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五章 一剑破岳身难清

作者:令狐庸

日月如梭,光阴飞逝。转眼一年半过去。顾秋枫得到范铁筝九成真传,这一日忽然想到自己妹妹大仇未报,心中诸多疑虑未除,心绪起伏不定,独自一人坐在树下沈思。

蓝玟玉在林中采得鲜果归来,见到顾秋枫在树下闷闷不乐,两人日夜耳鬓磨,早已心意相通,于是走过去道:“师哥,你想出去就出去吧!师祖有我照顾就可以了。”

顾秋枫文言抬头看了蓝玟玉一眼,站起身来将她拥在怀里,道:“还是师妹你了解我。说完低头向她吻去。

蓝玟玉心知分离在即,爱怜之意大盛,不再抗拒他的怀抱纠缠,反而仰头相就。

两人热情似火,紧紧相拥。顾秋枫情慾大炽,双手不断在佳人身上游走。蓝玟玉知道自己担心的一天终于到来,忍不住全身颤抖,脸颊整个火热起来。顾秋枫感觉蓝玟玉弃守心房,将她轻轻放倒,左手便去解开她的衣襟。蓝玟玉心下害羞,紧闭双眼,任凭顾秋枫任意取汲,肆意品。顾秋枫左手隔着贴身小衣抚摸椒rǔ,感觉蓝玟玉娇躯起了共鸣,轻轻将左手伸入内衣里,只觉得玉人肌肤火热滑腻,不由得感到口干舌燥,腹下*火熊熊燃烧起来。

蓝玟玉心中陶醉,忽然感觉顾秋枫左手搭上自己胸口,心底一丝的衿持油然而生,急忙伸出右手拉住顾秋枫左手,轻声道:“我俩还没成亲,不可以。"顾秋枫慾字当头,右手将她紧紧搂住,往她chún上吻去。蓝玟玉将头一侧,道:“不行。

“语气相当坚决,顾秋枫闻言心头一震,*火全消。

顾秋枫知道自己用强,师妹必不会拒绝,只是这样一来,难免在她心中留下阴影,反正往后日子还长,于是轻轻放开她。

蓝玟玉脸上娇羞未退,柔声道:“师哥,不是我不从你,等到大婚当日,一定能如你所愿。”

顾秋枫看着她羞红的脸,心中*火又起,急忙起身道:“我去向师祖辞行。”

蓝玟玉低着头不敢看他。顾秋枫心神一汤,魂不守舍的进到屋内,跪在范铁筝前面。

范铁筝知道浅滩终究困不住蛟龙,闭目低吟道:“凤出九天白云外,龙腾九霄惊寰宇。范铁筝的意思是希望顾秋枫能像凤舞九天一样,隐密行事。切勿年轻气盛,以免惹祸上身。

顾秋枫会意,道:“弟子仅遵师祖教训。"三拜之后,退出房舍。

蓝玟玉怯生生的站在树下,脸上红晕未退。顾秋枫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悄声道:“师祖就拜托师妹照顾了。”

蓝玟玉眼眶含泪,哽咽道:“你心里可要念着我,千万不要勉强。”

顾秋枫嗅着丝丝发香,轻轻吻着玉颊,道:“我知道。”

两人相拥良久,忽闻猿声悲鸣,这才依依不舍分离。

顾秋枫一路披荆斩棘,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一条小路。他沿着小路走去,心中想到:"当日有能力将我打晕的,除了师父和秋水山庄庄主外,还有暂住在秋水山庄之内的一拳破岳楚霸天,玉面潇湘皇甫玉,八卦掌林存孝,紫衣剑客白谭云。"他心中将皇甫玉和白潭云除去,因为两人近身功夫不及自己。当晚师父在庄内交代事情,当然也不是师父所为。最后剩下的,只剩唐宁,楚霸天和林存孝.由于当天曾得罪秋水山庄,因此秋水山庄嫌疑最大,顾秋枫心念所至,举步先往秋水山庄而去。

秋水山庄之内异常平静,顾秋枫窥探之下,得知唐尚礼已死,其余一干人皆下山捉拿纪天寒,顾秋枫见奴仆无蛛丝马迹可循,往上走到当日妹妹丧命之处。时间经过一年有余,原地早已草木皆非。顾秋枫心想妹妹应当葬在附近,于是四下搜寻,果然在不远的山坳处,发现顾秋云的墓碑。顾秋枫心中悲痛,在妹妹坟前大哭一场,心中暗暗默祷,希望妹妹能保佑自己找到凶手。

