衣袖外,行为举止不似中原女子。

  风清扬心中忽然想到”会不会是日月神教的人?”风清扬心念一动,进去叫了一壶

酒,刚喝了一杯,眼光还没看向那些女子,却被门外的争吵声吸引,不由自主的看个究

竟。只见大门外店小二和两个和尚吵了起来。

  酒楼老板见有纷争,走到门口对着店小二道:“阿泰,做生意要和气生财,你怎么

老是教不会?杵在门口和人吵架,我这生意还要不要做。”

  阿泰急道:“老板不是这样子啊!这两个和尚要化缘,我说今天厨房要忙祭祀,没

有素菜只有馒头,没想到这和尚说什么鲜花素果也可以祭祀,何必要杀生什么的。还说

若是要杀生,那采花贼不如捉不到的好。”

  风清扬见那两个和尚一个不到二十岁,另一个年纪就大了点,大约四十岁。两人神

貌庄严,眼眸之中光华内敛,显然已有相当修为。

  两个和尚功夫不错,说话却有点不通人情世故。只听得那年轻的和尚道:“阿弥陀

佛,这位小二哥,要知世间生灵皆为平等,鸡,鸭,鱼,鸟都是有生命的,为了祭祀而

枉杀生灵,罪业不小。”

  那老一点的和尚点头道:“师弟所言甚是,那采花贼不过一人,却害的数条性命,

罪业自然不小。但是施主大肆屠宰生灵庆祝,罪业更大。”

  那店小二气道:“老板你听,他说我们比采花贼还不如。”

  风清扬听那两个和尚说话,心想丐帮说的少林和尚就是他们吧!正要上前打圆场,

忽然旁边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小师父说的有理,你们这些人就是爱欺侮老实人。

小和尚,到这儿坐吧!”

  风清扬顺着声音望过去,原来是那奇装异服的三个女子。其中两人短发,一人长发,

胸前衣襟低落,隐约可以看见雪白的酥胸。虽然长相谈不上丽,容颜却也清秀白晰,难

怪会吸引那些汉子的目光。

  那年轻和尚听到那女子的声音,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只听的他说:“多谢女施

主仗义直言,不过贫僧还是留在这儿比较好。”

  那长发女子笑道:“小和尚,你当我是蜘蛛精,怕我吃了你不成。刚刚还说众生平

等,现在就这等分明,你还真是修口不修心哪。”

  那年纪大一点的和尚点点头道:“女施主说的是,小僧等愚昧,多谢施主点破,方

生师弟,我们过去向女施主请益请益。”

  方生结结巴巴的道:“方证师兄,这……这好像不太好吧。”

  那三名女子其中一名短发的站起身来走到方生前面,突然伸出右手钩住方生的左手,

方生一惊想将左手抽出那女子的手臂,手肘却不小心碰到那女子的胸部。那女子娇笑道:

“这么快就想要姊姊,没想到你是个风流的小和尚。”

  方生急道:“女施主,对……对不起,小僧不是故意的。”

  那女子看他着急的样子,反而将整个身体靠紧方生,方生感觉那女子的胸部紧贴着

自己的手臂,温暖柔软的感觉使的方生心跳加速。方生一面念金刚经,一面想到师父曾

说女色最难守,从没碰触女人的方生现在总算了解师父的话了。

  突然一个大汉一拍桌子大喝道:“哪里来的野和尚,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

  风清扬看戏看的正高兴,看到有人吃醋,心中暗暗笑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方生急忙推开那女子合什道:“贫僧是少林弟子,我没……没有调戏良家妇女。”

  那被推开的女子退了一步跌在地上,叫道:“唉约,你这冤家推的人家好痛,你有

没有点良心。”

  方生看她摔了一跤,急忙过去将她扶起。没想到方生弯腰伸手要去扶她,她顺势两

手钩住方生的脖子笑道:“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方生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不知所措,

涨红了脸道:“女施主,请你赶快放手,好让我扶你起来。”

  面对那女子的举动,那拍桌的汉子更是火冒三丈,抡起拳头走了过去。那长发女子

挡在他前面娇笑道:“这位公子怎生称呼啊?”

  那汉子看到女子娇柔的笑容,呐那的张大了口道:“我……我叫贺其山。”

  那长发女子伸手摸着他的胸口笑道:“原来是贺大爷,小妹敬你一杯好吗?”

