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三章 定情神剑断肝肠

作者:令狐庸

流水潺潺,夜莺低鸣。榕树梢影,月下微颤。苏婉儿挽着纪天寒,静静的走在环山古道。两人一路无语,纪天寒见苏婉儿心事重重,问道:“婉儿,你是不是为了早上的事在烦恼。”

苏婉儿轻声应道:“你为了我,得罪了秋水山庄的人,我的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纪天寒笑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何况唐尚礼狂妄自大,我本就想好好教训他,你不用操这个心了。”

苏婉儿道:“可是秋水山庄权大势大,我怕……”

纪天寒柔声道:“你再说这事,我可要生气了。”

苏婉儿低头不语,纪天寒柔声道:“你生气了?我说过要一辈子保护你,难道你忘了。你不是姓凤的,在寒星门学不到高深的功夫,那年我在赤龙洞学到双剑合璧的剑法,我使朝阳剑法,你使月落剑法,这剑法的威力绝对比寒星门的功夫强.”纪天寒说的兴高采烈,苏婉儿却摇了摇头,道:“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学不学的到高深的功夫我不在乎。我自己跟底差,学不会上乘功夫是我自己笨,怪不得旁人。”

纪天寒为了逗她笑,轻轻打了自己一巴掌,道:“打你这臭小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苏婉儿见他有心,心情一松,抿嘴笑道:“打那么轻,还不如不打。”

纪天寒搂着她的肩膀,笑道:“我是怕打重了你会心疼。”

苏婉儿啐道:“就会耍嘴皮子。”

纪天寒放开她的肩膀,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道:“不然你打我看看,看是你心痛,还是我的脸颊痛。”

苏婉儿轻轻挣脱他的手,一面往前跑去,一面笑道:“谁要打你的厚脸皮。”

纪天寒追上去,搂着她的细腰,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坐下。苏婉儿从怀中拿出针线盒子,道:“你坐着别动。我帮你将衣服补补。”

纪天寒笑着坐在下首,鼻中幽香阵阵,乌丝轻拂脸颊颈子,纪天寒心中感到有些陶醉。两手轻轻着握着她的绣花鞋儿,道:“婉儿,我想向你师父提亲,你说好不好。"说完不久,纪天寒感到右臂有些刺痛,回头看了看苏婉儿,只见她满脸通红,表情羞怯。纪天寒笑道:“你刺痛我了。”

苏婉儿一惊,急忙拿起绣花针,道:“纪哥哥,对不起。”

纪天寒笑道:“没关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苏婉儿低头道:“你作主就是了,何必问我。”

纪天寒问道:“那你是答应了?”苏婉儿收起针线盒子放入怀中,用脚尖轻轻踢了纪天寒,往前一纵笑道:“我什么都没说。”

纪天寒道:“既然这样,我去娶一个肯嫁我的人好了。”

苏婉儿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道:“谁要嫁一个厚脸皮的男人。”

纪天寒一个箭步由后方抱住她,在她耳边柔声道:“小乞丐都有人要,厚脸皮当人也有人要。”

苏婉儿感到全身酸软,用力挣脱他的怀抱,笑道:“小乞丐不听话,我不喜欢。

纪天寒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小乞丐以后都听你的话,这样可以了吧!”苏婉儿挽着他的手臂,依偎在他身边,道:“你自己说的,可别后悔。”

纪天寒轻咬着她的小指头,道:“这么好吃,我才不后悔。”

苏婉儿忙将手缩回来道:“你咬我?”纪天寒往前一跳,笑道:“捉到我,就让你咬回来。”

苏婉儿嘟着嘴儿将头一撇,气道:“谁要咬你。”

纪天寒忙走回来道:“别生气嘛,开开玩笑而已。”

苏婉儿手一兜,挽着纪天寒手臂笑道:“捉到你了,让我咬一口。”

纪天寒笑道:“只要你喜欢,以后我每天都让你咬。”

苏婉儿忽然轻轻的道:“我好怕这是一场梦,醒来一场空。”

纪天寒将她搂在怀里,道:“既然是好梦,那就永远别醒吧。”

苏婉儿笑着点点头,两人顺着洁白无暇的月光,相依相偎的走回别馆。

两人回到别馆,步入内堂,看到凤如雪一人在坐在当中沈思,于是向她走去。苏婉儿见纪天寒一脸严肃,知道他要向师父提亲,心中羞怯,上前向师父请安后,急忙躲在门后面,偷听他两人谈话。

纪天寒神色恭敬的道:“凤门主,在下有一事相求。”