顾秋枫收拾心情,下山后先往徐州而去,希望能从楚霸天的身上循得线索。

东方行本来只是飞虎寨的一个小喽罗,但是一年前纪天寒命他当上二寨主后,飞虎寨在他整顿之下,原本只有七八十人的飞虎寨,目前竟然拥有三百之众。

东方行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但是胸中可是满腹经纶。他首先约束寨内众人不得任意伤人。抢夺的财物小部分收在公库,其余论功行赏,再将掳来的妇女,依照其自由意愿,愿意留下的就赏给属下,不愿意留下的就送她们下山。对于寨内的人,采重罚政策,尤其自己亲身躬行,众人无不信服。虽然东方行是倚仗纪天寒而起,但是他待人公平诚信,平时作书生打扮,日间教导寨内众人识字,晚上常深宵颂读。纪天寒每日不是练武,就是烂醉如泥。东方行整日书不离手,两人奇异行径,常为其他山寨戏称"飞虎双奇"。

由于飞虎寨势力扩张太快,引起附近黑风寨和赤金寨的眼红,常常藉故前来挑.东方行心知一场血斗势不可免,于是先下手为强,谈笑用兵间,凭着纪天寒过人的功夫,短短十日,歼灭两座山头,飞虎寨俨然成为独霸一方的势力。

东方行手中拿了一册春秋集注正看的出神,忽然大厅外传来吵杂笑闹之声。东方行头也不抬,便知是弟兄们这趟有了收获,满载而归。果然不久,十余名汉子推了一牛车的东西进来。东方行习惯性的检视了物品一下,忽然门外传来女子哭声.东方行眉头一皱,心想:“不是早告诫过了吗?千万不能掳劫妇女,怎么老是不听。”

东方行走到大厅门口,只见数个汉子吵的面红耳赤。东方行知道一定是为了抢夺而来的女子而争吵不休,心中怒气暗生,走到众人之间怒道:“自个儿兄弟,有什么事不能说分明,何必吵的面红耳赤呢?”其中一人道:“这女子明明是我抢来的,张平硬要抢去,二当家,你倒评评理。

”东方行怒道:“寨内的规矩你们都不守了吗?掳来的女子不得强迫留下,你们忘了吗?是……"此时东方行见到众人身后的女子,虽然年纪只有十七八岁,但是明无俦,一时之间语顿,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其他人见东方行直盯着那女子看,本来平息的争吵又喧腾了起来,只不过对象换成东方行。

其中一人道:“二当家,你也要分杯羹?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们出生入死……”

那女子见众多粗豪汉子中竟然出现一名书生,原本哭哭啼啼的她,竟被东方行瞧的脸红了起来,哭声也因此停了下来。

东方行被众人一顿刮削,脸上一红,心想:“就算现在送她下山,难保众人不会在途中对她无理,但是现在众人被她迷的神魂颠倒,自己一时之间恐怕控制不住,有了,现在大当家在后山练功,先将她送到大当家房中,平息众怒吧!”东方行心中有了主意,便道:“这女子先送到大当家房中,不得有异。”

众人不是很怕东方行,但是只要他一提纪天寒,众人就都乖乖听话,毕竟那一天已经吓得他们魂飞魄散了。

那女子本来已经停止哭泣,忽然听到东方行要将她送给别人,眼中又流下泪来,眼神中充满怨怼之意。

东方行见了那女子眼神,心中忽然有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待见她远去,忽然有股失落感涌上心头。

两个汉子将那姑娘带进纪天寒房中,其中一人怕她做傻事,轻轻点了她哑穴和麻穴,两人转身退出房外。

本来东方行想的周到,岂知当日纪天寒心情郁闷,耍了一套逍遥剑后,就喝起闷酒来了,过不多时,纪天寒感到醉意上身,便迷迷糊糊的往自己房间走了回来。

纪天寒踉踉跄跄的推开自己房门,右脚甫进屋内,耳中已然听见呼吸声,虽然脑中虽然仍然混沌一片,但是他下意识的举双手护在胸前,喉间发出低沈的声音道:"什么人?"但是屋内之人却没回答。

纪天寒集中精神,从醉眼朦胧中看到床上坐着一人,似乎是个女子。纪天寒鼻中闻到淡淡的少女体香,不知是否是酒精作祟,他的心中早已消逝的身影又清楚的浮现在眼前,他喃喃自语的道:“婉儿,婉儿,你来找我了吗?”纪天寒心中忽然如海浪般澎湃激汤,他往前紧抱着床上的少女,狂吻不止。床上的少女本来就紧闭双眼,此时忽然被陌生男人抱着亲吻,心中恐惧,害怕的感觉终于并发,全身上不断颤抖,眼泪也不禁扑簌簌的滚下来。