  贺其山喜道:“好……好。”

  那女子拿起酒壶,右小指在酒杯一滑,到了一杯酒递给那汉子,那汉子满心喜悦不

疑有他,举杯就口。

  风清扬看那女子眼睛闪烁了一下,心中暗道:“不好。”随即拿起筷子,手腕一抖。

就在那汉子仰头慾一饮而尽时,筷子射破了酒杯。那汉子一惊,口中溅入几滴酒,立刻

杀猪般的叫了起来。那汉子倒在地上翻滚,酒楼登时一片大乱。那女子狠狠的看了看风

清扬的方向,三人同时手一挥出一片白色粉末。

  风清扬见状,双手运起内劲往前一推,一股劲风将白色粉末推向墙壁。一些想逃出

酒楼的酒客纷纷倒地,连方生,方证也晕头转向的站立不定。风清扬心中大惊,没想到

这粉末葯力这么强,连少林僧人都挡不住这毒性。那三名女子见方生渐失知觉,两人搀

着方生往外头奔去。

  风清扬想上前阻止,另一名女子又出一些粉红色粉末,待风清扬挥袖将粉末驱散,

那三名女子已经不见踪影。此时砰的一声,方证已经倒地不起。

  风清扬看看方证的脸色无恙,再搭了搭他的脉搏。原来是极强的*葯,并无生命危

险。于是拿出些银两请酒楼老板代为照顾方证,随即出去追查方生的下落。

  方生头脑渐渐清醒,张开眼睛一看,面前站着四个女子。其中三人在酒楼中见过,

另一人面容生的丽无方,方生却没见过。方生坐在椅子上,突然看见四名女子,情急之

下想起身,这才发现穴道被制。于是方生道:“四位女施主,请别和小僧开玩笑,饶了

小僧吧!”

  那美女子冷冷的道:“我问你,你们少林和尚来恒山做什么?”

  方生看她秀眉凤目,玉颊樱chún,实是美绝伦,只是眉宇之间隐现煞气,不由的心中

一凛。

  那女子喝道:“臭和尚,我问你话,你竟敢不答。”只见她手一抬,一鞭抽向方生,

方生登时脸上多了一条血痕。

  方生吃痛,忙道:“女施主有话好说,别动刀动枪的。我跟方证师兄奉师父之命,

下山擒那夜盗飘香。只是夜盗飘香已经被丐帮所诛,所以小僧正要和师兄回少林去。”

  那女子沈吟一会儿,忽道:“你道我好骗吗?夜盗飘香跟你们少林没什么瓜隔,你

们少林派为什么要捉他,老实说,你到底为了什么目的到恒山来?”

  方生道:“方丈派我们师兄弟来,我们就来了,什么原因,小僧确实不知。”

  那女子想了一会儿道:“不怕你不说,小妹妹,和尚就交给你们了。”说完转身出

去。

  方生急道:“女施主你赶紧放了小僧,小僧确实不知。”

  那长发少女走到方生前面,伸出小手摸着方生的脸颊笑道:“小和尚,你生的好俊,

你闻我身上香不香啊?想不想抱抱我啊。只要你跟我说你来恒山做什么,姑娘我就让你

当真正的男人。”

  方生一惊急忙闭上眼睛,在心中念起金刚经。

  那少女格格娇笑,伸出双手在方生身上抚摸。身体紧紧靠着方生。方生知道现在神

魔仅在一念之间,更加聚精会神念着经文。

  那少女见方生一点反映也没有,心中不禁有气。其中一名从怀中拿出白色小瓶,打

开盖子轻轻的放在方生鼻下。方生闻到一股香香的味道,睁眼一看。那三名少女竟然都

衣衫半解,雪白的肌肤刺激着方生的感官,方生吓得再次紧闭双眼。

  风清扬想那三个姑娘功力并不深厚,带着一个和尚应走不远,于是一边走一边问。

走过了三个巷口,来到一个死胡同。巷底一片阴暗,但是路面却很乾净。若是死巷子,

应该人迹罕至,道路不该这样乾净。于是双脚一点,跃上屋顶。

  风清扬倾听远远传来女子嘻笑声,便朝着声音寻了过去。到了声音的正上方,掀开

瓦片一看。那三个客栈中的少女竟然衣不蔽体,婬声浪语的在方生前面跳着舞。风清扬

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他们绑方生竟然是要诱惑他,难道是要藉此羞辱少林派吗?过了

一会儿,方生的额头慢慢冒出汗来,脸色也越来越红。那三名少女拍手笑道:“葯效发

作了。”

  突然房门打开走进一美女子,那三名少女立刻退了一步恭谨的低头道:“少夫人。”

  那女子问道:“还没问出来吗?”

  那长发少女道:“属下给这和尚下了鸾凤和鸣散,不过这和尚定力很够,还没

能……”

  那女子怒道:“真没用,都给我滚出去。”

  那三名少女急忙退到房门外。

  风清扬听见方生被下了葯,又见那三名少女离开房间,于是跳下屋顶,那三名少女

哼都没哼就被风清扬打晕了。风清扬敲了敲房间的门,那女子道:“进来。”

  风清扬一推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欺到她的身旁,她的眼睛还没看到人就身子

一麻,趴倒在桌上。

  那女子又惊又怒,喝道:“你是什么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真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清扬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