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四章 红尘乱性心自惊

作者:令狐庸

纪天寒趴在马背上,马匹奔跑的震动使的伤口疼痛难当。但是他心中的伤口,远比身上的伤痕深的多。耳畔风声猎猎,马儿四蹄翻飞,纪天寒意识渐渐模糊,终于一口血吐在马背上,昏晕了过去。

一场婚礼被纪天寒一闹,不仅秋水山庄颜面尽失,远道而来的宾客亦觉无趣,婚礼匆匆结束,待宾客尽散后,唐宁召集门徒,在大厅上大发雷霆,斥责徒弟。

苏婉儿坐在新床上。脸上晶莹珠泪不时滴落,心中早已决定。既然爱人已绝情而去,自己亦还了师恩,此时殊感人生无趣,手握贴在腿上的匕首,等那唐尚礼一进房门,与他说清楚后便自杀以解无尽的相思之苦。可是时间已过三更天,唐尚礼却未进新房,苏婉儿虽然感到奇怪,却也只能静静等待。她却不知秋水山庄已经乱成一片,只因那唐尚礼在回廊上被玄武剑一剑穿心而过,钉死在梁柱之上。

秋水山庄之上,另有一座秋水山庄旧院。碧月门门主王亢生见首徒开罪了唐宁,于是乎向庄主要求在秋水旧院一住,免得双方见面时又一阵chún枪舌战。

顾秋枫坐在院外的一颗大石上,抚弄手中长剑。心中想着今天大闹婚礼的那人,功夫可真是不错。忽然背后轻盈的脚步声靠近,顾秋枫脸露微笑,待来人接近后,反手去握那人手掌。背后之人格格娇笑,顾秋枫将那人牵引到身旁坐下,淡淡幽香使的顾秋枫通体舒畅。顾秋枫道:“师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银白的月光照在顾秋枫身旁秀丽的脸庞上,宛如罩上一层薄纱。来人正是顾秋枫青梅竹马的师妹蓝玟玉。

蓝玟玉依偎在顾秋枫身上,道:“师哥,你还在想婚礼上的事啊!”顾秋枫将剑放在身旁,轻轻握住蓝玟玉的纤纤玉手,道:“如此情深之人,还真是世上少有。”

蓝玟玉笑道:“所以你甘心被师父臭骂一顿,也要救那人离去是吗?”顾秋枫在她手背轻轻一拍,道:“我是看到你感动的流眼泪,这才帮他的。”

蓝玟玉轻轻的道:“如果我们发生和他们一样的事情,你会像他一样吗?”顾秋枫毫不犹豫的摇头道:“当然不会。”

蓝玟玉一愣,怒道:“原来你不是真心喜欢我。”

顾秋枫在她粉脸一亲,道:“如果有这种事,我一定带着你你逃到天涯海角去了,”蓝玟玉粉脸一红,抬头看着他,嗔道:“这才像句人话。”

顾秋枫见天色已晚,道:“师妹,深宵露重,我们回去吧!”蓝玟玉点点头道:“嗯,明早儿还要赶路呢。”

两人相依回到旧院,顾秋枫忽然想起长剑忘记取回,于是对着蓝玟玉道:“师妹,我长剑忘了拿,我去去就回。"蓝玟玉笑道:“你就是粗心大意。”

顾秋枫讪讪一笑,往回走去拿长剑。

顾秋枫走到大石处,拿起长剑。忽闻不远处有惊叫声,心中感到不妙,于是举步往发声处走去。

顾秋枫穿过一片矮树丛,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顾秋枫神经整个绷紧,右手将长剑抽出,慢慢往前走去。顾秋枫走出矮树丛,前方有一块小小空地,月光照耀下,空地中似乎有一人躺在地上。顾秋枫亦步亦趋的往前走,忽然背后掌风袭体,顾秋枫不加思索,反手一招雪花六出,双足一点,趁势往前一扑。顾秋枫站定转身一看,忽然后脑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倒地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顾秋枫慢慢醒来,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两手在地上一撑准备站起身来,忽觉地上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举起右手一看,掌心黏黏滑滑的,竟是鲜血。顾秋枫一惊跳了起来,只见身旁倒了一人,衣衫被撕的破烂,身形是个女子.顾秋枫颤抖的双手将她的脸扳了过来,不禁痛哭失声,原来此人竟是自己的亲妹妹顾秋云。顾秋枫心中大恸,泪水扑簌簌直流。口中呵呵的哭不出声音来。忽然脚步声大作,顾秋枫泪流满面的抬头一看,只看到师父铁青着脸,一干师弟妹跟在后头。