凤如雪冷冷的看着纪天寒,纪天寒接触到她的眼光感到背脊一股凉意直窜上来。

凤如雪道:“你要提亲嘛!我答允你便是了,你去找你的师父来吧!”纪天寒没想到自己都还没开口,凤如雪便一口气说完,心中简直不敢相信,竟然呆在当地,说不出话来。

凤如雪看他呆若木鸡的模样,笑道:“怎么,你不是要提这件事么?”纪天寒闻言一惊,忙道:“多谢门主成全。在下感激不尽。”

凤如雪嘴角含笑,大声道:“婉儿,这可如你的意了。”

苏婉儿一听,羞不可抑,忙往后花园奔去。纪天寒向凤如雪告退,走到后花园看到苏婉儿站在花前月下,缓缓的走到她面前,将她轻轻搂在怀里道:“你师父答应我们的婚事了,我恨不得立刻将师父接到这儿,请他帮我们完婚。”

苏婉儿柔声道:“纪哥哥,这一切好像都在做梦,我的心里有点儿担心。”

纪天寒笑道:“你怕好事多磨啊,我今夜就启程,你说好不好。”

苏婉儿粉脸贴在纪天寒胸膛,嗔道:“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纪天寒温玉软玉在怀,不禁有点儿神魂飘汤,他轻抚柔丝,道:“你不担心,我可等不及了,等会儿我就收拾启程。”

苏婉儿红着脸点点头,心里甜甜蜜蜜的帮纪天寒收拾行李。

纪天寒本来要向其他人道别的,只是众人似乎都已经入睡,两人不敢打搅。携手一同走到大门前,纪天寒从怀中取出一颗赤龙珠,连同寒冰剑一齐交到苏婉儿手里,柔声道:“婉儿,这两样东西,一样是用我的性命换来的,一样是曾救了我的命的,现在我将他们给你,当作定情之物。”

苏婉儿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香袋,道:“这是师父捡到我时,我身上仅有的东西.”纪天寒伸手接过,眼见苏婉儿泪水盈盈,轻笑道:“我又不是要进赤龙洞,别担心。”

苏婉儿闻言,泪水滚滚滑落,泣道:“你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纪天寒知错,忙将苏婉儿搂在怀里,深深一吻道:“是我胡说,娘子,您可别生气。”

苏婉儿满脸通红,低声道:“你要保重。我在九疑山等你。”

纪天寒在他粉颊上一吻,道:“你也要保重。"转身一纵,策马而去。

苏婉儿见纪天寒身影消失在月光底下,泪水不禁溢出眼眶。转身见到师父站在身后,心想刚才情景师父都在眼里,不由的俏脸生晕,低头不敢看凤如雪。

纪天寒心情如在云端,一路直奔沧州城。纪天寒回到山上,推开房门,道:“师父,我回来了。”

方成秋在房内听见声音,淡淡的道:“进来吧!”纪天寒轻轻推开师父房门,走到床前。方成秋双眼微睁,看到纪天寒喜不自胜的样子,道:“此行遇到什么事情啊!"纪天寒快语如珠的将一年来的情形告诉方成秋。方成秋听完沈默不语,低头沈思。纪天寒心觉有异,却不想发问。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方成秋有如疑难顿解般,笑着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道:”这块玉佩,你拿去送给你的小姑娘,算是我送的贺物吧,我身有残疾,不想下山,你就请凤门主代我寻一武林名宿,当你的主婚人吧!”纪天寒跪倒在地,道:“多谢师父成全。”

方成秋脸色一变,严肃道:“你站起来,为师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纪天寒起身见师父表情凝重,心下不敢怠忽,全神关注聆听。

方成秋缓缓道:“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了。当初我的师父天山怪杰陆锡芝收了我们四个徒弟,本来我的功夫最强。可是在我二十一岁那年,我偷听到一件事,所以我就将心思专注到其他事情,功夫便搁了下来。那是师父多年不见的朋友前来拜访,老友重逢,自有一番亲热。我在旁服侍,忽然听到他们吵了起来,我好奇的躲在窗下,听见师父的朋友道:“锡芝兄,你何必拿徒弟的一生睹气呢?毕竟你也养育他们多年了,难道没有半分感情吗?”师父道:“我既然已经做了,就不会收手。铁筝兄,你可别半途而废啊!”铁筝前辈道:“你将归元秘笈传给你的二徒弟,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传的不是全本,练到第五重以后会心智大失,走火入魔的。”

师父道:“我自有主张,你别多事。”

