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二章 心系佳人醉红颜

作者:令狐庸

1

秦淮河畔香风阵阵吹来,河中船舫笙乐处处,灯影朦胧。水波轻拍。桨声轻柔。纪天寒独自一人坐在酒楼,凝视着河中点点萤光,寻思:"下山已经一年多,中原几乎快寻一转了,丝毫没有二师叔的消息。淡淡的香风吹拂,眼前苏婉儿俏丽的面庞隐约浮现。当真是人如沧海之一粟,渺小而不可得吗?"举杯一饮而尽,岂知酒入愁肠心越乱,心事似潮涌般起伏不定。

此时忽然旁桌的笑声打断他的思绪,他侧头看了一下,三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正饮酒作乐,不知说到何事,三人一齐大笑。那三个书生见纪天寒看着他们,稍稍禁声,只是不过一会儿,三人又忘形的大笑。

纪天寒心下好奇,于是凝神倾听他们的谈话。

其中一人道:“马兄,那吴康畏妻如虎,这次竟然背妻潜逃,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另一人笑道:“齐兄不知,那吴康虽然惧内,但却深爱他的发妻。此次为了一个女子,甘愿弃家而去,实是大出我等意料之外。”

那姓齐的笑道:“想必是该女有沈鱼落雁之容。”

第三人道:“非也,该女我亦曾见过,容貌虽然称的上美人,只是还称不上绝世美人。但是金陵城里的公子哥儿,却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群下,真是其也怪哉。

那姓马的问道:“陆兄见过此女?”姓陆的道:“没错,那女子现在住在城西的万红山庄,每日慕名而去的人可真不少,只要进了去的人,十之八九都没出来。”

姓齐的道:“那陆兄你怎么回来了?”姓陆的讪讪笑道:“我是被赶出来的。”

那姓齐的和姓马的齐声大笑:"原来如此。”

姓陆的忽然一转玩笑的语气,低声道:“最近城外忽然多了些无名,死状凄惨,或许和那女子有关。”

那姓齐的笑道:“陆兄,你别胡乱冤枉别人。一个女子,怎么做得出那么残忍的事。是不是你心有不甘啊!”姓陆的心胸倒是蛮开阔的,笑道:“大概是吧!我陆西星一表人才,怎么看也比那些人强,是她不懂的欣赏罢了。"说完三人又是一阵大笑。

纪天寒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是事不关己,又喝了几盅,踩着星月带着茫茫的醉意回到客栈。

隔天清晨,纪天寒被墙外喧扰的声音吵醒。宿醉未醒的他,忍着头痛走到客栈前一看究竟。只见道路上行人匆匆,一顶顶的轿子往城外去。纪天寒不明所以,借问身旁一商贾般的中年人,道:“请问这位大爷,这般大清早的喧喧嚷嚷为的是什?"那商贾笑道:“这些天,金陵城里许多少年公子,青年才俊不知为了什么原因,都被城外的万红山庄庄主迷的有家不归,这些夫人今个儿一齐去找回自己的丈夫。这许多女人找老公,真是天下奇观,难得一见。”

纪天寒想起昨日酒楼中的对话,心想:“怎么会有这种事。"探头再看看街上,果然是许多家仆伴着一顶顶的轿子,手里还拿着棍棒,铁器之类的东西,显见是有备而往。这些人后头还有许多好事之徒跟在后面成数百之众,这一眼望去,真如那商人所言,不仅难得一见,而且气势还颇为壮观。

纪天寒好奇心大盛,回房取了寒冰剑绑在背上,混入人群之中,将自己变成好事之徒的一份子。

万红山庄外,聚集了数百人。人声嘈杂,怒骂之声不断。一个男子在大门上用力敲击,道:“你这臭婆娘,使妖术害人,快把我哥哥放出来。”

忽然两扇大门一开,一个着蓝衫的男子走了出来。那敲门的男子大喜,上前抱住那男子道:“哥哥,那妖女把你放出来了。"众人见状,纷纷上前。

突然那蓝衫人一脚将他的弟弟踢了个跟斗,冷冷的道:“谁要你来的?我在这儿和仙女一同享受至高无上的神仙生活,你竟敢来打扰。"说完走上前捉住其弟的衣襟,将他高高举起,作势将他摔下。人群中一红衫女子扑出来抱住他的腰,哭道:“相公,你别这样,他是你弟弟啊!"那蓝衫之人一脚踢开红衫女子,将手上之人远远抛开。接着高举右手,往自己夫人脸上打去。