顾秋枫颤抖的哭道:“师父,我妹妹……"从小顾秋枫兄妹两人相依为命,流浪街头,直到被王亢生收养。现在至亲的人竟然死在自己面前,顾秋枫心中悲痛的程度可想而知。

王亢生脸色铁青,怒叱道:“顾秋枫你这个禽兽,竟然姦杀自己的亲妹妹,我真悔恨当初收留了你。”

顾秋枫闻言脸色大变,双膝跪地颤抖道:“师父,我妹妹不是我杀的,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不是我,请师父明鉴。”

王亢生怒道:“她身上插的剑难道不是你的剑。这里没有旁人,武功最强的除了我,再来就是你,刚好你又出现在此处,这种巧合,你有何解释?”顾秋枫心头一时理不出头绪,竟答不出话来。

王亢生见他不答,怒道:“你是默认了,畜生,受死吧!"举掌往他天灵盖拍去。

顾秋枫心中茫然无助,喃喃自语道:“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蓦然旁边一人将他推开,道:“师哥,别做无谓牺牲。”

顾秋枫身子往旁一跌,转头看救了自己的人,正是师妹蓝玟玉。

左自光等人上前跪在王亢生和顾秋枫之间,齐声道:“请师父明察秋毫。”

王亢生见状,更是大怒,道:“你们想造反啊!”顾秋枫一时之间悲痛丧了心智,待众人为他求情,脑中登时清醒。顾秋枫趴在地上,道:“师父,我妹妹真的不是我杀的,那是有人栽赃嫁祸。”

王亢生一脚将左自光踢了个跟斗,往顾秋枫走来。

顾秋枫寻思:"万一现在被师父杀了,那我妹妹的仇就报不了了,不行,我一定要留下一条命,找出真正的凶手。"想到此处,起身用力往后一纵,道:“师父,我没杀我妹妹,我一定要为她报仇的。”

王亢生怒火冲天,一掌拍向顾秋枫,顾秋枫感到一股劲风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往后一跳转身想逃,这才发现背后竟是一个悬崖。

王亢生见他脸现惊惶之色,冷笑道:“此处名曰绝命崖,只有一条路下山,你乖乖认命吧!”顾秋枫一步步被逼到崖边,往下一看深不见底,背上不禁起了一股凉意。心想: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赌赌看。"于是对着众人道:“师父,各位师弟妹,我妹妹真的不是我杀的,但是师父不信我,我只有一死以表我的清白。"说完转身跃下万丈深渊。

蓝玟玉大惊失色,扑到崖边,只见白色的云雾缭绕,已经看不到顾秋枫的身影了,她回头对着王亢生哭道:“师父,你明明知道师兄不是那种人,为何还要逼死他。”

王亢生哼的一声道:“他自己都百口莫辩,死有余辜。”

蓝玟玉涕泪纵痕的看着无尽的深渊,以前的一切一一浮上心头,心中悲痛,大喊一声:师哥,你等我。

顾秋枫本来对着山崖下一根横出的树干跳下,隐身躲在树下。他听到蓝玟玉要以身殉情,吓的魂飞魄散。眼见蓝玟玉跳下深渊将粉身碎骨,顾秋枫右手拉住树藤,往外汤去,就在一瞬间,顾秋枫左手揽住蓝玟玉的细腰,往山壁汤了回来。

但是树藤撑不住两人重量,啪的一声断裂。尽管生不能白首,两人只求死能同穴.顾秋枫紧抱蓝玟玉,相对一笑,心中再无遗憾。

两人耳畔风声咻咻作响,笔直的摔在一大堆干草上滚了下来。顾秋枫大难不死,心道侥幸,蓝玟玉惊魂未定,紧抱着他大哭起来。顾秋枫一面安慰师妹,一面环顾四方。只见周遭事物并非天然形成,放眼望去,左侧一间茅屋,茅屋左侧堆着一些柴薪,可见此地是有人居住的。

