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七章 生死茫茫白首约

作者:令狐庸

苏婉儿动手收拾着行囊,神情泛着淡淡的哀愁,已经整整两年了,她的容颜因为思念而憔悴,但是仍然掩不住绝色的脸庞,只是昔日少女的俏丽不再,现在的她宛如成熟的女人般,浑身散发着醉人的芬芳。

唐夫人两年来看着苏婉儿蜕变,今日似乎已经将要到了说分明的时候,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婉儿,到娘这儿来。”

苏婉儿闻言放下手边的工作,走到唐夫人身前,道:“娘,您叫我吗?”唐夫人婉约一笑,拉着苏婉儿的手道:“这边坐,娘有要紧儿是要告诉你。"唐夫人神情凝重,苏婉儿略感奇怪,轻轻的在唐夫人旁边坐下,两人并肩坐在床上,窗外明月银光斜照进来,室内似乎飘着朦胧的薄雾。

唐夫人轻轻将苏婉儿的右手握在手中,眼前似乎出现一幕幕往事,过了一会儿,她似乎下了决心,转头注视着苏婉儿,慈祥的眼神中带着一些坚定不移的信念。

苏婉儿已经习惯义母的奇怪举动,只是这次似乎不同以往,于是苏婉儿轻声道:

“娘,您有心事啊?”唐夫人浅浅一笑,道:“婉儿,这两年来你就像我的儿媳妇般跟着我,谢谢你这样照顾我。”

苏婉儿心中震惊,道:“娘,您是不是……"苏婉儿话中透着惊慌,唐夫人摇手道:"我没事,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该是告诉你真相的时候了。”

苏婉儿其实对唐夫人充满好奇,只是唐夫人不提,自己是晚辈的身份,怎好探人隐私,此时唐夫人举止怪异,又说要提些事情,苏婉儿凝神专注得等着唐夫人说话。

唐夫人叹了口气,缓缓的道:“唐宁要我们母女两人上黄山,此行恐怕有去无回,我将毕生武学传给你,希望你到时候要见机行事,千万不要以身犯险。”

苏婉儿不解的道:“唐庄主只是要娘和我随他一行而已,有生死分离这么严重的事会发生吗?”唐夫人颔首道:“没错,我就是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你。我年轻时和我的大师兄方成秋.。”苏婉儿心中一凛,脱口而出道:“方成秋?”唐夫人微笑道:“没错,就是你的心上人的师父。”

苏婉儿脸上一红,心想:“我从没提过纪哥哥的事,为什么娘会知道。"她心中嘀咕,唐夫人一眼就看穿了,她续道:“当天你拿出玉佩时,我就知道了,因为那是我和大师哥的定情之物。”

苏婉儿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唐夫人道:“当日我师父强逼我嫁给唐宁,我心中百般不愿,可是因为穴道被制,我一直到成亲完才趁机偷跑出去。后来我四处找寻大师哥下落,半年后终于在上清观被我找到了。那时候他出家作了道士,我心里欢喜找到他,又恨他离我而去,一时之间我忘了我已经嫁人,于是我日夜纠缠他,他心中对我余情未了,终于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后来他心中有愧,远避我而去,我寻他途中,被唐宁捉了回去,过了两个月,我有了身孕,唐宁心中有数,以这个为藉口,逼我大师兄在绝命崖交出秘笈,我当时已经被唐宁废了功夫,无计可施只有着急的份。后来我的小孩出世满月当天,我三师姐忽然来到将孩子抱了去,我心中不满,不愿将孩子给她带走,拉扯之中,我的小孩臀部被师姐抓伤大哭,我心疼之下放手,师姐离去时才告诉我,当日大师兄被唐宁所伤,全身受创过重,已经无法行动。”

苏婉儿听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想:“娘当年还真是任性妄为。”

唐夫人续道:“我当时就已经知道,总有一天大师兄一定会再派人前来,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

苏婉儿奇道:“娘,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唐夫人笑着看着苏婉儿,道:“傻孩子,难道听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你的心上人是我的儿子,所以我才当你是我的儿媳妇儿。”

苏婉儿满脸通红,吞吞吐吐的道:“娘,您别瞎说,他……他心中恨我,根本……不会……,而且他姓纪,不姓方,娘,您可能误会了。"苏婉儿想起当天在木屋中被纪天寒斥责的情形,不禁泪光盈盈,话中带着伤心之意。