纪天寒狂暴的亲吻少女樱chún,少女紧闭的双chún终于挡不住纪天寒猛烈的攻势,轻启玉贝。纪天寒趁势长驱直入,大肆掠夺丁香玉液。纪天寒品一阵后,怀中人儿吹气如兰,娇喘细细,刺激纪天寒内心的慾望,他感到口干舌燥,一把火焰焚烧全身。他用力吞了一下口水,缓缓的伸出右手去解少女衣衫。忽然他感到手背上有个热热的东西。他心中一惊,脑中登时清醒。只见手背上有滴水珠,他顺着水滴来势缓缓往上看,一名韶龄女子闭着双眼,脸上泪水直流。纪天寒见状胸口有如被巨石压住般,沈重的喘不过气来。少女的眼泪,忽然化做一道银光,射入纪天寒心田,原本被伤心掩盖的良知,犹似破茧而出般漫溢在纪天寒心头。纪天寒心中出现师父谆谆教诲的模样,他茫然的忆起这些荒唐的日子以来,那些无辜的商贾旅客哀嚎的景象,他心中大恸,只感到自己四肢发麻,嘴chún发颤。他喃喃自语道:“这些日子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师父最后特别叮嘱,"切勿做伤天害理的事",我……我"他的口中发出相同的话语,模糊而不能解其意。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掌心指间似乎流出浓稠的鲜血。他心中悲伤自责不已,骤然大喊一声:"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右掌一拍,桌子应声碎裂。纪天寒泪水滚滚而下,哽咽道:“师父,徒儿我对不起您。"此时他心中悲痛莫名,忽然举起右掌,往自己天灵盖拍落。

带少女进来的汉子点穴并不高明,穴道半个多时辰便会自动解开。床上少女穴道一解,她害怕的往床内一缩,紧抱着被褥啜泣。后来见到纪天寒状似疯癫的哭喊,终于难掩心中恐惧,大哭起来。

纪天寒右掌挥到一半,被少女的哭声惊醒,心中虽然痛苦自责,但是此刻他心想:"师父交代之事尚未了结,此刻纵使一死,也难抵自己所犯之过啊!更何况自己死了,床上的少女难免受辱。"于是转瞬间悲痛的心转复刚毅,心中决定,必先解决所有问题后再行解脱。纪天寒心中下了个决定,转身走出房间。

东方行安抚众人后,急忙来到纪天寒房间,正巧见到纪天寒走出房间。东方行心中忽然一痛,心想:“怎么大当家的会突然回来,那么那位姑娘必是……"想到此处,心中悔恨不已。

纪天寒见他脸上表情痛苦,不明所以。但是事情总是要办,于是对着东方行道:

“你要众人到广场来,我有话要说。”

东方行见纪天寒眼神忽然不同,心中忐忑不安,心想:“老大是不是又要发作了."东方行回想当日情形,心中不寒而栗。

纪天寒看他不语,不悦的道:“还不去。”

东方行心中一凛,忙道:“小的这就去。”

纪天寒走到广唱正中央,看到众人已经齐聚,朗声道:“今天飞虎寨正式解散,待会二当家的会将库房理的钱财均匀分配给大家,大家下山后远避他乡,过自个儿的新生活吧!”众人闻言无不愕然,东方行道:“启禀大当家,这会儿大家生活的好好的,何故要大夥儿解散呢?"东方行道出大家心里的话,众人皆注视纪天寒,听他如何回答。纪天寒环顾四周,道:“落草为寇并非长久之计,难道你们想一生就此背负盗贼之名吗?何况你们之中已有家室的亦不在少数,岂可忍心让后代世世为贼。

我心意已决,不必多言,待你们走后,我会一把火将飞虎寨化为灰烬。”

众人摄于纪天寒的神威,又听他说的分明,虽有不服者,亦不敢多言。

纪天寒看着众人前来领取,只见东方行公正的分配财物,有家眷者残疾多分一些钱财,无家眷者就多分些器具之类物品,纪天寒对他的处事手法,暗暗称奇,心想:“以前我不注意,没想到他竟有这等才能。"纪天寒想起他将飞虎寨治理的有条不紊,感觉他并非一般盗贼。

纪天寒等众人散去,见到东方行也将离去,将他喊住,道:“你同我一起下山。

”东方行一怔,留在原地不动。

纪天寒续道:“我房里有位姑娘,你去将她带出来吧!”东方行心中一愣,心想一位姑娘家确实无法独自下山,于是走到纪天寒房间,推门而入。

东方行见那姑娘瑟缩在床角,心中忽然产生无限爱怜之意,他上前拱手道:“姑娘,我大哥要送你下山,请姑娘随我来吧!”那女子简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一剑破岳身难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剑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