顾秋枫待蓝玟玉哭声稍歇,朗声道:“请问此地有人吗?”茅屋内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道:“嘿嘿,两个小娃儿学人殉情,好在老头儿有先见之明,堆了一大堆干草在那里。”

蓝玟玉听得有人声,便不再哭泣。顾秋枫独自走到茅屋前,道:“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那老人道:“你们是王亢生的门人吧?”顾秋枫心中一惊,道:“前辈识得在下恩师?”老人道:“你们进来吧,我有事要问你们。”

顾秋枫不知此人是敌是友,将师妹拉到身后,打开房门进去。

屋内简,器具皆是用竹器制成,茅屋左侧一张竹桌一尘不染,再往左看,一张床上盘坐着一个老人,年约八十多岁,脸上皱纹斑斑,须长及腰,身上穿的是树皮缝制的衣服,床旁边靠着两支竹杖,显然眼前老人不良于行。

顾秋枫恭敬的拱手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那老人睁开双眼,目光如炬,仔细端详两人一下,道:“你们为何跳下绝命崖啊?

顾秋枫心下犹豫,心想师门之事岂可向外人透露。

那老人见他犹豫,道:“我与你们颇有渊源,不用顾忌,但说无妨。”

顾秋枫听他如此说道,反而显的自己心胸狭隘,心中惭愧,于是将经过说给那老者听。

那老者听完,忽然举起右掌往前一劈,只见那张竹桌子忽然喀拉一声,竟被劈成两半。

顾秋枫见他神功如此,情不自禁退了两步。忽听身后蓝玟玉道:“这是师父的裂空斩。”

顾秋枫闻言,回头问道:“师妹,你说什么?”蓝玟玉道:“前年师弟犯错,我们替他求情,师父一怒之下将师弟的双戟打断,那时师父用的,就是这种功夫,你还记得吗?”顾秋枫经师妹提醒,回想起来确有这一回事。

蓝玟玉续道:“后来师父气消了,我问师父这是什么功夫,师父说这功夫叫裂空斩,只是我们资质不够,所以没有传授给我们。”

那老者闻言,道:“没这回事,是你们师父不想教你们而已。”

顾秋枫心中惊疑不定,道:“前辈为何会本门功夫?”那老者道:“你们已成王亢生的眼中钉,我便将秘密告诉你们,那也无妨了,你们听过陆锡芝和范铁筝两人名号吗?”顾秋枫和蓝玟玉对看了一眼,齐声道:“晚辈孤陋寡闻。”

那老者笑一笑,道:“那范铁筝就是老夫,我和陆锡芝两人性格怪癖,别人称他天山怪杰,叫我大漠狂鹰。我们两人行事忽正忽邪,全凭一己喜恶。大概是五十多年前,有一回我去找他下棋,他棋力比我差,功夫却比我强了一些。我连胜他十二盘,他一怒之下要和我比武功,以他的个性,非把我打成重伤不可。我自然不肯和他比试。刚好当时有武林大会,我找了个藉口,说道咱两比试永远都是这模样,不如比比看谁的徒弟可以当上武林盟主。他当时在气头上,一口答应。后来我下山后就忘了这件事。事隔十多年,我再去找他,这才发现他竟然还将此事记在心里。我当时只收了一个徒弟,他却收了四个徒弟。我看他的二徒弟满脸邪气,心知有异,当时便问他打的什么主意。他不说,我看他得意的样子,心下明了。他遣一徒去江湖上为非作歹,再差一徒将之剿灭。江湖上的人自然对维护正义的人大力推举。利用这种卑鄙的方式,老实讲,当时我也不反对,只是觉得他对这种事也太专注了点。可是后来我见到他的其他徒弟,乖巧可爱,心中又不忍,于是要他歇手。他不肯,我们又打了一架,没想到他功夫还是在我之上,我一气之下便说道他若不歇手,我便将自己徒儿的功夫废掉,让他没了对手。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我的徒儿偷听到,以为我是说真的,竟然趁我受伤时,将我打下绝命崖。”