唐夫人温柔的轻抚苏婉儿的秀发,道:“天寒的性格像我年轻时候一样,又冲动,又任性,做事不思前顾后,我师姐将他抱了去,一定不会告诉我师兄真相的,以免大师兄又要儿子还债,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难道你没看见他臀部上有三道抓痕吗?”苏婉儿登时双颊飞红,低头支吾其词道:“我……我……怎么可能会……会看到……

他.。

“苏婉儿话中含羞,心想:“娘怎么问我这样羞人的事。”

唐夫人一怔,微笑道:“我忘了你们没成亲,不过这次唐宁带你上黄山,一定是要引天寒赴约,或是天寒要见你最后一面。我这做娘的,当然要跟去看看自己的儿子,唉,我心里又高兴,又是担忧。希望老天爷保佑……。”

苏婉儿闻言惊道:“娘,您刚刚说什么最后一面?”唐夫人神情黯然道:“黄山上聚集了许多武林高手,天寒若去赴约,岂有生还的打算,更何况他还要和唐宁斗上一斗,届时九死一生,我想都不敢想那情况会是如何。”

苏婉儿急道:“纪哥哥武功很好的,现在他又服了赤龙珠,功夫不会输给唐庄主。”

唐夫人摇头道:“你现在看到唐宁的功夫,不过是他的两成功力。我希望天寒有周全的准备,否则.。”

苏婉儿急的哭了出来,道:“娘,我们不要去黄山,这样纪哥哥就不用去赴约,对不对?"苏婉儿激动的双手紧紧握着唐夫人,期望唐夫人能想想办法救纪天寒。

唐夫人眼中含泪道:“天寒就是放心不下你,才要见你一面,这样他才能全心全意放手一搏。他既然有心理准备,你也要有觉悟才行。你先不用担心,或许事情不如我所想的那般危急。”

苏婉儿无奈的靠在唐夫人肩上哭泣,心中想到这两年的等待,竟是如此的结果么?她越想越担心,心中情绪如洪水爆发,眼泪潸潸而下哭泣不止。

蓝玟玉端菜上桌,回头不见顾秋枫,心想师哥一定又在担心武林大会的事。她走出木屋后,果然见到顾秋枫坐在石凳上沈思,她走了过去坐在顾秋枫的身边。

顾秋枫轻搂着师妹,语重心长的道:“师妹,那黄山之行.。”

蓝玟玉知道他要说什么,伸出皓皓玉臂抱着师兄,柔荑贴上顾秋枫双chún,道:”师哥,我两人生死不离,你莫在说单独赴会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

顾秋枫握住柔荑道:“师妹,大哥待我恩重如山,我岂能见死不救。何况师父只是要我的命而已,你不用陪我去。”

蓝玟玉玉颊滑下两行清泪,泣道:“你怎么忍心舍我而去,何况我们双剑合璧,内力相互激汤之下,功力陡增三四倍,或许可以出奇制胜。”

顾秋枫想起楚宅情形,摇头道:“再有十个纪天寒,十个顾秋枫也打不赢,何况唐宁武功深不可测,结果已经十分明显。而且大哥要你照顾苏姑娘,难道你忘了。”

蓝玟玉知道顾秋枫不是自怨自艾的人,此时说出这样绝望的话,必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她站起身来,萝杉尽褪,月光下洁白的身躯宛如金饰玉雕,长发一半顺着窈窕的曲线垂在腰间,一半散落在雪白的胸脯上。顾秋枫看着眼前玲珑美女,眼角溢出泪水,心中感动无以复加,喉头勉强发出声音,道:“师妹”蓝玟玉双手环抱顾秋枫,顾秋枫脸颊贴在柔软滑腻的肌肤上,泪水沾湿了火热的酥胸。蓝玟玉泪水滚滚而下,强自压抑心中的悲苦,道:“师哥,既然不知明日魂归何方,就算只做一天夫妻,那也是好的。”

顾秋枫站起身来,紧紧抱着师妹,吻若骤雨而下。蓝玟玉全心相迎,一瞬间世间悲苦似乎远远离他们而去,只有愉悦的呻吟回汤在两人之间,天为被,地为床,两人恩爱缠绵,无止无尽。

五霸岗上聚集数百位武林名宿,各派掌门。岗上黑压压的站满人,中间一片好大的广场,周围众人盘膝而坐,中间一人朗声道:“今日众位英雄豪杰齐聚五霸岗,都是只为了一件事,就是最近江湖中出现妖人肆虐,为了武林.。”

该人话说一半,突然东首一人站起身来大声道:“他妈的陆无常,你文诌诌得掉文做什么,反正今天要选武林盟主,我叶天镖认为少林方丈空晦禅师当仁不让,相信大家都同意。”

