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六章 群雄并起不思归

作者:令狐庸

纪天寒到了徐州,在客店叫了些酒菜稍做歇息。纪天寒不擅与官府打交道,心中想着要如何逼县官撤了通缉令。忽然街上吵杂声大作,纪天寒探头望去,竟然看到陆飘云,心中喜道:“这女子计谋甚多,找她商量必事半功倍。”

陆飘云跟着众人一路急奔,纪天寒被众人隔开,只有一路跟着陆飘云,心中想着众人如此急奔,不知发生何事。

沿路上一直有江湖人物加入,到了城南十里亭,人数已经到达百人之众。纪天寒在众人之后看不到前方,反身跳到一棵树上,只见到众人围着一名年轻剑客。纪天寒一眼就认出此人是当日在秋水山庄救了自己的人。

原来顾秋枫心想误会一时解释不清,万一被众人夹击,那可就死的不明不白了。

因此回到客栈后马上收拾行囊,往城南而去。岂知丐帮势众,顾秋枫竟在城门被挡住,他边打边退,没想到人越来越多,众人之中好手亦是不少,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

顾秋枫环顾四方,剑光铄铄,众人脸上都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他握紧手中长剑,心中思索着如何逃离此地。

忽然一人仗剑而出,道:“顾秋枫,今日群雄在此,你插翅也难飞了,何不乖乖束手就擒?”顾秋枫见了此人,心想若是能用言语挤兑,让群雄各自为政,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于是冷笑道:“我早说过楚霸天非我所杀,你们竟然苦苦相逼,余古清志,没想到秋水山庄也妄想争那武林盟主之位?凭你的道行,恐怕没这等能耐。”

余古清志知道他的用意,鼻中冷哼一声,道:“你是武林公敌,杀了你是替武林除害,你想挑拨群豪,这等用心可是白费了。”

群豪之中跃出两人,挺剑刺向顾秋枫,喝道:“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张吧!”顾秋枫见来势巧妙,挥剑相迎,心中暗惊,道:“昆仑双绝剑。”

昆仑双绝剑一是行云剑客杜上平,二是流水剑客萧莫情。两人是同门师兄妹,自小青梅竹马,功夫相若。尤其两人心意相通,同使昆仑两仪剑法,更是难逢敌手.顾秋枫一出手便遇上难缠对手,眼见对方招招狠辣,只能凝神接招,走一步算一步了。

双方交手四十余招难分胜败,忽然一僧人五指抓向顾秋枫后背,顾秋枫听的被后劲风逼近,苦于双绝剑纠缠,只能侧身闪避,如此一来,败像已现。

纪天寒见顾秋枫分身乏术,想起当日相助之情,又想秋水山庄冤枉自己杀了唐尚礼,同病相怜之下,心念一动,施展轻功窜到陆飘云身边,悄身道:“今晚子时,城北三顾逍遥亭。”

陆飘云闻言尚未会意,那人说完凌空跃入战圈,和那僧人交战起来。

顾秋枫左支右绌之间,又见一轻功绝顶之人扑来,心中一凉,暗道:“今日我命丧于此。"岂知心念未停,那轻功绝顶之人将僧人掌力化去,原来是来帮自己的.顾秋枫眼角一瞥,看到来人是纪天寒,心中一喜一忧,喜的是纪天寒武功和自己在伯仲之间,对自己有相当的帮助。忧的是纪天寒本身也是武林同道追缉之人,恐怕他的出现会引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纪天寒见眼前僧人年约四十多岁,出手内劲浑厚,应当是少林寺中的高僧,心想不能伤人,否则事情更加难办,于是依恃自己内力比对方浑厚,故意卖个破绽.那僧人见纪天寒门户大开,心中一喜,清啸一声,直取中宫。纪天寒见对方上当,也是一招混沌初破猛击对方胸口。那僧人五指触及纪天寒胸口,只觉得力道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纪天寒右拳后发先至,早已打中自己胸口,只是纪天寒凝劲不发,僧人本来拼着身受一拳也要将对手毙于掌下,此时对方手下留情,自己岂能如无赖般继续纠缠,于是退了一步,合十道:“贫僧妙善,多谢阁下手下留情。"纪天寒亦拱手还礼道:“大师神技,小子万分佩服。”

妙善道:“施主宅心仁厚,贫僧多有得罪,他日有缘,当与施主切磋,贫僧去也."妙善说完飘然而去。

纪天寒见余古清志已经加入战局,众人跃跃慾试,心想久战不利,想起师父之言,心生一念。纪天寒一掌拍向余古清志背后,余古清志反手一剑,纪天寒刚猛掌力忽然化做阴柔擒拿,余古清志变招不及,长剑被纪天寒取了过去,余古清志大惊,往后一纵,看清偷袭之人长相,怒道:“纪天寒原来是你。"纪天寒本来这招物换星移因内力不足不轻易使用,但是食用赤龙珠后,内力大增,当时在飞虎寨时就能得心应手,此时初试啼声,自己也是惊喜不已。