顾秋枫心思慎密,早已猜到,只是事情太过怪异,不由的惊道:“你……你说的孽徒是我师父。”

范铁筝道:“你很聪明,一猜就猜到了。”

顾秋枫见那竹桌子断裂处平整,犹如刀剑所为,心想连师父都没这等功力,只是从没听过师父提起师祖的事,脸上不禁显现出怀疑神色。

范铁筝知他怀疑自己,于是开口吟道:“拳学之道,力贯于臂,意动拳先……”顾秋枫听范铁筝吟唱,正是自己所学的六合通臂拳的口诀,师父曾言,此拳单传一人,心下再无怀疑,跪下道:“徒孙顾秋枫,蓝玟玉拜见师祖。”

蓝玟玉见他下跪,心下诧异,待他称呼范铁筝为师祖时,急忙跟着跪下叩拜。

范铁筝笑道:“你们不再怀疑我是假冒的吧!”顾秋枫惶恐的磕头道:“徒孙不敢。”

范铁筝道:“我要将本门功夫尽传于你。你可愿意。”

顾秋枫寻思:"师祖摆明是要我清理门户,但是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岂可忘恩负义。”

范铁筝见他不语,心想这小娃儿重情重义,我何必强迫于他。于是右手捻须笑道:"我只是不想功夫绝传而已。你不用多心。”

顾秋枫急忙磕头道:“徒孙惭愧。”

范铁筝笑道:“重情重义实在难得,我不会怪你的。”

顾秋枫尴尬的笑了笑,道:“师祖一眼就看穿徒孙了,往后徒孙可不轻松了。”

范铁筝哈哈大笑,心想老天爷毕竟有眼,自己功夫总算不会失传,心中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此后顾秋枫和蓝玟玉两人在蓊郁的密林中,专心学习范铁筝所传武学,由于源出同门,两人功夫日益精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苏婉儿隔天知道了唐尚礼的被杀之事,心想庄主一定会杀了自己为儿子报仇。岂知庄主反而交代门人不可騒扰自己,苏婉儿对此感到十分讶异。转念一想,她猜测是否是庄主认为唐尚礼是纪哥哥所杀,留着自己是为了引纪哥哥前来。想到心爱之人生死未卜,不禁每日牵肠挂肚,身形日益消瘦。

过了几天,忽然凤如萍到访。苏婉儿上前拜见。

凤如萍道:“婉儿,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苏婉儿心中难免对这位小师叔怀着怨怼之意,低头不答她话。

凤如萍心知肚明,道:“我有好些话要对你说,我们出去走走好吗?”苏婉儿颔首答允,两人步出山庄,守门之人也不阻止。两人无言走了一段路,凤如萍忽然从路旁牵出两匹马,道:“跟我来。"说完策马下山。

苏婉儿不明白凤如萍此举所为何事,但是既然随她而来,好歹也要看个究竟,于是策马尾随其后。

凤如萍策马在一间木屋前停下,回头对苏婉儿道:“婉儿,当日我收到水灵的消息,心想纪公子上得秋水山庄来必会出事。果然在上山途中遇到纪公子。可是那时他身受重伤,我将他安置在这儿。”

凤如萍顿了一顿道:“他伤得很重,你进去看看他吧!"忽然眼眶一红,泪水滚了下来。

苏婉儿日思夜想的人就在屋内,心中难掩兴奋之情。可是看到凤如萍流泪,心中感到不妙,急忙推门而入。屋内只有一床一桌,壁上挂着弓箭,枪戟。心想这木屋可能是猎人打猎时暂居之所。

床上躺着一人,苏婉儿心头狂跳,急忙走到床前一看,果然是纪天寒。

苏婉儿见纪天寒眼眶深陷,面颊消瘦,奄奄一息,眼泪不禁扑簌簌直滚下来。

凤如萍泣道:“大夫说他时日无多,我想他走时一定希望你在他身边。”

苏婉儿听到凤如萍的话,抱着纪天寒放声大哭道:“都是我害了你。”

凤如萍听了苏婉儿肝肠寸断的哭声,不禁掩面哭道:“若是能用我的命去换他的命就好了。”