陆无常是天山派掌门,素以任侠豪爽见称,此时被人当面指责,也不动怒,微微一笑续道:“本来武林盟主该当由德高望重者居之,但是今日武林浩劫当前,必须有能者居之,想来.。”

此时叶天镖怒道:“他奶奶的,你认为少林方丈功夫差是不是?”陆无常眼角一瞥,道:“叶天镖,你不提自己嵩山派掌门人玉灵子,是不是觉得他功夫差啊!”叶天标虽是个浑人,却也知道路无常在讽刺他,大吼一声,正要发作,忽然前方玉灵子站起身来道:“贫道认为功夫高低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能顺利的铲除姦人,保的武林太平。”

众人听到玉灵子不疾不徐的解除纷争,不禁鼓手附和。

陆无常颔首道:“没错,今日既然是要解决问题,当然要对症下葯。空晦大师若能说出解决之道,则大家服拥无疑,若是不能,为了武林前途,只好另求贤明。

”少林僧人中,一名白髯三尺的老僧道:“老衲无德无能,不能担此重任。”

陆无常拱手做揖道:“方丈过谦了,若有失礼之处,还望海函。”

空晦道:“今日众人来到五霸岗,只要自问有能力能解决问题的,都可以角逐,老衲无能,请各位英雄推举他人吧!”众人听到少林方丈退出竞争,俱感讶异,在底下不禁议论纷纷起来。

陆无常心中也是一愣,但是他心思敏捷,随即咳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就请各位掌门人提名吧!”昆仑双绝剑的行云剑客杜上平起身道:“秋水山庄唐庄主是唯一能诛除妖人的高手,由他来带领众人,必定能早日使武林恢复太平。”

其实众人早就知道唐宁一定会被提及,因为他在短短数月,门下之人就已经杀了三个妖人,各门各派想起而效之,反倒是折损了不少好手。只是唐宁除了这件事外,在江湖上名声虽响,却无重大功绩。那叶天镖想推举少林方丈,用意即是在此,只是万万没想到空晦禅师会自己退出,看来各派掌门想和唐宁竞争,恐怕力有不逮。

碧月门王亢生往前一站,道:“其实武林盟主只是一个虚位,只要盟主能号令有能者解决问题,其实不一定要该人当上武林盟主。”

碧月门素来与秋水山庄交好,可是这番话却间接推翻了唐宁竞争的条件,众人只见唐宁脸上原有的笑容忽然不见,而王亢生神情自在,丝毫不以为意。

陆无长见唐宁脸色不悦,心念一动,道:“王门主说的没错,只是所谓有能者才能当大任,不是吗?现在就请各派掌门人推选心中人选,等一会儿由大夥儿论断,岂不甚好。”

周济民见师父脸色不豫,大声道:“谁有本事去杀个妖人,我们就服膺他为盟主,那我师父杀了三个,当武林盟主岂不是名正言顺。”

唐宁心中暗喜,口中却怒道:“济民,你胡说些什么?这里个个是长辈,哪轮得到你说话。还不退下。”

周济民不服的道:“师父,我们出生入死,到头来还要听从别人号令,气煞弟子。”

唐宁佯怒道:“武林安危优先,岂能如此锱铢计较。还不退下。”

众人见他们师徒两人演了一场戏,虽然暗骂秋水山庄无耻,却无力反驳,只能暗中咬牙切齿。

陆无常又问了数声,见没人回应,于是道:“既然大家没意见,那么我们就……。

。”

忽然两人跃入广场中央,道:“是不是能杀的了妖人的,就能当武林盟主?”周济民一见来人,大声道:“纪天寒,顾秋枫你们两个武林败类还敢出现在这里,真是自投罗网。”

苏婉儿站在秋水山庄众人后面,见到纪天寒时,心情澎湃激动,转头看着唐夫人,只听她口中喃喃自语道:“真像……。”

纪天寒看见苏婉儿,脸上一喜,随即神色一变,道:“我与秋水山庄的恩怨,待大会后再行了结。请问各位,是否杀得了妖人就有资格争夺武林盟主?”陆无常一怔,道:“话虽如此,但是阁下并无实绩,而且没有各掌门推派,恐怕难以服众。”

纪天寒笑道:“当日我在万红山庄前诛杀妖人,峨嵋派可作证。至于推荐人,我想空晦大师应该可以吧!”陆无常一惊,转头看着空晦禅师。空晦缓缓道:“老衲愿推荐纪施主。”

众人闻言,议论纷纷。

忽然一人大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生死茫茫白首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剑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