众人见他蛮横,纷纷退开,眼见这一男一女将受重伤时,人群中忽然跃出六个身影。只见一男子接着被抛掷之人,一女子挥掌打中蓝衫人胸口,那蓝衫人显然武功极差,不及防御之下中掌一个翻身滚入大门内。

那六人是一男五女,男的身穿石青色长杉,衣履精雅,服饰华贵,脸上白白净净,若不是他露了一手功夫,还会以为他是金陵城里那位富商的少爷。

另外四女身穿鹅黄绿轻杉,年纪都不过十四五岁,满脸稚气,长相一般清秀可爱。

出掌袭击的那女子,秀眉凤目,玉颊樱chún,容貌明无俦。一身白衫轻飘飘的摆动着,恍如凌波仙子。

那男子走到门前,双手一拱道:“秋水山庄唐尚礼,寒星门苏姑娘,峨眉四剑拜上。请庄主出来一见。”

大门缓缓打开,三十多名青年男子走了出来,后头接着走出八名白衣女子。那些人排排站开两侧,大门内缓缓步出一名黄杉女子。

唐尚礼见那女子大约三十多岁不到,面容姣好,尤其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樱chún红似火,连自己看了心都怦怦跳。

群众里跑出许多人,叫相公的叫相公,叫兄弟的叫兄弟。一时之间乱成一团。

那黄杉女子将披在肩上的轻纱退下,露出雪白的臂膀和酥胸,众男子美景当前,看目不转睛,口干舌燥,混乱的场面刹时安静了下来。

唐尚礼心中亦是狂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道:“夫人就是万红山庄的庄主吧,请您高抬贵手,让这些人得以回去和家人团聚。”

那女子笑道:“奴家又没绑着他们,他们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唐尚礼听那女子声音又娇又腻,几乎甜到自己心坎里,不由的全身微微发颤。结结巴巴道:“那……那……那么请……请这些……人的家属……将……他们带……回去……庄主.。

可否……同意?”那女子抿嘴笑道:“公子怎么说话吞吞吐吐,是不是生病了?让奴家帮你瞧瞧可好?”唐尚礼看着她的嘴chún,火热烫人,脑中忽然一片空白,随着她的话语,迷迷糊糊的往前走去。

那白衣女子见唐尚礼被迷惑,左手握住他的臂膀,右手将剑抽出道:“陆飘云,你从哪里学来这等妖术,为免你多伤人命,今日非杀了你不可。”

那峨眉四剑也抽出剑和白衣女子排成一列,狠狠的瞪着陆飘雪。

陆飘云笑道:“原来是凤如雪的徒弟,怎么,你又想和我抢男人啊!”原来那白衣女子便是苏婉儿,五年的时间她已经长的亭亭玉立,脸上稚气不再,变成一位美丽的大姑娘了。凤如雪有意和武林世家秋水山庄结交,便想将苏婉儿嫁给秋水山庄的少庄主。这次与峨眉四剑来金陵城是为了查一件案子,那唐尚礼趁机想多亲近这位未来的媳妇儿,便自告奋勇的充作护花使者.苏婉儿心知师父的想法,便不好意思婉拒唐尚礼同行的要求,没想到一到这儿,唐尚礼便着了陆飘云的道儿。

苏婉儿听她提起旧事,脸上一红,道:“你别胡说,这些人都是中了你的妖术才神智不清。若不杀了你,不知还要害多少人。”

陆飘云轻轻的道:“各位哥哥,这人要杀奴家,这可怎么办好?"语调充满诱惑催促之意,这些失了神智的男子,连同唐尚礼在内,都双眼充满杀气向苏婉儿逼了过来。

苏婉儿见那些人围了上来,虽然心中不愿伤害这些人,但是双方交手起来,难免有所损伤。而且唐尚礼武功比自己强太多,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峨眉四剑看着苏婉儿,心中也是没了主意。苏婉儿银牙一咬,决定先离开再说。于是对峨眉四剑道:“四位妹妹先走,我来断后。”

峨眉四剑其中一女道:“苏姊姊别这样说,我们一齐杀出重围。"其她人皆道:"没错。”

苏婉儿眼见唐尚礼越来越近,心中打定主意要先保护峨眉四剑离开。一场血战无可避免。忽然一个灰色人影跃到自己身前。

纪天寒隐身在人群里,初时看见苏婉儿只觉得眼熟,虽然容貌绝色,一时之间也没想到是苏婉儿。不过陆飘云的容貌倒是没多大改变,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他心中颇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明明陆飘云并非拥有绝色容颜,怎么这许多男人甘心为她而死。