苏婉儿闻言,猛然想起纪天寒曾送赤龙珠和寒冰剑给自己。寒冰剑被师父拿去送了秋水山庄,可是赤龙珠却还在自己身上。急忙将赤龙珠取出,他服下。纪天寒多日滴水未进,喉头干涩,珠子含在口中却吞不下去。苏婉儿不加思索,立刻倒了杯茶水含在口中,贴上纪天寒双chún,暗吐丁香玉液让珠子顺利滑入纪天寒腹中。

凤如萍见状,心中一酸,心想:“他们两人情深如此,都是因为我才不能相聚,我真是万死莫赎啊!"鼻头一酸,两眼含着眼泪,缓缓走出木屋,满怀歉意离去。

苏婉儿忧心忡忡的看着纪天寒,心中不住祈祷。只见纪天寒双颊潮红,呼吸急促.苏婉儿伸手抚摸纪天寒额头,感到额头滚烫如火。急忙起身到户外倒了盆水,从怀中取出绣帕沾湿后,不断擦拭纪天寒滚烫的身躯。

赤龙珠果然是神物,纪天寒虽然重伤,但是赤龙珠入腹后,纪天寒迷迷糊糊中仍感到一股热流在体内快速流窜。原本阻塞的经脉,被热流一一冲破,转眼间伤势好了大半,热流四处流窜,原本难以打通的穴道,竟然势如破竹般一一打通,纪天寒陡然间增加数十年功力,等热流回归丹田消去,纪天寒张口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张开眼睛。

苏婉儿第六次换掉水盆中的水,走进屋内见纪天寒已经坐起身来,惊喜道:“你全好了吗?”纪天寒见到苏婉儿心中亦是狂喜,可是见到苏婉儿穿着少妇的装扮,心中愤怒,不平,绝望等诸般情感一齐涌上心头。他一瞬间竟然忘了自己原本身受重伤,愤恨在此时淹没了理性。

纪天寒冷冷道:“秋水山庄唐少夫人,您在这儿做什么?难道我被你们羞辱的还不够吗?"语气中充满怨恨,冷漠。

苏婉儿从未想过纪天寒会用如此语调对自己说话,一愣之后,热泪并流,待在原地哭了起来。

纪天寒见她哭泣,心中一软,有一股冲动想上前将他搂在怀里。

苏婉儿很想上前紧紧抱住纪天寒,但是想起自己是未亡人的身份,根本配不起他,她见纪天寒脸现爱怜神情,心想若是被纪天寒拥入怀中,再也难分难舍,不由的退了一步。

纪天寒见状心中一凉,恨意油然而生,心想:“我就是被她这种表情骗得团团转,难道还要在被骗一次吗?"纪天寒想起秋水山庄之内,众人鄙视,怒骂的景象,怒火大炽,脸上杀气涌现,右掌不自觉的举了起来。

苏婉儿见到他冰冷的眼神,心中柔肠百转,恨不得立刻死在他的面前,一赎己过.后来见他脸上杀气暗生,心道:“是我负了他,现在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就此死在他的手里,往后他的心里说不定还会想起我。"想到此处,脸上露出凄凉的笑容,等着纪天寒一掌拍下,了却自己无穷的愁思。

纪天寒心中毕竟还爱着苏婉儿,往日轻怜蜜爱的景象,岂能说忘就忘。他忍着一股怒火,右掌一拍,将桌角卸下一块,忿忿的道:“你不用惺惺作态,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纪天寒想起师父的话,从怀中取出师父送的玉佩,放在桌上道:“这是我师父送你的,你要遵从师命,我也听从师命。哈哈……哈哈,我们都是听话的好徒儿。

“纪天寒说着说着,不禁泪流满面,苏婉儿一听心中酸楚无比,樱chún微张却无言以对,只能流着泪水看着纪天寒。纪天寒心中爱恨纠缠,一时之间胸口有股气息难以抑制,他大吼一声,叫道:“你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只见他运气一掌劈开房门,飞身上马而去。

苏婉儿望着纪天寒远去的身影,感觉心里空空荡荡的不知身在何方。过了良久,忽然双脚一软,坐地掩面哭了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剑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