纪天寒长剑入手,一招御风而起,夹着浑厚内力,寒光乍现,白光吞吐,一股劲风将双绝剑逼退,忽然听到余古清志惊呼:"逍遥剑法?”纪天寒心中一凛,本想问个明白,可是双绝剑又持剑迎上,纪天寒对顾秋枫低声道:“你我各分东西,城北三顾逍遥亭见。"纪天寒手中长剑一抖,长剑化为千百碎片,纪天寒伸袖一兜,运劲用力一甩,只见银光点点激射而出,前方众人纷纷躲避,躲避不及的被碎片所伤,喊叫之声不断。

顾秋枫见状,双足一点飞身而去。众人待要追击,纪天寒使出控鹤功取得一剑,装腔作势一番,众人纷纷掩蔽,却见纪天寒往顾秋枫反方向而去,众人怒骂不断,只是两人早已去的远了。

顾秋枫躲在草丛之中,好不容易众人渐渐离去,心想纪天寒出手相助,既然他出口相约,不可不去,于是闪闪躲躲往城北而去。

纪天寒轻功远胜顾秋枫,早早便在亭中相候。过了良久,清月悄悄升起,好不容易终于等到顾秋枫来到。

顾秋枫一见纪天寒,便即拱手谢道:“多谢兄台相救。”

纪天寒回礼笑道:“我只是还你人情而已,敢问兄台为何被众人追杀?”顾秋枫心想:“这种事,说来自己也不信,可是事实确是如此,反正说了以后,他不信,我也不吃亏。"于是将情形说给纪天寒听。

纪天寒抬头望月沈思了不语,顾秋枫心想他果然不信,于是道:“兄台不信,我也没有变法,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别过。”

纪天寒闻言一愣,忙道:“兄台请勿误会,我只是有一事未明。我相信你,是因为我也碰过这种事。"当下纪天寒将万红山庄的情形告诉顾秋枫。

顾秋枫听完心中隐约浮现一股不安的感觉,好像是有个阴谋正在进行中。

纪天寒说完续道:“那楚霸天发狂后内力强劲,怎么会轻易的死去?想必下手之人,必定知道楚霸天的罩门所在,可是你突然闯进,那人又隐身不现,想必该人功夫不如你,因此想藉楚霸天之手杀了你,但是众人来得太快,他不能在你面前现身,所以只好先杀楚霸天,然后嫁祸给你。这样的作法,莫非是为了武林大会.”顾秋枫在旅店中听过武林大会之事,点头道:“是有这个可能。”

纪天寒本想将师门之事告知顾秋枫,以便日后多个人帮忙,但是他目前还是外人,纪天寒心念一动,道:“兄台你我处境相同,我有心和你义结金兰,不知兄台意下如何?”顾秋枫本来就对纪天寒惺惺相惜,此时听他提起,喜道:“我正有此意。”

纪天寒喜道:“在下纪天寒,虚长二十四。”

顾秋枫道:“在下顾秋枫,忝生二十二。”

两人跪地对拜八拜,起身后双臂互持,纪天寒喜道:“今后我兄弟两人生死与共."顾秋枫喜道:“天地为鉴。”

纪天寒道:“二弟,你现在不是外人,大哥我有事要告诉你,这是关于这场浩劫的原因。"顾秋枫仔细听完纪天寒的话后,脸现诧异之色。

纪天寒看他若有所思,道:“二弟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顾秋枫一惊,道:“不是,只是我听到是大哥缺漏的部分。"于是顾秋枫将范铁筝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纪天寒听。

纪天寒恍然大悟,道:“果然是为了武林大会,若是我二师叔当上武林盟主,势必会为了镇摄异己,而大开杀戒的。可惜的是,我并不知道我二师叔现在身在何处?原来你我渊源如此深厚,我和你结义反而显的我见外了。”

顾秋枫道:“大哥此言差矣,若不是大哥先说明,小弟也不可能会提起的。”

纪天寒点头同意他的说法,只是现在情势未明,两人也理不出头绪。顾秋枫见夜深人静,道:“大哥,此地不宜久留。”

纪天寒抬头看一时刻,道:“时候未到。”

顾秋枫奇道:“大哥和他人有约吗?”纪天寒内力较深厚,听到远远传来脚步声,微笑道:“她来早了。”