陆飘云开口诱惑唐尚礼时,纪天寒也是心头狂跳,只是他对陆飘云没多大好感,所以一时间没失了理智。纪天寒看陆飘云的脱下披肩,猛然想起师父曾说古时有一种魅惑君王的勾魂之术,可以用声音和眼神诱惑男人,只是那人心中必定先有邪念才行。师父说道只要抱元守一,这魅惑之术并不可怕。于是运起内力,心中尽想些山光明媚的景色。果然那陆飘云的声音不再牵动自己的心跳。

待得听到陆飘云提起往事,纪天寒心中一震,仔细端详一下,终于认出那白衣女子便是苏婉儿,可是奋兴的心情随着苏婉儿和唐尚礼亲密的神情,转化为淡淡的酸意流过心头。

就在纪天寒伤心失意的同时,局势丕变。纪天寒眼见苏婉儿身陷重围,顾不得自怨自艾,双足一点,从众人头顶跃过,落入圈内。

陆飘云见来人露了一手上乘的轻功,脸上显现诧异的神情,等看清来人的身影后,心中暗喜道:“这小伙子好俊,好像在哪里见过。不管如何,今天非把他留下来不可。"心中得意之情浮在脸上,她笑眯眯的道:“这位小兄弟,你要做什么?"勾魂摄魄的声音,轻轻的传到纪天寒耳中。

苏婉儿见陆飘云又来这招,急忙道:“公子,你千万别中了她的妖术。”

纪天寒听到她话中关怀的语气,心中暗暗叹息道:“她果然不记得我了。"其实纪天寒容貌身形变化颇大,又经历一年多风尘洗礼,早已不是当年玩蟋蟀的少年.只是他心中已经认定苏婉儿忘了他,心中难掩失望之情,所以才发出这种感叹。

陆飘云见他不答,又嗔道:“赶快过来姊姊这边,让姊姊好好疼你。"声音比上一次更动人心弦。

苏婉儿见纪天寒不语,以为纪天寒又中了她的邪术,连忙举剑依仗胸前,以防纪天寒忽然施暴。

纪天寒被眼前白晃晃的剑光惊醒,两眼直视陆飘云道:“这种勾魂摄魄的邪术,只能骗骗心术不正之人,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一开口,苏婉儿又惊又喜,陆飘云则又惊又怒。

苏婉儿喜道:“原来你没中妖术。”

陆飘云则道:“好小子,果然有一套,这下子我非得到你不可了。”

纪天寒笑道:“可惜你上次没捉走我,这次你可要倒楣了。”

陆飘云一怔,仔细看了看纪天寒,喜道:“梅镇一别,没想到你越来越俊俏了.”苏婉儿一听,心儿差点从口腔跳了出来。心道:“原来他没死,他真的没死。”刹那间,好像一切都停顿了,苏婉儿的一双晶莹的大眼睛,直直的盯在纪天寒脸上,已经模糊的记忆一瞬间又找了回来。两张相差六年的脸孔,逐渐的合拢在一起,果然是他没错。苏婉儿只觉得天旋地转,浑然忘了大敌在侧。

陆飘云媚眼如丝,娇笑道:“你答应留在我身边,我就放了这些人,这样交易好不好啊?”纪天寒冷笑道:“放了他们?那还不容易。"说完左手按住丹田,右手抚腰。一股内力凝聚在胸口,突然张口猛力一吼。众人耳边宛如响起一声霹雳,身体震了一下。

陆飘云脸色大变,怒道:“你这臭小子,竟敢破我的勾魂术。"原来那勾魂术只是简单的催眠术而已。用狮子吼一类的功夫就可以将人震醒.虽然纪天寒不会这种佛门功夫,但是陆飘云所用的只是最粗浅的勾魂术,纪天寒用内力一吼,只见众人惊吓后渐渐恢复神智,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唐尚礼恢复神智,看见身旁的人相拥而泣,自己前来救人,却被人所救,一时感到羞愤难当,竟没有向救命之人道谢,反而向陆飘云扑去,想要一雪前耻。

纪天寒看他一掌拍向陆飘云,心中怒道:“这周遭的人尚未散去,刀剑无眼,万一失手,岂不伤及无辜。这人说话分明,做事怎这等莽撞。"但是错误已然造成,纪天寒转头向苏婉儿和峨眉四剑道:“请姑娘帮忙疏散群众,免得波及旁人。

“话未说完,忽然峨眉四剑一齐惊叫,纪天寒急忙转头一看,陆飘云和唐尚礼却已经罢斗,两人相隔一丈有余。

纪天寒看两人脸色大变,神情恐惧不已,顺着他们的眼光,只见两人中间的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头髅的颜面已经支离破碎无法辨认,但是一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心系佳人醉红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剑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