铁筝前辈道:“我非阻止你不可。”

两人动手打了一架,我怕被他们发现,赶紧躲开。等到我回来,那位前辈已经走了。

我的心中有了警惕,平时仔细注意二师弟,觉得他脸上邪气越来越重,但是我们四人学的各自不同,我也看不出到底是不是如那位前辈所言。只是我往后便开始专研医术,轻功,你所学的伤人功夫,大部分是我年轻时学的。我虽然将功夫谨记在心,却很少使用。一直到我二十九岁那年,师父将我心爱的四师妹许配给二师弟,又交给我一本秘笈,一段口诀,那时我才豁然明了,原来师父要我和二师弟自相残杀。”

纪天寒心中惊骇莫名,心想怎么会有如此情事。

方成秋看着他的表情,微微一笑道:“当时我的心里比你更恐惧。原来师父交给我的是归元秘笈的残本。他故意将师妹嫁给二师弟,是为了引起我的妒意,将残本给我,是要二师弟来抢夺。唉,二师弟入魔太深,就算我将残本给他,他也会将知道此事的人都灭口。我见师妹他嫁,又不想同门相残,便出家作了道士。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和师弟约好在绝命崖上将残本交给他。谁知我将本子交他后,他忽然偷袭我,我当时也是义愤填膺,便和他打了起来。没想到他忽然发狂,那个情形就如同你描述的一样。我被他打成重伤,幸好三师妹及时赶到,将我安置在这儿,后来在你五岁那年,她出外寻访二师弟下落未归,恐遭不测。”

说到此处,方成秋叹口气道:“你没想过师父会害徒儿吧。人心难测。二师弟不知残本有二,他从我手中拿的是其一而已,另一段是口述,他心急将我打伤,可不知道是害了自己。我要你去取赤龙珠,是听说赤龙珠可压抑心魔,扫清毒孽。

不过,师弟现在不知在想些什么,竟然将归元秘笈传给他人,唉,苍生有难了。

”方成秋说完慈祥的看着纪天寒道:“当初我交付的事情,你该明白其中含意了吧.”纪天寒点头道:“弟子明白,不过,这种事也太匪夷所思了。”

方成秋道:“你现在在江湖上已闯出名号,若是二师弟知晓,你恐有生命危险。

不过,你的轻功冠绝武林,打不过的时候,先逃再说。凡事要留退路,切勿做伤天害理的事,懂么?”纪天寒跪下拜倒,道:“徒儿谨遵师父之言。”

纪天寒留在山上两天,聆听师父教诲。两天后拿起玄武剑,往湖南九疑山而行。

这一日将近九疑山,纪天寒在城外五里亭小歇,忽见峨眉四剑中的水灵和姚琳。

纪天寒出声召唤,两人对纪天寒爱理不理的。纪天寒心中感到讶异,问道:“我得罪你们了吗?你们好像对我有所误解,可否告诉我呢?”姚琳用鄙夷的眼光看着纪天寒道:“我本来以为你和其他人不同,没想到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负心薄悻。”

纪天寒被她骂的一头雾水,奇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水灵呜咽的道:“婉儿姊姊对你一往情深,没想到你……”纪天寒一听心中大惊,以为苏婉儿发生不测,上前握住她双臂,道:“你说婉儿怎样了,她没事吧?"纪天寒心中恐惧,语音发颤,脸色亦变的苍白。

姚琳见纪天寒神情不似作假,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婉儿姊姊的事?”纪天寒心一急,怒道:“你还不快说。”

姚琳道:“婉儿姊姊过几天就要嫁给秋水山庄少庄主唐尚礼了!”纪天寒胸口如受铁般重击,放开水灵倒退数步,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她亲口答应我婚事的。"忽然双眼暴睁,怒道:“你们骗我的是不是?”水灵见他脸上恐怖的神情,战战兢兢道:“我们才上秋水山庄看过婉儿姊姊,不会错的。”

纪天寒脸色大变,仰天长啸冲出亭外,转眼不见人影,两女只听的啸声不绝于耳,心中惊喜亦复骇然。

秋水山庄上上下人人人换上新衣,礼堂的正厅上本来挂的横匾是秋水怡人,现在却是暂挂着天赐良缘的匾额。厅上横梁悬灯结彩,新装的布幔红毯,亮丽动人,厅内花团锦簇,空气中飘着浓郁的花香。

今天是秋水山庄少庄主和寒星门苏婉儿大喜之日,各门各派与知交好的便掌门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定情神剑断肝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剑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