顾秋枫过了半晌,才看到一人缓缓接近,看那身影应是女子,顾秋枫心想:“女子单身赴约,不知是何方高手?”纪天寒等来人接近,对双方道:“贤弟,这位是云海山庄陆庄主,陆庄主,这位是在下把弟顾秋枫。”

顾秋枫听过陆飘云婬荡之名,不由的吃了一惊,道:“大哥,你和陆……陆庄主是旧识?”陆飘云见顾秋枫惊讶的样子,抿嘴笑道:“顾公子不必惊慌,纪大侠曾救过我,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是他啊,都不给奴家报答的机会。真是让人又爱又恨。"陆飘云娇嗔的表情,甜腻的声音,顾秋枫听了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纪天寒对她的表情已经司空见惯,直言道:“在下有事想请陆庄主帮忙,可否到庄主下之处详谈。”

陆飘云喜道:“这会儿可是你自己要和我同行的,要是我俩发生了什么事,可别怨奴家。”

纪天寒见顾秋枫一脸怀疑神情,笑道:“没事的,我们走吧!”陆飘云走到纪天寒身边,轻轻靠在他身边,腻声道:“跟我来吧!"右手挽着纪天寒,往前走去。纪天寒心想有求于她,让她高兴一下也无妨,于是让她牵引着走。

顾秋枫心中狐疑,跟在两人后面,鼻中闻到阵阵浓郁的脂粉香味,感觉浑身舒畅,虽然纪天寒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顾秋枫的心里还是暗暗戒惕。

三人走到城西的一座庄院前,横扁上写着"翠羽山庄"。

陆飘云在后院中备了酒菜,请两人月下小酌,顺便问清事情缘由。

陆飘云举起酒杯,轻笑道:“奴家敬两位公子一杯,舍下粗鄙简陋,委屈两位,奴家先干赔罪。"陆飘云以袖遮口,仰头一饮而尽。

顾秋枫见纪天寒毫不迟疑的举杯就口,连忙一饮而尽,生怕失了礼数。

纪天寒道:“其实在下有事麻烦庄主。"纪天寒将东方行的事告知陆飘云,陆飘云微笑道:“这事轻而易举,明天准成。纪公子,只怕您不只有一件事要我帮忙吧?”纪天寒哈哈一笑,道:“陆庄主蕙质兰心,一猜就中。其实我兄弟两人,蒙受不白之冤,想先借住贵庄一段时日,等风声过后,我俩即便离去。”

顾秋枫恍然大悟,心道:“那些江湖人物不耻陆飘云为人,根本不会来此探访,大哥想的周到,反而是我多疑心了。"顾秋枫想到自己疑神疑鬼,胡思乱想,脸上不禁浮现羞愧的表情。

陆飘云两眼水汪汪的看着纪天寒,嗔道:“唉呀,纪公子你真见外,你想住多久都成,最好一辈子住在这儿,让我好好服侍你。”

顾秋枫听了额头冒汗,心想:“这女子说话还真露骨,声音表情勾魂摄魄,难怪江湖上死在她手中的人真不少。”

纪天寒脸色一变,严肃道:“我兄弟两人只是暂住,希望不会造成庄主不便。”

陆飘云一怔,埋怨道:“奴家只是开开玩笑,纪公子何必认真呢?”纪天寒道:“我当庄主是朋友,希望情谊只止于此。”

陆飘云哀怨道:“朋友也可以”很好”啊!纪公子为爱独闯秋水山庄,奴家好生爱慕,可惜,你爱的人不是我。”

纪天寒瞧着陆飘云,摇头道:“那是过去的事,何况我也因此被冤枉杀了唐尚礼,回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儿得不偿失。”

顾秋枫道:“大哥那天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杀的了唐尚礼。”

纪天寒苦笑道:“可惜江湖上的人,不是个个亲眼所见,更何况秋水山庄下了重礼,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打发的了。目前只好将事情一件件慢慢理出头绪,如此才不会再中别人计谋。”

顾秋枫点头道:“大哥所言甚是。”

陆飘云见两人一来一往,自己插不上嘴,轻轻打了个哈欠,道:“奴家不胜酒力,失礼了。”

两人起身目送陆飘云离去,顾秋枫悄声问道:“大哥,住这儿真的没问题吗?”纪天寒笑道:“至少这儿比外头安全。何况,陆庄主的消息也比较灵通,总比我们漫无头绪的找好的多。”

好不容易陆飘云的探子回报,各派已经赶赴无锡,顾秋枫总算露出笑容,心想可以脱离苦海了,可是纪天寒似乎尚无离去之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群雄并起不思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剑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